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七章 离开
    “好呀,原来是你?”生气着龚建林狠狠的甩开了林姨娘的手。

    大家聚在一起,瞅了瞅是刻字的碧绿色扳指。

    有了证据,龚老夫人第一时间下达命令:“来人捆住林姨娘,给我搜林姨娘的房间,老身倒要看看有没有鸳鸯鞋子,牡丹衣服。”

    “啊,不,老夫人,妾身是冤枉的,冤枉的呀。”林姨娘大呼小叫的喊冤,妄想阻拦搜查。

    这些东西还在她的房间,又哪里经的起查。

    龚老夫人不为所动,定定的转向龚建林:“儿子,你怎么做。”

    握紧袖子,横了林姨娘一眼,他道:“一切都听娘的,娘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当家人都开口,下人抓住乱动的林姨娘,剩下的人去林姨娘的住所搜查。

    下人过来林姨娘房间,顾忌着龚黑墨,搜查中规中矩的,很快从柜子里,床底下通通找到赃物,声势浩荡的回来客厅。

    管家手里拿着一对鸳鸯鞋子,还有几身牡丹衣服交给了龚老夫人。

    龚老夫人亲自过目之后,对龚建林微微颔首:“给,这些东西你自己看吧,反正老身是没脸了。”

    接过物件,龚建林最后让嘉仪和林溪确认了下。

    “对,就是这两件,尤其这牡丹衣服上的香味对不了的。”林溪十分严肃的说道。

    林姨娘被人当场抓住,狠狠的咬了咬抓他的下人,下人疼的立马放开了手。

    借机林姨娘衣衫不整的呛着鼻子,哽咽了起来,恨意的解释道:“老爷,老夫人,妾身是冤枉的,一定是这两个丫鬟怀恨在心,又看到妾身这几天经常穿的衣服,所以故意陷害妾身的,肯定是这两个丫鬟恨墨儿,才牵连妾身的。

    请老爷一定要相信妾身,不要信她们呀。”

    “够了。”气冲冲的龚建林又给了林姨娘一个耳光,还不解气,满嘴带着唾沫星子喷道:“你说她们陷害你,为什么陷害你,就因为墨儿玷污了郡主?你未免想的太天真了吧,无冤无仇,无事生非,我看就是你做的才对。”

    “不,不是妾身,真的不是。”她疯狂的摇头,甩泪。

    都怪这个林溪,要不是她,自己怎么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可她从来没有想过,明明那个做坏事的人是她自己,东窗事发不加反省,随意埋怨她人。

    不管林姨娘如何的哭喊,拖着被拖去了柴房。

    另一边屋子里,李渊明心疼的打着泪珠,缓缓触摸王雪枫的头发,最近她受的苦太多了。

    仰着头,抹了抹眼角泪水,有时候李渊明会经常这样想。

    要是你不是王建民的女儿,没有杀母的仇恨,没有听到他给王建民纳妾的话,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让王雪枫忘掉一切,换一个身份活着自由潇洒的日子,跟着自己活下去。

    琢磨着到底李渊明做下了决定,从衣服里拿出一粒药丸,轻轻掰开王雪枫的嘴,把药丸温柔放进了嘴里,灌了些水。

    “枫儿我知道你这一辈子活的特别累,先失去了最心爱的母亲,得罪了太后公主,又回去你母亲的娘家被人这么暗算,万一醒了我怕你接受不了。

    你不要怪我心狠,当你服下这药丸后,好好的睡一觉,只要醒了就什么都忘记了好不好,枫儿。”自言自语他心头一痛,压抑不住的连连悲伤。

    又亲自拿下了一粒药丸,再一次喂进了王雪枫的嘴里,这一次的药丸和上次的药丸不一样,可以另人假死一个月。

    “枫儿。”每喊一遍李渊明他,声音沙哑,喉咙火辣辣的疼。

    又过了一会儿,李渊明摸了摸王雪枫的鼻息,哭声噶然而止。

    他动了动眼珠,努力抱住王雪枫,快步找到龚老夫人和龚建林。

    当着二老的面,李渊明演技不错,发着颤音:“这是怎么回事,快去叫大夫,枫儿她怎么没呼吸了,不是服了药丸吗,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脚步慌乱着,李渊明故作狂怒把王雪枫靠在了椅子上,大声质问。

    龚老夫人听了这话脸色骇的发白:“你,你说什么,我外孙女没气了?”

    龚老夫人不信眼中怒焰滔滔,扔掉拐杖伸出手,手指颤颤的探了探王雪枫的鼻息,是那么的冰凉无热。

    哗的龚老夫人再也忍受不住刺激昏迷了过去,嘉仪移步抱住了龚老夫人。

    明知不对,龚建林还手贱的忍不住亲自探了探,脸唰的变的铁青,傻了眼。

    “怎么成这样了,郡主她明明刚刚一切如常,怎么事情变成这样,我又怎么跟姐夫去交代。”他倒是想要晕倒,可真的做不到。

    “咳咳!”因为情绪过于激荡,龚建林剧烈咳嗽了起来。

    大夫被请了过来,王雪枫被李渊明重新放置在床上,这里就他一人知道真相。

    他想带着王雪枫离开,离开这个充满是非的地方。

    大夫坐了片刻,他都被吓到了,人怎么就死了,药是他给的,这药可不致人性命。

    额头冒着大汗,大夫生怕被牵连,赶紧把自己扯了出来道:“不关我的事,药都是好药,郡主死可能是别的原因,不关我的事呀。”

    龚建林一滞,脑海里嗡嗡的炸了,他就只听到大夫后面的话,那就是王雪枫死了。

    被林姨娘给设计死了,这个心善的女子,刚刚救了自己一家,得到了这种结果,他还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可思议。

    李渊明做事情一点不内疚,谁让这家子先算计的。

    他没有时间耗着,睇了一眼龚建林,语带警告:“既然郡主已经身死,她的身后事情一切都得回京城去办,不说你们府上谁算计的,终归难辞其咎

    现在本王就带着郡主的尸体回京,至于郡主被玷污的事情,你最好管住府里的人,胆敢说出去,本王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们,哼。”

    不再理会龚建林,李渊明早早叫了一辆马车过来,让后过来的王昭霖帮忙,先一步带着王雪枫离开。

    人可活着,哪怕能假死这么多天,不吃不喝更不能断。

    否则戏演的不错,忘记喂食真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龚建林想要说什么声音戛然而止,李渊明仿佛浑然不觉,抱着王雪枫一同踏出院子。

    既然人都死了,有一习俗迎门,送死人出门,所以王昭霖擅作主张买了些冥纸。

    他挡在王城高的前面,垮着篮子每走一步,洒下一些冥币,高声大喊:“恭送郡主出门,为魂魄引路,生人让开。”

    高调的让人匆匆躲避,跟在王昭霖身后,他抖了抖脸皮,黑了脸,很想揍一顿这个下属肿么办?

    算了,做戏要做足,以后有的机会教训。

    小王氏潸然落泪,用袖子遮脸,在远处瞧着不舍。

    她感激王雪枫,这么大的人就这样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这段时间的相处,终究让小王氏哽咽。

    “走吧,愿地府没有痛苦!”

    这么大的动静,与有的人痛苦悲伤,柴房林姨娘只有一句,那就是完了。

    她明明没有要人性命,怎么就那么轻易死了,难道她最后要赔命吗,这好日子没过够,她好想逃。

    林姨娘大叫一声,轮起地上的椅子不停的砸门,妄想出去。

    可惜椅子被砸散,门还好好的。

    守门的下人见林姨娘这么疯狂,碍于龚黑墨心中忌惮,勉强笑道:“林姨娘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动静这么大,连老夫人都被气晕了,出来未必能够出府,劝林姨娘省省力气吧。”

    林姨娘气的发抖:“混账,你们立马放本姨娘出去,不然本姨娘饶不了你们,快放我出去。”

    用力的拍着门,下人一肚子气,干脆闭嘴不吭,任由屋子里的林姨娘随便闹。

    好巧不巧,这声音可把受伤的龚黑墨吵醒,刚要起身头有点疼,丫鬟连忙过来扶着龚黑墨道:“公子快快躺下,大夫嘱咐过要静养。”

    摸着脑仁的包扎布,他嘴角浅浅禽笑一番问道:“这刚才院子里怎么那么吵,是谁在院子里喊的,府里又出了什么事情,还是说原来的事呀?”

    丫鬟有些眼神躲避,为难的答道:“是,是送郡主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龚黑墨怒了:“为什么要送表姐离开,表姐的伤好了吗,爹吧吧的赶表姐走干什么,不是表姐设计的,和表姐没有关系。”

    愤愤的剁了剁脚,龚黑墨一把掀开了被子,要去找龚建林理论。

    出了门还在嚷嚷:“祖母那,外祖母不是最疼惜表姐,我要去找祖母,让祖母不要送表姐离开。”

    丫鬟犹如惊弓之鸟,急忙的跟上拦住龚黑墨,解释道:“公子不是这样的,是郡主她去世了,王爷要带郡主离开回京城安置。”

    本来丫鬟不想告诉,又想起老爷嘱咐不让公子乱跑,硬着头皮还是告诉了,一时又焦又臊。

    “你说什么,表姐她,她去世了?”龚黑墨伤心至极又怨恨至极。

    本来醉酒好好的,中途林姨娘来一回,自称醒酒茶,喝下去就出事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