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八章 以命抵命
    龚黑墨躲在荒凉的下午,就这么痴愣抱着自己,难过。

    其实他知道一切不是他的错,可他却在不知情情况下参与了进去。

    明明他爱王雪枫,却不自信王雪枫爱不爱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哭泣。

    这个家伤透了他的心,龚黑墨累了不想在这样,他渴望着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他充满伤感的家。

    恍惚了多久,他重新梳了一个得体的妆容,身穿一身白色丝绸,布衫着面。

    脸上没有一丝的温度,僵硬着面部龚黑墨走出了大门。

    中途,他打听到林姨娘被关押的地方,举步站在了关押林姨娘的门口。

    拿出一两银子扔给了看门的下人,冷声道:“拿去吧,让本公子和姨娘说些话,不会耽误太久的。”

    有了龚黑墨保证,下人欢喜的亲自把门打开,放龚黑墨进去里面。

    林姨娘被关着看到龚黑墨过来,仿佛看到了希望,快步走了过去,希翼的抱住龚黑墨哭喊:“儿啊,你可终于来了,一定要救救娘呀,娘不是有意的,谁知道郡主她会死。”

    龚黑墨奋力甩开林姨娘,脸上气的变形,自始至终没有笑脸,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恨意道:“姨娘到底有意无意我不知道,可儿子明明记得就是喝了你给的醒酒汤,表姐她才会中了媚药。

    甚至儿子喝了一样如此,究竟是谁把门从外反锁,害的儿子为了表姐的清白,使头撞门,用牙齿咬住胳膊,哪怕出血也要让自己保持清净。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姨娘难道不清楚,不明白吗,现在表姐她走了,去世了,姨娘满意了吧,这就是姨娘你想要的结果吗?”

    林姨娘被亲生儿子如此对待,呜呜哭泣:“不,不是的。儿子你听娘说,娘不是故意的,娘只是想让你娶了郡主,并没有要害人性命,

    娘没错,娘做这一切都为了你,为了你的荣华富贵,出现未知意外是娘想象不到的呀。”

    “够了。”龚黑墨极力大叫,满满的都是对林姨娘的失望。

    “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你的错误,还在找借口,那表姐的命谁来负责,让你偿命吗?”

    林姨娘叫苦不迭,偿命不可能的,她想要活下去,现在希望全部放在了龚黑墨身上。

    林姨娘又低声下气道:“儿子你去求求老爷和祖母好不好,告诉她们娘知道错了,叫他们放了娘好不好,只要放过娘,娘什么都可以的。”

    甚至因为害怕,林姨娘哭出了声。

    听到这哭声,龚黑墨的长耳抖了抖。

    一听林姨娘所说的话,两簇暴怒的火焰在龚黑墨的眼里一闪而逝,他拒绝道:“求情不可能,除非表姐人死复生吧,儿子可能没这个命。”

    这一刻龚黑墨的心软化了起来,双手捧着林姨娘的脸,为林姨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声言:“姨娘莫哭,儿子知道姨娘都是为了我好,但做错了事情,以后姨娘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

    林姨娘刚平静的心,唰的坐在了地上,仍不敢相信:“你,你这是意思,为了一个女人连娘都不要了吗?”

    “没什么意思,姨娘不要多想,儿子走了。”因为他要替姨娘赎罪,相信他最后的做为,不求姨娘好过,求姨娘保住这一条命。

    龚黑墨动作很快,心情沉静如水的淡雅离开,就算死都要死的体体面面。

    走在府上的小院,府里下人的眼神很让张之正不适应,忍着不适龚黑墨只想快点回去房间。

    龚黑墨房

    秋天的风他不曾见过桃花,春天的雨却温柔那片荒沙。

    相信星星会说话,时光会道理,相信你人走了灵魂还漫步这个院里。

    “飞蛾扑火将余生作为待嫁,我们活着不能成为夫妻,死了做一对冥妻可好?”

    龚黑墨端着一杯毒酒,桌子上一条白绫,一把匕首安静的摆在这里。

    打开柜子,龚黑墨拿出一件红色衣服,泪雨婆娑,亲自穿戴好。

    照着镜子,看着自己一身红衣,跟个新郎官一样,安心的对着镜子显摆道:“这一身红衣好看吗,成亲穿的新郎服,我们虽然未曾成亲,可有了肌肤之亲,你死了,那我就去地府找你成亲好不好?”

    痴迷着龚黑墨坐了下来,手拿毛笔写了一封信,信并没有信封,更不曾封口,被案板押在桌子上。

    做完这一切。

    龚黑墨双目盯着眼前的毒酒,匕首。白绫硬生生的刺花了他的眼睛,他不曾后悔,不曾动摇。

    活在人间这么多年,别的本事龚黑墨没有,可善良得体,细心体贴龚黑墨全部奉献给了王雪枫。

    从前两个人的身份天差地别,龚黑墨自知配不上王雪枫。

    现如今得知王雪枫被封为郡主,敢威胁县令,拯救她们一家人于水火之中。

    可他没有那个本事,卑微到只能背后默默守护,从来不敢向王雪枫表达心意,更不敢透露半分。

    龚黑墨讥讽的牵了牵唇,手拿起毒酒晃了晃,六神无主:“表姐,哦不枫儿?还是我的娘子?

    不知你要是知道我愿意陪你一起赴黄泉,会不会高兴痛快,终于不再孤单寂寞,有人陪你了。”

    紧接着龚黑墨咬了咬牙,咬牙切齿:“可惜你的仇报不了,你死去的冤情永远只能长眠于地下,你那一天悻悻苦苦的关怀对我,我都记在心里。

    虽然我不能为你报仇,可从今以后姨娘将会永远活在痛苦之中,内心压抑无法自拔吧。”

    要知道她失去了最爱的儿子,没有了依仗依靠,你想要的最好的结果来了。就等着我来陪你吧。

    “谁能知道,我为了你那死去的尸体,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林姨娘她,会不会落得跟我一样的下场?”可惜这些都是以后,他都不知道了。

    因为他要先一步走了,纵使再多的留恋,已经让他无力挣扎。

    龚黑墨一个人默默的把毒酒倾斜倒在地上,顿时毒酒冒起了白泡,烟缓缓上升。

    “这一杯毒酒为夫不喝,为夫敬天敬地敬死去的祖宗,更敬给你我的妻子亡妻。”

    说着他手拿白绫,没有上吊,而是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条白绫,是为了死去的我们带孝,相信我走后,会让姨娘的日子好过一点,万一我的一力抵罪,还是保不住林姨娘,那就让我林姨娘来陪一起吧。”

    倒掉了毒酒,披上了白绫,他解放了,手拿起匕首,用力一插,凝固在了胸口,血流了一地,整个人走的很安心,合住了眼。

    他用鲜血铺路,白绫披衣,洒下这满天的双红,打开这喜庆的婚堂,落去地府之门。

    林姨娘将为她所做的一切行为,终生付出一辈子的赔偿。

    也算是机关算尽,留下了这么个结果,对王雪枫,死去的表姐一个报仇吧。

    不知龚黑墨冰凉的尸体躺在了地上多久,直带丫鬟过来送药才发觉,一个踉跄爬着出去。

    “快来人呀,二公子他自杀了,救命呀。”

    丫鬟的呼救惊动了小林氏,顺带着龚建林还在照顾龚老夫人,也一并走了过来。

    大夫没有办法,只交代了一句:“收尸吧,人一点求生意志都没有,时辰有太长晚了,人已经走了。”

    龚建林终于抵不住的彻底和龚老夫人一样昏迷了过去。

    小林氏吓的赶忙让大夫给龚建林看看,这一边她没有走,因为她发现了桌子上明晃晃的信。

    脚步轻快小王氏贴近桌子,手拿着信仔细的观望了起来。

    “爹亲启,黑墨亲笔信,

    龚黑墨自知丢脸,害死了表姐无脸活着,特意临死前和爹爹把一切事情全部说清楚。

    其一:姨娘她没有错,都是儿子奢望表姐,喜欢爱慕表姐,才求得姨娘帮忙设计陷害表姐,想要和表姐同房,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在一起。

    其二:所有的酒什么都是黑墨准备的,姨娘她不同意,是被我以死逼迫的。

    到现在黑墨知道错了,表姐的死不应该白死,儿子愿以命抵命,请爹不要牵连任何人,一切都是儿子自愿的,恕儿子不能尽孝在爹的身边,让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看完信小王氏没有撕毁,她为什么要撕毁。

    不得不承认,林姨娘有一个好儿子,是个傻子都知道要是龚黑墨主谋,早就强暴王雪枫,何必执意不碰王雪枫。

    “林氏,你真是有一个好儿子,可惜是个短命鬼。”捏着信小王氏多年的怨气全部一清二散。

    林姨娘失去了儿子,从此以后府上只有她一个儿子,龚建林的独子,再也不会诱人和她的儿子争抢了。

    到了现在,小王氏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仿若琉璃,目光显的冷漠。

    龚建林晕倒了,龚老夫人醒了,小王氏带着龚黑墨的畏罪信亲自递给了龚老夫人。

    看完信龚老夫人承受不住的哭哭啼啼,这一次她没有晕倒,对林姨娘的恨已经到了顶峰。

    “我这么好好的孙儿就这么被那个贱人折磨死了,凭什么放过这个贱人,老身要她死,要她立刻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