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九章 失忆
    瞒着昏迷的龚建林,龚老夫人一声令下,下人带着一碗毒酒带了赶往了过去。

    这次毫不客气,因为林姨娘往后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地步。

    其中下人粗鲁的手端托盘,里面放有一杯毒酒,打开门锁,下人二话不说放到了林姨娘的跟前。

    “林姨娘,上路吧。”只一句话表达了他们下人的结果。

    “上路,上什么路,你们这是诅咒我死那,你们让开,我要去见老爷,我要见老爷。”咆哮着失了心疯极力往外出去。

    她不想死,她要活着,她指望着老爷过来。

    难道老爷一点都不念夫妻情分了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魔怔着很快被下人追赶过来,林姨娘刹住脚步,想要继续前行,她走不了了,两个男子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们统统给我闪开,我要去见老爷,我要见老爷。”林姨娘大声道。

    下人无奈道:“这是老夫人的意思,老爷他没空,他昏迷在床上,还望姨娘不要为难我们才好。”

    林姨娘充耳不闻,一心要去见龚建林,沉着脸这一次她豁出去了。

    万一老爷心一软,或许就可以去求情老夫人,免她一死,脑中热血上涌。

    不顾一切努力推开下人,快速的奔跑,出了院子犹豫变成了骇人的阴郁,长裙的衣摆被树枝划破了口子。

    下人欲要追敢,刚好碰见管家,管家替林姨娘阻拦了下来。

    出了院子林姨娘不敢懈怠,吸气俯首朝着龚建林的房间跑去,下人们很忙,根本没空搭理林姨娘。

    有的人还以为林姨娘被放了出来。

    林姨娘兴冲冲的碎步小跑,到了龚建林门口,猛的一抬头发现门上一条白布条挂着。

    很明显只有家里死了人,才会挂白不条,林姨娘想起了郡主好像死了。

    郡主死了龚建林能放过她,龚老夫人可以吗,万一不行要把她捉回去继续服毒吗?

    失魂落魄着林姨娘反倒不敢往里面进去,刚打算离开小王氏从门口走了出来,耀武扬威的心情不错。

    “既然妹妹出来了,是该去灵堂忏悔了,尤其为郡主还有你的儿子忏悔了。”摆弄着嘲笑,她要让林姨娘知道一切。

    恐怕林姨娘刚出来,不知道他最心爱的儿子死了吧,还是为她顶罪而死的。

    恐慌着,林姨娘不明白为何郡主会死,至于郡主的灵堂摆在这里,那不埋回京城吗?

    疑惑着林姨娘不敢去灵堂跪拜,自己没有这个颜面。

    掩面痛哭林姨娘后悔了:“我不去,郡主走了我没这个脸去。”

    “没这个脸不是正好吗,你的儿子为了你顶罪了,估计林姨娘现在是被放出来了吗,看来有这么一个孝顺儿子真是你的福气呀。”到这个时候,自己不介意插林姨娘一刀。

    “你,你说什么,我儿子给我顶嘴了?”高兴着林姨娘神色激动:“那我儿子人那,老爷老夫人把他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受伤,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这种罪责肯定惩罚不小,林姨娘真的担心龚黑墨的生命。

    小王氏一把甩开了林姨娘手,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嫌弃脏。

    诚实的告诉林姨娘道:“你儿子畏罪自杀,自杀前写了一封信,信上说都是他做的,与你无关,故而你儿子把命交代了出去,救了你这一条命。”

    一个不稳,林姨娘落泪了:“你说什么,我儿子他,他死了?”

    “对,你儿子死了,郡主的尸体被接回京城了,如今这灵堂是为你儿子设的,要是你真有良心去祭拜祭拜吧。”冷冷的丢下话,扬长而去。

    林姨娘一听心头大震,又冲了上来,喊道:“夫人,墨儿他死的冤屈,麻烦你去灵堂转告过去我的话,说娘不能在见她最后一面了。”

    伤心着林姨娘要打算离开了,这个府她呆不下去了。

    连最爱的儿子都没了,这是不是她自己做的孽。

    转过头,小王氏还是答应了:“本夫人会帮你把话带到的。”

    林姨娘缓缓看向小王氏所走的方向,再也支撑不住泄了全身的力气。

    她一路低头,避开了不少的下人回去自己房间,收拾好行李背在胳膊上,穿了件丫鬟衣服,在众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溜走了。

    另一边,下人记得龚老夫人的话,要亲自给林姨娘灌下去毒酒,本以为放出去会有人抓回来。

    没料到这个时辰都还未归,下人在府里偷偷地找了个遍,最后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心里哀嚎一声:“妈的,人跑了,逃了。”

    这人逃了去哪里寻找,龚老夫人还等着他们的消息那。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出来,商量着来一个瞒天过海。

    左右一杯毒酒灌下去,尸体肯定要处置,找一个借口,说谎把尸体处理了就中了,目前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话说林姨娘一路小跑,一个人背着包袱连夜出了安阳县城,好歹有点手艺,租了个房子暂且住了下来。

    王雪枫跟着李渊明一起回到了京城,对于在安阳县城发生的一切事情他绝口不提。

    想必不用他传,龚家会派人报丧的,至于林姨娘自始至终就没打算放过。

    忙碌了一下,把王雪枫安排在了内室,留守在安阳县城守卫的下人回来了。

    下人一字不落的把今天龚府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李渊明。

    李渊明心中一片混乱,指着那个下人,难以置信的道:“龚黑墨他自杀死了?”

    早知道王雪枫和龚黑墨关系铁铁的,可以说是最疼爱的。

    目前王雪枫被他喂下了失忆丸,难保以后不会恢复记忆,要是让王雪枫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他,他。

    这真是好心办了坏事,他怎么能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这时,一旁的下人终于插嘴了,他干咳道:“除了龚黑墨自杀,林姨娘被龚老夫人赐下了毒酒,死的过程属下没去看,倒是龚黑墨死的时候,属下刚好看到了,千真万确,刺入心脏,神仙都难医。”

    李渊明:“……”

    最终冲下属甩了甩手道:“好了,你先退下吧。”

    “是。”

    下人走后,李渊明心情沉重,不怎么是滋味。

    能多瞒住一会儿是一会儿吧,趁着失忆的功夫,把王雪枫给娶回家。

    想及此处,李渊明微微低头,垂着双手,守在了王雪枫的床前。

    睡梦中的王雪枫苍白清秀,沉稳的睡觉呼吸声,李渊明痴恋。

    这一睡睡到了天亮,第二天早晨王雪枫醒了过来。

    可是脑子里根本一点记忆都没有,眨眼间起身观望这一间房屋。

    屋内摆置奢华,古色生香的,倒像是一个男人住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李渊明亲自过来探望,发现醒来的王雪峰欣喜若狂。

    一个闪身紧挨着王雪枫坐了下来,王雪枫不舒服的挪了挪位置,思绪急转,面带警惕问道:“你是什么人,这是哪里?”

    李渊明蒙了,差一点就要跟王雪枫急眼,这才想起来他喂了王雪枫一颗失忆药丸,应该药丸生效了。

    谎称着李渊明满不正经:“我当然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娘子了。”

    瞬间,王雪枫眼瞪的老大,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质疑的问道:“你是我的夫君,我们成亲了吗?你又是叫什么名字?”

    半晌,李渊明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左手不由自主的开始思考,怎么回答。

    他想了想大方的承认道:“我们已经成亲了,不过不是在京城,那是我们两个人私下成的亲,还有本王是当今皇上的二皇子李渊明,明王,而你就是本王过门的王妃。”

    仅此一句,点醒了还在迷茫的王雪枫。

    犹豫失忆太严重,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只好又问向了李渊明:“那我叫什么名字,我是什么身份那?”

    “名字身份吗?”拖沓着李渊明给了王雪枫一个新的身份:“你是一个乡村孤女,被本王半路救过来的,可谓是无父无母,兄长姐妹都没,所以你是孤家寡人一个,只有你最亲爱的夫君我一人。”

    “哦,原来如此。”敷衍着王雪枫思绪飘飘的。

    对于这个夫君不知为何,身上有鼓另她讨厌的气息。

    可这个人说话很好,应该不会骗她,况且没爹没妈的更好,不用担心认亲戚,回娘家了。

    知道了身份,王雪枫用医术查看了下自己的身子,发现还是纯洁女子。

    又抓住李渊明的手,摸了摸,忍不住惊呼:“你,你是童子击呀?”

    意思很简单,大家心里有数就行。

    “童子击是什么?”一头雾水,李渊明真不知道这个意思。

    目前王雪枫的记忆都停留在了穿越前的,所以现代人的词,古代人听不懂正常。

    王雪枫好心的又简单解释了一遍:“额,王爷什么叫童子击那,就是没有和女人那个的叫童子击。”

    “没有和女人那个的,那个是什么?”

    王雪枫:“……”难道要再说的直白一些吗?

    见王雪枫不吭,李渊明继续追问:“和女人那个,是哪个?捉鸡吗,童子击是指那个小鸡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