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七章 空前绝后的讨厌鬼
    “对啊,我听云生公子画得一手好丹青,所以前去寻他,希望能得他指点一二。怎么了?月桂姐姐你和他很熟吗?”

    “不不不,我和他一点都不熟,不熟,而且还有仇,这是个空前绝后的讨厌鬼,除了会画画之外一无是处,欺男霸女,横行乡里,你得心点,对了!你寻到他时可别见过我啊。”

    着从腰间掏出一瓶丹药:“这瓶药不光可以补充灵气,还可以对你的体质梳理一二,权当你救我的利息了,只是我眼下还有事,这是我用术法凝成的令,你拿着,今后若有需要,只要你开口,我无条件为你做三件事。”

    “呵!我竟不知,救命之恩能如此简单就报答了?月桂你在我身边这么多时日,怎么半点长进都没有。”

    初桃还未来得及推辞,便听一懒散的男声从身后传来,月桂顿时如火烧屁股一般,捏了个诀飞一般地窜了出去。

    初桃疑惑地回头看,只见一位黑衣男子掠了过来,速度太快,以致于根本看不清他的相貌,只看见黑色的虚影,也不知那男子施展了什么,只几个呼吸间便迅速地单手擒住了月桂。

    月桂转过头,咬牙切齿地踩了他一脚:“快放开我!”

    这男子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右手摇着扇子,左手却将她控得更死:“一无是处?欺男霸女?横行乡里?唔……我竟不知你对你家掌柜我评价这么高,不过这空前绝后,倒是用得甚为恰当。”

    初桃被这突发的情况给搞迷糊了,整个人都呆在那里,倒是个非常称职的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男子转头看向她时,就看到她这傻愣愣的表情,眼中便带了些嫌弃。

    初桃这才看清楚这人的长相,鼻子、嘴巴、脸型,都像女娲精心捏出来的一般,十分精致秀气。但一双眼睛却透出冷冽的光(其实是嫌弃来着),像昨天看到的这草原上的狼一般幽深,压住了五官的精细,倒让他看起来半点不女气。

    若换上一身白衣,简直就是画中走出来的人。

    初桃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子,落在月桂眼中就是一副“见色忘友”的模样,她嘴角不屑地撇了撇:“不就是长得好看点,这可是条大尾巴狼,卖了你你还得帮他数钱那种。哎哟!哎哟!疼疼疼!”

    男子根本不理会月桂的呼痛,对初桃:“我方才听你,你要找我学画?唔,这也不是不行。

    只是我家这大厨实在顽劣,之前大闹我的酒肆,砸坏不少东西,我让她抵了在我这儿当厨子还债,她做的东西实在太难吃,把我的客人都给赶跑了。

    我店铺亏本,自然全记在她的账上,她却成日想着逃跑,这几年里不知跑了多少回。这位姑娘,你,我该如何处置她啊?”

    “你你你!你这个混蛋,我根本就不会做菜,你却非要我做,好几回差点把厨房烧了,你这黑心的也一并记在我账上,我的头发都烧掉半截,怎么你就不赔我损失!你就是故意的!初桃你别理他,这人就是个坏心肝,指不定憋什么坏水呢!”

    原来眼前这位,就是传中的云生公子,初桃忙行了个礼,又看了看月桂,圆圆的眼睛里带了些商量的神色:“我只知修行,身上并未有钱财,没法帮月桂姐姐偿还债务。

    不过,我的厨艺还算可以,两个月内,初桃保证教会月桂姐姐,令公子的酒肆重新盈利。”

    云生摇着扇子,沉吟片刻,似是觉得能让月桂正正经经在厨房忙活一番也是件趣事,把扇子一合,敲了下月桂的脑袋:“你呀!赶紧谢谢这位初桃姑娘吧!不过光是教会可不行,必须得做出让我觉得能下嘴的菜来。”

    月桂正要反驳,初桃朝她使了使眼色,心想能下嘴的菜还不容易?马上爽快应下,云生便也松手放了月桂,月桂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大骂:“邝逸你个乌龟王八蛋,你个唔唔唔唔。”

    “聒噪!”却是邝逸给她施了个诀,令她发不出声音。

    “就这么定了,你教她做菜,我教你学画。走吧,初桃姑娘,可要站稳了。”邝逸着便将手中的扇子往上一扔,的扇子瞬间变成一把巨大的宝剑,托起三人后向北边飞去。

    初桃站在剑身上,看着下方掠过的白云,兴奋之情大过两腿站站。

    “原来这便是腾云驾雾,实在是太厉害了,云生公子真是修为精湛,年少有为,我要是能及你十分之一,不不不,百分之一也好啊。”

    月桂听了想刺邝逸几句,又不出话,只好翻了翻白眼。

    邝逸倒是被这不经意的马屁拍得十分满意,嘴角提了提:“初桃姑娘自谦了”,语气里有那么点点愉悦。

    他其实是个面冷心热还有点傲娇的人来着,你要真是直接夸他,他没准还那么,装上一装,这种带着崇拜又不刻意的赞许,那是最受用不过了。

    心下想着,这初桃倒是比月桂那个不让人省心的讨喜多了,一张圆圆的脸也煞是可爱,回去定要拿出看家本领,好好指点这姑娘画画。

    不曾想,初桃又以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接着:“公子这扇子也厉害,原来竟是一件能变化能飞行的法宝,这怕是费了不少心血力气吧。我是个笨的,竟一点没看出来,起初还以为云生公子你得了瘟热,所以大冬天里也要拿着把扇子扇风。”

    话完,剑身便抖了几下,初桃一脸茫然地看着月桂在一边大笑,虽然发不出声音,但也捂着肚子,一副肚子都笑疼了的模样。月桂倒是的出了口恶气,好久没看邝逸吃瘪了,心想这初桃也是有趣,看来回去的日子也没那么糟糕嘛!

    邝逸不接话,初桃不知错了什么,也只好闭上嘴巴,看着地面的风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