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抢手,爹地要〕〔战斗在废墟时代〕〔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快穿偏执反派求喂〕〔乡村透视仙医〕〔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恶来传〕〔重生我要当学神〕〔三宝难养:总裁老〕〔重生之狂暴火法〕〔合租小医仙〕〔体验派影帝〕〔次元间的旅者〕〔婚后相爱:总裁太〕〔返回2006〕〔小康大道〕〔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丞相,你人设崩了〕〔侠阙〕〔废柴嫡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二十七章 线索消失
    两人正在招架这些毒箭时,屋外传来了初桃的高呼:“二哥,屋子起火了,你们赶紧出来!”

    邝逸见此时屋内已漫起白烟,屋中又到处是毒箭。

    本来还打算去查看一下床边的机关,沿路去追,眼下却不能在逗留了,对木白示意:“先出去再!”

    木白立马变成了一头九尺有余的犰狳,周身肌肉鼓起,十分健硕,动作也是迅猛,托起邝逸便往外冲,邝逸则在他背上继续挡去那些毒箭。

    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人一兽便从火海中冲了出来。

    这时初桃也从对面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二哥,方才外面来了一位黑衣人,不知施了个什么印,转眼便将这屋子点燃。我提醒你们后赶紧去追,但他身法诡异,我捏了疾行诀也没能追上”,初桃急急讲完,这才注意到现出真身的木白,面带诧异,“这是阿尤?”

    木白在她面前回复了人形,“是我,初桃,以后再和你解释。公子,眼下该怎么办?”

    看着眼前燃烧的房屋,邝逸眯了眯眼,“这火焰呈青白色,是魔界的地心莲障火”,遂飞至半空,手中长剑再度变为折扇,却比平日里大了许多。

    “清风一去皆化雨”,口中轻呼,邝逸双手迅速结印,驱动扇子扇过,一阵青蓝色的水雾随之倾泻,迅速包住了正在燃烧的火焰。

    那火焰竟似有灵性一般,挣扎着想要突出包围,与水雾缠斗不休,一时僵持不下。

    邝逸见状,眉心缓缓出现了一个殷红的红点,红点飞出,如一滴血珠,落在手中结出的一个极为复杂的图腾之上,图腾顿时红光大盛,朝那火焰压下。w..

    只见一片白色雾气迅速蒸腾而出,终于将其扑灭。

    但这来自魔界的地心莲障火果然极为厉害,将这屋子烧了个面目全非,再有什么线索怕也是被烧干净了。

    ……

    从地道里逃走的白不凡,此时正为自己的思虑周全感到庆幸。

    还好他早防着这一日,提前布置了密道与机关,否则今天怕是插翅难逃,落个扒皮抽筋的下场!

    也怪自己当时确实迷了心窍,不过既已做下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反正他自幼失怙,那些死去的族人皆与他没什么干系,死了便死了。

    不过要是当时族长愿意让他做入幕之宾,他没准还不会出卖他们。

    想着那高贵典雅的女子就此香消玉殒,实在是可惜了!

    他摇了摇头,将那些无关的思绪甩了出去。当下最要紧的是,是要赶紧与那边联系上,给自己安排个去处,否则逃得了这一回,难保逃得了下一次。

    这时,有脚步声从地道的另一边传来,听这声音便知对方的修为绝不在己之下。

    白不凡顿时紧张不已,只觉得呼吸都开始慌乱。他环顾左右,再无路可走,往后退的话,没准会遇上追来的邝逸,只好暗自蓄力,摆出了防备的姿势。

    见走来的是一位身着黑衣的神秘人,他退后数步,迟疑地问道:“阁下是?”

    对方没有话,亮出了一块玉牌,白不凡正愁如何与那边联系上,见此顿时喜出望外!

    “你是她派来的?这娘还算有心,不枉当初,不枉当初啊”,这般着,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猥亵的笑容。w..

    而这般表情,落在了黑衣人眼中,却点燃黑衣人眼中的怒火。

    黑衣人走上前去,声音粗粝:“你没有泄露什么吧?”

    “自是没有,哼!那邝逸以为放出血脉威压我就怕了他了,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我刀口舔血时,他还是个族长怀里的奶娃子呢!哈哈哈哈哈,子狂妄,以为有几分修为便同我斗法,如今该是有教训了!”

    白不凡想着自己在房中布置的机关,哪怕不至于要了邝逸的命,也够他喝一壶了。再一想到儿子的死,顿时为这的报复感到痛快。

    “她有没有告诉你,安排我接下来去何处?需得找个隐秘之处,否则再被找到……”他看着黑衣人,眼珠一转,带着奸诈的算计,“这对咱们都不好。”

    “主子当然知道这一点,也早就安排好了”,黑衣人语气仍是淡淡的。

    “哈哈哈,我当初与她合作时就知道她是个周全的。哎,当初我替你们做事,可没得了多少便宜,这次我又受了不少惊吓,更可恨的是,我儿也命丧邝逸之手!你回去转告她,她可得好好补偿我一番!对了,好叫她知道,当初她约我共商大事的信物,我至今可还留着呐。”

    “你放在何处了?”

    白不凡睨了他一眼,“哼!这可是保命的东西,我怎会轻易出?”

    “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

    白不凡冷笑出声:“没什么要紧的?你可知道,一旦那东西被发现,她怎么脱得了干系!”

    “当然脱得了干系,因为,那本就不是她的东西”,那人看着白不凡,眼中已有不耐,不欲再同他多,“你的去处安排好了,上路吧。”

    不见那人如何动作,白不凡却已应声倒下。

    似未料到会是如此,双目圆瞪,竟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黑衣人看了他片刻,确定他已经死了之后,转身大步离去。

    于是他没有看到,在他走后,那死灰的瞳孔重新有了一层浑浊的光。

    带着怨恨与不甘,白不凡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画下两横后,挣扎着将拇指和食指定成一个姿势,那点光也终于归于死寂。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邝逸他们破开了房中剩余的机关,沿着密道追寻而来。

    只见白不凡躺在地上,邝逸上前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摇摇头:“已是死透了。”

    木白犹自不死心,沿着密道追了出去,面带失望的回来后,又绕着在四周查探了一圈,未曾发现什么线索。

    这平日里话少的铁骨儿郎,颓然将剑丢下,瘫坐在一旁,连连拍了几下自己的头,竟是忍不住落了泪。

    他的父亲和两个弟弟都死在了那一场战火当中,邝逸回族后,为了查清当年的真相,他便跟着邝逸带了些族人出来。

    这一路追随他左右,又看着邝逸招揽了不少心腹,关于查清当年真相的布置已如地毯般铺开,且如今已有了些眉目,他开始对手刃仇人这一事燃起了信心。

    当他们查访到此时,便盘下了津渡楼作为据点。

    公子每日看似清闲,实则是在房中处理大量从魔族、宗门传回的消息,还要兼顾族中安置之事。

    不过他们留在这里,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揪出这个叛徒,因为这是他们到目前为止唯一能确定的一条人证。

    可这附近的宗门如此之多,他们光是安排暗桩进去查探,就费了不少功夫。加上白不凡做事谨慎,好几次都差点露出马脚,又被他遮掩了过去。

    本来木白以为,这次终于可以通过白不凡,揭下背后那人神秘的面纱。可不曾想,被对方抢先一步灭了线索,就此前功尽弃!

    一时间无望、失落、心疼、愧疚等诸般情绪涌上心头,只觉心中百味杂陈,便再也忍不住,将那未在父亲墓前流下的泪滴尽数流了出来。

    初桃想要上前安慰,却被邝逸拉住了,“让他发泄一会儿吧,从出事那日起,他一直都压抑着。”

    邝逸头也不抬,仔细查探着白不凡的尸体,待看到他隐秘写下的两横时,他眉间皱了皱。初桃见此,也一同过来查看,又注意到了他奇怪的手势。

    “这是什么意思?”两人一同低吟出声,发现这般默契,便抬头对视一笑,转而又各自思索着。

    “我有一个想法……”

    稍过片刻,初桃语带迟疑,出声打破了这沉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