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权〕〔孕妻狠不乖:总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仙帝归来当奶爸〕〔头狼〕〔武神天尊〕〔我无敌了亿万年〕〔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巫神创世纪〕〔公子派我来巡山〕〔一胎双宝:总裁大〕〔斩尽天上仙〕〔你的爱如星光〕〔战国千年之女帝天〕〔安之若素叶澜成〕〔穿越成弥勒怎么办〕〔东山再起〕〔一胎双宝:总裁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三十章 兔耳少年
    初桃不明就里地跟在邝逸身后,此时花灯猜谜已经开始,身边行人如梭,摩肩擦踵。w..邝逸怕她跟丢了,回过身来,将扇子的另一端给她握住,带着她向前走去。

    这时有那搭起来的戏台开始响起了锣鼓喧嚣之声,循声看去,只见几人正在台上耍龙灯,一出“双龙戏珠”跳得欢快。

    舞灯的汉子们嘴里齐声喊着:“正月里来正月正,除夕夜里闹花灯。花灯黄,花灯红,雪打花灯好年景。”

    这等欢腾的气氛令围观的人脸上带上笑容,不由拍掌高声叫好,初桃也忍不住附和喊了一声。

    待一曲龙灯舞过,邝逸已将初桃引至一处楼上,初桃见着这楼上没有其他人,不免有些疑惑。

    “下面吵闹,其实在高处看视野更好,我便把这层包了下来。”

    初桃定睛一看,果然!

    那坐在高台上戴着面纱弹琵琶的女子,在花灯下猜灯谜的游人,戴着面具相会的少男少女,还有远处江面上的画舫……皆看得清晰,一时被这繁杂的美景看花了眼,不知看何处是好。

    “你看”,初桃随着邝逸手指处看去,只见木白与月桂站在一棵大树后面,木白手拿着一盏金鱼花灯,正低头对着月桂着什么。

    初桃不由瞪大了眼睛,询问地看向邝逸:“他们俩?”

    “唔,这便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了。你这呆子,木白对月桂那起子心思,你至今未看出来么?”

    初桃愣愣地摇了摇头。

    “若不是为了木白,我哪有这功夫一次次地去把她抓回来?她是我们在来时偶然救下的,虽来历不明,但想着她只身一人,我们便带了她一路同行。

    这一路上,不知怎么,木白竟瞧上了她。但他有心事,许多话不便表露,我却看不得这副样子,于是只好由我来当这个恶人,替他将月桂留下。”

    “那为何这次你们不叫月桂姐姐一起走,反而任她去何处呢?其实我看得出来,月桂姐姐她并不想走的。”

    “她心中未必对木白无意。第一次逃走的时候,她把木白当盟友,告诉了他,我去把她抓回来后,她以为是木白泄密,所以才同他闹别扭。只是她自己不知,真的不放在心上的人,哪有空去同他闹别扭。但是……”

    邝逸叹了口气,“我们此番回去,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月桂她不适合参与其中,木白现在怕是在同她道别。有些话,他是永远不会的。”

    初桃看着邝逸,脸上多了一丝失望,“那他们竟是不成么?”

    “前路如何,我自己也不知道呢”,嬉闹的人声,璀璨的灯火,也没掩去邝逸此刻脸上的寂寥。

    “二哥,你们究竟是何身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何事,此时倒还不是同你的时候,不过我的身份,嗯……丫头你可看好了,别眨眼。”

    话落,一双长长的、长着白色绒毛的耳朵出现在他的头上。w..

    “好可爱的耳朵啊”,初桃不禁伸手想去摸,手却从中穿了过去,原来只是虚影。

    “我和木白,都和阿尤一样,是源自上古的犰狳神兽。我与他们不同的,大抵是我全身都是白色,所以看上去倒更像是寻常的兔子。”

    月下的少年,面容俊美而温柔,本就极为不真实,一双白色耳朵的虚影,让他看上去更虚幻了几分,像是一碰便会散去。

    初桃定定地看着他,“二哥,我虽不知你们究竟有什么事,但想必是极难极难之事。我现在修为低下,帮不了你什么,但是若有一日,我修行有成,还请你告诉我。承蒙你照顾这段时日,我也想能够帮到你。”

    “嗯,那你定要好生努力一番了。”

    “我一定会的”,初桃万分郑重地应了。

    “好了,这么开心的日子,不这些了。你看,这是什么”,邝逸从旁边取了两盏孔明灯,又拿出一支笔来,“再过一会儿会有焰火,待焰火过后,我们将心愿写在这孔明灯上,便可放出去了。”

    “对了,我吹首曲子给你听,就当报答你这段时日的饭食之恩”,邝逸掏出一管青玉做的笛子,就着这无边夜色,吹起了一首《春江花月夜》。

    一时间所有尘世的喧嚣皆远去了,只有这一段笛声在耳边,笛声悠远,如那欲语还休的心事满腹。

    是热闹的除夕,有风吹动月光,恍恍然,是走在我身旁的你指尖微凉。并行着的石板路上倒影很长,默默然忘却四周的声响。

    花灯在旁,像我一颗心轻轻晃,有些情绪到了嘴旁,又跟着晃回了心上。

    于是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笛声。

    于是沉默,沉默是你凝视的眼眸。

    于是沉默,沉默是我不曾起的梦境。

    ……

    一曲到尾声,初桃走到栏杆边,望着天上高悬的月,心绪如一缕轻烟,尽数飞得很远。

    此时,有焰火在空中绽开,那砰然绽开的光亮唤得初桃回过神来,原本如墨的夜空尽数染上璀璨,她笑着看向邝逸,“二哥,你看,好美啊!”

    邝逸放下手中的笛子,看着她被焰火映亮的脸庞,高声回她:“是很美”,却又躲在这喧闹之后,不禁想起了曾在折子戏里听到的那句——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焰火方歇,一阵神圣庄严的梵呗声诵起,原来楼下有一群僧人正手持佛珠,齐声念诵着经文,祈愿新的一年里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而在他们身后,人们拿着孔明灯,闭眼许愿的脸上皆是一片虔诚,也有那在岸边的,双手合十后,将一盏盏河灯顺着水流轻轻推远。

    邝逸将一支笔递给了初桃,两人各自写下心愿,将孔明灯点亮后,放至空中。

    抬眼看去,此时夜空之中,数百盏孔明灯已尽数放飞,与明月呼应着,如漫天的星辰。

    有那被父母抱着的童伸手指着天空,纯净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将此刻的美好皆数揽进双眸。

    水面之上亦是烛光点点,像是将九天之上的银河借了来,在风中颤巍巍的光凝成一片,由近及远,照破了这山河万朵。

    一时天上地下,皆是一片灯火之光,将人们的脸上映满暖色。

    待人潮逐渐退去,他俩去寻了月桂和木白。

    月桂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木白面上也是写着许多的心事。

    因着多少知道一些,初桃也不敢再问,只看向邝逸,而邝逸也独自想着什么。

    于是又如初来的那一晚般,四人一路无话,各自回房歇去。

    到了子时,街上放起了辞旧迎新的炮竹,一片震彻长街的哄闹。

    初桃已经睡熟了,犹自在梦中未醒。

    在梦里,有一位长着白色兔耳的少年,她伸手去摸他的耳朵,哇,果然如想象中的,又温暖又柔软,像他唇边的笑容一般,令她不禁沉迷。

    而此时的邝逸正推开窗,看着被炮竹的火光映得微微发亮的夜空,他伸出瘦长的手,缓缓握紧了一指月光,似要留住些什么。

    又忍不住叹,叹这一夜鱼龙舞,未曾细诉,几顾轩窗。

    那些放飞的孔明灯已飞至高处,其中有一盏上,一行清秀的笔迹写着“愿君诸事顺遂”。

    而不远处的另一盏上,一行有力的笔迹写着“愿吾所爱无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