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安安黎哲〕〔最强无敌战神〕〔大人物们争着要罩〕〔一寸山河〕〔娱乐圈最后一个女〕〔我!掌控全球〕〔我在地球当武神〕〔史少太太是裁缝〕〔我真的不是原创〕〔我真的是武林高手〕〔我有很多标签〕〔机甲铸造师〕〔重生八零甜如蜜〕〔她来运转〕〔嫁春色〕〔深空之流浪舰队〕〔绿湾奇迹〕〔狂龙在都〕〔霍少的契约甜妻〕〔网游之全能骷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三十三章 初见仙君
    到第二日,推开门的初桃便看见了门边放着的九鸾灯,她提起来看了片刻,笑道:“既是你的心意,我便收下吧”。w..

    转身将这灯妥善地放在了床顶,这么好看的灯,她舍不得就这么点了。

    接下来的这几日,初桃皆闭门不出,花灯研究所也没再去了。

    她的花灯早已做好,乃是一盏六角影纱灯,平淡常见,像是出自那些支个摊子卖花灯的落魄书生之手。

    但花灯细节极为耐看,竹篾和木条都没有一丝毛刺,关节处也处理得十分细致。这覆于其上的影纱平平整整,用的是淡淡的群青色。

    加之上面绘就的那副花灯夜景,宿墨色泽浓淡相宜,线条飘逸灵动,如仙人拨开云朵,偷偷打量这热闹的人间,于烟火中添了几分仙气。

    任谁看了,也得是一盏极漂亮的花灯。

    初桃认为,灯既已做好,能否得仙君青眼,则全看天意了。

    于是在屋中的几日,她尽数用作修行,比起原来更加努力。

    这日初桃结束了一周周天的运行,心下越发觉得奇怪,低声自语:“为何这原来提高了些的修炼速度,回来之后又和从前一样了?”

    本来一开始如此的时候,她还以为是自己刚回来没能适应,但接连几日都如此,修行速度只及在津渡楼时的一半不到。w..

    难道是自己不适宜在渊山修行么?

    可渊山灵气如此浓厚,且是最适宜他们这些草木精灵不过的了。

    初桃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无法,只好又将每日修行的时间再延长了些,盼着能走勤能补拙这一途。

    日子很快便到了上元节,这一日里,因着仙君弄的比赛,精灵们筹备得比过年还要隆重。

    仙君近日迷上了看戏,大家便早早地在仙君门前搭了个戏台子,有些精灵还真的溜去班子里学了来,已是有模有样的准备粉墨登场了——没准儿下次仙君就要挑个最会唱戏的弟子了!

    又有榕树家的几个兄弟在戏台子前开了盘,把这次要参加花灯比赛的族类都列了上去,引大家前来押宝,赌一把最后谁能成功入选。

    因着上一回爆了个大冷门,谁都没中,让这几兄弟赚了去,今年为表公平,又添了个皆不中的选项。

    且这押宝的物件也不同于凡间用的金银财物,而是各式经过价值评估的功法典籍、灵甲法宝一类,倒是将这盘子炒得热闹非凡,围着下注的精灵包了整整三圈儿,声势竟快要盖过戏台子上去。

    仙君府上的几个仙使在半空中拖来好些云朵,又以各式鲜花装点了,给仙君弄了个软绵绵、香喷喷的宝座。w..

    这一回因着戏台子,仙君他老人家就不像上次那般只在房中验收花灯啦,决定与精灵们同乐。

    于是得知消息后,那几出折子戏后又被抢着加了好几个节目,比如杨柳十二女乐坊要奏一曲《平沙落雁》,松柏女子天团要跳一段《霓裳羽衣曲》,桉树家的才女要来一段水袖墨舞,这舞要用水袖蘸取墨汁,边舞边画,舞成画成,这可是练了许久的独门技艺!

    皆是因为本次仙君的亲临,这些略有才艺的精灵们便踊跃而上,做不成弟子的话,做夫人也是极好的!

    这倒令那些没有才艺的姑娘们好生沮丧,一边看着自己的衣裳,还恼着今日穿得不够鲜亮。

    在一众精灵们的翘首以待中,仙君他老人家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今日亦是收拾过了,素日里惯爱散着的头发用墨玉冠稳稳地簪住,更显得那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越发英气勃勃,眉眼皆可入画。

    穿了一身水蓝色的鳞衣,宝光熠熠,乃是上回生辰时龙王所赠,做成轻甲式样,看上去精神极了。

    又将那宽肩窄腰收得极好,光看这身形,已有夸张点的尖叫着晕了过去,众人一看,竟是樱树家的九公子。

    怪道拒绝了好几位姑娘结为道侣的邀请,原是个有断袖分桃之癖的!

    当下便有组织好的女子团队,手举着写着“殷离仙君,俊美无俦”、“造化钟神秀,我为你钟情”等的花牌子,齐声喊着“仙君仙君”,直盖过了戏台子上的鼓点去。

    仙君迤迤然于那云朵宝座上坐了,双手示意安静后,同大家问候了几句,便叫着折子戏可以开始了。

    众精灵只见他手托茶盏,翘着的脚随戏台上的奏乐打着拍子,很是逍遥的模样。

    “咱们这仙君就是好,听鸟族那边的,每次集会时要讲好大一通,到日上中天方罢休。”

    “就是就是,且爬虫族的仙君,长得忒不雅,据是蜈蚣修来的,黑脸黑面,哪及得上我们仙君万分之一。”

    初桃在一旁,听着周围的议论,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即便什么都不做,光是坐在那里就自成一道好风景了。

    “不过仙君看上去老了些,还是我家二哥好看”,这般想着,初桃紧了紧手中用黑布罩起来的花灯。一会儿戏唱完了便该送进去了,定要成功才好。

    这么想着,原本不紧张的心情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于是初桃干脆随着众人望那戏台子看去,看出好戏分分神。

    待到几出戏唱完后,那些附加节目出场了,一时气氛达到**,令台下的少年们心神向往,连番叫好,尤其是桉树家的那位,舞姿妙曼,待画成时,竟是一副傲雪图,博得个满堂彩。

    姑娘满含期待地朝半空中那云上的看去,盼望着能从那双绝美的眼眸中看到一丝欣赏,可是她看了半天都未能看到。

    因为仙君他老人家早就睡着了,眼睛都未睁开。

    旁边的弟子拉了拉仙君的衣袖,示意他花灯大选开始了,仙君悠悠醒转,眼中还留有几分慵懒,升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唔,那便开始吧。”

    只见他老人家万分尊贵地抬了一根手指,方才放在戏台两侧待选的花灯蒙着的黑布便揭了开去,飞上了天空,齐齐旋转着,各式各样的花灯直教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过来。

    但仙君只看了一眼,便有一盏花灯飞到他的手中,“我看这盏不错,简单却精巧,画儿也有意思。”

    他撕下花灯上贴着的名签,此时已经静得连掉落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大家拉尖了耳朵的期待中,他将那上面的名字,缓缓地念了出来。

    “初桃。”

    早在花灯飞入仙君手中时,初桃便惊喜地捂住了嘴,赶忙捏了个疾行诀,在一众喝彩与艳羡中朝仙君奔了过去。

    此时她已伏在仙君脚下,竭力按下心中的激动,规规矩矩地行了弟子三拜大礼,朗声道:“弟子初桃,拜见师尊!”

    这两番参加花灯大比的种种浮现在脑海中,她伏在地面的脸上淌下一颗清泪。

    终于,不负众人期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