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四十五章 灵根出
    到了第九日,初桃已经伏在冰山上已经不动了。

    而此时的她距离冰山之顶,还有三分之一的距离。

    她爬过的地方,那些再度结晶的冰块都带了些淡淡的粉色,那是她留下的血迹。

    方才隐去的老者,在虚空之中,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难得如此机缘,却连这最开始的‘冰道’都无法跨过么?

    但他只能旁观,无法插手,这已是第九日了,她还有最后一天的时间。

    若不能翻越这座冰山,她便会被驱逐出这御山境。

    这第一座山,乃是以对身体各方面属性的锤炼和提升开始,只有先提高精神力与身体强度,才能更好地修习之后的身法。

    ‘冰道’乃是御山身法的第一次考验,也是最基础最简单的考验。

    它通过模拟极端环境,以极寒深度唤醒体内潜力,使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络、每一块骨骼之中所蕴藏的力量,都被调动而出。

    因为要想不被冻僵,就只能最大幅度燃烧自己体内所有能调动的力量!

    更何况带攻击属性的冰棱、无处不在的重压,都是对承受力及反应力的极大考验。

    若能过了这第一次的考验,便代表着潜能得到了最佳的开发,以及敏捷属性的大幅提升,方可继续走下去。

    要知道,这后面的路可还难得多!

    所以,这便是她体内所有的潜力了吗?

    真要如此的话,确实不足以修习‘御山’……

    老者眼中闪过了失望的光芒,这无尽的等待,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在考验开始时,御山之境便连通了她的身躯,也就是,她虽然只有神识在内,但全身的经络骨骼都是与这御山境相连。w..

    这般出去后,怕是要受极重的伤,能否救得回来,都是两可之事。

    老者的气息渐渐远去,看来,只能等下一次的人选了。

    ……

    “孩子,孩子,快醒醒,不能就这么睡过去。”

    在初桃混沌的意识当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极为温柔的女声,试图将她唤醒。

    感知到初桃身上的伤势,那道声音仿佛也在微微颤抖,隐有心疼之意。

    而此刻初桃肘内的那块白玉牌,也正发出微弱的光芒——

    那是初桃拜师的前一晚,芳若姑姑命她一定随着带着的玉牌。

    初桃当时接过玉牌,见上面雕着一棵极大的桃树,根系叶脉清晰,看起来异常熟悉亲切。

    许是因为自己的原身也是桃树,一看便爱不释手,但脖子上已经挂了月桂给的琥珀,她便将这玉牌绑在了肘内,拢在袖间。

    那玉牌之上的光芒渐亮,幻化为一股青色的细线,注入初桃的脉络。

    细线快速随着脉络一路前行,很快便找到了关元穴,随即尽数注入那刚冒出芽儿的灵根当中。

    随着青线的注入,关元穴中“喀嚓”一声轻响,那声音极为微弱,却见那水系灵根又长了一些,几个瞬息,已经冒出一根指节的长度了!

    这水灵根也是泛着青色的光芒,青光先是笼罩了关元**,随后逐渐漫出,朝着奇经八脉渗透过去。w..

    而这青光仿佛带有修复之力,且不亚于纯粹灵气的程度,青光游走完一圈,如春风化雨,初桃体内的伤势已尽数被抚平,根本看不出曾受过伤的模样。

    ……

    趁着两位徒弟自行修习的间隙,殷离于空中一划,惟吾楼中的情形便出现在他眼前。

    那伏在地面的徒身上尽数结冰,呼吸已微不可闻。

    刚巧立樟此时过来,见此情景面色诧异,“师尊,师妹这是怎么了?”

    “她正修习御山。”

    “御山?”

    立樟想了一下,“那不是五更轩里面标着‘禁修’的身法吗?师尊这是……”

    “你不知,是御山自己选择了她。”

    当时殷离的意识连接了五更轩,正为初桃挑选身法时,本是要取磐石与另一本,结果这御山闪着红光,飞入了自己的书中。

    殷离感受到其上的波动,这残卷竟是要主动认主!

    殷离何尝不知修习这御山的艰险?

    不过徒在修习过程中的任何意外,他都有应对之法,只是……这残卷如何补全,他亦是无头绪。

    但这毕竟是属于初桃的机缘,而这御山的波动如此强烈,他也想让徒一试,若是到时未有补全之法,他便拼着修为也要救她一救。

    但若是破解了这残卷?

    加上那双生灵根,这丫头的成就不可限量!

    他殷离,怕是要带出一个惊才艳绝的弟子了。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初桃的情况怕是不妙,再掐指一算,还有约摸不到半炷香的功夫。

    殷离脸色略沉了些,密切关注着,惟吾楼内那身影的变化。

    ……

    随着体内伤势的恢复,初桃的意识也渐渐清醒过来。

    她睁开了双眼,先看了看周围,没有人!

    奇怪!她方才明明听见有一位女子唤她醒来,那声音温柔极了。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待那冰寒再度传来,初桃才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冰山之上,再往上一看,仍有三分之一的距离!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时间怕是不多了。

    不再去想方才那人是谁,体内法诀再度运转,覆在身上的冰壳逐渐脱落。

    初桃伸出已被冻伤的右手,每一个指节都长了冻疮,红肿发痒,其余的皮肤皆呈青紫之色,一看就冻得够呛。

    她抓住了上方的冰块,借着手上的力气,身体继续向上攀爬。

    此时,她肘间的那块白玉牌,已经不复方才的温润,透出死灰的光,像是被抽掉了那隐隐存在的生命力。

    不知为何,初桃这次醒来,竟觉得体内的力量比方才开始攀爬时还要充沛。

    这攀爬速度也比开始快了许多,运转金枢心法时,更令她愕然!体内的经脉的伤势竟一扫而光!

    趁着这股新生之力,初桃循着金枢心法再度加快体内血脉运行,“再快一些!”

    初桃咬紧牙关,调动身体的全部力量,每一块肌肉都绷紧了。

    此时双手双脚配合得极好,没有一个攀爬的动作是多余的,每动一步,便前进不少。

    在抓住最后一块冰块时,她双手撑着,用力往上一翻,半边身子已挂在冰山之顶,她终于攀到了顶端!

    就在她翻上了冰山之顶后,脚上的冰山渐渐往下隐去,她又回到了台阶之上。

    再一看,前方的台阶也变了副模样,变作了一条林荫径。

    难道自己完成了十分之一了么?

    带着疑问,初桃踏上了那条路,“嘶!”

    刚动了一步,身上就传来剧痛,初桃低头一看,只见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破了不少,露出被冰块冻伤拉扯的皮肤,冻伤的皮肤呈青紫之色,而被冰块粘住过的皮肤已经被扯脱了大块皮肤,露出其下血肉淋漓,看起来十分骇人!

    但一踏到路上时,之前承在身上的重压忽然被抽走,初桃只觉身上一轻,四肢百骸不出来的畅快,一度令她忽略了皮肉的痛楚。

    “恭喜友,通过了第一次的考验,沿着这条路就可以出去了,不过记住,五日之内要再次进入这境内。”

    老者笑吟吟的声音再度出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