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画演天地〕〔召唤大佬〕〔从猎魔人开始的无〕〔从艺术家开始〕〔末世浪人〕〔我是一朵寄生花〕〔万界基因〕〔都市我为尊〕〔我有十万个分身〕〔许君世世共韶华〕〔一卡在手〕〔祖宗在上〕〔地球图腾〕〔无尽海图〕〔灵道通宝〕〔史上最无耻炼金术〕〔创生之柱〕〔快穿之疯回路转〕〔迈向克里玛莎〕〔破碎荒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四十七章 全是零(收藏加更)
    “因为你在昨日之前,除了那少得可怜的两级灵气之外,其他尽数为零!”

    所以自己当时才那么郁闷,招了个笨蛋徒弟回家,这不是自砸招牌?

    要知他殷离出品,那必数精品!

    “正是因为你基础薄弱,又经历了灵池洗礼和御山之境,所以这两日略有进境。w..

    再加上这开始的几级都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再往后便没有那么轻松了。”

    “五知道了,”原来自己的初始状态真的这么差劲?

    “好了,你这便去灵池修炼吧,这段日子里,除了你的住处、灵池还有这惟吾楼,你哪里都勿去。

    待你提升到五级之后,为师另有安排。不过这时间不能等太久,若是要赶上那机遇,最近便得抓紧了!”

    “师尊,能问一下是什么机遇吗?”

    刚被训了一顿,初桃颇有些心翼翼。

    “你先专心提升修为,届时我自会同你。修炼者,心无旁骛最是要紧。”

    ……

    再次踏入灵池,初桃已经适应了不少,起码只要她不想着更进一步,就不会再如昨日那般狼狈。

    她停在了灵池边缘,开始灵气的吸纳。

    虽然师尊令自己抓紧时间,但那只是代表着最大程度地提高自己的效率,而不是一味冒进。

    况且师尊也,过犹不及。

    初桃自己心里明白,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太多,而她也感觉到,这些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天赋背后,应该伴随着极其沉重的责任。

    现在想来,姑姑的态度一直很奇怪。

    她如此疼爱自己,却不在修行之事上后退半分,态度也很急切,好像着急要自己成长。

    还有那次问起父母时,姑姑的神色,也让她心中有了疑虑。

    她明白,那些她还不知道的事,只是还不到时候,伴随着成长而来的,或许是狂风骤雨!

    既然如此,更应该把自己的基础打得牢一点,再牢一点。

    如果恐惧皆衍生于未知与不确定,那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会有不确定。

    而那些未知的,总会有被撕开的一天!

    第二日,初桃的修炼便按着殷离的计划走,灵池当然是必修课,每次打完坐都会有一身的污浊,令一向爱洁的初桃自己都忍不下去。

    还好立樟闭关结束,她可以大摇大摆地游进湖里,享受片刻难得的放松。

    到得下午,还不到五日之期,所以不用进御山之境。

    殷离将她带到了惟吾楼外的院子里。

    “虽然御山卷可以很好的提高你的身体素质,但平日对于体能的锻炼却不能松懈。

    你立于这梅花桩之上,我会用手中的梅花镖朝你掷出,你需得一边躲避这些攻击,一边稳稳立于桩上。

    这梅花镖虽不会扎伤你,但一旦触碰到你之后,便会化入你体内,你需要花一炷香才能逼出一枚。

    也就是,中了多少镖,你当日的修炼时间就相应增加,否则它们在你体内会令你肌肉酸麻。

    这练习,直到你能尽数躲过我手中的梅花镖为止,共计七七四十九枚。”

    初桃一跃上梅花桩,殷离手中的梅花镖就已经掷了过来,飞快的打中了她的腿。

    “对战时,敌人可不会给你准备时间,注意力集中些!”

    又是一枚梅花镖掷出,初桃一个燕子翻身,堪堪躲过,稳稳地立在了梅花桩之上。

    “咻”“咻”,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两道破风声已至,初桃接连跨过几个梅花桩,还是被打中了一枚。

    此时方才进入腿的镖已经发挥作用,她的肌肉开始有了酸麻的迹象。

    “我可不会一次一枚的扔出,这叫兵不厌诈,去!”

    这次竟是五枚齐至,将初桃前后左右和上方都封死了,若是想要从下逃出,则极有可能掉下梅花桩!

    不容多想,初桃纵身一跃,拼着中了上方那一镖,脱离了包围。

    “不错,两害相权取其轻,再来!”

    一通手忙脚乱地躲闪之后,初桃身上所中之镖达四十一处,气喘吁吁地立于梅花桩之上,全身发麻。

    “只躲掉了八枚,徒儿你要加油啊”,殷离一甩衣袖,笑了两声,大步离去。

    而此时若枫也过来了,“师妹,走啊,二师兄请了吃饭,这时便该过去了。”

    “我倒是想走啊,可是我这手麻腿麻的,动不了啊”,一边腹诽着,初桃一边以极不协调的动作下了桩,又一蹦一跳的跟着若枫往前走。

    若枫疑惑的看了看她,“师妹,可是师尊又教了你什么新的身法?这走路方式好生别致。”

    “麻成这样的”,初桃硬硬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卧槽,方才她叼住了一枚,现在连舌头都麻了!

    ……

    这是一片沙漠,触目荒凉,飞禽走兽的影踪皆无。

    头上是灼热的太阳,将远处的空气烤得扭曲,时不时有一阵大风刮过,带起满目黄沙。

    不知它究竟沉寂了多久,仿佛从存在开始,就一直这样没有一丝声响。

    只有那烈日,日复一日的炙烤,只有那黄沙,时不时的漫天飞扬——

    这是所有生灵的禁忌之地,这是生命力停止生长的地方。

    可这一天,有十许闯入者,打破了这微妙的寂静。

    一声鹰啸破空,只见一只矫健的白鹰从天际掠过,那宽大的羽翼,在黄沙上投下了一片阴影,它稳稳落在领头的年轻人肩上。

    年轻人伸手抚了抚它的翎羽,自鹰腿上取下一个信筒。

    那白鹰跃起,扑腾了几下翅膀,似不愿意在此地多作停留,很快地飞上了天空。

    年轻人展开手中的纸条,原本有些冷厉的嘴角带出了一丝微微的弧度,“木白”,他唤了身后跟着的高大男子。

    “初桃她拜入仙君门下了。”

    那高大男子闻言也是一喜,“公子,这倒是个好消息。”

    这一行人,正是邝逸和木白他们。

    “丫头已经如愿以偿了,我们也得加把劲才是啊”,邝逸将目光跟着那鹰消失的轨迹,放得极远,低叹了一声。

    “公子,再有两日我们便也该到了,不知腾蛇族那边,态度会是如何。”

    “放心,既已来了,就不会空手而归。你以为这些避世的上古神兽真的就甘心吗?不过是没有机会罢了。

    如今我将机会献与他们,还怕这契约谈不成吗?”

    邝逸摩挲着手中的折扇:“木白,我们已经等了太久。虽然对方暂时没了动静,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平静。

    我们要的平静,是从前在九遥高原上那般的生活,那是我们的家。你还记得它的样子么?

    它已经被那群土狼占得太久,如今……也该是时候拿回来了!”

    木白面上也换上了严肃之色,若不是那一战死伤的族人太多,至今尚未恢复,他们哪里需要来到这不毛之地,去寻求盟友?

    “走吧,莫要再耽搁了”,邝逸淡淡的了一句,那身影虚幻,再一转眼便已至远处。

    沙漠上重新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