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恶魔总裁的偏执宠〕〔重生后我成了大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仙帝是怎样练成的〕〔玉帝叫我来直播〕〔槐夏记事〕〔佔有姜西〕〔十年留白最相思〕〔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美女总裁的特战兵〕〔来自亿万光年的男〕〔我有五十四张英雄〕〔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日常系神壕〕〔撒娇福晋最好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五十章 远走
    二师兄走了,师尊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是他最爱的弟子,却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成仙是为何!

    那晚立樟酒醒之后,便去师尊门口跪了一晚,央了师尊放他离去。w..

    也不知他了些什么,最终殷离还是同意了。

    到第二日,立樟特意向师弟师妹们辞行。

    “二师兄,你要去哪儿?”

    若枫很是舍不得的样子,三位师兄里,这二师兄是最好亲近的了。

    “都怪我,若不是昨日我乱问,二师兄怎么会想起这些伤心事”,初桃立在一旁,有些自责。

    “我么,可能去访访那些名山大川,四处走走吧。你们勿要自责,我道心本就不稳,问你们几人修行的原因,也只是盼能有个答案,只是我如今未得,便自去寻了。

    我的那些话,你们也别往心里去,修行这一条路,大家都有不同的原因,莫要因为我,乱了你们的道心才是。”

    ……

    这夜,殷离坐在书房里,想到那二弟子,还是有些堵心。

    成仙为何?

    多少生灵削尖了脑袋想要成仙,他已离成仙只一步之遥,却堪堪停在那里,非要琢磨个什么成仙为何!

    成仙为何?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没有生死,不入轮回,又有什么不好?

    像自己这般,做个威严的仙君,有什么不好?

    殷离越想越是烦躁,莫名想起来,自己当初,又是为何成仙?

    记忆却好似少了一块,任凭怎么想都想不出。w..

    ……

    立樟这一走,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光师尊气得闭门了两日,其余三人也同师尊一般在思考,成仙为何?

    最先想通的还是沉桦。

    自己本就不在乎是否成仙,只想尽快强大起来,获得力量,若是有人告诉他成魔可以更强,他便成魔去了。

    母亲与自己的处境,哪里容他去想这些?

    接着若枫也想通了,从在大家告知要成仙的期望下长大,若不成仙,又去作甚?

    只有初桃,结束了一天的修行,仍是未曾想明白,索性起了身,沿着惟吾楼前的池塘慢慢绕着。

    刚下过一场雨,路还有些湿,天是阴的,这样的夜晚显得分外惆怅,初桃走过那座拱桥,见着了自己的师尊。

    “这么晚了,你不歇息吗?”

    殷离也见着了初桃,先开口问她。

    初桃向他行了一礼,“见过师尊。五夜不能寐,所以出来走走,师尊也是吗?”

    “嗯,到了我这个境界,不需要休息。只是屋中憋闷,这一场雨下过,屋外倒是清凉宁神。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不瞒师尊,那日立樟师兄问我们,究竟为何修行,为何成仙,五至今仍未想明白。”

    又是这个该死的问题,殷离有些心烦,没有再接话。

    “不知师尊可能点拨五一二?”

    这徒弟却是个执着的,追问了一句。

    自己能不知道吗?

    看着那双困惑的眼睛,罢了!且开解开解她吧。

    “许多修行者修仙,乃是为求长生。若得长生,便有无数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树有枯荣,人有生死,你可曾想过,若你不曾修行,便一直是棵桃树,顺着春夏秋冬,最后归于泥土。

    而修行成形之后,**也是不止的。

    你可知曾有个法力无边的精灵?他天纵奇才,却不想归位仙班,只想在凡间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到得那日被阴差将魂勾了去,才发现自己本事再大又如何?

    一样未曾跳出生死罢了。

    再如草木精灵,你当那些家族繁衍生息是为何?是为了使自己这一族尽可能长的存在下去。

    而想要通过修行成仙的精灵,便是想要跳出这自然的循环,成为永恒。”

    “那为何立樟师兄不愿成仙,不要长生?”

    “因为每个修行者所求的‘道’不尽相同。

    有的是为了改变命运,有的是为了延续荣耀,有的是以天地为己任,有的是对力量的追求与向往。

    但是对于立樟的‘道’而言,若他最初只是想求为那凡人改命,那凡人去了之后,长生于他而言,便是莫大的惩罚与无尽的折磨,因为他的‘道’已经不存在了。

    “师尊,可‘道’又是什么?”

    “有智者曾言,‘道可道,非常道’,我的理解是,道非恒常不变之道。它随着修行者的变化而变化,有的认为道乃初心,便是你最初想要修行的理由。

    在我看来,不尽然。

    这世界万物变化,道亦会随之变化。你当初修行的理由,仍是你现在修行的理由吗?”

    “虽然仍是,却不断的多了一些新的理由。”

    “这便是了。其实为师心中何尝没有疑惑?我已忘了当初为何修行,又为何成仙,但我的‘道’还在,这与立樟不同,所以我无法纵情于山水,只是片刻疑惑。”

    “那师尊,你的‘道’是什么?”

    “我的‘道’?在我成了殷离仙君以后,我的‘道’便是捍卫天界,守护渊山。”

    “二师兄还问我,我们总为着这样那样而修仙,可有为自己修仙的?”

    “你可曾有不明之事?”

    “当然有,而且许多。”

    “我们纵然是为着外物修仙,何尝又不是为了自己呢?

    若凡事不知,便犹如棋子,连这一局棋势如何,执棋之人是谁,都不可知。

    若是修仙,法力通达生智慧,知晓更多,从此脱离棋子的命运,寻得真正的自由。

    到那时,这天地无法拦你,这万物亦不能挡你,不畏浮云遮眼,不再水中望月。

    可以每个修行者的‘道’不尽相同,但殊途同归的,便是主宰自己的命运!

    你修那残破灵根,不也是为了脱离天演盘定好的一切吗?

    为师对你只有一句告诫,莫把一切想清楚,再去行路。

    你自去琢磨一下吧。”

    ……

    初桃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立雪院的,师尊所讲太多,对她来需要思考的太多。

    修炼成仙,到底是为长生?或是为自由?或是为自我主宰?

    只觉脑子里一团浆糊,怎么都想不清楚。

    正在走着,初桃没注意脚下,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

    打了个踉跄的瞬间,师尊最后那句话再次响起,“莫把一切想清楚,再去行路。”

    是啊!

    自己未曾想清楚这个问题,不也往屋中走去了吗?

    此时此刻,又怎么不能是走在她自己的‘道’上呢?

    举步之际则无需周全,路上纵然有障碍,岂是自己假设便能求出而得完善?

    回头自己这一路,所谓的‘道’变了又变,岂不是如同行路,总有分叉口让你选择?

    若想真得‘道’,还需‘道’上求!

    初桃只觉心中豁然开朗,之前诸多困扰云散烟消。

    回到房中安安稳稳地睡了个好觉。

    而那块拦了她路的石块也慢慢消失,殷离从一旁走了出来。

    “这当师尊的也不容易啊,还得密切关注徒儿们的心理状况。”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