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画演天地〕〔召唤大佬〕〔从猎魔人开始的无〕〔从艺术家开始〕〔末世浪人〕〔我是一朵寄生花〕〔万界基因〕〔都市我为尊〕〔我有十万个分身〕〔许君世世共韶华〕〔一卡在手〕〔祖宗在上〕〔地球图腾〕〔无尽海图〕〔灵道通宝〕〔史上最无耻炼金术〕〔创生之柱〕〔快穿之疯回路转〕〔迈向克里玛莎〕〔破碎荒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五十七章 自食恶果
    此时,少蛛饮着初桃的精血,体内灵气加速运转,准备一会儿冲击六级。w..

    “这般掠夺他人,果真比自己老老实实修行来得痛快得多!”

    感受到力量的增长,少蛛心下舒畅,但变故,恰在此时发生。

    本来有条不紊的灵气,突然乱了起来,它们聚集在膻中穴,渐渐成团膨胀,只片刻便将周围的经络破坏了不少。

    剧痛令得少蛛无法再吸食初桃的精血,只见那漆黑如墨的丑陋蜘蛛掉在了地上,变回瑟缩抽搐的狼狈人形。

    “你做了什么!”

    少蛛汗如雨下,一双眼球血丝密布,瞪着初桃,一双手极为艰难地伸出来,其上青筋凸起,欲抓住初桃。

    奈何初桃此时已靠着树干,徐徐起身,他只抓住了一抔泥土。

    “啊……你做了什么?快!”

    暴怒地问出这一句后,他十指扣住头的两侧,紧紧扣进去的指甲将头皮抓破。

    血迹斑斑,滑过那张阴沉的脸,如罗刹一般。

    经脉传来的剧痛令他抓狂,他只觉得心跳忽快忽慢,血液也减慢了流动,裸露在外的皮肤因失温而颤抖不已。

    更糟糕的是他此刻出气多进气少,窒息的感觉令他惧怕。

    初桃也不回答他,撑着将那些梅花镖一一收了回来,夹了一枚在指间,轻轻吹了一口气。

    那张苍白的脸上带了快意,俯首看着在地上翻滚挣扎的少蛛。

    少蛛又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颈,发出“嗬嗬”之声,状如疯狗,仍不忘眼带怨恨地盯着初桃。

    “就是这枚不起眼的梅花镖,它要了你的命”,她声音轻轻的,听起来很温柔的样子,“若非你手段阴狠,还不会中了我的算计。”

    她蹲在少蛛身前,少蛛更是目眦欲裂,一口朝她咬去,她只轻轻一闪,就让他啃了一嘴泥。

    “喏,你看”,少女手指纤纤,指着方才那株已经断了生机的竹子,少蛛循着看过去,只见其上扎了一枚梅花镖。

    “你尽数剥夺它生机的时候,可知也有报复?”

    原来她方才并非错手射出,而是见少蛛不断吸收那株青竹的灵气,已致那青竹生机断绝,她便趁着攻击的间隙,将见血封喉的梅花镖掷了出去。

    青竹虽是沉睡,可毕竟也是有灵智的精灵,对这断了自己生机的少蛛又如何不怨?

    当下便将梅花镖中的毒液,混着最后的灵气一起注入了少蛛的蛛丝。

    而后,少蛛吸食初桃的精血,使其灵气运转加快,加速了见血封喉的毒素发作。w..

    初桃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起身朝那青竹走去。

    “即便再弱的生灵,你若要抹杀,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知这代价,少蛛公子满意否?”

    她微微扬眉,斜睨着少蛛,一边着,一边将那青竹上的梅花镖摘了下来。

    这边的少蛛已经没了话的力气,眼中遗恨犹在,那双眼皮却渐渐变重,将他与这个世界永远隔了去。

    最终变成了一只死得不能再死的蜘蛛。

    初桃将那株枯竹从泥土中带了出来,只见根系都已干枯萎缩。

    她轻叹着抚了抚竹身,指间凝起一缕火苗,将枯竹点了,借着那火,将地上的蜘蛛焚成了一道青烟。

    此间恩怨已了,接下来她得寻个安全的地方将体内毒素逼出,恢复体力。

    若依少蛛所言,那剩余的妖灵皆心怀不轨,若不尽快恢复,恐这山雨瓢泼,会一并将自己淹了去。

    她抬头看着遮天的树冠,卯足了劲儿跃上枝头,借繁密的树叶掩了身形,盘坐在树杈上,将剩余的灵识尽数放了出去,随后开始打坐。

    水镜外的沉桦和若枫见状,皆舒了口气。

    “没想到师妹平日里看上去娇憨得很,真下手时,也半点不留情”,若枫颇有些意外。

    沉桦却是那次对战后,就知道这师妹不简单,依旧面色如常。

    “我观她用枯竹烧了那少蛛,倒是做得极对我胃口。这一报还一报,分明得很。”

    就在两人话的间隙,那水镜之上忽然变了一片空白,沉桦见状赶紧捏了个诀令之恢复,但那棵树上,已显然没了初桃的身影。

    若枫惊呼:“怎么回事?”

    沉桦并不接话,驱使水镜将整座玄山细细看了一遍,皆未寻到初桃影踪。

    此时他的眉心轻轻皱起,觉得此事颇为诡异。

    他旋身退得离水镜远了些,双手结出一个带着蓝光的印诀,“天地无极,速寻影踪,去!”

    随着他一声轻喝,双掌交汇后,捏指而出的蓝光凝成一线朝水镜指去。

    那蓝光沿着水镜边缘转了一圈,水镜中的画面随之不断切换,在显现到方才那棵树之后,又化为一片空白。

    此时若枫也站不住了,和沉桦再次施展搜索**,一青一蓝两道光汇在一起,令得水镜也发出了刺眼的光。

    此时水镜中的搜索已细至毫尖,将每一寸泥土每一棵草木尽数查过了,方才那般空白没有再出现,但仍旧未搜寻到与初桃有关的气息。

    沉桦再次将画面定在了那棵古树之上,细细看着,若枫在一旁也随之疑道:“这树灵就是再普通不过的榕树,莫不是它将师妹吞了去?”

    “不会,这榕树,观之气息尚未苏醒,且这树修为并不很高,不会有这般能力”,沉桦开口否定了若枫的猜测。

    两人又引着水镜细细查看了这棵榕树,树干、树枝、树叶,连深埋在地里的树根都未放过,依然没发现什么异象。

    奇怪,就在他俩话的功夫,似有一道极强的法力暂时阻了这水镜,令初桃在他们眼皮底下失去了踪影。

    “三师兄,你看这树枝上垂挂着的细线是什么?”

    “这是一种地衣类的植物,专靠依附其他树木生长,称之松萝。你问这作甚?”

    “三师兄,你真的确定这叫松萝?”

    若枫脸上此时已带了些疑惑之色,沉桦看了他一眼,又再度认真看了看那些细线,“状如线,长数尺,全体为细枝,确系松萝无疑。”

    “那便是了,师妹一定是被她掳走了!”

    “她?”

    “三师兄,你可知道?这松萝,又名女萝。在我很的时候,我母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若枫陷入回忆当中,脸上难得带了几分严肃。

    “被薛荔兮带女萝,应该是她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