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赊刀人〕〔医妃驾到:邪王快〕〔千金重生:心机总〕〔盛唐小园丁〕〔英雄联盟之兼职主〕〔人王〕〔重生之嫡女风华〕〔因为有你才有光〕〔强势婚爱:老公轻〕〔重生七零娇娇媳〕〔农门锦绣小福妻〕〔我把聊斋带给全世〕〔超级龙婿〕〔都市之医武狂少〕〔离婚后我自己做大〕〔覆长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越后,我成了国〕〔美食攻略:王爷,〕〔公主嫁到之莫少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七十四章 三错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不弃安置好之后,初桃匆匆回房换了身衣裳,玄山一行,衣服上沾了不少血污。

    在她换好衣服后,正准备锁上门去梅花桩,余光瞥到手指上那枚古朴的纳戒。

    初桃拍了拍自己脑袋:“糟糕,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她匆匆又去了后院,寻了仙使们给大雁铺的窝,挑了几把干净的稻草。

    刚好碰见那些肥嘟嘟的大雁吃饱了回窝,其中有一只最为显眼,摇摇摆摆地走在后面。

    那体型显得格外胖,那羽毛显得格外光亮。

    初桃目光一闪。

    下一秒,这只大雁就被她捉住了,硬是被薅了好几根羽毛去,怎么挣扎都没用,如果鸟叫可以被解读,那一定是泣血的控诉!

    这大雁本来远远看着她就觉得不妙,上次就是帮她送信,却差点被个凶悍女子给煮了不,更是让它回来后下定决心要减肥。

    可是这肥却是越减越肥!

    因着对它体型的嫌弃,同它要好的母雁被另一只精壮的雁拐了走。

    本来发胖唯一的好处就是这羽毛看上去越发漂亮了,又被眼前这女子薅了几根走。

    它颇有些心疼地用喙理了理被拔掉毛的位置,将旁边的羽毛梳过去掩了掩。

    还好,并没有对它的形象造成太大的影响,不过那黑黑的眼珠子却是彻底将初桃记住了。

    自己下次一定要远远躲开她!

    而初桃又一阵风似的回到了房里,巧手将谷草和羽毛垒成一个窝,看起来又暖又软。

    她将那白玉似的蛋从纳戒之中心翼翼地取了出来,用双手托着,稳稳地放在了那窝之上。

    那蛋刚从纳戒里出来,接触到外界的空气,就起了一圈红色的光环,那光环环绕着它,看起来很是神秘。

    这大概是在帮助它吸收源力吧?

    初桃拍了拍手,看看那蛋,又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

    顾桐的事她也许是无法完成嘱托了,所以这蛋她务必要照顾好。

    于是她又格外细致地给蛋加了一个保护罩,再认真检查了一遍后,她终于放心出了门。

    外面雨已经停了,夜也深了,仙君府上一片寂静。

    初秋的夜晚有些凉意,叶上未干的水珠掉进衣领中,令脖子凉凉的。

    这般的静与凉,却让立在梅花桩上的初桃变得很是平静,那些心头的浮躁都沉了下去。

    檐边的水时不时落下一滴,伴着她的思绪。

    思错?错在何处?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顾这段日子以来,她进境的确颇快,再不是当初那个修行不成,只会躲在雪里哭的姑娘。

    不光修为有了提升,还学习了身法,经历御山、玄山,各项技能都有了涨幅,对战经验也在日益增加。

    更好的是,自己这灵根的问题得到了答案,隐隐有了解决的办法。

    还有了师尊,师兄,如今竟还多了一位徒弟。

    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于是,自己也就昏了头么?

    与三师兄的对战,还有玄山对战岩蛇、妖灵的一场,她心中是痛快的,隐隐有抒怀之意。

    进步带给她的振奋,让她以为自己修为精进了一些,不日便能追上师兄们。

    原来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滋生了一些傲气。

    可是联想到火狐一事自己的沉不住气,对比两位师兄的静观其变,且看这心性,她还差得太远太远。

    滋生傲气,心性浮躁,这是一错!

    师尊让她反省之前,她一开始以为是关心则乱,是因为她与火狐之间的友情。

    可是关心则乱,不管动机出于什么,都已经是‘乱’了!

    师尊最后收下火狐,才让她明白之前对火狐的种种只是考验。

    若自己当时真的贸贸然冲出去劝火狐离开,他也许就真的和这个机会失之交臂。

    再想一想青松,同样是自己的好朋友,对自己当初的废柴体质也是知根知底,却从未劝过自己放弃,而是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

    打着为别人好的旗号,却不问缘由,横加干预,这是二错!

    还有,进入师尊门下以来,她知道自己心中一直隐隐憋了一股劲。

    她犹记得当初邝逸和她被伏击的时候,她是那个拖后腿的,一度让邝逸身陷险境。

    后来遇上白卓群,她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差点将这条命搭了,只能等人来救。

    她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当初的弱,成为了她心中的一根刺。

    而在打败大棕熊的时候,一个念头浮现心间:若自己那时就有这般能力,定不会像当初那般难堪吧?

    可是对实力的向往应该是向前看的,而不是每一次都想当初,若是一心想和过去较劲,那她往后的路必定走不长久。

    让当初的自卑成为自己修行路上的心魔,这是三错!

    这般想着,她背上已是冷汗涔涔,若不是师尊命自己反省,自己怕是要走上歧路了。

    而此时殷离也正负手站在窗前。

    五表现一直令他颇为满意,然而今日之事,却让自己深思,是否忽略了徒弟们的从前。

    立樟的离去,成了他心中的一大遗憾,若是自己能早点察觉,或许能留一留他。

    在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师父。

    再看五,自己一味地将一个又一个惊人的信息抛给她,完全没有想过她需不需要消化。

    再想想她以前修行缓慢,如今突然进步,又是否能够及时调整心态?

    还好他发现得及时,否则,五这修行怕是要埋下祸根啊。

    抬眼注视着窗上悬着的拿盏,还是收五进门时,她做的那盏花灯。

    风吹得花灯轻轻转动,他不禁有些出神。

    确实奇怪啊。

    他从未想过,为什么自己定下了花灯之比,还一定两届?

    而为什么又偏偏喜欢这样简单的花灯?

    起来,自己对于插花偏好,可以是喜欢那份意趣,茶之一道,也的确一直为他所好。

    棋乃对弈,可见对弈之人的心智谋算,厨艺一途,全是因为自己近来颇为好吃。

    总之这四件事倒像是他生活中的习以为常,自己将它们定为大比,都是得出缘由的。

    唯独这花灯,来得奇奇怪怪。

    这般想着,他忽然模糊想起,这花灯之念,乃是某次午间憩后,便上了心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