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权〕〔孕妻狠不乖:总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仙帝归来当奶爸〕〔头狼〕〔武神天尊〕〔我无敌了亿万年〕〔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巫神创世纪〕〔公子派我来巡山〕〔一胎双宝:总裁大〕〔斩尽天上仙〕〔你的爱如星光〕〔战国千年之女帝天〕〔安之若素叶澜成〕〔穿越成弥勒怎么办〕〔东山再起〕〔一胎双宝:总裁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七十六章 山海十阵
    收藏下次继续看:””。

    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初桃豁然开朗,这每格穿插,不就是九子连环阵吗!

    这阵法乃是天魔大战中,师尊用得出神入化的一套。

    她闲暇翻看大事年表时,看到有对师尊率领天河之战的记载。

    上书:‘渊山飞升,仙君殷离,天元一百二十八年于天河,战魔军百万,一举得胜。

    所用十阵,从一字长蛇至十面埋伏,转换自如,势不可挡。’

    虽则记载只有寥寥数语,但师尊既然能终结这场旷日持久之战,其威能可见一斑!

    尤其是那十套阵法引起了初桃的兴趣,死磨硬泡着让殷离给她讲了一回。

    “这十阵名为《山海十阵》,来处我不能,你知是机密便可。

    这十阵分为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子连环阵,十面埋伏阵。

    十种阵法可相互转化,变化无穷。举个例子,一字长蛇阵,攻击凌厉,机动性强,但容易被限制两翼,这时可将首尾两分,相对而出,形成二龙出水阵。

    再比如七星北斗阵环绕一圈,按八卦阵布阵,留八个出口,变成方形,即八门金锁阵。

    再按九宫排列,每格兵将穿插,逐渐如同一体,互相交穿,即九子连环阵。

    通过各种暗器陷阱使敌军疲惫即为十面埋伏阵。”

    为了方便她理解,师尊还就着棋盘为她演练了一遍,这阵之变幻,确实奇妙无穷。

    初桃想起师尊当日所言,棋子的轨迹与这飞镖的轨迹暗合,这隧道便是依照山海十阵而设!

    飞镖穿插,形成九子连环,四方皆攻,乃是十面埋伏!

    九子连环,逢九为杀数,初桃摸出规律之后,再度控着身体下降,沿着那轨迹踏在飞镖之上。

    这时不光要顾及方位变化,还要心翼翼地算着脚下的数量。

    好在自己当时没有留在刀尖上贸然与飞镖对抗,若是不心击中,无论是东九或是西九,一旦碰到任一方向的九数,便会触动杀阵。

    如今这局已是难破,若是碰上杀阵,怕是无力回天。

    这御山之主好深的心思!

    无论是下方的刀阵,其上的业火,抑或是上方的重

    重压,都不过是要逼着人正面同这些飞镖相对。

    加上业火出现速度极快,上方重压极强,留给试炼者的反应时间更加少。

    虽有红点作为提示,但是在这般危急时刻,又有几个人能够注意到?

    更何况即使是注意到了,山海十阵的来历连师尊都讳莫如深,断不是寻常所能知晓之物。

    若无法判断这阵法,也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好运避开杀数。

    这般又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前方隐隐有光亮传来。

    初桃仍旧全神贯注,仔细分辨杀数,同时也再度加快速度,最终又踏上了那条熟悉的径。

    此次,算是初桃最不狼狈的一次了,全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可以是全须全尾地过了这关,令那老者都有些惊讶。

    这六阶开始,不同于原本更多倾注在身体方面的锤炼,虽然也对历练者的反应力等各方面有要求,但会融合不同的阵法,也就增加了对思维、洞察、眼界方面的考验。

    能这般毫发无伤的出来,明有一定的储备。

    他知道这女娃的师尊是当世的一位仙君,能在这诸多方面平衡施教,博而不杂,这仙君颇为厉害啊!

    不过初桃倒是对老者的想法一无所知,这次虽然没受什么伤,但精神上却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像是被透支干净了。

    本来在隧道中,她一直绷紧着还不怎么觉得,出来之后突然放松下来,疲惫感便迅速占领了脑海。

    这一段路虽有治愈之效,但主要是针对体表与经脉,对这精神上却没有什么疗养作用。

    从御山之境出来,她费力地抬起眼皮,见师尊已经不在屋中。

    应该是去指导二位师兄了,这般想着,她觉得越来越疲惫。

    “你休息会儿吧”,殷离的声音传来,她放心地眯上了眼,进入熟睡状态。

    这一睡可不得了,直睡了大半日,入了夜都未曾醒。

    殷离见她这般,料想是精神透支了,正借着熟睡补充,也一直没有叫她。

    可是突然从徒房中蹿起一簇红芒,引得周围栖息的鸟儿尽数飞了过去,一股古老的气息在悄悄蔓延。

    殷离感知了一下,眼中有疑惑之色,“这丫头从哪儿带了这物回来?”

    也不让初桃继续再睡了,轻轻一

    一抬手,初桃猛地从梦境之中被拽了出来。

    她尚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睛,待睁眼看见殷离站在自己面前,一下子

    就清醒了过来。

    她立马站得笔直,向殷离躬了躬身,耳尖泛红透出她几分局促。

    “师尊,五睡过头了,请师尊责罚。”

    “罚罚罚,成日挂在嘴边,我是动不动就罚你的人吗?”

    “是!”

    ps:书友们我是作者徐行揽清风,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初桃不敢出口,却在心中应了一句。

    “对了我问你,你房中有什么东西?”

    “嗯?哦,对了,是我遇见山瑰姑娘时,她给我的一颗蛋,她那颗蛋不知怎么误入了玄山,在其中孵化不了,求我带了出来。”

    “你可知道是什么?”

    初桃一下就噎住了,自己还真没想过这蛋里装的是什么。

    山瑰也没得太清楚,只是个有些厉害的兽。

    越想越是有些慌,好像自己是闯祸了?

    “五不知”,她将声音刻意捏得可怜,盼师尊不要雷霆大怒。

    殷离见状一甩衣袖,指着她鼻尖骂:“你啊你!都英雄难过美人关,你一个女子,怎么轻易就被美人蛊惑了?

    你平日里和我唱反调时反应不是挺快的吗?”

    初桃赶忙跪在地上磕了个头,不敢接话,脑袋缩着,显得很是可怜。

    殷离白了她一眼,“你就会给我使这些卖乖的招数!还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蛋便要孵化了,你快回去守着,别让它从房中跑了出来。”

    “是,师尊”,初桃一边应着,一边躬身倒退,规矩得不得了。

    还好师尊没有太过生气,但还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心,恭敬得没有一丝错漏,免得再惹他生气。

    “站住”,不期殷离的声音又突然响起,令她猛地一抖,身上也起了一层细汗。

    不会又要挨罚吧?她惶恐地等待着师尊大人最后的审判。

    “你一会儿见着它时,记得凶一些,让它不要依赖你,就这般将它送走最好。”

    初桃有些不舍,却不敢违背师尊的命令,简短地应了声便匆忙向立雪院走去。

    殷离指节敲着桌檐轻叹:“招个什么回来不好,招朏朏(音同‘斐’),这朏朏哪是她能养的?”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