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画演天地〕〔召唤大佬〕〔从猎魔人开始的无〕〔从艺术家开始〕〔末世浪人〕〔我是一朵寄生花〕〔万界基因〕〔都市我为尊〕〔我有十万个分身〕〔许君世世共韶华〕〔一卡在手〕〔祖宗在上〕〔地球图腾〕〔无尽海图〕〔灵道通宝〕〔史上最无耻炼金术〕〔创生之柱〕〔快穿之疯回路转〕〔迈向克里玛莎〕〔破碎荒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一百零一章 身份之谜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得人们都散去之后,凝露尚未离去,而是叫住了木白。

    “徐护卫果然是二弟亲自带出来的,危急之下如此沉稳,桩桩件件理得有头有尾。

    对比起我这没甚见识的妇道人家来,确实是个能拿主意的,凝露就替咱们邝家,谢过徐护卫了。”

    木白闻言,眼皮跳了跳,这少主夫人是怪自己越过她拿主意了,可他也是护主心切,一时情急,才忘了还有她这个尚能做主的。

    但她与公子之间的不和,他也清楚,实在不敢在这样的关头,将公子的安危及一切大事务交给她来处理。

    只要能暂时稳住局面,等待公子醒来,少不得要得罪她一回了。

    他立马单膝跪地,低头恭声道:“少主夫人,今日之事,是木白不识规矩,妄自作主。

    但您有所不知,与腾蛇一族的条件,是公子领了我们亲自去谈。少主夫人不知内情,木白实在是怕有所牵连,将少主夫人也卷入其中。

    待公子醒来之后,木白将会亲自请罚,上门向您赔罪。”

    凝露定定看了他一眼,微微垂了眼睫,居高临下的了句:“若我族内人人都如徐护卫一般有勇有谋,那日,怕是不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木白哪里还敢什么,只要她一出当年之事,就是自家公子欠她的。

    可纵然以他的沉稳,都忍不住腹诽,少主救公子,是他们的兄弟之义,换作公子一样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何况并非公子蓄意加害少主,为何她要将全部的错都丢在公子的身上?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替邝逸打抱不平了一句,“少主夫人,公子从未有一日中断过对紫灵芝的寻找。

    只是族中事务繁杂,又要查清当年之事,少主无法抽开身来亲自去寻罢了,但他所花的心血绝对不少啊!”

    “呵”,回应他的是一声冷哼,“这难道不是他该做的吗?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还好再提?”

    瘦削的身影踏着矜持的步子离去,徒留木白跪在原地。

    待凝露回到屋中,茵茵已经在侍女的照顾下入睡多时。

    “去给我打点儿热水来”,她躺在贵妃塌上,有些疲惫地揉着自己的睛明穴。

    “是”,侍女领命,拿着铜盆出去了,凝露睁开双眼,走到了屋外,看了一圈确认周围无人之后,将房门关了起来。

    袖间的符咒滑出,她按照季嫦教她的办法将符咒处理了,连灰烬都没留下。

    “还好邝逸受了伤,木白又被唬了过去,否则今日之事不好遮掩。”

    她今日一反常态的数落,固然有几分真真的气怒,但更多的是为了转移木白的注意力。

    毕竟那两人是她带进来的,若是木白抽出空来去查,发现没了踪影,很难不怀疑到他们头上。

    不过经她这么一搅和,到时候她只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提前将两位族人送了走。

    人证物证都无,她赚个人情,还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此时侍女端了热水来,兑了玫瑰花汁子,热气将花香带出,她心情放松了不少。

    如今,就等季嫦许诺的东西送来了。

    嫩白如玉的手在水里泡着,她看着自己没有一丝皱褶的光滑肌肤,想想丈夫如今鬓边都有了白发,身上也开始出现皱纹。

    自己这么年轻,难道要一直这么耗下去么?

    寂寞深闺的冷床冷被,又有几个人能熬得住呢?

    ……

    巨大而空旷的宫殿里,大理石映出一个华服的身影,正端坐在案前,案上的香炉冒出缕缕青烟,凝成一股细线,绕在那人指间。

    那人弹指,将青烟捻散,轻轻吹了吹,“费了一番功夫,出了一口恶气,也算值当。”

    话音刚落,那人微微皱了皱眉,指尖连点在身上几处,将那翻涌而上的血气压了下去。

    “子倒也有几分本事,若不是念着你与当年之事无甚瓜葛……我也不会留手,唉,要怪,只能怪你有个那样的母亲。

    来人,将我库中的一颗升丹装好,给季嫦送去。

    对了,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把这一月寒毒的解药一并给她拿去。”

    那人想了片刻,又补了一句:“哦,多装一颗吧,告诉她,这次做得不错,我很满意,这是赏她的。”

    “诺”,暗处有一个身影飞快闪出,接了命令便即刻消失在宫殿。

    “希望这次也给那子提个醒,让他见好就收,再查下去的话,他怕是受不了这真相。”

    ……

    另一边,才老守在火炉旁,将配好的药材简单炼制之后,兑上无根水煮成一炉。

    药水慢慢煮热,陶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在一片浓重的药味里,他坐在竹凳上,陷入了沉思。

    怪不得,怪不得公子从不让人替他把脉,之前领主也听之任之。

    他们只以为他是儿任性,不喜欢喝那苦汤子,再加上他底子好,一直也没见有什么病痛之类的。

    看来领主一早便知实情,不定还是她亲自授意公子的!

    想起来,确实有几分奇怪,他们犰狳从未出过通身皆白的,公子是第一个。

    他出生时,族人皆以为得了祥瑞,载歌载舞了几日。

    可是今天摸公子脉象时,才发现他的经络脉象与犰狳有所区别,若是这区别细微,倒也无事。

    但自己凝神探了许久,发现公子的经络脉象与犰狳相同的只有不到四成,他查探半天,也没能探清这经络走向到底像什么。

    他们上古神兽不同于其他,天生经络与众不同,每一族都有差异。

    他自问饱览医书,对其余上古神兽的脉络图都十分了解,可一时却对不上号,连一点吻合之处都找不出来。

    但公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的本体是犰狳是再确定不过的事情,而且只有犰狳能修的各路心法术诀,公子修来都没有障碍。

    可这经络差异如此巨大,绝不可能是变异所能产生的。

    药液沸腾的白烟模糊了他沉思的面容,种种猜测像泡沫冒出来,又被一一戳破。

    凭他想破了头,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但他知道此事的重要性,所以他方才并没有对任何人起,而是替邝逸遮掩了过去。

    “可公子,你究竟……是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