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吗竹马先生〕〔锦衣卫的自我修养〕〔偏执秦爷他黑化了〕〔重生之凰途天下〕〔绝望与希望的轮舞〕〔回到明朝爱上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透视医圣〕〔我的意识好神奇〕〔永恒圣王〕〔绝代名师〕〔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一百零九章 黑石异水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得这一切收拾好后,白希那边将自己的母亲安置到了村长家的宅子里,随后也打理好了药堂。

    看见初桃和不弃走了进来,他拿出两丸丹药给他们。

    “这里都是疫病,传染力也极强,你们先用门前的水擦拭一下,然后把这个丹药含在舌底,可以避免染病。”

    他俩点点头,虽然各自早用了灵力护体,却不想让白希看出来,一边道谢一边按照白希的去做。

    不弃还不忘送上一记马屁:“恩公的医术确实非同一般啊,这药一入口就知极好,唉,相比之下,老夫差得实在太多,也只能帮忙拣拣药材了。”

    这白希果然有两把刷子,他会的那点儿皮毛肯定唬不过他去,为了避免一会儿他真要问询自己的意见,干脆先自谦交个底,免得一会儿露馅。

    白希听他这么一,没有接话,但也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果然自己所料不错,大概就是个招摇撞骗的泥腿子郎中,没什么真本事。

    没过多久,村长开始领着第一批的人进来了,大概是二十个人左右。

    “白大夫,咱们村子里一共有村民二百六十八名,如今只剩下八十二个了,这是第一批,年纪最大,也是症状也最严重。

    还有一群孩子,在我们发现疫病时,就将他们送去了山洞里,现在已经派人去接了,他们的症状会好一些,应该是第三批到。”

    白希看着这些人,只有少数几个看起来面色还有点儿人气,其他的都脸色发黄,隐隐夹杂青黑之色。

    所有人都捂着胸口,发出低低的痛呼声,口角不断有血溢出,那血发黑,还带有一股腥臭之气,空气一下子就混浊了起来。

    白希指了指门前放着的几盆水,旁边还放了一堆柏树枝:“大家先用这个药水擦一下手和脸。”

    “您先来吧”,白希牵过来一个看起来最严重的老妇人,让她坐在自己的凳子前。

    因为自己的母亲,他对这一群体都多了几分同情心。

    手搭上苍老的皮肤,他眉头轻轻蹙起。

    村长在一边看着他的动作,出声提醒:“白大夫,你这样直接接触…”

    “无事”,他摇了摇头,心里却惊了一惊,他不知道,这疫病来得如此凶猛,症状也如此厉害。

    若是再迟来个一两天,怕是这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全部死光。

    又接着为几个人号了脉,再望闻问切了一番,略作思量,他提笔写下一张满满当当的药方。

    方才他查了药房里的药,这些都是齐全的,只是没人懂医,就没人能配出这个方子。

    何况这方子只是解表,真正能起关键作用的,还是…

    “卜先生,能否请你帮我将这些药配好,一会儿我亲自去熬。”

    他将方子递给了不弃,很是客气地道。

    需要救治的人太多,时间也太赶,他还要替这些人施针,实在分身乏术。

    看他们这副煎熬的模样,白希很担心他们能不能撑过这一会儿,施针多少缓解一些他们的痛苦。

    “好好,我这就去”,正在一旁帮几个病重的人擦拭的不弃,将手净了,领着初桃过来拿了方子,就去百子柜前面拣药材。

    不过一会儿,他和初桃就照着方子将药配好返了回来。

    而这边白希也施完了针,村民们脸上的痛苦都抒解了一些,有几个在对着白希道谢。

    再看白希这边,也是一副疲累点模样,他脸颊旁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脸上也热起了红晕。

    方才为了方便施针,他干脆将袖子挽了起来,初桃注意到他左手腕间有一颗极大的红痣,很是显眼。

    初桃皱了皱眉,将不弃手里筛好的药材也接了过来,朝着白希急急走过去。

    救人是要紧的事,她动作急了一些,也没什么人注意,就连不弃也只当她心切。

    却冷不防她被绊了一下,眼看一个踉跄就要把药材洒了,刚好位置又在白希旁边。

    白希眼疾手快,立马伸手来扶,与此同时,初桃也牢牢地握上了他的左手腕,刚好覆在红痣所在的位置。

    皮肤触手有冰冷之意,像是触到了冰块。

    借着这个功夫,她死死地盯住了他手上的那颗痣,发现那颗痣中间,有一个极不显眼的三角形。

    这个东西,师尊曾经指着一本古籍对她过,可是她一时没能想起来。

    而手上冰冷的感觉,让她也觉得不太舒服。

    “兄弟心些”,白希语气依旧温柔,将她扶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心里着急了一点儿”,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着另一只手里碰着的药筛子,“还好药材没洒出来,白大夫,你先去煎药吧。”

    “行,我已经让村长领第二批村民过来了,这边就麻烦你和卜先生先照料一下,将已经施过针的病人扶到那边背风处休息休息。

    若是第二批村民来了,也叫他们像之前那样,先用柏树枝蘸水,擦脸净手,方才用过的那些柏树枝就先烧掉吧。”

    “可是方才他们在焚烧……的时候,你不是不能用这种办法,会导致瘟疫扩散么?”

    “这些柏树枝都蘸过了药水,即使焚烧也不会传染病气,用火处理,也只是为了方便,不妨事的。”

    白希捧着药材就朝煎药的房间走去,推门进去之后,像是发现自己忘了什么,又拎了个水桶,去井边打了一桶水。

    水打上来后,他提着回了煎药房,把门关好后,他还将房间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然后将之前胸襟里放着的黑色石头掏了出来。

    “你之前没和我,会这么严重。”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在和石头对话一般,继续低声着:“我不需要别人觉得我厉害,也不需要这些虚名,你适可而止,不然我把你送回族里!”

    手一松,那块石头滑到了水桶了,轻微的水波漾起,桶底的水以石头为中心,起了一个的漩涡。

    随之,原本透明的井水,渐渐变成了淡淡的黄色,一股药香溢出。

    他拿过一个药壶,将这些水兑到了之前配好的草药里,放在炉子上煎了起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谁惹桃花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