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吗竹马先生〕〔锦衣卫的自我修养〕〔偏执秦爷他黑化了〕〔重生之凰途天下〕〔绝望与希望的轮舞〕〔回到明朝爱上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透视医圣〕〔我的意识好神奇〕〔永恒圣王〕〔绝代名师〕〔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终于来了
    “美,真的很美,可是这般美貌用来对付那人,哪怕不是真实的,我也觉得好像是种亵渎。”

    不弃的这位先祖,实在当得上“风华绝代”四个字!

    也是出来之前师尊有交代,不得轻易对凡人使用法术,肥肥是神兽,不弃还属妖道,只对她有限制。

    否则她施个印,就能叫那人有啥说啥,哪里需要不弃来出卖自己的先祖?

    不弃轻勾嘴角:“无事,他会忘记的。”

    初桃却将头转了过去,脸上飞起一抹红晕:“你可别再顶着这副模样对我笑了!”

    原来倾国倾城的美人儿,无论男女都难以抵挡她的魅力。

    初桃定了定神,打出一个锁定位置的传送印,二人就来到了先前那人所在的屋外,听里面的动静,像是在……洗澡?

    屠鹰提起一桶冷水,当头就浇了下去,他抹了抹脸,觉得身体的燥热还是未曾散去,于是又接连浇了两桶冷水,方才好过一些。

    “奶奶的,这地方连个女人都没有,还得想办法找头儿给我换个地方才是。”

    他练的乃是一门邪功,火气比旁人重得多,这段时间和尚一般的日子,对他而言实在太过难受。

    屋外的不弃一听,给了初桃一个“你看吧,我果然没说错”的眼神:“速战速决吧,师父,你将头转过去,可别看。”

    然后他散去隐身的术法,显出具体的形貌来。

    “哎”,他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袖间挥出一阵风,吹开了房门,屠鹰虽然察觉到了,却只来得及扯过一条布巾,却在见到不弃的瞬间,呆愣得松了开。

    美人儿像是害羞一般侧过了头,脆弱的脖颈看来更加纤长,偏偏又像风中的蔷薇一般娇美。

    这容貌太过摄人,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屠鹰就被迷得失了神。

    “把外袍披上”,不弃自认为自己堂堂男子汉,对这种莽夫可没有半点兴趣。

    那屠鹰动作呆滞的披上了衣服,不弃见状,才开口唤初桃转过头来。

    “我问你,你是谁,是做什么的?”

    “我叫屠鹰,是烈王爷帐下的一个二等护卫。”

    “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守阳城。”

    听了不弃的问话,初桃突然觉得有些无语,只好开口问:“周翀的事,你知道多少?”

    “这是机密,王爷从不告诉我们。”

    难道抓了个没用的?初桃压下心中疑惑,接着又问:“阳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你们看守?”

    “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因为没什么人知道他在阳城的消息,所以王爷很放心,派我随便带了些人做做样子,实际那人被玄铁链锁住了,没人能救。”

    “那个人,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和周翀有些关系,我曾经想过问他,可是上了几种刑,那人也什么都不说,但他毕竟是王爷亲自关照过的,我怕万一哪天王爷来提人,只能作罢。”

    “你们王爷的计划,你知道多少?”

    “我级别太低,没有资格知道。”

    “他身在何处?”

    “不知。”

    “你们用什么联系?”

    屠鹰从袖口掏出一块铜镜来:“这个可以联系到方大人,他会把信息传给王爷。”

    初桃接过那面铜镜看了看,虽是个雕虫小技,但这里竟然有会术法的人!

    看这手法,应该是哪个宗门的人……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些。

    初桃将铜镜收了起来,“带我们去关押那人的地方。”

    “是”,屠鹰点点头,七拐八拐的把他们带进了这个宅子的后院。

    初桃看着脚下的路,心下了然,怪不得那烈王对这里这么放心,居然还布置了五行之术,一般人很难招架得了。

    后院荒草丛生,看来已经是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初桃发现草间的足迹都有被人好好遮掩过,看来这屠鹰他们做事也很小心。

    到了后院中间,屠鹰低下身来在地上摸索,手下却是有章法的,连着击了几个方位之后,“咔哒”一声,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然后一块巨石缓缓挪开,露出了一条地下通道来。

    “这宅子之前是谁的?”

    “周翀的。”

    初桃转过头对不弃说:“这烈王很有意思啊,看来不是谋划一两天了,当初周翀一来阳城,就怕是踏入了他的圈套当中。”

    不弃点点头,手触上一旁的石壁:“是了,看这隧道挖成应该有一段时间了,绝不是战败后匆忙赶出来的。”

    二人跟着屠鹰往下走,越走越觉得阴冷潮湿,仔细听的话,前方好像还有水流的声音,再走了一会儿,屠鹰停了下来,水声更大了一些,却没见着哪里有水。

    看来还有机关。

    果然又见屠鹰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叩动旁边的石壁,石壁左右分开,在他们面前露出了一方水池。

    这里的光线极暗,初桃他俩细看才发现,在水池的最外缘有一个人趴在那里,粗壮的玄铁链锁住了他的琵琶骨,他整个人浸在水中,脸色惨白,生死不知。

    就在不弃准备过去看看时,那人却睁开了双眼,生机仿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而就在他清醒过来的这一瞬,初桃感觉到三源灯微弱的颤了颤。

    难道,牵引三源灯的就是面前这个人?

    “咳咳咳”,男子猛烈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上浮起一层病态的红晕:“二位有何贵干?”

    “这话该是我问,你将我唤到此处,有何贵干?”

    那男子听见初桃反问一句,反而轻轻笑了起来:“持灯人,终于还是来了,不枉我穷尽毕生所学,烧光半生寿命。”

    “你为何知道召唤的方法?”

    “我乃玄门中人,以前曾在古籍上见过一些关于此灯的记载,其中就提到过召唤的阵法。”

    他颇为费力的站起身来:“我知道你是来收集机缘的,所以你帮我,也是各取所需……但我强行召唤,坏了规矩在先,你的事情,我会在之后以死来保密,只求你圆我心愿。”

    “好,你的心愿是什么?”

    哪怕不弃幻化的模样如此貌美,他也没有多看一眼,他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在初桃的身上。

    男子看着初桃,一字一句的说:“我要救周翀!”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