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谁惹桃花债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夜探黑风岗
    “好”,与初桃的答应声一并响起的,是玄铁链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没有了玄铁链的束缚,俞舟不由得朝前走了两步,差点摔了下去,却又竭力控住了身形,站定了一会儿,才抬腿从水池里走出来,如释重负的低叹了一声。

    但他仍是虚弱极了,四肢都有许多伤痕,经水一泡,伤口周围卷着的肉发白,看他这副模样,哪里能支撑着和他们走?

    初桃给了他一颗丹丸,俞舟服下之后,又休息了片刻,脸上的气色方好些,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比方才的样子多了几分人气儿。

    他暗自惊叹这丹药的神奇,也更加肯定了初桃他们来历不凡。

    看他有了几分体力,初桃对他说:“此地不宜久留,先跟我们走吧。”

    俞舟摇了摇头:“在下多谢公子相救,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个中原委,我之后会一一道来。对了,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初桃面上看去仍是一副男子的样貌,俞舟只觉得她是个年轻的公子,并不知道她其实是女儿身。

    “我名楚韬,你拿着这个传送符,明日申时,你来灵水镇找我们。”

    俞舟既然是玄门中人,使用传送符倒是会的,一个不多问,一个也不说,俞舟将符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收好。

    见他们三两句就商量好了,不弃又问初桃:“师父,那这屠鹰怎么处理?”

    “烈王是不是和蛮夷有什么联系?”

    初桃说着,那男子眼中有一丝惊讶,随即点了点头。

    其实蛮夷和烈王有所勾结之事,在她刚才听屠鹰说起烈王时就有了猜测,毕竟没有关联,烈王不可能插得进手来,甚至让蛮夷将三城交到他的手上。

    既然有所勾结,那就乱他们一乱吧!

    “告诉他,是蛮夷那边叫人来劫走了关押的人,然后我们去把这个铜镜送去蛮夷那边。”

    不弃便对着一旁呆若木鸡的屠鹰说:“今晚你刚回到房间,就被蛮夷的人劫住,他们不知用什么迷惑了你,你便带着他们来到关押俞舟的地方,他们把俞舟带走之后打晕了你,明白了吗?”

    屠鹰乖巧的点点头:“明白。”

    话音刚落,他就被不弃一个手刀敲晕,倒在水池当中。

    不弃随之显出了原貌来,俞舟看见面前的美人儿变成了壮汉,饶是以他的沉稳,眼皮也惊得跳了一跳。

    不弃却是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叹了一句:“哎,累死老子了。”

    这话倒不是夸张,他的脸色确实有一些苍白,看来动用这个惑术,对他也有所消耗。

    见他这副模样,初桃脸上也有关切:“还好吗?”

    “没事”,不弃挺起身来,捶了两下胸口:“我这身板,扛这个术法还是小意思!我们走吧师父。”

    初桃将俞舟带出阳城后,问他:“蛮夷离阳城最近的驻扎地在哪里?”

    “在黑风岗,出了柳城之后往西四十公里,驻扎着一队蛮夷的人马,领头的是他们的一位世子,地位不低,手腕也高。许多事宜都是他出面和烈王交涉,他身边有一些能人异士,虽然公子修为我根本无法看透,也要小心为上。”

    “好,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吧,其他的等明日汇合再说。”

    俞舟和二人告辞之后,便施展身法离开,初桃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这等修为,在凡人当中也算不错了。”

    弄清楚方位之后,初桃就可以直接用上传送阵了,并不需要像之前那样,因为不清楚具体位置而使用踏虚九转。

    原地施展开来之后,他们在黑风岗外隐去了身形。

    这黑风岗表面看上去是一处山寨的模样,但再一看,初桃却是摇了摇头,不知那世子如何,但他手下这人却是不太行的。

    一处山贼窝,哪有深更半夜还有人巡防的道理?且巡防的人不少,外面穿的粗布并没有掩饰作用,在他们走动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粗布下穿的是轻甲。

    再看他们训练有素的模样,不是士兵谁信?

    不过这世子的地位应很是重要,否则不会将这些护卫搞得如此紧张。

    而卫兵巡逻最严密的地方,就是寨子中间的一座吊脚楼,初桃抬头看了一眼,楼上还亮着光。

    这么晚了还不歇息,定是在商量要事了。

    初桃和不弃干脆自在的坐在屋顶,比划了一个简单的遮蔽阵法。

    不得不说,这深山当中星星格外亮,倒有几分渊山的感觉了。

    不弃随意在屋顶上划了个圈儿,楼里的声音就清晰地传了出来。

    “主子,您将三城给了那边,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冒什么险,我能夺一回,就能夺第二回,况且那人,并不像你们以为的这么简单,他的谋划大着呢,我们这时与他示好,绝对不是错事。”

    回答的这个人声音听起来很是年轻,看来就是俞舟口中的世子了。

    “话虽如此,但这交好的代价未免也大了些…主子您也知道,咱们去岁收成不好,就指着这三城的富商和粮商缓一缓…”

    “呼”,青年漫不经心的拿矬子矬着指甲,轻轻吹了吹:“粮食已经在运过去了。”

    “砰!”

    青年猛地一拍桌子,让屋顶上的二人齐齐震了一震,难道被发现了?

    却又听见那青年接着说:“在你们这些家伙的眼里,本世子是如此无用的人吗?”

    语气中带着阴冷狠戾,与方才云淡风轻的样子全不相同。

    “主子息怒,是下官僭越了。”

    那世子却又轻轻一笑:“赵老,您可真是不经吓,本世子和你闹着玩儿呢,切勿当真。之前和他合作时,就已经谈好了,我把城池给他,他额外多付我一成的粮食和银子。

    虽然这三城攻得容易,但咱们也是劳费心力,赔了兵将进去的,拱手让人?哼,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先下去吧,以后的合作你不用过问了。”

    说是闹着玩儿,实际还是发怒了,早知道不该听那帮老小子的怂恿,过来劝诫世子。

    赵老从楼里出来,叹了口气,世子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啊…

    看他走了出来,初桃和不弃相视一笑,离开了屋顶。

    而刚被训斥完的赵老还不知道,更大的陷阱还在后头等着他……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