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1章 树种之谜 上
    楼临风闻言,眼神里充斥着不可思议与恐惧,他似乎听到了个最大的‘谎言’,阵死样的沉寂之后,他咆哮道:“不可能,不可能,祖皇爷怎么会杀我楼家,你看我楼家的人还是活得好好的,你在说谎!”

    “呵呵,说慌,你楼家的弯刀卫现在在就挂在我手里,看看,他们又能如何?”公孙卿摆动着捆系着个弯刀卫的枝桠,移动到了楼临风的眼前,几根绳索般的藤蔓沿着他的口鼻穿了上去,从那,弯刀卫的后脑扎了出来,,那个弯刀卫阵抽搐,鲜血顺着他的脸颊从额头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上,“小后生,连你都在我的手上,我为何要欺骗你?”

    公孙卿将楼临风拖到了离他的不远的近处,继续说道:“要不是老头子我嫌闷的慌,你们几个又怎么会现在还活着?几百年没有人陪我说话了,总该是要说说话的,要不然直这么下去,等到这条地下河干枯,我成了枯木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人找到这里。”

    暗夜有月,流年似水。

    暗夜的月很圆,却依旧照不亮这个角落的黑暗,流年似水,却依旧冲不散历史的陈迹。

    声凄厉的叫声传入了我们的耳朵里,显得碜人得慌。

    月光下,根利箭样的藤蔓沿着楼临风的手臂蔓延了上去,“唰”的声,直接穿透了楼临风的手掌,他手里的弯刀也早已落到了他头下面的地上。

    王堂上齿与下齿不住的**,发出清脆敲击声,他此时的恐惧,恐怕只有眼前给他放座金山才能使之宁静下来了。

    公孙卿的‘手’撕开了楼临风的手,丝丝鲜血浸润着他的枝桠。

    “原来是这种感觉,楼家的血脉,果然是神树的最佳养料。小后生,看来你是纯正的楼家血脉啊!”公孙卿脸上道血痕顺着脸颊已经流到了他的下颚,他的笑容看上去愈发的狰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