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17章 州牧之女 下
    我笑着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陆芸。”知道我是谁之后,她并不像他爹和这师爷样因为我的身份而害怕,反而很高兴的伸出了右手。

    我有些诧异,但是也伸手和她握了下,笑道:“怎么,你不怕我?”

    她娇俏的转身蹦跳着向着边的小路去了,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怕你呀,你又不吃人,哈哈哈。”

    师爷急忙对着我拱手致歉,道:“小姐天性烂漫活泼,还望将军恕罪。”

    我摆了摆手,道:“不碍事,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你也下去吧,我要歇下了。”

    师爷走后,我亦回屋睡下。

    直到夜深,我听到窗外有几丝动静。

    我只著了身单衣,我毫不犹豫的起身,被子撩,我便跃到床头的窗下,透过窗边的缝隙,看了出去。

    个身穿绿衣服,披头散发的女孩儿,正在院子里倒腾棵树。

    看那身影,正是晚上的陆芸。

    我心里暗道:‘这小丫头怎么大晚上跑出来了,她在做什么?’我穿上了外衣,开门,往院子里走去,直到陆芸的背后。

    我走到近前,道:“丫头,你在干什么?”

    她仿佛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依旧在倒腾那颗拳头大小的兰叶榕,我转到侧翼,终于看清了她在做什么。

    她在啃那颗树,对,是啃,像狼磨牙般,抱着树使劲儿的啃。

    她的眼神涣散,眼角带着丝丝血痕,张嘴被啃烂的树皮扎得满是血迹,她像是没有听到我话,依旧在努力的啃食着树,暗淡的月光下,显得尤为可怖。

    是什么让个几个时辰以前还活波可爱的女孩儿变成现在这样?

    “陆芸?”我尝试性的叫了她的名字。

    毫无用。

    直到骆驼来到了我的身后,“将军!”

    我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他也发现了眼前这丫头的不对劲儿,于是跟着我走到陆芸的近前,轻轻的拍了拍陆芸的肩头。

    陆芸转过头来,骆驼吓得退开了去,摆出了对付敌人的架势。

    陆芸转过头的那刻,我才发现她不止眼角有血痕,原来是七窍流血。

    我的第反应是‘失心疯’,转念想,失心疯是不会七窍流血的,难道是中毒?

    陆芸被骆驼拍了肩膀之后,转头看了看骆驼,她见骆驼身上的衣服也是棕褐色,便笑嘻嘻的向着骆驼缓步扑了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