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18章 蚀骨蚕毒 上
    他连发了九招,我都未还手,均是以轻功轻巧的避开。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招未发,已然制敌。

    谢命对自己的理解很充足,他知道他在我面前是什么角色,所以断然罢手认输,果断决绝,是个人才。

    我拱手抱拳,道:“承让。”

    谢命并未多言,对着陆易道了声:“大人,您的这份差事恕谢命能力低微,办不了,告辞。”他转身便展开轻功,跃而起,从屋子侧翼离开了。

    陆易将女儿带到侧,吩咐下人带下去请最好的郎中救治。

    师爷已经带了两队人马将我二人团团围住。

    骆驼站在我侧,看了眼拿着剑依站在侧的王堂,问道:“将军,杀吗?”

    骆驼认为陆易既然派人行刺了我,又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给我二人下套,看来是非要杀了我二人不可了。

    陆易是派了王堂刺杀我,但是从他对待他女儿的态度和眼神来看,他女儿之所以变成这样,他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个人的眼神不会出卖自己。

    他看到她女儿的那幕,是本能的惶恐和愤怒,这点我看得很仔细。

    也许,这只是场巧合,抑或是有人故意在背后给我下套,引得陆易非杀我不可。

    我第印象想到的是赵谦,但是郡守赵谦乃是陆易的狗,赵谦不会对主子下手,这点可以排除是他的可能性。

    到底是谁?林子义?玉蝉是他的,是他引陆易知会骆驼的,他的可能性最大。但是几千里之遥,我与林子义又何曾有何过节?

    还有个人值得怀疑,那就是师爷,他见到我的时候,眼神里那丝转瞬即逝的慌张,我记忆犹深。

    我瞥了眼师爷,也不看骆驼,只是静静的说道:“不杀,中间有疑问。”

    王堂闻言,怯生生的后退了几步。

    骆驼喝道:“滚!”

    王堂闻言,欲言又止,踌躇了许久,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王堂离开的时候对着正怒意极盛的陆易道:“那个,陆、陆大人,我的酬金?”

    “滚!”陆易毫不客气的吼道。

    王堂阴恻恻的道:“不给便不给,哼,咱们走着瞧。”说完跃上了屋顶,溜烟去了。

    陆易听了他的话,眼神里有些悔意,似乎在对自己刚刚失了理智怒吼了王堂的举,感到不安。

    看来这个王堂该是个背后捅人刀子阴险角色,不然陆易不会出现这种眼神。

    陆易转过身,看了看我,脸上的悔意闪而过,转而承接的是满腔的怒意,他的两颊的牙齿很明显的向下咬合了下,带着太阳穴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冷冷的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