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19章 蚀骨蚕毒 中
    前两个时辰是骆驼休息,后两个时辰是我休息。

    清晨的鸡鸣声打断了我的睡意,已经是晨色朦胧。

    直到辰时末刻,天色已经亮了,天色略显灰暗,有种要下雨的感觉,但是依旧没见到老头子人影。

    巳时三刻。

    几声敲门声传来。

    铺子里打铁的壮汉见我二人在凝神休息,并未打扰我们。

    他顾自的去开门了。

    “有没有见到两个身穿锦袍的人来过?个略显魁梧,嘴角周围留着短胡子,个偏瘦背着把伞的?”官兵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壮汉迷糊的回道:“身穿锦袍的?”

    “对,身穿锦袍的!”官兵很切实的答道。

    在壮汉的世界观里仿佛只要听到锦衣玉食,和钱相关的东西,他才会在意。

    壮汉摆了摆手,个劲儿的摇晃脑袋,道:“身穿锦袍的怎么会来铁匠铺子,没有、没有。”

    以防万,我和骆驼已经同时起身,跃了上了屋梁,匍匐着听下面的动静。

    那两个官兵闻言,并不打算查铁匠铺,转身便离开了。

    壮汉抽身回来,我二人于他之前落回了座位上。

    骆驼假装问他何事,他回了句“还能有什么事,官兵抓逃犯呗。”便往后面去了。

    我二人久等无果,只得出了铁匠铺子,准备乔装出城。

    霍城北门。

    果不其然,陆易已经下令封城,严厉盘查出入霍城者。

    我二人的画像已经被贴在了城墙的布告上。

    看来陆易是铁了心要杀我二人了。

    我二人带了斗笠,遮了脸,找了个茶肆,准备再做打算。

    好在天色转暗,窸窸窣窣的下起了雨来,街上的行人疾疾惶惶的开始躲雨,骆驼拿着伞自然便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骆驼替我撑的那把伞是他的武器,不能随便丢弃。

    伞是铁线方刀伞,伞沿是细致的匕首构成,伞柄上有个机阔,使用者只需轻轻按,伞沿便会弹出匕尖。这把伞乃是师父给骆驼上战场的武器,直到南征结束。骆驼跟随我多年,最后他成了我的随侍,这把伞便多成了替我遮挡光线的物件,为避免有人不经意间看到我无头的影子,引起恐慌。

    为什么我的影子无头,这于我而言,也是个谜,我直都还在寻找着答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