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20章 蚀骨蚕毒 下
    我对骆驼说道:“是蚀骨蚕毒。”当初我们在茂陵的时候遇到过里面的行尸,如此状。

    骆驼闻言,道:“蚀骨蚕?看来真的和茂陵有关。”

    骆驼向着小女孩跑了过去,生怕她爹变成的行尸伤到她。

    骆驼握着她的双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宽慰道:“妞妞不哭,叔叔给你买糖吃好不好?你能告诉我你和你爹爹都最近都去过哪些地方吗?”

    骆驼想知道蚀骨蚕毒的来源。

    小女孩边擦着眼泪,边啜泣道:“那天我和爹爹去砍柴,呜、、、去了山上、、呜呜、、、后来渴了,喝了点点小溪里的水、、、”

    话没说完,小女孩擦眼泪的手已经染成了红色,她开始流血泪了,边啜泣,边呜咽着,最后眼神开始变得涣散,不住的**着。

    直到小女孩双手垂了下去,七窍流血,面容狰狞。

    “骆驼,小心!”

    我猛的起身,把拉开骆驼,顺势招‘翻身箭’,借拉开骆驼的力道,后脚猛踢了过去。

    毕竟小女孩已经尸变,我不可能让她咬到骆驼,旦被咬到,蚀骨蚕毒性蔓延,神来无医。

    小女孩如出弦之箭,猛的射向边的土墙,深深的嵌入了进去,脑袋和脚还悬在外面。

    我伸手向着骆驼道:“骆驼,给我穿心针!”

    骆驼从长袍下摸出了排皮夹子上的银针,针无针孔,乃是和穿心钉类似的武器,《六壬玄黄典》上写了:穿心钉过于沉重,只适合于普通人击杀行尸,习武之人,若是配以细针代替,如暗器发射,足以穿心行尸,用以自保。

    我信手拈了两根,根射向墙上的小女孩,根射向在啃食树木的汉子。

    汉子中针倒下,不在动了。

    小女孩的中间身子在墙里,我没法断定她死了没有,针自她脑袋而入,中没有中心脏,我却不知道的。

    茂陵里。

    我的针穿过慕阳心脏的时候,我常常在想,值得吗?我几次试图不要骆驼再跟着我下墓,可是骆驼却说命是我给的,还也该还给我。

    所以危险的时候,总会有他的身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