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21章 满城通缉 上
    我二人再次回到茶肆,茶肆余火未尽。

    路人围观者众多,茶肆的老板也回来了,在边向哭诉着。

    众人离开的时候是因为见到那汉子的恐怖之状,所以吓得四散逃开,如今见到起了大火,怪物也不知去向,自然围了出来看热闹。

    我二人在人群外侧,找个个陌生人,打听了下那富家子的名字和来历。

    骆驼见两个路人在议论,亦装路人,上前问道:“兄台,可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何故如此热闹。”

    那人道:“这里有人发了疯乱咬人,还七窍流血,但是不知道谁杀了他,还杀了他的女儿,烧了整间茶肆。”

    “发疯咬人?不至于吧。”骆驼佯装诧异,无所知。

    那人正色道:“怎么不至于,听说被咬的还是城南秦家的那个败家子,哈哈,不过也好,秦家那个畜生和他娘样,总是瞧不起我们平民,被咬真是大快人心,只是可怜了这个疯了的汉子和他的女儿,真不知道谁干的,疯了可以请个郎中,怎么可是杀人焚尸!竟然连小女孩都不放过!哎,不会是秦家的人吧?简直无法无天!”

    边另人听到,急忙喝止:“咳咳,不可胡说,小心招来麻烦。”

    那人闻言,急忙致谢道:“对、对、对,多谢兄台提醒。”

    那人像骆驼道了句后会,便离开了。

    城南秦家。

    我二人雇了辆马车,匆忙赶去城南。

    骆驼向当地人打听了下,原来那男子名叫秦坤,乃是城南首屈指的富贾秦寿之子,其母乃是郡守赵谦舍妹之女,恶名昭著,厌憎平民,自诩高贵,是以秦坤受教,养成了厌憎平民的性格。四方乡邻虽然怨憎他母子,却碍于秦寿在城南的地位,无人敢去触霉头。

    秦寿府上。

    我二人上了屋顶,见秦坤正在吵嚷,说是被咬了手麻痒难受,其母担心不已,急忙嘱咐下人请郎中治病,深恐儿子染上了疯病。

    见个侍儿出门去后,我去找了身长袍,装扮成了郎中,骆驼了随侍,背着药匣子。

    骆驼去扣门,个家丁开门,见了是郎中,也不怀疑,将我二人引进门。

    到了内堂偏房,见了那被咬的秦坤。

    珠帘翡翠,焚香丹鼎,檀木桌,楠木椅,果然是方巨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