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22章 满城通缉 下
    蚀骨蚕毒的出现却让我颇有疑惑,陆芸好端端的怎么会染上了蚀骨蚕毒?莫不是她去过那个小女孩所谓的小溪?难道我的直觉真的错了?陆芸的毒真的和师爷无关?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我为什么会来凉州的原因。

    玉蝉。

    是谁引我二人来的凉州?我下意识的想到了这点。

    入夜,为避免追查,我和骆驼带了斗笠,黑纱遮脸,随便找了个小店歇脚。

    “骆驼,你来凉州,是谁给你看的玉蝉?”我站在楼上的窗前,看着窗外寂静的夜。

    夜色很深邃,深邃的有些让人发悚。

    骆驼道:“是林子义商船上的人,那时将军你在闭关,我便闲着,当时王爷便派我来凉州行差,押送凉州供奉回京。

    记得那日我在码头歇脚,听到有人议论林深猎得秃鹰得到玉蝉之事,所以上前打听,只是当时我穿的是军甲,在清源河列行公事,那人不敢隐瞒,悉数说了是林子义府上的,我问他们是哪里来的商船,他们说是凉州的客商。

    我顺路去了凉州,见到了林子义和州牧陆易,他们听我在调查玉蝉的事情,所以林子义将玉蝉告知了我,我押送完供奉,回了洛阳,待你出关之后,我便同你来了里,之后的事情,你便都知道了。”

    听了骆驼的话,我皱了皱眉头,如此看来,到不像是有人用玉蝉引我们来凉州,但是冥冥之中,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却又想不起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我和骆驼,是来凉州寻找玉蝉的来源,抑或是武帝真葬的可能。二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祭天金人的存在。

    而现在的状况却是在凉州城出现了蚀骨蚕毒,我二人也成了杀人放火的凶徒。

    我虽是镇南大将军,却也没有草菅人命的权力,陆易认定了是我杀了他的女儿,自然不可能让我出得城去了,毕竟出了城回了京都,王爷的话语权,绝对可以压下来几条人命的案子,到时候陆易几乎没有机会能杀了我。

    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便是先斩后奏,杀了我,再回禀京都,给我安上个杀人放火,草菅人命的罪责。

    皇上自然也不会过多的追究,因为我是镇南王的左膀右臂,我死了,王爷对皇上军队力量的威胁又会少了大截,他陆易顶多也就扣个几年的俸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