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24章 舐犊情深
    我二人顺着山路绕到了山坳里的村子里。

    村口块界碑上歪歪斜斜的雕刻着‘乌阳村’三个字,朱砂染成了玄色,年代久了,有些泛黄。

    我二人还未进村子,便遇到了个老大爷在路边沽酒。

    老大爷看上去该是已经花甲了,他个人蹲在路边的屯儿上,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远方。

    他看着的方向是乌阳山,莽原与林原交接处。

    “要变天了,要变天咯!”老大爷喝了口酒,又意味深长的感叹了两句。

    我见到有人活着,宽慰了许多,而老大爷还在喝酒,说明村里人中毒的情况应该不严重。

    骆驼听了老大爷的话,上前问道:“敢问老丈,这天色尚好,何来变天之说?”。

    老大爷见了两个生人,问道:“二位来此何事?”

    骆驼道:“路经此地。”

    老大爷摆了摆手,又叹了口气,道:“两位还是自乌阳山南侧绕道去吧,乌阳村变天了!”

    我听到‘变天’二字,隐约猜到村里的人应该是中毒尸变了。

    骆驼佯装不知,继续问道:“老丈何出此言?”

    老大爷的眼神里有些恐惧,又有些失望,沉默了片刻说道:“妖魔当道,乌阳村没救了。二位还是快快绕道离开吧,不要在此送了性命。”

    “何来妖魔之说?”骆驼继续问道。

    老大爷道:“上午霍城秦大爷府上的公子出殡下葬,我们村里送去的几个孩子全战战兢兢跑回来了,说是秦公子的尸体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尸变啊!太可怕了!看来霍城也不远了。”他说完又摇了摇头,继续道“村里这几天也不安得很,瘟疫是接二连三的发生,死的死、疯的疯!七窍流血,啃树咬人,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见着这些啊,你们快走吧,我老了,跑不动了,就坐这里等死呢。”

    果然,村子里的人已经中毒。而他所谓的秦家少爷尸变,却只是我和骆驼的个逃生的计策而已。

    我上前问道:“老丈,你可知是什么时候开始闹瘟疫的?”

    老大爷皱了皱眉,想了想,道:“大概是五天前吧,村里小张头家里开始闹的,听人说从他们家路过,看到他们家子七窍流血,在啃家里的褐不溜丢的木头桌子,后来村里继二连三的开始有人变成那种怪物,开始还啃的不是人,后来竟然有人啃人了,村子里现在团糟,你们快走吧,绕开村子走吧,走吧。”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劲儿,既然村里出了‘瘟疫’,为何那几个守孝的孩子还安好无恙,于是问道:“既然村里出了瘟疫,为何还会有孩子回村里,不是该都带着逃难去了吗?”

    老大爷回道:“是该逃难去了,回来的几个孩子正是我家小孙儿两个和隔壁李婶家的两孩子,共四个。我儿子和李婶商量路上没有盘缠,听城里秦家死了公子,说是在找守孝的孩子,钱不少,所以我儿子便将两个孩子送去守孝,说是等挣够了盘缠再走,哪知那秦家公子也尸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