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沉潭棺 第65章 地宫 上
    楼临风看着那流血的人形滕根,解释道:

    “是食人藤,它的母体就是人,是三代巫师和公孙卿弄出来的怪物,外面的这些藤蔓就是它的枝叶,只是离母体越远,枝丫的行动速度越缓慢,它的存活靠的就是吸收周围生物的水分来养活自己,我们已经被这株

    食人藤困扰许久,今日多谢大家替我们清除了它。”

    王堂皱了皱眉,“还有这种鬼玩意儿?活人长树根?这它娘的会不会没死透啊!”

    王堂说完又走到那刑台上面,对着心脏的位置,仔细的补了几剑,生怕它还没死透。

    他的剑拔出来的时候,鲜血殷红,他在侧的藤蔓根上擦了擦剑上的血迹,看着楼临风问道:“现在怎么办?”

    楼临风闻言,吩咐十几个弯刀卫收起弯刀,再次将所有墙壁上的油灯点亮了起来,将整个地宫照得通明,我们就站在乱枝横绕的台阶上,身上全是那些滕根的暗白色汁液,十分狼狈。

    刑台侧的地上,我看到了块青色的玉佩腰牌,腰牌上刻着个明了的“赵”字。

    我摸了把脸上的润液,看了看楼临风。

    楼临风道:“今天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大家先回去休息,我们明天再下下面几层地宫,晚上我会派人清理掉这里的所有藤根。”

    “也好,大家也都累了。”

    我点了点头,由骆驼和幕影搀扶着沿着进来的路出了洛塔。

    天色入夜,众人打理干净身上之后,都各自歇下了。

    我用楼临风送来的水洗干净,换了身干净衣物之后,跃上了别院的楼顶,就着瓦顶,安静地坐在昏暗的夜色中。

    夜莺在近侧的树梢啼鸣,吱吖呼应,显然要比我欢快得多。

    清酒杯,闲愁万缕。

    华衣倦怠心将寂,顾盼左右冷相依。

    天上的月亮只有半叶,天气原因,时有时无。

    整个天洛皇城,只有高围的内城灯火尚足,主皇城灯火通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