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章 天泉论道(一).
    !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常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子夫前入侍,飞燕复当时。正悦掌中舞,宁哀团扇诗。洛川昔云遇,高唐今尚违。幽阁禽雀噪,闲阶草露滋。流景一何速,年华不可追。解佩安所赠,怨咽空自悲。”

    在一风景秀丽旖旎兰香草芳的山中,一面容秀美,身姿曼妙而瘦弱的女子在一小河自唱着这一首妾薄命,绝美的歌喉掩盖不了此女词中的伤却。

    这是唐朝武平一的诗词,此女名为秦若烟,本是樱姬的婢女(樱姬之事可参大明英侠传),

    跟随樱姬学弹唱,后来结识一美男子汪直,这汪直本是浙江一大户人家子弟,两人情投意合,终尝禁果,秦若烟产下一男婴,然这汪直乃一纨绔之人,这秦若烟对其来说也只是过客罢了。

    汪直得知秦若烟怀孕之后,陪伴了数月,在一天,汪直突然拿走了秦若烟辛苦得到了金银钱财,其后长久不归,杳无音信。这秦若烟不得已之下只好继续卖唱,然其有了身孕,唱事今非昔比,秦若烟辛苦几月,只赚得了百两银子,这只是她之前的一日之得。

    秦若烟心知产期不远,来到了一自己不知名山中隐居起来。

    产后,因为心中思念汪直,秦若烟终是相思成疾,身子也日渐消瘦,只觉自己可能时日无多了,所在在今日就打算要将这男婴漂流而去。

    秦若烟将这孩子的生辰八字写上,放在孩子的头旁。秦若烟实在难舍,道:“你不要怪娘狠心,娘也不知道生了什么病症,恐怕时日无多了,你就顺流而去吧,你若是尘缘未了,那么希望能够有一大户人家收留你,将你抚养成人,少受一些苦头。”

    秦若烟身边一婢女小苏道:“小姐,别伤心了。”秦若烟看着这男婴的小手,这男婴的左手上有一块“一”字型的红色胎记,秦若烟母性油生,心中对着亲生的孩儿顿时有了多番不舍,但是一想自己的身体又是如此,

    而且身份仅是一个卑微的歌姬,这孩子要是送给别人试问谁人会要,眼下不这般作法还能够如何,

    秦若烟道:“上天有爱,让这胎记没有长在孩儿你的脸上,然娘亲实在是对你不住,望孩儿你生有好命!”说着就将这婴孩漂流而去,那孩儿随波而流,秦若烟越看越伤心,终是大哭了起来。

    那婢女扶着秦若烟,道:“小姐,若是真的不舍,就把他带回来吧,小苏虽然贫弱,然而小姐离开之后小苏定会将其抚养成人的。”

    秦若烟猛然一怔,道:“小苏,你会带好他的对不对?”小苏道:“小姐对小苏一向很好,小苏誓死也会做到的。”听小苏此言,秦若烟就如抓到了一救命稻草,道:“好,我们一起去把他找给回来。”两人顺流而下,走了许久,却不见这孩子。

    秦若烟一声长叹,心中空荡,无力而坐在地,久久不起,这一年是为嘉靖七年。

    朱厚熜于武宗正德十六年即位,次年改年号为嘉靖。朱厚熜即位之初,大刀阔斧革除了先朝弊政,使得朝政为之一新。但不久与杨廷和等朝臣在议先父兴献王尊号的问题上发生礼议之争。

    他借此机会彻底地打击了旧朝臣和皇族、勋戚势力,他还特别注意裁抑宦官权力,几番政令下来,朱厚熜总揽了内外大政,皇权集于己手。嘉靖初年,整个社会风气焕然一新。然西南一带土寇不断,朱厚熜令人前去平定却效果不然,朱厚熜为此非常苦恼。

    嘉靖六年的一日早朝,朱厚熜就在和大臣们谈论两广土寇叛乱事,大臣王琼提议朱厚熜,其道:“当年王守仁平定贵州龙场的叛乱之事皇上可还记得?”

    朱厚熜道:“当然记得,他王守仁可是花费了将近九年的时间么才将叛乱平定。”

    王琼笑道:“臣想皇上大概是记错了,其实事情具体是这样的,当时前八年都是那王守仁的手下伍文定带兵前去剿匪,然伍文定武功有余而谋略不足,

    直到后来王守仁妻子出马,他只消区区的几个月就彻底平定了匪患,且收服了匪首石通山,这石通山后来还成为了平定朱宸濠之乱的主力之一。”

    朱厚熜道:“既然如此,这次的广西匪患就让他去吧,不过真当时朕那样对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借故推脱此事。”

    王琼道:“皇上放心,以我对王守仁的了解,这王守仁对于此事是不会拒绝的。皇上要是担心,大可以将此事交给王琼去办。王琼一定会为皇上办好此事的。”

    朱厚熜道:“好吧,朕让你亲自带着京城的一万兵马和兵符,明日南下南京,前去找那王守仁,让他奉命即刻前去两广剿匪,不饿的有误。”

    一大臣道:“皇上,臣听说这王守仁在南京担任的是闲职,每日在搞什么传道之事,不知道这平叛之事王守仁还能不能胜任喽!”

    王琼道:“这个就不用操心了,试问你几年没有见过父母了,可会全部忘记了父母的名字和模样?”王琼这一番话使得朝堂之上笑声一片,朱厚熜亦笑了起来,道:“好了,朕已经打算这么办了,此事不要再议,就让那王守仁去平定匪患吧。”

    王琼领命,处理好相关事务之后就于第三天出发南下,而在此之前王琼已经派人将皇上的圣旨向南京的王守仁传达去了。

    这王守仁自从京城回来之后,对于官场之事心中早已经淡泊,他每日讲学,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门下的弟子众多,那钱德洪,赵贞吉,王艮,何心隐,都是其最为得意的弟子。

    这一天王守仁照常在府院之中讲学,忽然一士兵策马而来,立马院门之外,大喊道:“皇上圣旨,王守仁即刻出来接旨。”

    钱德洪奇怪道:“这皇上会有什么事情来找先生呢?”

    王守仁起身道:“我也不知道,走,我们出去卡看不就知道了。”王守仁走了出来,道:“王守仁接皇上圣旨。”王守仁拱手道:“王守仁接旨。”

    那士兵打开圣旨大声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两广叛乱,久日难平,朕令王琼万人兵马南下,王守仁见其则受其兵马兵符,然后立刻前往,与两广总督姚镆一道通力平乱。钦此!”

    王守仁道:“王守仁接旨。”说着双手伸去接旨,那士兵将圣旨给了王守仁,道:“皇上的估计不错,王大人是一定会接旨的。”王守仁道:“怎么,难道朝中有人说我王守仁不会接这圣旨么?”

    那士兵道:“皇上既然么说,想必是吧,王大人长年不在朝廷之中,没想到皇上至今还忘不了王大人,王大人才是皇上的红人,此次平叛,又将是大功一件了。”

    这士兵说着骑上了马道,“先走了王大人。”说着挥鞭一打马屁骑马离开了。钱德洪道:“先生,您真的要去么?”王守仁道:“事关黎民百姓,我王守仁当然是要去的。要不然我为何要接旨啊!”王守仁说着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王艮道:“先生这是何必,先生身体不好,对于此事大可以借故推辞,况且当年那皇上如此对您,先生正好借此机会报复皇上一下。”

    王守仁道:“王艮,你是要我用那百姓们的性命去向皇上报复。”

    王艮见王守仁面有愠色,急忙道:“先生责怪的是。既然先生要去,我们也跟着一道去,这一路上好让学生们能够照顾先生。”

    王守仁道:“好吧,我想王琼很快就要带着士兵前来找我了,你们快去准备吧。”

    晚上,那王守仁在府邸凉亭中歇息,王艮走来道:“学生,汪直请见。”王守仁道:“此人怎么来了?”王艮道:“先生一直不受此人入门,学生此时不知道是否能让他进来?”

    王守仁示意道:“让他进来吧。”一会,只见一身身着锦缎,高约八尺,双目锐利的男子走来。此人就是汪直,这汪直祖上的徽州人氏,后来举家迁往了浙江,其一直都以徽州人氏自称。汪直走到王守仁跟前道:“汪直见过先生。”

    王守仁道:“汪直,你怎么又来了。”汪直道:“汪直有一件事情至今还弄不明白。”王守仁道:“是关于我不肯收你为弟子之事对吧?”

    汪直道:“先生说对了,先生,我汪直身家与王艮相似,为何先生肯收王艮为弟子,惟独不理会汪直,不肯收汪直为徒呢?”

    汪直口中所说的这王艮是王守仁最为得意弟子之一,其父辈是经营生意的,是海滨地区颇有财气的一家富户,这王艮从小没有进入私塾,一直跟随父辈经营生意,

    只是一个粗识字的灶丁,在他十九岁那年开始读大学、论语、孝经,在基础极差、且无名师指点,却能够发愤刻苦自学,默坐体道,闭关静思。

    他在三十八岁时听到塾师黄文刚说起了自己的学术观点,王艮对其佩服之至,黄文刚则说自己的学说其实是出自王守仁的心学。王艮好学心切、求知若渴。

    立即不远千里,趋舟江西,执弟子礼拜见王守仁。在从学王门期间,为了标新立异,旁树声名,其行为举止衣着打扮绝异于常人,并没有一心求学,后王守仁指出其如此不过是为了显名耳。

    王艮受王守仁的点化,其开始放下二心,专心学问,其多年来一直都反复推难,曲尽端委,终成王守仁弟子中的佼佼者。

    王守仁道:“这些事情也该跟你说说了,当年我点化王艮,要其收心而治学,其做到了,所以我收下了他,而你我也曾加以点化,却非王艮一般也,心不静至,则难学哉!其心不专,则会难解儒家圣言,其后若是胡乱说道便是玷污了先贤的学问。”

    原来这汪直曾经拜入王守仁门下,王守仁见其纨绔十分甚巨,便让其三日精心与府中,那知道汪直却一日也呆不住,反去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如斯二三,王守仁才没有收汪直为弟子的打算。

    汪直道:“汪直仰慕的是先生的心学。”王守仁道:“心学乃儒门的一支,学心学必学儒学,尔不静心,只是随波行事,以赚取名头,我看你再过些日子,等到他日再来吧。”

    汪直心中所想被王守仁说得通透,心里一时感到窘迫至极,王守仁说的没错,自己是看在这王守仁的学说日渐兴起,就想拜入门下,好成为王守仁的第一批弟子,不管学识如何,这名头是足够了。

    汪直道:“先生一直不愿意收汪直为徒,汪直会一直前来的。”王守仁笑道:“只要到时候我觉得能够了,你便是我的弟子了。”汪直道:“先生,汪直先行告辞了。”汪直说着就离开了。

    此时王艮走来道:“先生,王琼前来了。”王守仁道:“让他进来吧。”王琼走来,王守仁起身示意道:“好久不见了,请坐。”捉着给王琼倒茶。王琼道:“皇上的圣旨你定是接了。”王守仁道:“接了,此时王守仁怎么能够不接。”

    王琼笑道:“王守仁,你还是一样。外面有一万人马,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事情紧急,明日就可以起程了。”王守仁道:“既然这么快,那么就说明两广的匪患严重,王守仁会明日会马上前去的。”钱德洪走来,道:“先生,东西都准备好了。”

    王守仁道:“知道了。”钱德洪走下,王琼道:“王守仁,这些年你开坛讲学,收了不少的弟子,南京一带,你的声名显赫,连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王守仁笑道:“是么,声名显赫王守仁怎不觉得。”王琼道:大家对你的学说可是毁誉参半啊。”王守仁道:“韶华繁乱,世间人言于我来说,并不重要,我王守仁不关心这些。这些东西于心空无。”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