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成为正道的光是什〕〔我娘子天下第一〕〔虎王令〕〔布衣宁北〕〔都市最强战神布衣〕〔布衣战神宁北〕〔陆晨旭莫晓蝶:萌〕〔莫晓蝶陆晨旭〕〔宁北〕〔郑怀辰白锦瑟〕〔墨肆年白锦瑟书名〕〔龙庭之主〕〔九州战少 宁北苏清〕〔血蓑衣〕〔凤凰珞〕〔宁北布衣〕〔莫晓蝶与陆晨旭〕〔叶辰王佳珧〕〔江湖枭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章 天泉论道(二)&.
    !

    王琼道:“王守仁这些年你憔悴了许多。”王守仁道:“人老了,身体常常不遂意,然王守仁觉得心里光明,足矣。”王琼拿起茶杯,道:“韶华繁乱,世间人言于尔心空无,然天下仍在尔心中,明日你就要前去剿匪,王琼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助你马到功成。”

    王守仁拿起茶杯,道:“王守仁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只因为朝廷对王某的信任,所以王某就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罢,此番前去,希望如你所言。”

    王守仁喝下这杯茶,忽然猛烈咳嗽起来,而后就有些昏昏欲坠。王琼大惊,喊道:“来人,来人。”王守仁门下弟子王艮、钱德洪等人急忙跑来,叫喊道:“先生,先生。”

    众人将王守仁抬着进了一屋子中歇息。久久那王守仁才清醒了过来,见王琼在床边守候,道:“年级大了就是这样子麻烦。”

    王琼道:“你有肺病,我怎么都不知道?你又何苦接下这圣旨,你病得不轻,我看我还是上奏禀请皇上,另请他人前去剿匪,你在此安心养病歇息吧。”

    王守仁道:“不必了,王守仁已经接下了圣旨,皇上一言九鼎,身为人臣也当言出必行。王守仁当时接下了圣旨,就必须完成此事。”

    王琼道:“王守仁,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王守仁道:“这些东西,若是人人都有,无论何种境地,都能够一直不变,这才是最好的。”王琼道:“说的好。可惜这世道却不是这样。”王守仁道:“静己就好了,不知道王守仁可否求你一事?”

    王琼道:“当然可以。”王守仁道:“你告诉皇上,王守仁前去剿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甚至于先斩后奏。”王琼道:“此事皇上会明白的。”王守仁苦笑道:“是啊,皇上英明睿智,怎么会不明白。”

    王琼将兵符放在王守仁的身边,道:“明日一早还要赶路,你先歇息吧,这是兵符,我奉命带来的那一万人就交给你王守仁了。

    若是不够,还可以从湖广各地调兵,这兵符就是兵权,明白了么?”王守仁笑道:“王守仁明白。”王琼道:“王守仁,此事此时对你来说是难是易?”王守仁笑道:“这比平定朱宸濠之时要好多了。王守仁要是做不好此事,岂不是辜负了皇上。”

    王琼笑道道:“好好歇息吧。我也该走了。”王琼说着就离开了王守仁的府邸。

    那王艮端来了一碗水,道:“先生,先喝些水吧。”王守仁起身把水喝下,王艮道:“先生,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明日我们弟子二十人跟着先生一道而去。”

    王守仁道:“那么多人我看就不必了,你和钱德洪跟着就好了,为师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王艮不敢违背王守仁的意思,道:“知道了先生。”

    王守仁早早起身来到了天泉桥上打坐静思,那王艮,钱德洪一起跟着王守仁来到了天泉桥上。其余的弟子似乎感到了什么,纷纷来到了天泉桥之下,伫足观候。

    弟子何心隐道:“先生,莫不是有事情交代?”王守仁道:“为师身子之事,心里最为清楚,我已经五十有六,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牵挂,眼下有意见事情要跟众弟子交代。”忽然大风扬起,众人衣裳舞动。

    王守仁朗声说道:“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众弟子齐声道:“弟子记下了。”一弟子道:“先生,当年孔夫子的弟子子贡问过其一个问题,此事记述在论语之中,众弟子们都是知道的,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弟子明白,忠恕之道就是为人的基本之道。”

    王守仁道:“你说的不错,你想要我什么问题呢?”那弟子道:“先生,弟子只有一个问题要问,敢问先生,到底怎样的人才算是一个大圣人呢?”

    王守仁道:“王守仁当年年幼,是觉得成为一军之将,能够为国建功立业,方为一圣人,后来随着年长,就觉得只有著书立说,开宗立派,方为一个圣人。

    然王守仁活到如今,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其实成为一个圣人之事根本没有那么复杂,只要一心去恶而向善,就是为一位圣人了。”

    王守仁说着起身,续道,“普天之下,圣人诸多,诸多圣人。”王守仁捉着大笑着离开了天泉桥,众弟子则原地,皆拱手鞠躬,其后目送着王守仁离开,消失于视线之内。

    王守仁带着万人兵马南下,路至贵州龙场,王守仁停了下来,有感而发道:“当年我就是在这里悟道,没有这里的经历,我定不会福至心灵,有所突破。”

    王艮道:“先生,还有很长的路才有驿站歇息,还是快些赶路吧。”王守仁道:“那是,我们走吧。”众人正要继续赶路,忽然听见一人声音传来,道:“先生,此时为何不叫上我们。”

    王守仁看去,原来是那伍文定和孙语瑶前来了。王艮和钱德洪认得伍文定和孙语瑶,这两人时不时会来拜访王守仁先生。

    王守仁道:“王守仁又不是去享乐,前路漫漫而劳苦,所以不想跟你们说。”孙语瑶道:“就是如此,才要叫上我们。”伍文定道:“先生,我们来了,该不会要赶我们走吧?”

    王守仁笑道:“你们要来帮忙,我赶你们作甚?”伍文定道:“先生不想知道我们怎么找来的么?”伍文定说着扭头道:“快出来吧。”啊这个时候王守仁的一个徒弟孤广城走了出来,嗫嚅道:“先生。”

    这孤广城生的一脸络腮胡子,性情豪迈爽朗,只比王守仁小十余岁而已,当时伍文定来找王守仁,就是他主动到这伍文定和孙语瑶两人来找伍文定。王守仁笑道:“孤广城,你怎么不听为师的话啊?”

    孤广城道:“孤广城多多少少会些功夫,先生要去剿匪,孤广城前来也好保护先生。”王守仁道:“罢了罢了,来了就来了吧。”

    众人赶了七日的路程,来到了南宁府,两广总督姚镆亲自带着兵马迎驾。在广州城外,姚镆列兵两边,欢迎王守仁等人的到来,远处王守仁兵马出现,姚镆迎了上去,拱手道:“这位就是王守仁先生了?”

    王守仁拱手回礼道:“你就是两广总督姚镆?”姚镆道:“正是,眼下匪患甚剧,姚镆不才,使得这些年里剿匪不力,以致惊动了朝廷,也让先生劳顿了。”

    王守仁道:“事情紧急,把这里的去看看全部都告诉我。”姚镆道:“先生亲跟我来。”

    王守仁等人跟着姚镆进了军营之中,姚镆拿出了两广地图,指着地图说道:“这匪徒的首领为卢苏和王受,他们就在这些地方,这些人本是小民,然这些年来突然与我朝廷作对,拒不缴纳赋税不说,

    还武力与朝廷对抗,打伤打死了不少朝廷的士兵,其后又干脆占地为王,打劫过路的商旅,我们等屡屡围剿,然屡屡失败。”王守仁道:“这几个村寨是联合起来的么?”姚镆道:“这牛肠三寨和六寺寨是关键村寨,他们据险而守,让我们官军无可奈何。”

    王守仁指着地图道:“这牛肠三寨的前边就是断藤峡,而六寺寨的前边是一河流,他们如此进可攻,退可守,怪不得你们多年没有平定。”

    姚镆忖道:“连王先生这样的厉害人物都感到困难,那么我们剿匪不力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姚镆道:“是啊,不知道先生有没有办法。”

    王守仁道:“这些地方土地广大,天然优厚,断水断粮是做不到的了,所以只有全力进兵拿下他们。”姚镆道:“没错,眼下是最好的时候,要是再过两个月,阴雨绵绵,可就不好进兵了。”王守仁道:“你们这些年都是在秋冬之时进山剿匪么?”

    姚镆道:“没错。”王守仁道:“就是因为这个时候阴雨不多?”姚镆道:“正是。”王守仁道:“那我们就在清明时节出兵。”姚镆道:“王先生这样恐怕不好吧?”王守仁道:“我已经想好怎么对敌了,路上派人前去命湖广佥事汪溱、

    广西副使翁素、佥事吴天挺及参将张经、都指挥谢佩带领湖广的各路土兵恰来南宁,姚总督你只管粮草之事就足够了。

    要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到时候要是剿匪成功了,姚总督可是立下了剿匪的最大一功。”姚镆道:“此事简单,几万人的粮食不成问题。姚镆不求立功,只求能够平定匪患。”王守仁道:“那此战可以拿下了。”

    王守仁令伍文定和另一个将领沈希仪每日训练士兵,丝毫没有意思放松。一个多月后,各路官兵陆续到达。然王守仁只是让这些官兵每日加紧操练,并没有公布各路兵马的作战计划。

    这一日晚上,王守仁把伍文定、孙语瑶以及三位弟子召集起来一道秉烛喝茶。席间那孤广城对王守仁道:“不知道先生行军打仗的谋略是从何处学得的?”

    王守仁道:“很简单,一切都在心学之中。”孤广城道:“先生,弟子不明白。”王守仁道:“鱼在水中游,需要渔网网住它,鸟儿在天上飞,需要用弓箭射下来,如此简单。”

    孙语瑶见孤广城一脸茫然,道:“先生的意思就说,做事情不可迂腐,该如何就如何。”

    孤广城道:“先生,你觉得孤广城能够开宗立派么?就像先生一样,短短几年就收得了千人子弟与门下。”此语一出,那王艮和钱德洪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孤广城是一个十足的大老粗,在王守仁的众多弟子里面学识最为浅薄,唯独就是有一身武功而已,然这武功平时都用不上,众人都不免有些瞧不起他。

    孤广城被这王艮和钱德洪嘲笑,心下大怒,道:“先生笑我也就罢了,我自认学识不如先生,就算不是如此,先生也大我好些年岁,我理应尊重先生,可是你们在笑个什么?”

    王艮道:“没事没事,我们只是笑笑罢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了。”钱德洪对王艮小声道:“开宗立派,就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般。”

    王艮道:“这般比喻,有些不恰当吧?”两人说着还是忍不住笑了笑。这孤广城身负武功,耳力高于常人,虽然王艮和钱德洪的声音可以压小,但是说的话可是一字不漏地被孤广城听见了。孤广城脸色一红,心下大怒,二话不说起身就对这王、钱二人动手。

    其一记“随风飘叶”打出,这是形意拳里的一招,拳力十分威猛,王艮和钱德洪不会武功,哪里知道怎么去闪避。一边的伍文定大喊道:“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不要动手。”

    孙语瑶道:“同门动手,太丢丑啦。”这伍文定其实刚才也听见了王、钱二人小声的说话,心里也觉得是这二人不对,毕竟这二人是在嘲笑孤广城,然这孤广城对这两人动起手来也是不必要。

    伍文定擅长枪法和剑法,拳法倒是不精,所以此时除了出言制止也没有其他办法。眼看那王、钱二人就要被孤广城的大拳击中,要是如此二人可就没有命在了。

    忽然一个人影闪过,伍文定和孙语瑶两人定睛一看,原来那人就是王守仁。

    那王守仁快速来到了孤广城的面前,将伸手而出,将孤广城的大拳抓住,孤广城的劲力极大,让王守仁一连退了好几步方才止住,王守仁厉声喝道:“孤广城,住手。”说着喷出了一口鲜血。孙语瑶道:“孤广城,你这是要欺师灭祖么?”

    孤广城急忙跪在地上,双手按在地上,垂头道:“先生对不起,欺师灭祖之事孤广城决然不敢,决然不敢。孤广城是在没有想到先生会拦下这一拳,孤广城打伤了先生,请先生重重责罚。”孤广城虽然面上生的粗鲁,却懂得尊师重道。

    王守仁摆手道:“没事,这是我肺病犯了,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武功虽很高,却还伤不得我。”一边的孙语瑶对伍文定道:“先生何时学得的武功?”

    伍文定也看呆了,听孙语瑶一问才回过身来,道:“这我怎么知道。”

    孙语瑶道:“看先生的武功内力,并不亚于你我,短短几年不见,先生怎么会有如此内功。”伍文定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先生这些年一直在钻研心学,怎么会有时间去研究武学呢?”

    王守仁对王艮和钱德洪道:“你们也是我得意弟子,怎么会嘲笑起同门之人来,我知道孤广城学得不精,然也不能是你们嘲笑其的理由。”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