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章 天泉论道(三)*.
    !

    王艮和钱德洪拱手恭恭敬敬道:“先生教训的是,我们记下了。”

    王守仁对孤广城道:“你们都是同门之人,怎么到了挥拳相向的地步?”孤广城道:“先生说的是,孤广城错了。先生你没事吧。”

    王守仁摆手道:“我没事,你们三人面壁一晚,去吧。”三人道了声“是”,然后就离开了。伍文定道:“王先生的武功实在厉害,不知道先生是从何处学得的,我们怎么都不知道?”王守仁道:“这些事情说来话长,此时就不说了。本来是要喝茶,没有想到我这三个弟子居然来了这么一出事情,实在不该,实在不该。”

    伍文定道:“先生没事吧,刚才先生可是吐出了一口血来了。”王守仁道:“这并不是因为孤广城的原因,多年的肺病了,久治不愈,也就罢了。”

    孙语瑶道:“今日见到王先生教训弟子,真是极有办法,让双方心服口服,甘愿受罚。”王守仁呷了一口茶,道:“今日是初几了。”伍文定道:“二十六了。”王守仁道:“一个多月了,时间也快到了,三日后,就让他们前来集会议事吧。”

    到了三月二十九日这天晚上,王守仁召集了各路兵马的首事开会,王守仁命湖广佥事汪溱、广西副使翁素、佥事吴天挺及参将张经、都指挥谢佩监湖广土兵,袭剿断藤峡。

    伍文定则带领进剿六寺寨,约好以四月初二五更各至抵达地点,到时候两面同时进攻。

    四月初二,大军开始按部就班,卢苏、王受等人猝不及防,被伍文定带领的大军打得灰头灰脸几乎全军覆没,不得不归降与伍文定。

    然断藤峡仍没有攻破,残余匪徒退守断藤峡,仍是据险结寨。四月三日,王守仁让官军徒手攀木缘崖仰攻,攻破了断藤峡。

    随后从卢苏口中得知残土匪逃亡余只能够逃亡仙台,王守仁立即密令诸将移兵剿仙台等土匪,分两路兵马各自进剿一路为伍文定,一路为沈希仪,然山路难行,行进缓慢。

    王守仁深知这是土匪计策,为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王守仁给两人约定了昼伏夜出的办法,务必在五月十三日抵达攻击地点,立即发起进攻,叛军立即大败,然他们仍是要顽抗到底,其继续退守永安力山,与官军周旋。王守仁让手下大军围困,断绝水谷,三日后土匪主动攻击,被以逸待劳的官军所败溃军守灵沈希仪斩杀,至此匪患绝去。

    平乱后,王守仁给朝廷写上了奏折,他在奏折中给所有参与平乱之人邀功求赏。顺带向朝廷说明自己身体兵种,要告老还乡了。王守仁把这些事情告诉伍文定等人之后,伍文定道:“皇上的还没有批复,大人就要回去么?”

    王守仁道:“打算不等朝廷的批复就回去了。时日无多,不管那么多了。”

    说着就无力倒下了,众人大惊失色。原来这王守仁倒下是因肺病加重,此时王艮把王守仁扶上了床去,道:“就如先生所说的,不等朝廷的批复了。”

    一会王守仁醒来,伍文定来到床边,道:“先生,你可还记得当年那朱厚熜之事么?”

    王守仁道:“那件事情当然记得。我还以为皇上会做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事,没有想到皇上根本不想那么做。”伍文定道:“文定的意思是说先生不等皇上的诏令就回去了,这样可好?”

    王守仁道:“我已经让王琼告诉皇上了,一些事情王守仁可以先斩后奏,罢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时日无多,朝廷如何就如何吧。”十余日后,王守仁等人到达了江西,王守仁对手下之人道:“你们各自散去吧,王守仁要回南京去了。”

    沈希仪等人与王守仁告辞,各自领兵而去了。伍文定道:“先生身体已经不宜行路劳顿,不如我们现在行船去南京。这里水路是可通南京的。”

    王守仁气喘很重,道:“就这样吧。”伍文定买下了一只船,然后让王守仁进入船舱里歇息。当晚,那伍文定在亲自操船前行,王守仁自觉大限将至,让众人围坐舱里,其斜躺着道:“大限将至,一些话不得不说了。”

    孙语瑶道:“先生哪里话?”在场之人或轻声哭泣,或暗暗流泪。王守仁道:“死是必定要来的,大家何必要难过。”孙语瑶道:“文定,你快进来。”伍文定也不再操船,走进了船舱里,道:“是不是先生叫我。”

    王守仁道:“来这里,来这里。”伍文定来到一边,心里明白了几分,道:“先生有话要说。”王守仁道:“我本要安心死去,然很多事情不说不行。”王守仁说着看着伍文定道:“伍文定,你之前不是问我我的武功从哪里来么?”

    伍文定道:“此时的确很让伍文定奇怪,那一日之后伍文定只觉得先生似乎是神人也,学什么不仅学得好,且都是极为高深。伍文定心里十分佩服先生。”

    王守仁道:“家父死后,为其守孝三年,最后一年里我云游四方,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一段经历。我的武功就是那个时候学得的。”

    原来王守仁当年云游四方,途在意山路上遇到一受了伤的奇怪女子,此女约莫三十余岁,体态轻盈,面容端庄。王守仁道:“姑娘是不是不舒服?莫不是受了伤?”那女子脸色极为难受,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苦痛,道:“我受不受伤与你何干?”

    王守仁道:“看起来你是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一把?”那女子看了看王守仁,苦笑道:“一看你就是一个不会武功之人,你又如何帮得了我?”

    王守仁道:“山下小镇里有大夫,我把你带过去,好让大夫治好你的伤,你看如何啊!”那女子打量了王守仁一番,道:“看你样子如此瘦弱,能不能把我背下山去还不好说,你为什么要来帮我?”

    王守仁道:“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我王守仁此时应该全力去帮你。”那女子道:“你帮不了我的。我身上的伤并非是一般人所受的伤。”

    王守仁道:“那你说我怎么帮你。”那女子道:“你叫王守仁?”守仁道:“在下正是王守仁。”那女子道:“你既然是王守仁,我倒也信你得过,实话跟你说吧,我身受之毒乃红崖派的毒掌,已经深入骨髓,活不过一年。”王

    守仁道:“兴许咱们有缘,这一年我正要云游四方,就全力帮你解了身上的毒吧。”那女子苦笑,道:“不知道你如何帮我。”说着就昏沉沉而去。王守仁说到这里,孙语瑶道:“后来先生救下了此人了么?”王守仁道:“救下来了,然这个过程可是无比曲折。”

    伍文定道:“先生说此女身子中了毒,而且毒素已经深入骨髓,这下居然还能够有办法化解体内毒素,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王守仁道:“是啊,当时我也只是想着要帮着女子一把,能不能救下来就看天意了,然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自己的意料。当时”王守仁说着又开始咳嗽起来。

    王艮端来了一碗蜂蜜水,道:“先生快喝点蜂蜜水,这样就不会咳嗽了。”王守仁端过那蜂蜜水,手一抖,那碗跌落在地,王守仁大咳了起来,又咳出了一大滩淤血来,众人都吓坏了,孙语瑶扶着王守仁道:“先生,快躺好。”

    王守仁身子躺下,半晌咳嗽才止了下来,伍文定道:“先生歇息吧。”王守仁道:“一些事情徐正说,不说死后再也说不得了。”孙语瑶找了一个枕头,将其身子给垫了起来,王守仁继续说着这件事情。

    后来那女子被王守仁背下了山来,来到一客栈里,王守仁安置了这女子之后就找来了一大夫,那大夫给女子把脉,只是把脉了一下,就道:“此女经脉异常,毒素攻心,料已经深入骨髓,我医术不够,实在是无法救治。”

    王守仁道:“大夫还有什么办法没有?”大夫道:“这女子与你什么关系?”王守仁道:“我们萍水相逢,出手相助而已。”大夫道:“办法是有,只是你愿意么?”王守仁道:“这一年里我都有时间。”

    大夫道:“这女子的毒素深入了骨髓之中,我只是有听闻少林寺的洗髓经能够换血洗髓,这样一来此女就可以救下来了。只是这里距离少林寺很远,而且少林寺之人未必能够允你,你与此女只是萍水相逢,不知道你愿意为此辛劳么?”

    王守仁道:“多谢大夫了。”大夫走后,王守仁就在客栈里准备了一些干粮,然后将这女子背到了渡口,租下来一只船,两人乘船往北而去。

    十日之后,两人坐着马车来到了少室山下。王守仁将这女子安置在一户农家里,那农户有意空房,就给二人住下。王守仁问道:“王守仁斗胆,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那女子道:“姓白名素丽。”王守仁道:“白姑娘,少林寺一向不让女子靠近,还请姑娘在这了多住几日,不要乱走,王守仁上去看看,定会有办法救治姑娘的。”

    白素丽道:“我中毒已深,手脚十分不便,怎么离开这里,王守仁,我觉得自己无救治希望了。”王守仁道:“事情没有到绝境,就不要放弃,记着在此等我。”王守仁说着就往山上走去。

    王守仁来到少林寺的大门之外,看见一扫地小僧,问道:“小师父,在下王守仁,可否拜见一下你们的少林寺方丈。”

    那小师父道:“施主稍等,我这就去通报。”那小师父走进了大门之后,一会的功夫,就见那寺门大开,四名老僧迎面走来,为首的一僧人道:“施主可是王守仁。”王守仁双手合十回道:“正是。”

    那僧人道:“老衲地忠,是少林寺的住持,这是,地厚,地善,地义师弟。”王守仁道:“见过三位大师。”地忠道:“王守仁平定朱宸濠之乱,造福百姓,好生之德直薄云天,且听闻施主儒学造诣颇深,今日得见幸会幸会。”

    王守仁道:“王守仁小事居然传入大师耳中,王守仁实在惊讶。”

    地忠道:“不知道施主前来请见是为何事?”王守仁道:“王守仁要救一人,须得少林寺的洗髓经相助,不知道大师可否帮忙。”地忠道:“敢问施主是要救谁?其在何处?”

    王守仁道:“此人是一个女子,所以王守仁将其至于山下一农户家中。”地厚对地忠道:“方丈师兄,这人是不是前来骗我经书的。”

    地忠道:“王守仁为人光明磊落,怎会前来骗取我少林寺经书呢,师弟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厚双手合十道:“方丈师兄教训的是。”

    地忠对王守仁道:“不瞒施主,我寺徐正没有一人习练洗髓经,上代高僧之中只有天诚大师习练完成,然此时正在闭关修炼,不可打扰。”

    王守仁道:“方丈住持,可否想一个办法救助一下哪位女子,此女中毒极深,已深入骨髓,只有少林寺的洗髓经能够救她了。”地忠想了想,道:“你当真是王守仁?”王守仁道:“不敢诓骗,在下的确是王守仁。”

    地忠道:“你若真的是王守仁,那么我这个办法你定可以接受。”王守仁道:“方丈请讲。”地忠道:“久闻王守仁聪明绝顶,过目不晚,如今你因为救人而俩我少林寺求武学经书,我少林寺之能够给你观阅,不得带走,更不得传播与他人。”

    王守仁道:“王守仁全然遵守。”地义道:“王守仁,万一你失信怎么办,这洗髓经可是我少林寺的第一武学宝物。”王守仁道:“王守仁不会为了一个人而失信的,那样王守仁将无地立足了。”地忠道:“王守仁并非贪图名利之人,这一点我还是信得过的。

    这洗髓经深奥难解,若非王守仁也记不住其中,若非王守仁也定解不了其义,若真是王守仁,我等有何必担心。”

    王守仁听罢双手合十,感激道:“多谢方丈对王守仁的的信任。”地忠道:“王施主,我只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在藏经阁里观阅洗髓经,一个时辰之后就就必须离开藏经阁。这样可否啊?”

    王守仁道:“足矣,足矣。”地忠道:“这洗髓经奥义难解,你非我少林寺中人,其中只是也不要询问。”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