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丽丝〕〔最强邪医楚扬苏芷〕〔阿胖〕〔江百川〕〔盛唐不遗憾〕〔天命之族〕〔帝路称雄〕〔秦墨徐嫣〕〔高手秦枫〕〔绝世小保安楚杨〕〔入骨暖婚:总裁好〕〔黄金召唤师〕〔豪门战神〕〔旷世神医秦枫〕〔上门神医〕〔秦枫祝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封神第一帝〕〔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狂妻来袭:偏执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4章 天泉论道(四) //
    !

    王守仁道:“王守仁明白,让大师们为难只是王守仁是不会做的。方丈能够将洗髓经给王守仁观阅,已经是格外厚待了。”其后地忠就命地厚带着王守仁前去藏经阁中,地厚拿出了洗髓经给王守仁观阅。王守仁观阅一个时辰,就拜别了少林寺。

    王守仁来到山下,将这洗髓经全部默写了出来,对白素丽道:“你是习武之人,这是少林寺洗髓经,我一默写了出来,你看看怎么习练。”白素丽苦笑道:“素丽不识字,如何习练。”

    王守仁苦笑道:“王守仁又从未练习过武功,哪里知道这洗髓经如何习练。”白素丽道:“有人可以救我。”王守仁道:“谁?”白素丽道:“我师兄北冥双山,然而我师兄远在西陲天穹山,你愿意跟我去么?”

    王守仁道:“王守仁已经说过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守仁一定会带你去的。”

    第二天王守仁买来了一马车,将白素丽马车之上,然后赶了一个月的路途,终于来到了天穹山下,王守仁背起白素丽,白素丽道:“师兄他们就在天穹峰山腰之上,只要顺着这山路走就是了。”

    这天穹峰的山路实在难走,王守仁走走停停,走了好几个时辰才到了山腰上,见一四合状的屋子。王守仁将白素丽放下,道:“总算是到了。”

    白素丽道:“师兄就在里面。”王守仁道:“我去叫。”王守仁刚说完,那屋子的大门就打开了。只见两个男子走了出来,一人身材伟岸,面容刻秀,年纪约莫四十岁,此人是为北冥双山。

    另一人个子较矮,面容肥圆,身材厚敦,然眼神极为锐利,年纪约莫三十出头,此人是为南风轻。南风轻道:“师姐,你怎么会如此?”那北冥双山似乎料到有此事,苦道:“师妹你这是何必。”白素丽安然一笑,道:“你还在说我。”说着就昏迷了过去。

    北冥双山来到白素丽身边,给白素丽把脉,一边输入真气,一会后北冥双山眉头紧皱,叹气起身。那白素丽醒来,北冥双山道:“感到身子无力就少说话。”

    北冥双山对王守仁问道:“是你将师妹带回来的,谢谢你了。”王守仁道:“不必。”北冥双山道:“是师妹毒入骨髓,已经没有办法救治了。最后还有十个月的性命。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大名。”北冥双山说着示意南风轻将师妹白素丽带回屋子里去歇息。

    王守仁拱手道:“在下王守仁。”北冥双山道:“就是当年那位平定朱宸濠之乱的我王守仁。”王守仁道:“正是。”北冥双山道:“王先生,在下北冥双山,幸会。”说着王守仁道:“其实你师妹并不是没得救治。”

    王守仁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卷书,道:“这是少林寺的洗髓经,我当时得到少林寺方丈的许可,进入藏经阁里观阅一个时辰,后来我就将其默写出来了。你师妹说你武学造诣颇深,能够参透并救下他的性命。”

    北冥双山拿过那一卷书,道:“王先生,真是谢过了,看来也只有此洗髓经才能够救下师妹了。”王守仁道:“王守仁的使命完成了,也该走了。”北冥双山道:“王先生且慢。”王守仁说到这里,那孙语瑶打断道:“奇怪了,那北冥双山为何要让先生留下来呢?”伍文定道:“是不是要感谢先生。”

    孙语瑶道:“是啊,先生不辞劳苦,这北冥双山怎么也要感谢先生的。”王艮道:“先生长年有肺病,那北冥双山是不是要给先生治病?”王守仁道:“你们说的都不全对。”其实这北冥双山留我下来,既是为了感谢我,又是要我帮助他一下。”

    伍文定道:“先生能够帮助这北冥双山什么?”王守仁道:“你们有所不知,传说天竺和尚达摩为传真经,只身东来,一路扬经颂法,后落迹于少林寺。达摩祖师内功极为深厚,其在少林寺面壁禅坐九年,以致石壁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达摩会意后,留下两卷秘经,其一就为洗髓经,这洗髓经为内修之典,未传于世。所以世人知道不多,加上年代历经久远,洗髓经其中的言辞生涩难懂,那北冥双山知道我懂得身有几许学识,是为了让我破解其中的奥义。”

    王守仁说着继续说起那天的事来。

    当时王守仁见北冥双山请求自己留下,不解道:“不知道王守仁留下有何用处?”北冥双山道:“这洗髓经是少林寺不外传的宝典,我想定是因为王先生盛名远播,少林寺才会破例让学识观阅,

    我刚才略微看了一下这其中的言辞,北冥双山虽然略有学识,但是比起王先生来却多有不及,双山希望先生留下相助双山,一起破解这洗髓经。”王守仁犹豫了一番,道:“王守仁从来不习武,不知道一些武学精奥根本不懂,当真能够帮得了你么?”

    北冥双山道:“只要先生将其中意思尽数详解,对于双山来说就足够了。我看先生神色,似乎长年患有肺病,到时候先生也可以试一试这洗髓经,看看能不能治好先生多年的肺病。”王守仁忖道:“此人还真是有几分本事,居然知道我长年患有肺病。”

    北冥双山见王守仁在思索着什么,道:“先生,你看如何啊!”王守仁回过身来,细细一想觉得倒也不错,道:“既然这样,那好吧,王守仁也算是为自己出力了。”

    于是乎王守仁就与北冥双山两人开始在天穹山山顶参悟这洗髓经,这洗髓经有六篇,第一篇为无始钟气篇,王守仁花费了七日的功夫将这第一篇奥义参透,

    北冥双山如是而行,大感一般。第二篇为四大假合篇,王守仁花费了八日的功夫将这第二篇奥义参透,北冥双山如是而行,大感无趣。其后四篇王守仁大感吃力,和北冥双山两人依次花费了九、十、十一、十二天的功夫,终于将这洗髓经全部参透。

    北冥双山越发习练就越发觉得奇妙无比,体内真气源源不断,由少而多,只觉得真气越来越是充盈,然后化为虚无,开始往复循环,来回未了。北冥双山道:“我们二人花费了整整五十七日的时间,终于勘破了这少林寺绝学洗髓经。

    双山刚开始习练的时候,只觉得这洗髓经也不过如此而已,并没有什么独到之处,然而越到后面,越发觉得玄妙无比。”少林寺断然没有想到,这洗髓经在王守仁和武学奇才北冥双山的共同努力之下,居然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完全破解了。

    北冥双山于是就教导王守仁和白素丽二人习练洗髓经,两人十日练一篇,练习到了最后一篇的时候,因为这王守仁和白素丽武功悟力不够,一时间没有进展,北冥双山就只能够一五一十地教导起来,道:“你们随我动作,右膝包左膝,调息舌抵腭。

    胁腹运尾闾,摇肩手推肚。分合按且举,握固按双膝。鼻中出入绵,绵绵入海底。有津续咽之,以意送入腹。叩牙鸣天鼓,两手俱掩脐。伸足扳其趾,出入六六息。

    两手按摩竟,良久方盘膝。直身顿两足,洗髓功已毕,徐徐方站起,行稳步方移。忙中恐有错,缓步为定例。”

    北冥双山如是二三,那王守仁和白素丽才将这最后一层习练完毕,北冥双山对王守仁道:“先生若不是钻研诗书之人,定是一个武学奇才也。”

    王守仁笑道:“不知道此话怎说啊?”北冥双山道:“素丽师妹是习武之人,按理其习练这洗髓经当比先生要快许多,然先生一点武学根基都没有,却能够和师妹一般进度,实在是让双山料想不到。”

    王守仁道:“是么,也许是吧,有或许的过奖了,总之王守仁不觉得这有多难。”

    其后几日的功夫,那白素丽就将体内的毒素全部清除了,而王守仁的肺病却没有见到好转,王守仁对此苦恼不已,北冥双山道:“先生恐怕是要多花一点时间了,毕竟先生的肺病和师妹所中的毒素不同,这肺病已经害了很长时间了,不可能一下子就好转。”

    一晃半年的时光已经过去,王守仁就要告辞,那北冥双山道:“先生要走,我们也不会阻止,今晚就让我们为先生饯行吧。”

    当天晚上,那北冥双山、白素丽和南风轻三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饭,酒水都已经备好。王守仁四人三杯酒水下肚后,开始攀谈起来,王守仁对白素丽道:“看你们三人的武功极高,你当时怎么就受了伤呢?”

    白素丽道:“先生有所不知,其实我们本来是四个人,还有一位叫做南宫顿若,他是我们的大师兄。师父天穹子离世之后,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北冥师兄,然南宫顿若心中不服气,兀自离开了,其创建了红崖派,与我们势不两立。

    当时其前来挑衅,师兄打败了他,却不想赶尽杀绝,于是乎我就追杀南宫顿若,不想却被其毒掌打中,幸好遇到了先生,不然白素丽已经没有命在了。”王守仁道:“原来是这样,你们师父是不是不喜欢这大师兄,为何和不把掌门之位传给他么?这也是有点让人奇怪。”

    北冥双山道:“先生之所以奇怪,是因为有一些事情先生还不知道。我派的绝世武功有九门,其是体心九诀、天穹神剑、天穹穿山掌、天穹神剑、天穹穿山掌、形意拳、天崩手、天穹五毒术和偏花掌。”

    王守仁道:“这些绝学有人全部习练么?”北冥双山道:“当然有,就是我们的师父天穹子,其实我天穹派第二十代掌门人,只有师父全部习练了这九种绝学,

    其天穹子的称号就是当时湘南比武之时,那些武林人士给其的,意为武功已达极致。也之有师父才当我派名中的天穹二字名副其实。”王守仁道:“这个和你们大师兄有什么关系么?”

    北冥双山道:“当时师父觉得这偏花掌和天穹五毒术的武功过于歹毒,虽较为容易学得,然天穹派之人不应该去习练这种阴毒功夫,而师兄却不听,公然违抗师命,擅自习练,师父无奈,只好把其逐出师门。”

    王守仁道:“这两门武功十分歹毒,的确不应该习练。”北冥双山道:“这天穹五毒术顾名思义,双山也不必多说什么,这偏花掌可就读了非常,若是习练到了最高境界,一掌打出,面上看起来掌法轻若拂尘,

    然暗含劲力极大,打在人身上则会五脏六腑尽碎,要是对一颗树打出,在表面上看,这树没有什么,只是树上的一些花叶被打掉了而已,然这棵树其内已碎,无法成活了,这掌法故而得名偏花掌”

    王守仁道:“听你说这两个武功相对容易习练,那么南宫顿若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去习练了,然其被逐出师门,如此一来这南宫顿若就怀恨在心了,开始对你们展开报复?”

    白素丽道:“是啊,当时他的说法的是既然师父能够习练,那么徒弟就能够习练。惹得师父极为生气懊恼。他见师父仍旧不允许,就私下里将偏花掌和天穹五毒术偷走了。”

    王守仁道:“此等逆徒实在不该。”北冥双山道:“此人一向对我身居掌门之位而不满,当时其凭借天穹五毒术和偏花掌前来挑衅,我身负师父的教导,

    无论如何不能让其得逞,在与其交战之时我以体心九诀和天穹穿山掌打伤了此人,让其败退而去,当时我与其打斗之时,师弟南风轻被打伤,

    师妹白素丽见南宫顿若受了伤,便想要斩杀了此人,其不停我劝告,一直追击,中了此人的毒掌,险些丢掉了性命。”

    王守仁道:“原来是这样,王守仁都明白了。想不到你们派中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北冥双山道:“所以王先生救下了师妹我们感激不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回报,只有这点小酒小菜招待。”

    王守仁说到这里,那孙语瑶道:“原来先生的武功是这么来的,不过北冥双山这人还真是小气,王先生救了他的师妹一命,他居然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伍文定道:“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先生哪里会在意这些事情。”

    王艮苦道:“没有想到师父居然有这样的经历,然师父的肺病道现在还是没有治好。”王守仁道:“北冥双山说的没错,我的肺病已经害了多年,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全部恢复的,为师能够活得这么久,还得拜北冥双山所赐。”

    伍文定道:“伍文定还有一个疑问,既然洗髓经能够解毒,那应该是内功法门,可是先生之前接下了孤广城的一招,就说明先生是会一些武功的,莫不是这北冥双山给了先生其他的典籍,或是口头上的一些言语教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