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5章 此心光明(一).
    !

    王守仁笑了笑道:“伍文定你说的没错,当时那北冥双山只是把洗髓经的基本习练的法门交给了我,他为了感谢我,还另外把天穹派中的一武学典籍给了我。”

    众人听王守仁继续述说着。

    当时那北冥双山见王守仁要走,就拿出了一卷书策,对王守仁说道:“王先生慢些再走,没有你的帮助,我师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这是对先生的感谢之意,请先生不要推辞。”

    王守仁道:“若没有猜错,这里定是你派的武学典籍。”北冥双山道:“是说的没错,正是武学典籍。”

    王守仁没有接过那书策,转开话题道:“那南宫顿若武功恶毒,你师妹虽然习练了洗髓经,然还是小心为好,不可再去任性了。”王守仁显然是在说当时白素丽不听北冥双山的话,私自去追杀南宫顿若之事。

    北冥双山道:“那可不,幸好南宫顿若没有将偏花掌习练到最高境界,不然师妹就没有命了。”南宫顿若习练了天穹五毒术之后,又习练了偏花掌,南宫顿若虽然多没有习练道最高境界,然这两种武功可谓绝配,当时南宫顿若和白素丽对阵之时,

    南宫顿若将手掌撒满了毒素,然后以偏花掌的掌力打出,因为偏花掌的特性,这毒素直接透过表皮,打入肌里,从而让人中毒身亡,白素丽就是如此中了毒,万幸的是当时南宫顿若打出的是慢性毒,否则师妹可就没有得救了。

    白素丽拖着下巴,道:“素丽知道了,反正我是说不过你们。那南宫顿若对我打出慢性之毒,还不是为了让我在死前多受一些苦头罢了。没有想到这毒却被我们给解去了。”

    北冥双山道:“我们言归正传吧,王先生,这书策还请收下。”王守仁接过那书策,笑道:“这定是洗髓经,王守仁并非习武之人,要这洗髓经有何用?”北冥双山道:“王先生有所不知,这册子里有两本武学典籍,其中之一是洗髓经和我派绝学体心九诀,作为报答先生的。”南风轻道:“王先生这体心九诀是我派的最高绝学。”

    王守仁笑道:“我这般不辞劳苦,并不是为了如此。王守仁只为救人性命,这我还是不要为好。”

    北冥双山道:“王先生您可不要误会了,先生才高八斗,学识厚重,怎么会在意这武学典籍呢,这是因为敝派实在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感谢先生,北冥双山这样做只是为了心里好过一些,算是报答先生了,先生务必要收下才是。”

    王守仁道:“收下是无妨的,只是这对王守仁没有什么用处。”

    北冥双山道:“先生有肺病在身。虽然日子年长,然习武对先生的身子还是有好处的。洗髓经先生已经习练了,所以双山在此略讲一下这体心九诀,

    这其实就是一套运转真气内力的法门,其达到的根本目的是让人的招式随心而来去,即便就是凡人的一些简单动作,也会威力极大,甚至于摧枯拉朽。如此一来对阵敌人就无往而不胜了。

    这是我派的最高武学。然缺点就是习练者需有强大的内力真气,否则学也无半点用处,北冥双山也是近年来才窥得体心九诀门径,如今有了洗髓经的相助,北冥双山觉得体内真气源源未了,往复循环,实在妙哉,这两门绝学合在一起,当为天下第一武学。

    ”王守仁打开了这书策道:“不如我们给这取一个名字吧,我看就叫未了体心经吧。”北冥双山道:“这样也好,改一个名字,别人就不会忘别处想了。

    先生,这体心九诀的九诀是为入体,入定,入静,入神,入念,入魂,入气,入意,入心,其后先生与洗髓经加以练习,益处无穷尽也。”

    南风轻道:“先生不知道,这是我派极难学得的武学,只要学得全部,但凡心中所想的招式,破敌之法,都可以心想和招成。”

    北冥双山道:“师弟话说得笼统,不知道先生对于武学之事的领悟力如何,其实这武学的一大矛盾就是与敌人队阵之时,明明知道如何破敌,然就是使不出相应的招式来,致使对敌败阵,这体心九诀的根本就是将体内所有真气运使周身,

    让手脚随心意动,即便简单的招式,也一样威力极大,一样可以打败敌人。体心九诀虽然难学,但是先习练这洗髓经就容易得多了,洗髓经为源生真气之法,而这体心九诀是运行真气之法,两者相并,可就是当世无敌了。”

    王守仁笑道:“当世无敌我王守仁可不去想,只求这肺病能够治好就足矣了。”王守仁正要离开,忽然回头道:“我看你还是多收一些徒弟,要是那南宫顿若再来,你们人多势众,可就不用怕他了。收徒之事你们可要抓紧一些,说不定那南宫顿若已经在开宗立派了。”

    北冥双山笑道:“不瞒先生说,之前我本有一个徒弟,当时我不愿意收他,然其愣是跪了三天三夜,我便收下其为徒,只不过三年之后,其就返家了,我现在也没有看见他。王先生说的是,我们是该收一些徒弟了。”王守仁其后就下了天穹山,径直回往南京。

    王守仁说完,道:“这就是我在那一年云游时发生的一件事。”伍文定道:“怪不得刚才先生能够马上制止孤广城,原来先生在武学招式上早已经随心所欲了。从刚才先生阻止孤广城的招式来看,伍文定二十余年的苦学,与先生比起来,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古往今来,世上文武双全者伍文定至此还不知道,然现在是亲眼看见了,先生真是千古一奇人也。”王守仁苦笑道:“如此虚名,于我有何用哉!”孙语瑶道:“先生,后来那书册放在了何处?”

    王守仁道:“后来我回到南京,平时大多是研究学问,偶有习练这未了体心经而已。”

    孙语瑶道:“先生没有想过将这未了体心经传给门下之人么?”王守仁道:“我们当年经历之事难道忘记了么?朱宸濠,江彬,钱宁等人,执着于追名逐利,最终伤人害己,我想门下之多,定会有武学方面天分极高之人,

    一旦修炼大成,名利诱惑不是容易抵御的。”钱德洪道:“所以先生不想门下弟子修炼这武功,因为那样就难免会有很多人舍本而逐末了。”王守仁道:“我意就是如此。”

    王守仁说着拿出一钥匙给了伍文定,道:“在我府邸大厅的桌子下,有一暗格,里面有一铁盒,这个是钥匙打开铁盒的钥匙。”伍文定道:“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要求要让伍文定去做?”王守仁道:“这东西王守仁已经用完了,所以也该物归原主了。”

    伍文定道:“先生是要伍文定将这还给天穹派和少林寺。先生放心,伍文定一定会完成先生的要求,将这两个典籍安然送去。”王守仁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伍文定一惊,因为他发现王守仁的气息开始转弱,刚才其一连说了那么多的话,全是回光返照。

    伍文定急忙输送真气给王守仁,却被王守仁自身运行的真气给反弹了回来,伍文定道:“先生护体真气深厚,伍文定想输送真气而不得。”

    王守仁道:“罢了,罢了,不必如此,人死如灯灭,再强的护体真气也将归于虚无。王守仁大限将来矣!”王守仁说着对伍文定和孙语瑶道:“你们在此,我也放心了,到时候门下之人若有人觊觎某物,尔等务必守护某物,并对其驱逐之。”王守仁的意思就是若是门下弟子有打未了体心经的主意的,伍文定和孙语瑶就务必要护住这未了体心经,然后驱逐那想要觊觎之人。

    伍文定拱手道:“先生的要求,伍文定孙语瑶二人将誓死完成。我二人在此立誓。”王守仁微微一笑,点头不再言语。那王艮等人跪拜在王守仁的跟前,王艮道:“先生还有什么要求么?”

    钱德洪道:“那些门人弟子当时定没有想到,先生在天泉桥上论道之后,那一面就是先生与自己的永别,先生,您对门下弟子还有什么教诲或是要求么?”王守仁笑了笑,用手指向胸前,留下了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道:“在天泉桥上,我已经将心学的精髓全部告知的门人弟子,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说着王守仁眼睛一闭,枯手垂落而下,伍文定道:“先生归去了。”众人全部俯首跪拜在地。王守仁一生实乃传奇,五岁方言,生平不遵世道,秉性执着善良,诛邪恶扬良善,然其无书生之迂腐,无痴人之固执,聪明绝顶而一生正气,不为世间邪恶诱惑所动,王守仁乃有明一代最伟丈夫也,光明哉!清人张廷玉赞曰:“从诸书生扫积年逋寇,平定孽籓。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也。当危疑之际,神明愈定,智虑无遗。”

    王守仁去世之后,伍文定将王守仁安置于床上,对孙语瑶道:“语瑶,此时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孙语瑶心知肚明,道:“是不是让我去告诉徐正大哥先生去世的消息?”伍文定道:“正是。”孙语瑶道:“那张水牛和武小尤可要?”

    伍文定道:“这两人我看就不必了。”又让人前去告诉张水牛和武小尤。伍文定孙语瑶等人走了之后,伍文定等人并没有马上行进,伍文定向当地人埋了一灌棺木,然后将王守仁的尸身收入了棺木之中,事情办好之后众人才乘船前往南京,两日之后到了安庆,

    那孤广城对伍文定道:“伍大人,你看大家连日赶路,大家一定都很疲累了,这里是安庆,距离南京已经不远了,且是顺流而下,此时又是傍晚了,我没看我们要不要在此休息一下。”伍文定也感到有些劳累,道:“没错,这里是安庆,距离南京的确不远了,我看大家就在这里歇息一下吧。”

    王艮道:“先在这里歇歇脚也好,到时候回到南京,我们可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行船靠岸,众人下了船去,伍文定找来一艄公,给了二十文钱,让其看护这只船,然后便往安庆城而去,伍文定随便找了一处酒楼,菜肴端上,香气怡人,

    众人食指大动,大口吃饭饮酒。伍文定等人从西南人烟稀少之地返回这繁华城市,都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众人正在吃着酒饭,忽然听见街头上的一男子大声骂道:“让你偷我的银子,让你偷我的银子。”

    一边说一边对趴在地上的那个小偷拳打脚踢起来,围观之人大喊道:“打死这小贼人。”伍文定等人不由扭头看去,只见这一人衣衫褴褛,身材瘦小,右手似乎不能动作,面对那之人的拳打脚踢,只能够以左手挡御,然就是一声不吭。

    王艮道:“这男子也太狠了这小偷身子瘦弱,这样可真要被他打死了。”孤广城道:“看不过便去救啊!”王艮先前要不是王守仁出手阻拦,差点就被那孤广城一拳给打了,表面上两人虽然无事,心里却对孤广城有着些许隔膜,此时被孤广城一激,他索性连饭也不吃了,道:“救便救,这有何难。”

    王艮说完快步来到大街上,走到那小偷的跟前,阻拦道:“够了,你下手也太狠了,你踢打了他这么久,还不行解气么。”

    那男子道:“嘿我说你这人真是,他偷的不是你的钱,你当然不会生气了。我说你是谁啊,怎么帮着这小偷说话,莫不是你们是一伙的。”这男子说完,周围的人都起哄道:“还真说不准哩,恐怕还真的是一伙的。”

    王艮道:“我不认识他,即使是小偷,教训一番就好了,看你却是要将她往死里打。”

    那男子道:“我不打他也行,我便将此人送到官府去,让官府之人去打他板子。”说着就要去抓那小偷。王艮张手拦在那小偷的面前,道:“行了,你说他偷了你多少银子,我给你就是了。”

    那男子道:“你是想要帮他付了这银子,好吧,他偷了我十两银子,你给我十两银子就行,不然我可就要活活打死他这狗贼人。”

    王艮拿出十两银子,那小偷对王艮道:“我偷的银子可没有那么多,他在骗你。”王艮一听心下一惊,从这小偷说话的声音听来,居然是一个女子,要不是其开口说话,从其灰头灰脸的样貌上看,还以为是个男子。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