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依然易瑾离〕〔陆欣然〕〔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重生之金融之皇〕〔窝囊废物的上门女〕〔云倾北冥夜煊全本〕〔宝藏神豪〕〔玄阳仙尊〕〔最佳上门女婿〕〔至高神秘〕〔六零医妻有空间〕〔盖世〕〔斗罗之道行〕〔御九天〕〔江北顾珩奕〕〔系统要我培养偏执〕〔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喜欢本大爷的竟然〕〔吾乃仙宗一炮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6章 此心光明(二)&.
    !

    王艮道:“你这女子,怎么不去学好,反而去学别人偷东西。”王艮说着就吧银子给了那个男子。

    那男子道:“真是个傻子,居然去救个小偷。”围观之人见再无趣,也渐渐地散去了。王艮一拉那女子的右手,听见那女子一声呻吟,然后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显然是痛得格外厉害。王艮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右手受了伤。”说完抓着其左手,将其扶起。此时伍文定走来,一抓那女子的右手,摇头道:“你的手骨骨头有三处断裂,定是被那人给打的是不是。”

    那女子王艮道:“伍大人,你是习武之人,肯定懂些医术,要不帮帮此女,给其简单地治一下?”

    伍文定摇头道:“我可不会医术,要是一处骨折还好,可是此人手臂有三处骨折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是。”钱德洪道:“师兄,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我看你就去帮这人找个大夫医治一下,我们还要去船上守灵,此事我就不跟你去了。”

    王艮对伍文定道:“此事能行么?”伍文定想了想道:“你放心去救助此人吧,反正婉妹明日是能够到达南京的,今晚我们等你回来了才去赶路,”说着伍文定拍了拍王艮的肩膀,就往江边而去了。孤广城和钱德洪就跟着伍文定一起上了船去。

    王艮扶着那女子的左手,那女子道:“你可以放开了,我可以站住。”王艮脸一红,大感窘迫尴尬,马上就放开了那女子的左手,两人一直无语,一会,那王艮才对那女子说道:“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先给你找个大夫,先把你的骨头给正了再说。”

    王艮先把这女子安置在一客栈中,那女子打量着王艮,问道:“谢谢你这么好心,你总是这么热心肠的么,还是看我是一个女子?”

    王艮笑道:“刚才要不是你当时跟我说话,我还以为你是个男子,只是看你被人如此对待,实在看不去,你怎么做起了小偷来?”那女子没有回答王艮的这个问题,道:“小女童小双,敢问公子大名。”王艮道:“大名不敢,在下王艮。”

    童小双道:“谢过”其话没有说完,就说不下去了,想必是右手断骨处十分疼痛,其眉头紧锁,脸型扭曲。王艮道:“看你受伤不轻,我还是去找大夫来,你等我一会。”

    然后就从城里找来了一专长正骨的大夫,那大夫来到客栈,看了这女子的手骨,道:“手骨断处有三,实在少见。”王艮道:“大夫能够治么。”那大夫道:“当然能够治,只是这姑娘可要忍着点,因为待会会很疼。”

    童小双把一块布团起,咬在了口中,道:“大夫你尽管施治,小女能够忍受。”那大夫道:“你可要忍忍。”说完便施展正骨手法,童小双疼的厉害,其牙口紧咬,面容抽紧,汗如雨下,然一声不吭。

    王艮心道:“此女脾性还真是刚硬,如此疼痛恐怕连我也未必能够如此忍受而一声不吭。”仅仅过了一会,那大夫算是将童小双的手骨扶正了,那大夫用正骨板将童小双的手骨固定,道:“至少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面可不能大动,知道么?”

    童小双道:“知道了。”王艮道:“谢过大夫。”王艮将一锭银子给了那大夫,道:“大夫,请收下。”那大夫并没有接过那银子,他摆了摆手,继而问道:“你定是王守仁先生的弟子王艮吧。”王艮道:“正是。”那大夫道:“也是巧了,我乃王先生的好友卢一全,当年我还去给王先生看过病。我好像见过你,刚才看见你来,一时不敢认。”

    此话一出,王艮立时就想起来了,当年王先生肺病犯了,一直咳血不止,已经多日不能讲学,门下弟子四处请了许多大夫来治也治不好,就在当时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

    有一大夫毛遂自荐,说自己是王守仁的旧友,专门来给王先生看病的,门下弟子也没有抱有希望,那知道这大夫看了王先生的病情之后,马上就给王守仁开了几服药,三日之后终于将这肺病压了下去,王先生七日之后身体就痊愈。

    王艮道:“我想起来了,原来你就是那卢大夫。”卢一全道:“既然这样有缘,这诊金我就不收你的了,但是这药你自己去买,钱呢你自己去付,我给你先开一药方,天色已经完了,你就等明日再去城里药店抓药吧。对了,你们可是乘船来的?”王艮道:“正是。不知道卢大夫问这做什么?”

    卢一全笑了笑道:“你们几个弟子出来,是来游玩的?”王艮心道:“既然要骗你,干脆就骗到底?”继而道:“是,我们几个要好的闲着无事,所以出来玩玩,权当是散散心,逛一逛了。”

    卢一全说着就拿着毛笔开始开药,问道:“那王先生近来可好啊?”王艮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想了一会,还是觉得不要把这王先生去世的消息告知比较好,道:“王先生还好,每有犯病就按照您开的药方去抓药。”

    卢一全将药方给了王艮,道:“现在天晚了,城里的药店顾及都关门了,你明日再去抓药,我得走了。”王艮道:“谢过卢大夫。”

    卢一全走后,王艮对童小双道:“你一个女子,这身打扮多不合适,所以刚才给你找大夫的时候顺道我给你买来了一些锦缎衣服,你沐浴之后就自己换上吧。”王艮说着就要离开,童小双急道:“你到哪去?”

    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自己一个女子,在这房间里沐浴,王艮一个男子,不离开避嫌还能够怎样。王艮道:“你有伤在身,我去吩咐厨给你弄些鸡汤来。我估摸着鸡汤弄好了,你也应该沐浴完了。”

    童小双道:“你为何对我如此之好,你是不是对每一个女子都是如此?”王艮苦笑,不知道这童小双为何要问这个问题,道:“当然不是,也不知道你为何问这个问题,待会我吩咐厨房给你准备一些吃的喝的之后我们就各走各路了。因为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做”

    王艮说着就要离开。

    童小双道:“人家可没有钱去抓药。”王艮这才想起来,道:“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那明日我才离开吧,到时候我抓好了药会给你送来的。”

    童小双道:“刚才听你说你是王守仁先生的弟子,既然是王先生的弟子,定是好人了,童小双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可否答应?。”王艮道:“有什么不情之请,你尽管说就是了,我能够做到的一定做到。”

    童小双道:“小双可否能与你一道前去拜王守仁先生为师?”王艮想了想,笑道:“此事恐怕不行啊,我可做不了这个主。”

    童小双道:“为何不行啊!是不是王先生说过不收女子做弟子。”王艮摇头道:“这倒不是,王先生收徒弟向来不分男女,不分尊卑贵贱。”

    童小双道:“那我要白茹门下,你却说不行,这又是为何啊?”王艮索性道:“实话跟你说了吧,王先生已经去世了。”

    童小双十分惊讶,道:“那你刚才怎么对那卢大夫说那样的话,你不是在骗人么?”王艮道:“我这样说话只是不想让他做到了难过。”

    童小双道:“王先生死了,其弟子还在啊,我可以拜你为师,你教我学王先生的心学可好。”王艮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就先不说此事了,待会我会让人给你送吃喝的来。你沐浴更衣吧,我估计半个时辰厨房就弄好了。”

    童小双脸红道:“到时候你自己送来可好,今晚可否在此陪陪我,童小双一人在此,害怕得紧。”童小双因为脸上泥土黑灰,王艮也没有发觉童小双脸红,只觉得这女子倒是快人快语,王艮道:“你我孤男寡女,恐怕对你的名声不好,我看”童小双打断道:“童小双没有父母家人亲戚,这名声还去在意作甚,你若是君子,有何必不应。”

    王艮笑道:“既然如此,王艮就帮人帮到底,待会王艮自己把吃喝的送来。”王艮说着就走了出去。王艮叫来客栈小二,吩咐其去准备吃喝,特别要准备一锅鸡汤来。小二道:“这鸡汤需要慢炖,恐怕需要半个时辰才行。客官要是不急,可以等等。”

    王艮道:“不急,不急,”小二说着就要去准备了。王艮道:“待会我会亲自来拿,你放在厨房就好了。”那小二见王艮是要自己跑腿,自己还省了功夫,笑道:“好嘞,好嘞!”

    王艮心道:“他们还在江上等候,我去告诉他们一声,明日恐怕不能跟一道走了,让他们先行一步才是。”王艮于是走到水边,看见那船静静待在岸边,王艮轻轻跃上了船头。

    却见船舱里传来了卢一全的声音:“王守仁啊,你是先走了。明日我会告诉全城的百姓,让他们为你送行,奈何桥上可要等一等再走啊。”

    王艮奇怪道:“这卢大夫怎么来了?”说着就走进了船舱里,只见卢一全在棺材边上说着话。王艮自知欺骗了卢一全,心下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其微微一笑,拱手做礼道:“卢大夫,真是太不好意思,还请恕王艮刚才的欺骗之罪。”

    卢一全道:“你这人,刚才为何刚才不跟我说实话呢?”原来刚才卢一全问起了王艮是否乘船来的,那王艮说是,卢一全便想着兴许这王守仁也在船上,卢一全想起自己与王守仁多年不见,不知道好友如何,也顺便想看看王守仁的身体是否无恙,

    于是卢一全便来到江边,逐一叫着王守仁的名字,伍文定等人身处船中,听见有人叫王守仁的名字,心里奇怪不已,便出来察看,对卢一全发问,一番对话,才知道这卢一全是王守仁的好朋友,伍文定就把事情如实相告了卢一全。

    卢一全道:“你们明日且慢些走,我这就去告诉那羊锐大人。当年朱宸濠之乱,羊锐坚守安庆,没有王守仁的支持,安庆城恐怕是守不住的,这安庆城里的所有百姓都是知道,我看明日就让安庆的百姓给我的好友王守仁送行吧。”

    伍文定道:“既然如此,我们明日就慢些赶去南京。”卢一全道:“这天色晚了,再不走城门就关了,我就不多说了,先走了。”伍文定、王艮道:“慢走。”孤广城道:“王艮师兄,那女子你如何安排了?”

    其实孤广城的年纪并不比王艮小,孤广城将近三十,而王艮不过是二十五六,只不过王艮当王守仁的弟子较早一些罢了。

    王艮道:“我将此女安排在一客栈中,碰巧找的就是刚才的那卢大夫给其医治,我准备要等到明天药店开门的时候给那女子开药,本是想要来告诉你们明日先走,我随后就到的,眼下看来是不必了。”

    伍文定道:“原来那人是个女子,当时其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真看不出来他居然是一个女子。”钱德洪道:“明日估计我们要到了正午才能走,这时间是足够的。”孤广城道:“你今晚是要在这里与我们一道守灵么?”

    此时伍文定等人准备了酒水,准备给王守仁通宵守灵。王艮看了看天色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那鸡汤也快弄好了,道:“你们不知道,那女子还真是有些难缠,我现在还要回去客栈一趟。”

    其后王艮就返回了客栈中,那小二正好把饭菜端来,道:“客官,都准备好了,要不要我给你们送去。”王艮道:“不必了,这让我自己来吧。”

    王艮来到门外,道:“童小双,是我,开门吧。”童小双道:“门并没有关上。”王艮走进屋子,自然的向童小双看去,只见童小双左手将桌子上的茶壶一拿,道:“把东西放下吧。”

    王艮抬头一看,只见在灯烛的照映之下,这童小双面容肌肤雪白,再看此时的相貌,跟之前相较可是天壤之别,王艮还是第一次清楚看见了童小双的样子,其瓜子脸型,鼻挺眼亮,身着锦缎,姿色绝不输于那些所谓的国色天香。

    王艮没有想到这童小双经过一番洗浴之后居然还是一个绝佳美人。王艮身为王守仁的弟子,平时师门规矩严厉,王艮对女子一向心收得极紧,对女子从来没有越矩非分之事。

    王艮心下奇怪,之前自己知道童小双是一个女子,心里却没有一丝紧张感,而此时见童小双的这个女子打扮,自己居然感到窘迫无比,觉得脸还莫名其妙的发烫起来。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