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的不平凡日常〕〔都市最强狂兵唐枫〕〔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太太请矜持〕〔极品透视民工〕〔萌宝天降:总裁爹〕〔龙无涯〕〔神级仙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陈天阳苏沐雨〕〔凶神崛起〕〔林阳苏颜_〕〔沈清辞〕〔简语汐卫景寒〕〔王者临门〕〔杨玄苏楠〕〔周兴云〕〔林墨染苏昊文〕〔唐远盈〕〔爹地:妈咪她火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7章 此心光明(三)*.
    !

    王艮极为不自然地站起身来,却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要站起来。那童小双浅笑道:“怎么了,还不请坐。”

    王艮这才回过神来道:“这,这是客栈里炖的鸡汤,你快些趁热吃吧。”说着拿起碗,给童小双打了一晚鸡汤。送到童小双面前,说道:“这伤筋动骨,至少也需要三个月的功夫,要多吃这些汤汁来给自己补补。”

    童小双脸色并不喜悦,冷然道:“多谢了。”却不去吃喝。王艮奇怪道:“你快些吃啊?不然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童小双摇头道:“童小双不怎么想吃。”王艮不知道这童小双怎么莫名其妙就如此了,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在烦心?”那童小双听了王艮这句话,也不说话,而是眼望着窗外,眉目之间露出了几多苦情愁意。

    王艮见她神色间显有极多忧愁,更加奇怪了,暗忖道:“定是我唐突了他,人家是一个女子,你王艮一个男子,居然这样,刚才人家说不怕名声之事,王艮你居然当真了,真是可笑,哪里像个正人君子哩!这样不是给王先生丢脸了么?”

    王艮忖罢道:“定是我在这里,扰了姑娘,王艮这就离开,明日姑娘在此等候一会,王艮再将药材送来。”说着王艮就要起身离开。那童小双幽然道:“你定是因为见我面有忧色,所以在案子忖度,其实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王艮道:“那是什么原因?”

    那童小双叹了口气,道:“你能够带我一道去么,我也当王门弟子。”王艮道:“这个恐怕不行。”童小双道:“我知道你是王先生的弟子,不然先生也不会让你跟随左右,王先生虽然去世了,但是你的话当然是有分量的。”

    王艮道:“此事王艮真的不能做主。”童小双道:“你看我,孤苦一人,只能够以偷盗为生,你当我愿意如此么?既然如此,你也不用管我了。”童小双说着突然就卷起右手的衣袖,露出被木板给固定好的手臂来。

    王艮正要发问这样做是要为何,只听童小双恨声说道:“你就让童小双自生自灭好啦,童小双可受不起他人的无故相助,只会辜负了他人的善美之意。”又见童小双倏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猛力一下子往桌子上拍去。

    这一下去,虽然固定手臂的木板没有松动,可是那童小双仍是痛得俏脸紧促,不住地呻吟了起来,王艮万万想不到这童小双的脾气如此奇怪,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其便下了这一手来伤害自身。

    王艮急忙起身,扶拉着童小双的右手,道:“你说你你这样是要干什么啊,我王艮到底何处得罪了姑娘?你弄得我此时整个人都糊涂啦。”童小双道:“你要糊涂就糊涂,总之我童小双不用他人的救助,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来做主,关你王艮个什么事哩?你快让开罢!”

    童小双说着左手狠狠一推,将王艮猛的一下推开,王艮被这童小双一推,真个个人站立不稳,后退倒在地上。

    王艮无暇顾及自己,他抬眼看去,只见那童小双阴沉着脸,左手在右手上动作着,王艮知道想要解开那固定手骨的木板,道:“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罢,我童小双再也不需要你的救助啦!”

    王艮给童小双这一推弄得羞恼不已,一股气涌上了心头,道:“简直是无理取闹,我王艮生平就没见过像你这样刁蛮无礼的人,走就走,你当我愿意在此,我王艮还怕此事传了出去,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人家说我王艮是个伪君子还不定。”

    说着就打开了门,大步走了出去。那童小双突然就大哭起来,弄得整个客栈的人都听见了,一些客居者起身,见到了王艮,一人对王艮道:“两夫妻的事情就是这样,床头打架床尾合,不要搞得大家都睡不好啊。”

    王艮大窘,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走是不走了。此时童小双的哭声更大了,口中说道:“死了算了,死了算了”童小双此话一出,所有客栈里的人都走了出来,一妇人道:“你这人,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连自己老婆都不管了?女子嘛,哄哄就好啦!你这真是个大笨人!”

    王艮窘然,道:“各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家内人耍无赖,我安慰安慰,各位打扰了,打扰了。”王艮当下退回了屋子里,他强忍着满心的怒气,对童小双无奈说道:“你这人,也太无理了点。”

    童小双道:“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王艮道:“你哭声也太离开了,比那些刀枪剑戟厉害得多了,你弄得整个客栈里的人都出来了,他们个个都在看着我,还骂我说我,你叫我怎么走?”童小双嗔道:“你真是不管别人死活,就直走就是了,不必回来。”

    王艮叹气道:“搞不懂你们女子,你说吧,要我们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别这么折腾自己。”那童小双笑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要进入王门,成为王门弟子。”

    王艮道:“我也在这里说清楚,此事我不能保证。”话说到此,那童小双又要抬起右手来,显然是想要再来一下,王艮急忙道:“唉唉唉,慢着,慢着,我话还没有说完啊!”

    童小双道:“你继续说。”王艮道:“我明天带你一道去,只要坚持一番,应该没有问题。”童小双大喜,嫣然一笑,此时手臂痛感传来,忍不住呻吟了几声,道:“好痛。”说着就坐倒在椅子上,身子赖着桌子的支撑,左手抓着右手的木板,不知道如何止痛才是。

    王艮见童小双痛苦不已,关切问道:“你觉得怎样,是不是刚才那一下,接骨处松了?”

    童小双道:“倘若你一早答应此事,听师兄何至于此,如今终于都是你给害的。”王艮此事也顾不得那么多,他摸了摸童小双的右手,觉得接骨处应该没有松动,但是又怕这脾气古怪的童小双有干出什么事情来,只有安慰道:“还好,这骨头应该没有松动,这痛一阵就好了。”

    童小双嗔骂道:“敢情不是你在痛。这还不都怪你。”王艮道:“这怎么怪我了?刚才还说是我害的?你要是不偷东西,怎么会如此。”

    王艮此话一出,就觉得不妥,那童小双果然沉默不语,一枝梨花即将带雨,王艮急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知道你这样也是迫于无奈的。”

    王艮说着也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不想万一说错了什么话来,这童小双又干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了,王艮只能傻傻地看着童小双喝这鸡汤,两人半天不语。

    童小双喝完了鸡汤,见王艮一言不发,知道其在生自己的气,笑道:“你也别生气了,对啦,你的名字叫王艮,我直呼你的名字好像不太好哩,不如我叫你王大哥可好?”

    王艮道:“这个名字是王先生给我取的,我的本名叫做王银,在我在王门中是排行第三,你干脆叫我王三哥就好了。”

    童小双道:“王三哥哥,刚才我推了了你一下,知道你不会武功,你没有受伤吧。”王艮还是第一次听见一个女子这么叫自己,心中更是如鹿跑撞,王艮道:“你这女子,真是的,脾气如此坏,幸好遇到我了,不然别人还不知道会不会理你。”说完王艮给童小双端去了一晚鸡汤,道:“现在可以好好喝汤了吧。”

    童小双喝了一口鸡汤,道:“你也喝点吧,不然鸡汤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喝不完。”

    王艮看她的样子,心生怜意,问道:“你没有家人亲戚么?刚才听你说的是不是他们都死了?”王艮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这不是揭人的伤疤么?

    童小双道:“是啊,都被人给杀了。”王艮道:“无依无靠真是怪可怜的,怪不得你要去南京,拜入王门之下。”童小双脸色一变,道:“要不然呢,你要我去当尼姑不成。”

    王艮见童小双说发火就发火,急忙道:“不是,不是,你这女子要是去当尼姑那不是太可惜了。”话说出口,心下又觉不对,

    王艮此时只想猛抽自己几个耳光,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老是说话不得体,这等轻薄之话怎么能够说出口了,说话之前怎么不思量一番。哪知道这童小双却十分高兴,这王艮说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长得漂亮。

    童小双亲自给王艮盛上了一碗汤,道:“王三哥你快喝吧。”这个时候之听见一人的声音传来道:“二位还好吗?”童小双道:“他是谁,怎么问起这样的话来。”

    王艮道:“除了小二还有谁,刚才你哭”说到这里王艮不敢往下说了,万一这童小双再耍什么性子可就是自找麻烦。

    王艮起身给小二开门,道:“我们没事,给客栈的商旅添乱了。”小二道:“那就好,那就好。小两口吵架是常有的事,过去了就好了。”王艮恼道:“我们不是夫妻。”

    小二会错了意,急忙道:“是是是,原来两位的气还没有消哪,不打扰了,不打扰了,只是不要再吵到其他客人了。”说着就哈腰连连地走了。童小双道:“误会就让他人误会,难道你还要在这里带上一辈子,干嘛跟那些人解释。”王艮道:“你一个女子,倒是想得开。”

    童小双道:“想不开有如何,要是想不开,家人全死的时候,我当时可不就要悲痛自尽而死了。”王艮道:“原来你是想要给家人报仇,所以才坚持下来的。”

    童小双道:“我跟你说,我祖上久居浙江,在村子里说不上是富贵人家,然也不是贫苦之人,平日里多有行善,是村子里的一户积善人家。”

    王艮道:“既然这样,就不会有仇家,不知道后来怎么会发生了那不幸之事。”童小双道:“当时是正德九年,我的年纪也不过十岁,因为家人要给我定亲,我要相亲的那家人本是一普通农户,这农户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做常锦田,小的叫做常啸天,他们年纪不过相差一岁而已,哥哥十八岁”

    王艮打断道:“那弟弟就有十七岁了。”王艮说完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因为这朝廷规定男子必须在十六岁左右成亲,而女子是在十四岁成亲,王艮道:“是不是这家人比较穷,无人待见。所以那人十八岁了还没有成亲。”

    童小双道:“那可不,所以这户人家我打心里就看不上,然我父母看上的是这家人的敦厚老实,也不知道怎么的一心要把我嫁给他,说什么就在附近,每日可见,倒也安心,

    他们把我们二人的生辰八字请算命先生算了算,居然得出了绝配的命数,我父母当时很高兴。”王艮道:“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

    童小双道:“高兴个什么,你知道么,当时的六礼之事前四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征全是我的家人做了,你说哪有这样娶亲的,弄得就好似我童小双是个嫁不出去的人一般。”

    古人男女的婚事习俗一般都会按照“六礼”行事,所谓的“六礼”是指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彩是择配、提亲的意思。也就是俗话所说的“说媒”。问名,即所谓的“讨八字”。

    在古代的婚俗中,讨回姑娘的出生年、月、日、时,要请算命的先生以此加以推算。只有男女八字相合、才可以定亲。纳吉,指提亲。一般来说,男女双方的八字相合,得了吉兆之后,就认为婚姻可以成立。男方将这一事实告诉女家,谓之纳吉。

    纳征,即现今所说的“送彩礼”、“送嫁妆”。“征”的意思是成功。男方送了彩礼之后。婚姻就算成立了。未送彩礼时,婚姻未必成立。

    请期,指择定娶亲的日子,用口头或书面的形式通知女方家,就是俗话所说的“送日子”。娶亲日期要征得女方家同意,所以叫“请期”。亲迎,则是指娶亲,男家一般要丈夫亲自迎娶新娘。

    王艮道:“于是你父母其后就邀请男方的全家人来到家里做客。顺便把所有的亲戚朋友也都给请来了,他们如此是要商量请期之事对吧。”童小双脸色突然十分难过道:“哎,可惜时间不对,时间不对。”

    王艮道:“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件大喜之事。也看得出你父母对你疼爱的紧,可是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童小双道:“我慢慢跟你说就是了,因为是给哥哥常锦田相亲,所以那天弟弟常啸天也就没有跟着来,而当时我心里实在不想,于是就在那天赌气离家十里之外,到一处地方去玩耍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