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0章 清理门户(二)&.
    !

    孤广城道:“素闻伍大人的剑法不错,今日却用短棍,不知道伍大人你能够胜任么?”

    伍文定道:“今日伍文定不用兵器,只用手中的短棍,至于能不能够胜任,你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宋驰河大声问道,道:“伍文定,你们两人打斗怎么个规矩?”伍文定道:“此人在王先生的棺木之前如此无礼,还跟他讲个什么规矩,当然是斗个至死方休。”

    孤广城道:“伍文定,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要这铁盒子里的东西么?其实”

    伍文定打断道:“这还不简单,因为你就是先生说的那类人。”孤广城叹气道:“你们每一个人从来没有想要听我说完我想要说的话,罢了,你还是动手吧!孤广城此时什么都不想说了。”王艮见伍文定刚才受了伤,此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孤广城的对手,对伍文定说道:“伍大人,此人武功厉害,你可要小心应付才是。”

    伍文定豪然道:“放心,我即便是用手中的这跟烂棍,也能将这毛猴打个屁滚尿流的。”众人听了伍文定的话轰然大笑。而孤广城却是面无表情,其漠然拱手道:“孤广城先来请教高招了。”说完使出了天崩手中的招式,一招“断天劈”向伍文定打出。这天崩手是天穹派的绝学,分有断天劈、冲天刺,崩石砍、崩山砸、抹平手、点天手六个招式,力道极为刁猛,然从表面看起来并不觉得有如何的威力,这最为关键的精髓全在在习练者暗含的力道了。

    伍文定以短棍使出剑法来应对,两招“颠三倒四”将孤广城的招式化解。孤广城见自己一连几招都被伍文定化去,赞道:“好功夫,果然极尽巧妙。”

    伍文定习练的武学之最可谓就是千秋诀,此时已道了随心所欲的境界,手中的短棍充满罡气,与孤广城打斗起来棍气纵横。孤广城暗忖一根短棍能够如何,忖罢便是天崩手中的一记“冲天刺”,手掌与伍文定的短棍相抵,

    伍文定棍法乃剑法,心念所至,手中短棍无不如意使之。“嘭”的一声,两人各自后退了好几步。心中各自讶然,孤广城本想一击将伍文定手中的短棍断去,

    哪里知道伍文定手中的短棍不仅没有断去,反而将自己的手掌打得生疼。伍文定通过这一击知道了孤广城的功力之高。

    伍文定忖道:“此人的功力不再我之下,此人来到先生门下多年,如此隐忍,想必的另有图谋,无论是什么图谋,我伍文定都不能让其得逞了。”

    孤广城咬牙再上,将天崩手中的招式注意使出,那“断天劈”、“冲天刺”,“崩石砍”、“崩山砸”、“抹平手”、“点天手”逐一向伍文定打去。伍文定手中的短棍如剑使,千秋诀剑法挥洒连连,两人都是以攻对攻,没有一方落于下风,

    也没有一方是完全占据上风的。孤广城见天崩手奈何不得伍文定,便使出了形意拳来,手拳招式相联,居然毫无破绽。

    伍文定虽然恨极了孤广城,然心里却佩服其打出的武功招式巧妙过人,手掌拳的功夫使得实在是精妙严谨,即便是犀利刁钻如千秋诀剑法,也不好应对。

    不过此时因为伍文定手中的是短棍,且还受了伤,是以伍文定一时不能击败孤广城,若是伍文定的手中拿着的是一锐利长剑,那孤广城此时这样与伍文定交手自当落败。两人各自拆解了对方了三百余招,翻滚来去斗得是旗鼓相当,众人看了许久,也不知道谁人占据上风。

    伍文定连番攻守,孤广城也是如此,虽然孤广城没有兵器,然而其却能够将手上的功夫使得得如刀如斧一般生猛,如此功夫武林之上之上已属于少见行列,当属绝顶高手级别。

    伍文定突然收招,卖了个破绽引孤广城上当,其捂着心口,大口喘气不止,孤广城以为伍文定以为受伤而如此,大笑道:“看你不输给我。”

    孤广城说罢,招式不加思索而出,只见他倾尽了全力,一记形意拳中的虎拳向伍文定猛然劈去。这一击就如雷霆电击,力道之充沛非内力深厚者难以抵御。

    孤广城这一拳眼看就要击中了伍文定,伍文定突然一笑快闪一步,避开了孤广城的这一强拳。来到了孤广城的侧边,手中短棍连挥,左右而去。

    孤广城从哪伍文定的一笑,就知道自己上了伍文定的当,被伍文定手中的短棍连攻不止,左抵右拙挡,显得是异常狼狈,欲反守为攻,却被伍文定死死压住,几番尝试,怎奈这伍文定的千秋诀剑法招式太过于巧妙,自己身陷守局,

    孤广城心知不好,因为此时自己可是使出了全身解数方才保不败与伍文定的手下,那伍文定多多少少受了伤,自己和不干脆以内功与伍文定硬抵,至少要与伍文定分开几步之远才行。想到这里暗自庆幸伍文定手中的兵器是短棍而非锐利长剑,否则极哪里还有胜算。

    孤广城突然不再躲避,身子受了伍文定的两下猛击,他大手支出,想伍文定的胸口打去,伍文定不得不回放收手,双掌与孤广城相对,两人都感道双手手骨疼痛,

    似有扭曲骨裂之感。伍文定之前本就受了伤,此时的内功较孤广城还是差了一些,其后退而去,口中鲜血喷出,孤广城也是感到气血翻腾,然见伍文定如此,知道其无法快速攻击自己,硬是强运真气,将翻腾的气血强行压了下去。

    此时听见一女子的声音传来,道:“文定,你为何不用长剑对付此人。”一男子接话道:“因为兵器在丧礼之时出现不吉利,不得好。”

    那女子就是孙语瑶,而接话之人就是武小尤。伍文定一看,那伍文定,张水牛,婉妹,徐正,阳荷侍都前来了,伍文定对孙语瑶问道:“他们怎么都来了。”

    孙语瑶道:“因为他们正好都在一处,得知了先生去世的消息之火,就一道赶来了。”一边的孤广城见他们在谈说,也正好可以抓紧时间调息。伍文定看去,见阳荷侍怀中有一婴孩,问道:“这定是侄子,你们是什么时候生的,此事我居然不知道?”

    徐正道:“这婴孩是捡来的,也不知道是谁人丢弃的。”伍文定以为徐正在开玩笑,道:“徐大哥你真会开玩笑,该不是跟嫂子闹了别扭?”

    徐正道:“怎么会,这真是捡来的。”

    伍文定自然知道阳荷侍自身的难言之隐,笑道:“这不用说,定是上天将这婴孩赐予你们的,因为好人自然会有好报。”

    这婴孩便是首回中秦若烟漂流的那一个。且说那徐正和阳荷侍在山中隐居,因为阳荷侍的身子属性极寒,所幸习练了祁逸娘所教的无鼎掌法才让自己的身子寒毒能够按时排遣。但是这多年来阳荷侍一直没有身孕,也成为了阳荷侍心中的一件憾事,

    幸好这徐正倒也不介意,每当阳荷侍耿怀此事说什么不孝之事无后为大,让徐正纳妾另开妻房诸话,徐正反而是对其多加劝慰,让其不要老是挂心此事,并不如阳荷侍所说去做。嘉靖七年间,一天那阳荷侍如常来到小河的一柳树下浣衣洗布,这柳下凉阴,

    阳荷侍每要浣衣都是来此,阳荷侍正在浣洗着衣物,且发现一只木盆顺流而下,盆中有一男婴孩,正在安静熟睡。阳荷侍将这婴孩抱起,见这孩子身上有一长命锁和一纸条,纸条上写着孩子的生辰八字:生于嘉靖七年闰十月初一夜,戊子癸亥己巳乙亥。

    此时徐正正在往此处走来,听阳荷侍说了如此情况,两人合计,定是上天知道两人已经不能孕育后人,所以将这婴孩送来了,所以这是上天送来的厚爱,无论如何都要将此婴孩给抚养成人。两人高兴了许久,阳荷侍问道:“不知道这婴孩该叫什么名字。”

    徐正一想,道:“这是上天对我们的垂怜,那么就自然不能随你我之俗姓,当要应天而去取名才是。”阳荷侍道:“可是怎么应天而取名。”

    徐正道:“你在柳树下得到的这婴孩,这婴孩上天所赐的姓当为柳,我想这婴孩定有一番不俗际遇,我看就姓柳名尘缘吧。”阳荷侍道:“柳尘缘,很好听的名字。”说着就务必欢喜地将这婴孩带回了住处去。

    嘉靖七年,这徐正阳荷侍得到了随流婴孩柳尘缘,两人铭记这一年这一天,常常感恩天地,阳荷侍母性初生,对这柳尘缘疼爱不已,日子也多了几分色彩。徐正每日的生活就是练武,然后下山到集市去取羊奶,而阳荷侍则是照看着柳尘缘。

    一日,那徐正照常起身练武,忽然听见武小尤的声音传来:“徐正大哥,好久不见,你之前总是在武功上胜过武小尤,今日武小尤要来找你再切磋比试一番。”

    徐正看去只见武小尤走来,那张水牛和婉妹也走来,张水牛道:“是哩,不知道这些年徐大哥的武功如何,我们这些年实在是闲着无事,都想来看看大哥。”

    徐正笑道:“也好啊,我就看看你们的武功这些年到底练得如何了?”这两人人正要切磋武艺,正好孙语瑶急急而来,她将王守仁去世的事情告诉了徐正和武小尤人,徐、武二人便立刻往南京赶来了。

    伍文定对于此详事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他忘记了与孤广城打斗之事,往阳荷侍走了过去,看了看阳荷侍怀中的婴孩,道:“这婴孩可取有名字。”

    徐正道:“当然,因为上天所赐,所以没有随我们的姓,其是荷侍在柳树下得到,便取姓柳,其被我们得到,定是上天知他尘缘未了,所以我们二人便顺应天意,给其取名柳尘缘了。”

    伍文定道:“柳尘缘,柳尘缘,不错的名字,其定不是凡人,定有不凡经历。”徐正看了看孤广城,对伍文定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伍文定恨声道:“此人真是太可恶了。”说着便把事情的经过大概告诉了徐正。一边的孙语瑶听了伍文定所说,心中登时火起,她对孤广城破口大骂道:“就算是一个平民百姓,都知道死者为大,你身为王先生的弟子,为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今日我孙语瑶便替王门清理门户了。”孙语瑶说着就要拔剑,徐正身受阻止孙语瑶道:“丧礼之下,兵戈不祥,孙语瑶你先退下吧。此时交给我来就好。”孙语瑶听徐正这么说,只好把长剑收回剑鞘。

    这王守仁向来是徐正最为敬重之人,此时听了伍文定所说的事,心下就想这一定要狠狠地去教训孤广城一番。徐正道:“丧礼之上,你这般做已属不对,且又偷袭打伤了我文定兄弟,今日徐正不会让你轻易离开此地的。”

    孤广城道:“徐正,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过了,对你的武功我也多有耳闻,当年先生没有你的辅佐,是平定不了宁王之乱的。我孤广城自认输了。”徐正道:“今日即便你认输了,我现在也要好好教训你,去替已经离开的王先生收拾你这逆徒。”

    孤广城蛮气也上了头,道:“那好,那就来吧,我孤广城可不畏惧你徐正。”徐正说着就是一记力道极大的漂山掌力向孤广城打去。

    这漂山掌力是一套高深武学,是奇侠梁修当年邂逅张三丰之后,从张真人的太极拳中的悟出的一套掌法,意在己方搏斗之时占据上风时候,不使对方逃走,

    将其飘然返来并加以击杀的诡异掌法,此掌法的关键在于“漂”字,这就取决于自己身内力的是否深厚,

    习练到了第几层次,否则若是对方体力太重,或者是自己修炼太粗浅,那么自己计算全力使出这一掌也无法将对方给“漂”回来,依然会让对方逃遁离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漂山掌力”的习练便证明此人已经是顶级高手行列了。

    这漂山掌力分六成,第一层便是“柳絮飘飞”,第二层是“幻影迷踪”,第三层是“闲庭信步”,第四层是“无足轻重”第五层是“摧枯拉朽”,第六层则是漂山掌力的最高境界的“移山填海”。

    第一层只是简单的招式,只要一掌打出掌气飞出转而回旋便是掌握了第一层的精髓,梁修创出这漂山掌力受太极思想启发,在这第一层其中颇具太极之理,这第一层的习练便是漂山掌力重要的基础。

    第二层就是“幻影迷踪”,这一层的掌气打出,要练到时隐时现,可见可不见,颇为迷幻,让人捉摸不定,若是到此,那么这漂山掌力已经有所小成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