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1章 清理门户(三)*.
    !

    第三层则是“闲庭信步”,习练到这一境界已经可以在实战之中让对手难以逃脱了,也证明习练之人的内功修为极为不错,这漂山掌力在此才会显示出实际作用。

    第四层则是“无足轻重,”到此习练这漂山掌力已经算是是有所成就了,此时习练之人已经熟练掌握漂山掌力的精髓。第五层则是一次重大的突破,这一层的漂山掌力不仅仅意在漂回将要逃走的对手,而是已经随心所欲了,

    其不仅是能够让人折返,也可以让人远离自己,此层次凭掌力让人或进或退都不是什么难事。同时在这第五层开始这掌力就已经具有了有极大的破坏力,一样可以用掌力去杀人破敌,全凭习练之人的内心掌控了。但是这第六层的最高层次是难以达到的,即便是便是这司马信也只是习练到了第五层而已。

    第六层的习练只有首创者梁修一人习练至此境界,这第六层不仅仅是随心所欲,从“移山填海”四个字便可顾名思义,

    即便是遇到了千斤重的物体让其远近挪移亦不是什么难事,这第六层已经是漂山掌力的最高境界。徐正武学根基本就极深,当年几番磨练,这漂山掌力早已经到达最高境界了(徐正其事详情可见众喣飘山记)。

    徐正打出的可是漂山掌力中的最高一层“移山填海”,其劲力之大孤广城根本无法抵御,孤广城只觉的一股无形的且劲力极大的掌力将自己紧紧擒住了,

    想要挣扎动弹弹不得,孤广成心下大惊,自己知道徐正的武功十分厉害,可是却不知道徐正的武功居然厉害至这等地步。

    徐正手势旋转,牵引着掌力然后劲力一甩,那孤广成被生生甩向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之上。

    “嘭”的一声,孤广成重重被徐正甩出,整个人硬是被狠狠地撞在了那树干之上,那树干可是一人合抱之粗,即便如此,孤广成仍是将那棵树撞得树枝摇动,枯叶纷落而下。

    众人面面相觑,不想徐正一招就制服了孤广城,皆被徐正的武功给折服了。整个场面寂静了一会,然后众人无不是拍手为徐正叫好,此时孤广城受了重伤,一时难以动弹,一些王门子弟对徐正道:“徐大侠,你快去取了此人的性命。”

    另一些人道:“他眼下受了伤,不需要徐大侠动手,光是我们就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此时孤广城已经是受了重伤,其胸前肋骨断去了好几根,左手手臂骨骼和左脚的脚骨也被震断震裂了,此时不说是那么多的人,就算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要了孤广成的性命。此时众怒汹汹,皆要取了孤广城的性命。

    王艮大喝一声道:“大家冷静一下,不可妄动,听我一言。”众人这才停下,王艮对徐正道:“徐大侠,眼下是王先生的丧礼,此时不应该再死人,不知道徐大侠是否这样认为?”

    徐正点头赞成,道:“孤广城,今日之事你当如何?”孤广城苦笑道:“技不如人,心服口服、”王艮道:“此人是徐大侠制服的,徐大侠既然都这么认为了,那么就好办了。”

    此时只见一们人得意至极,他对孤广城怪声怪气地说道:“徐大侠可是当今武林第一,江湖之上谁人不知道,只有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之人干去招惹,眼下可好,也不过徐大侠的一合之将罢了。知道厉害了吧?”王艮对那人道:“一边去不得胡言乱语。”

    那人道:“师兄,此人此时不杀,更待何时?”王艮没有回答,转而对孤广城说道:“孤广城,从今日起,你便不再是我王门之人了,你好自为之吧。请!”

    王艮说着伸手示意孤广城离开这里。那孤广城缓缓起身,继而吐出了一口鲜血,道:“我孤广城并非与你们为敌,可是你们何人知道我的心思,何曾同我言语几句?罢了罢了”说着孤广城踉踉跄跄地挪步而去了,那宋驰河道:“孤广城,今日是放了你一命,他日你可不要在行凶作恶了。”

    孤广城想着大笑道:“罢了,罢了,世事难料,说不定他日我会成为一个大英雄。哈哈”孤广城言语奇怪,众人直听的莫名其妙,在这笑声里,那孤广城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徐正见伍文定刚才有吐血,问道:“文定兄弟,伤势可好。”伍文定道:“这伤势不重,对伍文定来说没有什么大碍。”

    徐正道:“那就好,看来此人的武功不弱。”伍文定苦笑道:“徐大哥有所不知,文定先前是受了此人的偷袭一击,不然伍文定也不至于与之斗得如此狼狈。”徐正道:“无事就好。”伍文定对王艮道:“那个铁盒子呢?”

    王艮道:“在童小双的手里。”王艮正要寻得童小双,却发现童小双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王艮道:“这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去了哪里,众位门人有没有看见刚才与我在一起的女子。”

    刚才众人全都注意这徐正和伍文定两人,哪里回去注意到童小双。伍文定也没有在意道:“罢了,兴许此人歇息去了,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们先把王先生的葬礼给弄好了再说。”

    且说那童小双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徐正与孤广城的打斗上的时候,拿着铁盒快步离开了,他快步跑着,脑袋一直往后看去,生怕有人追了上来,自然也没有注意前面的行人,忽然其猛地撞到了一男子,那男子道:“你这人怎么不看路。”

    那男子看着童小双的右手似乎受了伤,道:“看你受了伤,怎么还跑这么快。”

    童小双道:“给王守仁先生买丧礼东西。”那人将童小双扶起,拱手道:“在下汪直,也正要去参加王先生的丧礼。”话一说完,忽然感到不对,有看这童小双拿着一铁盒,身后死死抓童小双的右手,道:“你是在骗我对不对?”

    童小双疼痛不已,骂道:“你这死人,人家痛死了,人家哪里说话骗你了?”

    汪直道:“王门弟子众多,怎么会让你这么一个女子出来置办东西,且你还是一个受伤之人。告诉我,你是谁,这铁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汪直说着手掌暗自下了力气,童小双右臂生疼,道:“放开我。”她见汪直不放,便是呼的一拳,左手向汪直当胸猛击过去。

    汪直冷不防被天下无双这一拳击中心口,暗想这童小双虽然受了伤,但是其也习练过些许功夫,这一拳打出并不致命,不过也是有着一定的力道。

    汪直放开了童小双的手臂,道:“我知道了,那铁盒子里面定是什么宝贝,你是不是到王门里偷得的东西?”童小双没有回答,只是奋力跑开了。汪直哪里会让其逃走,心道:“想逃,我汪直可不会放过你。”

    童小双听汪直说是要参加王守仁的丧礼的,想必其是王守仁的一门下弟子,自己可不能被其抓住,不然可就惨了,所以童小双此时想到的就是赶快逃离,汪直则是在童小双的身后紧追不舍。两人将大街上弄得是鸡飞狗跳的。

    汪直喊道:“你别跑啊。”童小双回道:“你别追着我,我就不跑。”汪直骂道:“你这女子,看来定是惯偷,不然怎么跑了这么久都不累?”

    童小双反诘道:“你试着被凶狗追着试试,看你会不会觉得累。”汪直想不到者童小双居然骂自己是条狗,心下火气大起,本来有点疲累,此时也不累了。两人一路奔跑着,同时尽说着一些废话。

    童小双跑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那人就是孤广成,孤广成道:“给我。”童小双扭头伸手一指,道:“那人要来抢。”孤广成对童小双道:“你到一边去待着。”

    童小双道:“此人叫汪直,他不会武功,一招之内你就可以制服他。”汪直此时已经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看见两人在说话,道:“没有想到你这女子居然还有同伙。”

    孤广成认得汪直,道:“原来是你,你多次拜师王先生都没有收留,怎么今日王先生的丧礼你还要来拜师么?”

    汪直不接孤广成的话,道:“这个女子说是她自己是从王先生的丧礼上出来的,那么这些东西一定是王门之中的重要东西,今日你们遇到了我,休想就这样拿走了。”

    孤广成道:“我三招之内就可以要了你的小命,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远一点。”

    汪直生平就从来没有见过会武功之人,也不知道会武功之人有什么厉害之处,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汪直此时哪里会畏惧,道:“我汪直哪里会因为你的一句恐吓就后退了。看你的样子,定是受伤了吧,我三招之内就可以要了你的小命,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远一点。”

    孤广成不想这汪直用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来反呛自己,骂道:“今日我不取你狗命我就不信了。”说着右手挥拳,却忘记了自己的左脚也受了伤,根本使不出像样的招式来。一个踉跄,摔了一个狗吃屎。

    汪直哈哈大笑,道:“这也叫武功么,这不是狗吃屎么。”汪直说着学着狗叫了两声。

    孤广城受汪直如此大辱,心下的怒火可想而知,立刻站起身来,以一招形意拳中的“天狗吃月”,这本应是两掌而出,然孤广成此时左手受伤,只能够一掌推出,加上受伤不轻,动作也慢上了好几拍。

    汪直不会武功,认不得孤广城的招式,也不知道孤广城的厉害,所为不知者无畏就是如此,只见他向后退了好几步,学着那孤广城的招式,不过是两拳同时打出了,“砰”的一声,汪直受了孤广成的这一拳,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立住。

    看去孤广城,只见其脸上变了色,原来这孤广城肋骨被徐正那一击给震断了好几根,现在又被汪直这么一击打,虽然力道不大,但是也已经伤筋动骨了,孤广城顿时觉得疼的不行,气喘渐重。

    汪直根本不知道孤广城为何如此,还以为是自己将其打成了这样,道:“你这样居然也叫做武功?那谁不不会?”说着他也不去理孤广城,对童小双喝道:“你可别跑了。”

    童小双不想孤广城与徐正一战,武功就居然到了这步田地,连一个普通人都对付不得,童小双道:“我们他日再见。”说着就快步奔跑了起来。

    孤广城慢慢地从地上爬起,脸上额头头发上尽是黑灰尘土,狼狈至极。他看着汪直往童小双追去的方向,心中七上八下,苦笑一声,想不到自己也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时候。

    且说那汪直和童小双两人一直跑着直到下午,两人终究是体力不支,童小双来到河边,回头气喘吁吁地问道:“告诉我你干什么要一直追我?”

    汪直往前走了几步,也是气喘吁吁地道:“你说,那铁盒子里到底是什么?”童小双道:“我干什么要告诉你,你要是再过来我可就吧这东西往河里给丢去了。”

    汪直急道:“别别别。我们来商量一个事情可好?”童小双道:“商量个什么?”

    汪直道:“我先问你,里面是什么东西?金银珠宝,还是书籍秘策?”童小双道:“是前者如何,是后者又如何?”

    汪直道:“若是前者的话,你就可以拿去,若是后者的话,那我们就把里面的东西抄各自写一份,如何?不过你也要老实答来,不得骗人啊!”

    童小双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没有办法了,忖道:“我要是骗他,他定是不信的,因为他定是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童小双道:“你说的此话当真,你该不会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吧?”汪直道:“当然不会。我汪直一个男子,为何要诓骗女子?”童小双道:“看你的穿着打扮,想必也不会如此。告诉你吧,这里面的东西是后者。”

    汪直道:“我看这个铁盒子也不会装什么金银财宝,那既然是这样,我们这就找一个客栈,我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抄录好,你看如何?”童小双道:“好。但是我要你发毒誓?只是抄录里面的东西而已。”汪直道:“这哟何难?”

    童小双道:“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汪直道:“好。”其后汪直便照童小双所说的发了一个毒誓。两人其后就找到了一客栈,汪直跟小二找来了纸笔,便开始抄录起来。童小双道:“看你的衣着打扮,就知道你是个纨绔子弟,你居然认得字?”

    汪直:“当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你都不懂么?”童小双道:“既然你在抄写,那我就给自己换药了。”童小双说着就给自己的右手手臂换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