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2章 清理门户(四) //
    !

    汪直扭头道:“这个心学全册我就不要了,这未了体心经抄完就好。”汪直说着不经意间看见了童小双的右手手臂上有一倭刀样子的纹身,汪直突然脸色一变,问道:“你手臂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

    童小双不想与汪直说得太多,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抄你的书,然后就赶快离开这里。”

    那汪直见童小双根本不愿与自己多说,仍是在换着药,汪直陡然间满脸充满了怒气,厉声喝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见么,我刚才在问你,你的手臂上的这个倭刀纹身是怎么回事?”

    童小双看了看汪直的样子,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我自己的事情,到底干你什么事?”那汪直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抓住了童小双的右手,声音低沉说道:“你必须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倭寇?”汪直声音低沉,然话中的怒气之盛童小双是感觉到的。

    童小双暗忖自己出了偷盗之外,并没有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即使此时汪直怒气大盛,心下也好不以为意,道:“人家的家人被倭寇杀了,所以便让人给自己纹上了这个纹身,我不是倭寇,看你的样子想必你的家人也被倭寇给害了吧。”

    汪直叹了一口气,放开了童小双的右手,一会才道:“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汪直虽然是叹气,但是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了,其背对童小双站立了良久,一动也不动。

    童小双没有想到这汪直的变化是如此之大,心道:“莫不是我说中了他的心事,难道他也和我一样。”童小双给自己手臂上好了药,问道:“喂,你是怎么了。莫不是你的加尔你也被倭寇给杀害了?”

    汪直点头道:“你说对了,我的家人全部都死在倭寇的手里。”童小双道:“原来我们都是苦命的人。”汪直长叹一声,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说多了只会增加烦恼,我继续抄录,待会你一个人在此歇息,我到别处去。”

    一个时辰之后,那汪直总算是把未了体心经抄录完毕,童小双道:“你不抄写那心学全册么?刚才听那人说你多次要拜入王先生的门下而不得,此时这心学全册在这里你却不要了?这到底是为何啊?莫非那王先生看出你并非真心拜入其门下,所以才不收你为徒?”

    汪直道:“没错,那王先生真是厉害,知道我并非是真心地拜入他的门下,这王先生是一位神人也。王先生的武功定是从此学得,我就是为此而来,没有想到今日被我得到了,只要多谢你了。”

    童小双道:“王先生并非一个爱显山露水之人,你怎知道王先生懂得武功呢?”汪直笑而不语。在童小双的几番询问之下,那汪直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在此之前,那一天是天气是春风和煦,阳光明媚,那王守仁独自出来南京城外游玩,碰巧遇到了汪直,汪直当时刚被王守仁拒绝拜入门下,所以也没有上去打招呼,汪直很想看看这王守仁一人出行,是要做什么,所以他就一直暗中跟着王守仁。

    那王守仁一直游玩到了下午,此时人已经不多了,王守仁来到了小山上的一凉亭上歇息。就在这个时候有高矮两个强盗持刀而来,那高个强盗对王守仁道:“识相的把身上的钱财都拿出来。”

    一边的汪直看着这情况,暗忖自己就是因为听说过王守仁会武功,且武功不低,所以才想要拜入门下,此时就看看这王守仁如何应对这两个强盗。却见王守仁道:“光天化日之下,为何要如此,正经做事不好么?”

    那矮个强盗道:“还轮到你来教训,看你文文弱弱的,是不想活了吧?”说着挥刀而去,王守仁身子极快,一下子就来到了两人的身后。那两个强盗只觉得眼神恍惚一下,王守仁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后了。那两个强盗相道:“此人怎么到了我们后边,莫非此人会法术?”

    王守仁道:“天色已经晚了,我也要走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作此勾当了,在下王守仁,有机会你们可以到我门下来。”说着就要离开。没有想到就在此时,有一母女走来,见到了眼前的景象,顿时明白了过来,就要快步离开。

    那两个强盗哪里会让这母女离开,他们暗忖这王守仁门下有众多的弟子,定不会缺少钱财,所以便挟持了这母女二人,对王守仁道:“王先生,你若是走了,我便杀了她们二人。”

    王守仁道:“好,我不走,你把我留下来,但是你们先把她们给放了,不得伤害他们半分半毫。”那高个强盗道:“王先生,你过来。”王守仁走进了几步,继续说道:“我过来了,你们快把她们给放了。”

    那高个强盗拿出一绳索,扔给了王守仁,示意道:“王先生,有劳你把自己的脚给绑上。”王守仁坐在地上,如其做法。那高个强盗来到王守仁面前,将王守仁的手给绑上,然后一脚往王守仁的小腹的气海穴和关元穴猛踢过去。

    然没有想到的是这高个强盗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道震飞而去,撞到了身后的一棵树上。那高个强盗被这一击弄得气血不顺,骨骼生疼,其捂着心口喘息道:“原来你真的会武功?”

    王守仁不知道怎么回事,问道:“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武功,你没事吧?”王守仁平时习练未了体心经,体内真气日益充足,而气海关元两穴是真气最为充足的所在,

    那高个强盗脚踢在王守仁的这两穴之处,王守仁体内的真气自动护住身子不受侵害,那高个强盗力道几许,其就反了几倍,将其生生震飞了。王守仁并非深究武学之人,对此全然不知道,反而让人更加生气。

    那矮个强盗道:“大哥,要不要我现在就杀了他?”高个强盗道:“不可,但是他把我弄成了这样,教训他一下就好,留着他的性命,到时候让他的门人亲自拿着钱财前来赎人。”那矮个强盗对王守仁道:“让你把我大哥弄成这样。”

    说着就要一脚往王守仁的心中踹去,这一脚去踹在王守仁的玉堂和灵墟两个穴道上,这一处地方比之前的关元气海那两个穴道的反弹更甚,只见这矮个强盗被王守仁体内的真气反击出了十米开外,跌落在地。

    这矮个强盗抚着只见的屁股苦道:“这人会武功,不知道是什么邪门武功,居然这么厉害。”王守仁对那母女二人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走。”那母女二人这才醒悟过来,快步离开了。

    那汪直就一直在看着眼下所发之事,忖道:“莫非这王先生连自己武功有多都不知道,看样子的确如此,王先生做事情向来光明磊落,不像是假的。”

    汪直在暗处继续看去,接下来的一幕才让汪直眼珠都要掉下来了。只见王守仁稍微一用力,那紧缚在手上的绳索居然被王守仁轻描淡写地就扯断了,这内力高到底是达到了何种地步。

    汪直心道:“听人说王先生身负绝世武功,眼下看来的确如此。”汪直想着继续看去,只见王守仁将脚上的绳索解开,来到了那高个强盗面前。

    那高个强盗本在倚靠着树坐着,见王守仁走来,来到高个强盗面前蹲下,道:“你没事吧。有没有感到哪里不适?”

    那高个强盗忽然一刀向王守仁劈去,王守仁快速后退,速度似电光石火一般,那高个强盗这一刀劈空,反而将自己的左腿脚给劈到了。高个强盗一声惨叫,腿上鲜血淋淋。

    王守仁摇头苦笑道:“坏人终将害己,这从来都是天意,我王守仁并无害你之心,你这样子对我又是何苦呢。”那矮个强盗来到高个强盗的身边,将其扶起,道:“此人不好对付,我们还是快走为妙。”

    王守仁道:“他左腿受了伤,要是不治,恐怕往后就要废去了,我看你们还是赶快去看大夫才行。”那两个强盗道:“我们身上可没有钱,看不起大夫。”

    王守仁道:“此事交给我就是了,你们跟我来吧。”那两个强盗道:“你不会告官把我们抓住么?”王守仁道:“放心吧,我不会将你们送官,因为你们并没有干出杀人越货的事情来。”

    汪直说道这里,童小双这才明白过来,道:“原来你是这样知道王先生会武功的。后来王先生如何对那两个强盗?”

    汪直道:“后来王先生就将这两人带入了城中,给他们找来了大夫,其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童小双道:“王先生还真是菩萨心肠。”

    汪直道:“从那以后,我更加坚定了拜入其门下之心,可是王先生从来没有答应收我为徒。”此时汪直将未了体心经抄写完毕,道:“好了,我也该走了。不过我看你这样,你可要小心了。”童小双道:“我为何要小心?”

    汪直道:“你偷了人家的东西,就不怕王门的弟子们找来算账?”童小双笑道:“这个我可不操心,那些人先想着把王先生的丧礼办好了再说吧,我这这个事情恐怕几天之后他们才会想到。”

    汪直道:“你这女子聪明得很。你在此好好歇息吧,我也该走了。”说完汪直就往门外走去,心里忽然想起了那孤广城来了,问道:“之前阻拦我的那个人你们是一伙的?”

    童小双知道汪直的意思,想了想道:“我们以前是一伙的,但是现在开始我们就已经不是了。”说到这里童小双心里不由得想起了王艮来,自语道:“有些事情还真觉得很对不起那王艮。”

    汪直对童小双拱手道:“我还是要多谢你,你也已经知道,我其实就是为了求得这未了体心经,然而却没有想到今日会是如此情况,既然求到了,汪直也该走了,此刻一别,他日有缘我们再见吧。”汪直说完就走出了门外。

    汪直走后,那童小双想起了孤广城来,心道:“不知道此人如何了,刚才看他与不会武功的汪直打斗,就知道他受的伤势极重,我的去看看。”

    童小双想着便起身来到了客栈之外,四处找了许久,也没有看见那孤广城的踪影,童小双只好回到客栈中,想起了那王艮来,心里感到对其不住,便打算在第二天去找王艮,又想这王守仁应该是在明日下葬,到时候丧礼结束之后王门中的其他人说不定会因为此事而责怪起王艮来,那么到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在暗中为好。这个时候之听见一孤广城的声音传来,道:“好你个童小双,你居然背叛了我。”孤广城打开了门,续道,“刚才你和那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可就在你的隔壁。”

    童小双冷汗冒出,想起此事的孤广城武功已经大不如前,随即冷静下来,道:“我没有背叛你。”孤广城道:“是么,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那王艮,你该不是喜欢上了他吧?”童小双道:“我才没有。”孤广城道:“有没有我不关心,快点,把那东西给我。”

    童小双拿着铁盒,道:“我不能给你,今天的事情我一直在场,兴许一些东西是天注定的,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孤广城根本没有统领之能么,我想你孤广城是成不了大事的。

    再说你今日在王门受辱,心下定是想着报仇之事,这秘籍若是给了你,到时候你定是会用来残害王门之人,所以我是不能给你的。”孤广城道:“你忘记了你我的家人是怎么死的么?”

    童小双道:“我没有忘记,我已经说了,你孤广城是成不了大事的,这东西不能给你,该给谁我心里有数。”孤广城道:“不是我,你怎么能够拿到这东西?”

    童小双笑道:“是啊,我童小双是要感谢你当时在大街上找来一人,将我的手臂打断,感谢你,因为这苦肉计都是因为你才成功的是不是?”孤广城道:“难道不是么?”

    童小双道:“你根本就是个自私之人,从今以后,我童小双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说着就要离开。孤广城拦住道:“你跟我哥哥虽然没有成亲,但也算是我的嫂子,怎么能够说没有关系?”童小双道:“我与你哥哥没有成亲,何来的嫂子?”说着就硬要离开。

    孤广城道:“你走不了。”童小双突然一脚踢向孤广城左脚受伤处,然后猛力一推,那孤广城吃痛站立不稳,又被童小双这么一推,摔倒在地上。

    童小双道:“以后你好自为之吧。”孤广城道:“没有想到我孤广城一脚如此落魄,你还这样落井下石。”童小双道:“算我童小双对不起你。”说着就快步离开了这客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