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3章 开宗立派(一).
    !

    且说那徐正等人在第三天的一大早就将王守仁的尸身送葬,王守仁之子王正宪也提前一日从绍兴赶来了,给父亲披麻戴孝,亲自抬棺。

    丧礼结束之后,伍文定对王艮问道:“那女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王艮知道伍文定说的是童小双,他啊摇头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此人去了哪里,想必在南京城的某个客栈里,待会我让师弟们去找一找。”

    伍文定道:“找到之后,我就要亲自到少林寺和天穹派去一趟,将那两本典籍分别送还。”王艮笑道:“伍大人一心要完成王先生的遗命,看来王先生并没有找错人。”

    徐正走来道:“文定兄弟,王先生让你做的事情需不需要我来帮忙?”伍文定笑道:“送个东西而已,不必劳烦徐大哥,再说徐大哥还有孩子需要照顾不是?”两人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其说那王艮回到了府中之后,就立刻让门下师弟们去帮忙找一找那童小双。

    众人出去之后,王艮自己也是急不过,索性也出来找寻。一直到了正午,王艮也没有找到童小双,王艮觉得腹中饥渴,来到一茶馆里叫了一壶茶水和一些点心,王艮正要食用,可见那童小双往自己的桌子走了过来,笑吟吟道:“我不想让别人找到,谁人都别想找到我。”王艮暗道你居然还有心思笑,害我找了这么久。

    王艮道:“你到哪里去了,快点把东西拿来,那伍大人急着要哪,我还以为你拿着这东西跑了。”童小双没有说话,神情若有所思,王艮奇怪道:“喂,我说的话你到底听见了没?”

    童小双眼睛直看这王艮,眼神似有祈求之意,道:“王三哥,你跟我一起走好不好?”王艮不解道:“我说童小双,你到底在说着什么呢?”

    童小双道:“其实有些事情我不应该瞒着你,现在我想把一些话跟你说一说。”王艮心下更加糊涂了,问道:“童小双,你这是怎么了?”

    童小双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王三哥,其实你不知道,那孤广城就是常啸天。”王艮吃了一惊,诧道:“你说什么?”王艮又想了一下,恍然道,“这么说来你就是和他一道的,是不是?”

    王艮说着忖度了一会,道,“我知道了,你定是不会给我那铁盒了,因为你已经给了那孤广城,对不对?”童小双道:“王三哥,那铁盒子我并没有给他孤广城,因为我心里根本就不想和他一道?”

    王艮道:“你不要这样说,你又是在骗我而已,从头到尾都在骗我,现在回来又想要骗我是不是?”童小双道:“不是。王三哥,其实你们都不知道那孤广城的所想,当时你们都没有听他把话说完。”

    王艮道:“那可不,因为你跟他是一伙的,你很了解他,是不是?”童小双道:“孤广城和我一样,家人都被倭寇所杀,所以他想要开宗立派,以对付倭寇,然事到如今,他只学得了些许武功,没有学得王先生的学识。”

    王艮打断脸色发青,道:“好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了,你赶快把那铁盒子给我,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童小双脸色黯然,道:“王三哥,你对小双居然这么绝情么?”

    王艮见童小双言语中幽怨满满,心软了下来,叹道:“你这样不是要将我王艮置于走投无路的地步么?不然你还要我怎样?换做你是我,你又会如何行事”

    童小双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这个时候钱德洪等人走来过来,正要跟王艮说还是找不到那童小双,却见王艮似乎正在与童小双在喝着茶,钱德洪走了进来,说道:“原来你已经找到了?”

    王艮道:“我找她不到,其实是她找我来的。”钱德洪道:“那东西呢?”此时众人都目目关注,看着那童小双,童小双来到王艮的身右边,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其实这东西是王三哥教我拿的,所以这东西我是不会给你们的。”

    童小双说着将一个纸条悄悄隐蔽地塞入了王艮的手心中,然后就快步离开了。钱德洪听见这童小双叫“王三哥”叫得亲热,心下明白了几分,见王艮正要去阻拦童小双,钱德洪上去阻拦着王艮,冷笑道:“王艮,事到如今,你就少在这里假惺惺了,你是不是与此女勾结起来,目的就是要夺取这铁盒子里的东西?”

    王艮语塞,半晌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钱德洪道:“我看你王艮是百口莫辩了吧。你快随我回去,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要怎么跟伍大人交代此事。”

    王艮道:“好,我跟你们回去,这件事情我自己去跟伍大人说。”王艮等人来到王守仁的府上,那丧事宴会马上开始,王正宪在招待着众人。徐正、伍文定等人共坐一桌,王艮等人来到了伍文定的面前,道:“伍大人,对不起,那铁盒子被童小双给偷走了。”

    伍文定皱眉道:“你说的就是那个受伤的女子?是她盗走了那铁盒子?”王艮道:“正是,当时王艮想要去阻拦她离开,却被一些人给阻拦了。”

    钱德洪道:“你少在这里将罪责推给我,王艮,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将那铁盒子给藏起来了,因为你根本就是觊觎里面的武学典籍,先要占为己有,是或不是?”

    王艮道:“我王艮行事一向是光明磊落,我可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人。”

    钱德洪道:“伍大人,你说说,刚才那童小双不仅和王艮在一茶楼里喝茶,童小双还叫亲热地王艮为王三哥,说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谁信呢,我钱德洪可没有说半句假话,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可以作证的。”

    一边的何心隐为师兄王艮抱不平,道:“你们在说什么呢?王师兄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王师兄的人品门下之人谁人不知道,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说着有十几人来到王艮的身后,对钱德洪道:“那可不,我们也觉得王师兄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你可不要诬赖好人?”

    钱德洪大怒道:“我诬赖好人?刚才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们说我诬赖王艮,难道我钱德洪又是这样的人么?”

    徐正起身道:“各位,容我徐正说一两句,大家在场的都是同门,既然是同门之间,那么大家又何必如此呢?我看那孤广城确实是虚伪之人,那女子那确实可恨,但是这都不是当务之急,大家现在要做的就是合力找回那东西来才是。”

    钱德洪道:“莫说孤广城虚伪,我看这王艮才是最为虚伪的伪君子。”

    何心隐大骂道:“钱德洪,你是不是借此机会让王师兄无法在王门之中立足?哼,你这样难道就不虚伪了?我倒是觉得你钱德洪才是最为虚伪的王八蛋。”

    这何心隐平时跟王艮情同手足,所以他此时屡屡为王艮说话,然这句话也略显刻薄了。钱德洪大怒,指着何心隐破口骂道:“何心隐,你简直就是个混账,要知道我是你师兄,你何心隐居然敢对师兄说粗话这么无礼的话来?”

    何心隐道:“若非被我说中,你又何必如此生气?”钱德洪对徐正等人拱手道:“各位,你们只是王先生的下属或者好友,并非王门子弟,这些事情就由王门之人自己解决,各位见笑了。”钱德洪的这一番话其实就等于是送客了。

    徐正无奈摇头道:“好吧,希望你们可以好好地解决了此事。”那伍文定对王艮和钱德洪道:“我伍文定也不知道到底要相信你们其中的哪一个,只是那东西找到之后,务必拿给我,我要完成王先生的遗命,因为这是我伍文定答应过先生的。”

    伍文定说完便和徐正等人离开了这府邸。

    那些非王门中人也都各自散去了。

    钱德洪走到了场中心,扬声说道:“王艮,我排行老二,你排行老三,现在也没有外人,你做了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了吧?”王艮冷笑道:“我王艮行事堂堂正正,从来没有做过苟且龌蹉之事,你要我说什么?”

    这个时候只听见一人声音道:“既然都是同门的师兄弟,彼此之间何必要这样逼迫。王先生去世不久,门下之人就生出了这些事情,是为为何啊?”

    说话之人是一个年过五旬之人,然精神矍铄,是王守仁门下的大弟子冀元亨,此人行事为人向来十分低调,只是每到大事抉择,才会出言定论。

    钱德洪道:“冀师兄,没有想到此人十分奸诈,使计夺走了先生的留下的铁盒子,今日要按照门规行事,重重责罚此人。”

    王艮道:“钱师兄,王艮究竟有没有夺走这铁盒子,你可有见过,没有证据,如何就说要重重责罚王艮?”王艮说着环顾四周,道:“我在此言明,我王艮是王先生的弟子,做事谨遵先生的教诲,当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王艮从来没有做出违背先生教诲之事来。”

    王艮说完看着众人,却没有一人说话。

    王艮心知这些人是不信自己了,他长叹一声道:“最重的责罚无外乎是将王艮逐出王门,既然大家不信王艮,王艮也不必辩解,这样一来王艮自然也无法在此立足了。”王艮说着就要往院门外走去。

    何心隐等十几人道:“师兄慢些,我们都信你,你既然离开,那我们也和你一起离开就是了。”钱德洪见王艮一行人离开,叹气苦笑道:“这么说来各位一定会认为是我钱德洪有意逼走了王艮,钱德洪也不愿辩解,所以也如王艮一样,没有办法再留下来了。”

    钱德洪说着也带着一些人离开。一边的冀元亨无奈摇头道:“这事情怎就弄成如此呢?”

    且说那王艮和何心隐等人离开之后,众人在路上走着,何心隐问道:“师兄,我们一行人到那里去?”

    王艮手中拿着纸条,道:“这是那童小双刚才特意给我留下的纸条,上面说了一个地点,叫泰州城隍庙,想必是要我到哪里一趟,我想去看看此人要找我干什么?”于是王艮等人就前往泰州。两日后来到了泰州城隍庙之外,王艮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一树下的童小双。因为这童小双右手有伤,所以王艮很容易就认出来。

    王艮道:“那树下就是她。”何心隐道:“师兄我们要不要擒住此人?”王艮道:“不用,此人不会武功,她这样要我来,定是有事情要跟我说,所以她是不会逃走的。你们在此,我一人过去就好了。”

    王艮来到童小双的跟前,道:“童小双,你可知道你这样可是把我给害得苦透了。弄得我现在出了师门,脸面无存了。”

    童小双笑道:“王三哥,既然是治学,那么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么,何必执着于此,王先生开宗立派,王三哥你就不行么?”王艮道:“你今日找我就是为了此事?”

    童小双拿出了铁盒子,道:“里面有心学全册和未了体心经,要文有文,要武能武,难道不足够让王三哥你开宗立派么?”

    王艮想了想道:“此事我还真的没有想过。”童小双叹道:“王三哥,你倒是自己好好想想,此时你出了师门,不等于走投无路,大可以立足泰州,收取门徒,开坛讲学,我看只是再等上几年,王三哥你一定能够像王先生那样,成为一代宗师。”

    王艮想了想,自语道:“立足泰州,收取门徒,开坛讲学。”何心隐等人见王艮与童小双谈话许久,便走了上来,听见王艮在喃喃自语,何心隐道:“师兄,这样甚好,就这么办?我们人虽然不在王门,然我们依然是王门之人,一样可以将心学广为传扬。”此后,王艮等人在泰州开坛讲学,声名渐起,人称“王泰州”,王守仁心学的的一重要分支派别泰州派就此出现。

    时光过得很快,在四年之后,有两男子在山路上疾走,这山便是少室山,这两人往少室山赶去,就是要道少林寺去,原因很简单,是为了救回自己的师父孤广城。其一虎背熊腰面色黝黑腰佩长剑者叫做俞大猷,是为孤广城的大徒弟。其二是一个子略高,但身子瘦弱者,此人是为季继河。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