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4章 开宗立派(二)&.
    !

    原来这孤广城那一日被徐正的漂山掌力给打伤之后,就找了一处地方养伤,收了两个徒弟,长的为俞大猷,小的为季继河。这俞大猷向来喜听奇侠之事,对于梁修田风等人心中向往,无比羡慕,便要孤广城教其剑法,孤广城则以天穹剑法教之,

    那季继河喜欢拳手之法,孤广城则以天崩手教之。两年后,这两人学友所成,孤广城的伤势也完全复原,然后因为徐正的那一掌漂山掌力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导致孤广城体内的经脉受阻,经脉受阻就会导致体内的内功不继,对敌将难以久战。

    孤广城开始以为没有大碍,过段时间就好,然而一年之后仍然不见好转,孤广城暗思自己的这顽疾想必只有少林寺的洗髓经能够救治,便跟两个徒弟说起了此事来,

    季继河道:“师父,那少林寺怎么会把洗髓经给您参阅呢?”孤广城道:“为师不去,又如何知道少林寺不会给我?”

    俞大猷道:“师父要去,万一少林寺执意不给师父怎么办?”孤广城道:“若是如此,那为师就只能向那些僧人动手了。你们二人听着,若是师父被少林寺之人擒住了,你们也不要来找为师。”

    这孤广城这么说来是认定少林寺之人不会看着自己的伤势而不顾,到时候定会出手相助,化解体内顽疾。俞大猷心知师父所想,道:“师父,到时候可要返回,要不我们就去找回师父。”

    孤广城笑道:“一年后为师就会回来,否则为师就是被少林寺囚禁里了。不过那个时候你们二人也不用担心,为师不会有事的。”季继河道:“若是那样,我们定会找回师父的。”

    对于两个徒弟的话语,那孤广城没有多说。他只身到了少林寺,与看门的小沙弥直说自己要来少林寺挑战武功,跟那沙弥通报之后,少林寺方丈地忠不敢小觑,特意命令少林寺之人在大雄宝殿集合相见孤广城,

    方丈地忠对孤广城道:“听闻施主要来少林寺挑战少林武功,不知道这是为何?”孤广城道:“挑战不敢,就看少林寺能不能相助与孤某了。”地忠道:“少林寺助人为常事,不知道施主要少林寺如何去相助啊?”

    孤广城接着向少林寺方丈地忠说起了自己的伤势来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少林寺方丈地忠听罢微微一笑,说道:“倘若上天天意要施主如此,施主你有何必执着,这武功不练也吧,伤势不治也可,总之施主能够安然活着不就足够了么。”

    孤广城道:“孤广城就是想要与天斗,与地争。希望少林寺能够将洗髓经给予孤广城参阅?”因为这“天”和“地”两字是少林寺的最高的两个辈分,这少林寺的辈分排行为天地人和,孤广城的“与天斗,与地争”的这番话实在是挑衅意味满满至极,地忠摇头道:“此事断然是不行的。”

    孤广城道:“我知道少林寺不会轻易与我,所以孤广城才会说自己要来少林寺挑战少林武功,不如孤广城在此赐教一番,若是孤广城胜了就让鄙人参阅那洗髓经如何?”

    地忠道:“打斗?我看此事大可不必,这东西是少林寺的,少林寺怎么处置都可以,打斗之事就不必了,因为少林寺之人不会这般行事,施主请回吧。”

    孤广城道:“武林中人以胜负来定论,本就是一件很公平之事,孤广城一人前来,怎么堂堂少林寺不敢招待么,想不到武林大派居然怯于鄙人,实在让人觉得可笑?”这时一边的地厚听得孤广城语中满带讥刺之意,勃然而怒,对地忠说道:“方丈师兄,此人特意前来,我少林寺之人不好好招待一番怎么对得起其千里迢迢而来呢?”

    地忠心想道:“此人执着于我少林寺的洗髓经,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受伤还是觊觎其中的武功绝学,罢了,不管如何,少林寺的经书万不可轻易给他人观阅,说起武艺,我少林寺之人定不会输于此人,民那就先打发了此人再说吧。”

    地忠思罢,道:“施主既然要如此,少林寺也就只能奉陪到底了。如何规则,就请施主自己定下吧。”

    孤广城笑道:“这才像一个武林至尊的样子,世上谁人不知道,少林寺的武学底蕴天下第二,谁又敢称第一,然接下来不管怎样,我们双方谁都不会丢了面子不是。方丈大师,此次比武我们就三局两胜如何?”

    地忠笑道:“施主说三局两胜那就三局两胜,只是不知道施主想要如何比试,比试什么武艺?施主是客,着就由施主自己定下吧。”孤广城道:“好,那我们就先比拳脚,再比内功,最后比剑法,如何?只是不知道少林寺中有没有人会习剑?”

    地厚道:“放心,我少林寺中人自会有人与你比试剑法。”这少林寺的武功博大精深,主要分为拳术、棍术、枪术、刀术、剑术、气功以及各种软硬功夫等,孤广城说的三种比试之法,少林寺都可以应对。

    地忠道:“敢问施主是要一人来应对这三局么?”孤广城道:“孤广城的确是要这么做的,难道有何不可么?”孤广城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位僧人无比惊讶,但面上皆是不信然的神色。

    地厚笑道:“施主真是好大的口气啊,自古以来就没有人敢来少林寺这样挑战,你定下这样的打斗规矩,看来是胸有成竹了,不知道施主是出于那个门派?师父又是谁。”

    这孤广城原名为常啸天,师承天穹派的北冥双山,但是此时他不愿说,回道:“这个问题孤广城可以不说么?反正孤广城的武功不会出自邪门异教。”

    孤广城说着就往后退了几步,伸手示意道:“各位大师先请吧!”那地忠正想要问谁人来应对这第一局,突然觉得身旁风声一阵,一人快步而出,道:“方丈师兄,就让我来应对这第一局,”说着此人呼的就是一拳打向了孤广城。

    这人便是地忠的师弟地义,此人擅长少林寺的鹰爪拳,少林寺的拳术特点为刚健有力、刚中有柔、朴实无华、特别利于实战,招招势势非打即防,没有多余的花架子。此时地义的这一拳迅速而凌厉,拳风所去,带起了一阵风呼声。

    孤广城想不到地义拳头如此迅速,自觉难以躲避,使出了天崩手中的最后一式“点天手”,以指尖之力将那地义劲猛的这一拳挡了过去。

    天穹派的武功的总体特点为看似简单无华,实则大川大海,极为精妙,孤广城的这一点之间将这个特点展示得淋漓尽致。

    地义身子翻转灵活,神形似鹰,再出几拳整个拳法刚暴凶狠,快速密集,孤广城此刻虽然完全处于守势,然却不落于下风。一边观战的地忠等人脸色一变,地义道:“方丈师兄,不知道刚才看见了此人的招式没有?”

    地忠怎会不知道师弟地义的疑惑,道:“此人的武功招式平淡无奇,可是指尖简单地一点,就全部化去了地义师弟的猛力一拳,各位师弟,你们谁人知道这到底是哪一派的武功?”众人想了一会,尽皆摇头道:“我等从未见过。”

    地忠道:“我也从未见过,我看地义师弟未必能够胜他。”地忠眼力众人皆知,听其这么说,纷纷扭头往地义和孤广城看去。此时地义发现自己无论使出如何刁钻的拳法,孤广城都可以化解,此时与孤广城贴身打斗,所以他便收回拳法,使出了大小两路擒拿法来。

    擒拿是鹰爪拳中主要攻击方法,分为正擒拿、反擒拿、穴位擒拿、关节擒拿、单手擒拿、双手擒拿等。擒和拿是两种方法,反手为擒,正手为拿。

    两种手法一起运用威力更大。因此,在用法上大多是擒拿并用,擒拿手法中有分为大擒拿和小擒拿。

    大擒拿是进攻人体之主要穴位,如头部的头维穴、大迎穴,胸部的缺盆穴、乳中穴,腹部的天枢穴、大巨穴以及手足的合谷穴、伏兔穴等。

    技击之法是指力作用于人体穴位时,使之产生一种麻庳及酸软感,而在短暂时间内失去反击力。小擒拿是攻击人体的主要运动关节。如肘关节,肩关节,膝关节等,使对方关节超越运动范围而束手就擒。

    孤广城与之对手,发现其招式又变,之前为拳,此时却化拳为爪,处处擒拿自己的要害,孤广城尚未适应,只好先快速脱身,其右手食指点中了地义的双掌,借力后退,说道:“出手快速崩打,回手正反抓拿,意在分筋错骨,这定是少林寺的绝学鹰爪拳了。”

    地义道:“正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也知道鹰爪拳。”孤广城道:“看好了。”孤广城说着一连快速六拳打出,打向的地方为地义的头维穴、大迎穴、缺盆穴、乳中穴,天枢穴、大巨穴,这速度之快言语难以形容。一些少林寺的僧人也不禁赞道:“真是一手好拳法。”

    地义根本就无法去闪避,只能够快速出拳,对上孤广城打来的这六拳,虽然地义的反应极快,终究只接下了孤广城的前四拳而已,这后两孤广城没有全力打出,而是收手道:“承让了。”地义双手合十道:“施主果然好功夫。”

    孤广城这一连几拳是天崩手中的第五式“抹平手”,虽名为抹平手,然打出的招式却是为拳,以突然发起的速度来让对手猝不及防。

    化解之法要么事先知道孤广城要如此套路,出招逐一应对,要么以其他的武功应对,如刀枪等,抑或是退步几许,

    此时地义急于要打败孤广城,一时间失了对策,从而让孤广城在招式上取胜。其实这孤广城只是纯粹在招式上取巧,若是真的较量起来,因为体内经脉的缘故,其必定要败给地义的鹰爪拳。

    地义来到地忠跟前,对地忠道:“方丈师兄,师弟技不如人,给少林寺丢丑了。”说着就退到一边去了。着第一局算是是孤广城赢下了,孤广城因为有伤在身,根本不能久战,此时他快速调息,然体内经脉受阻,并不能够马上复原。

    此时那方丈地忠道:“施主刚才说身子有恙,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为何游走爱老衲面前打诳语呢?”

    孤广城双手合十道:“孤广城并非要打诳语,而是孤广城受的伤实在是古怪,一时不好说明,请方丈相信孤广城就是了。”一年轻僧人道:“我看你就是想要这么一个借口,以此来参阅我少林寺的洗髓经罢了。”

    孤广城此时乐得说上一些话,他笑道:“怎么说都无所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既然不信,那孤广城对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个时候人字辈的僧人人弘说道:“第一局输了,这二三局我们少林寺可就输不得了,既然第二局比试的是内功,

    那就由人弘来上阵迎战吧。”人弘来到孤广城的面前,使出了站桩功里的“伏虎式”,这人弘常年习练站桩功,内功的修为在人字辈中是最高的,孤广城此时因为受伤的缘故,是不会与之比试内功的。

    孤广城道:“我看大师的内功如此身后,此局就不必比了,孤广城此局认输。”人弘惊讶之余收身而起,笑道:“这么说来,施主是自认接下来的剑法比试能够胜过我少林寺?”

    孤广城道:“剑法的比试孤广城当然想像大师说的如此,但是说实话孤广城在剑法没有什么把握。但是这内功的比试却既有把握败阵,所以干脆就认输了为好。”孤广城此话说得众人一笑,对孤广城也多了几分好感。

    人弘道:“我们现在是个平手,接下来就看剑法的比试了。”地忠道:“人良,这里剑法就属你最为精湛,你就跟这施主请教几招吧。”人良道:“是。”说着将一把长剑给了孤广城,道:“施主请。”

    一边的地厚对方丈地忠道:“方丈师兄,这人良能够胜过此人么?”

    地忠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少林寺中只有其一人习练达摩剑法,所以也只有他上了,我想此人的手脚功夫不错,也许剑法就未必精湛了。”地厚道:“人良平时习练剑法,身边缺少一道习练和切磋之人,经验太少,地厚恐怕”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