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合租神棍〕〔超脑太监〕〔兄弟,想你了〕〔两胎六宝:战爷的〕〔西游之开局拒绝大〕〔溯源仙迹〕〔民间志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一人之万恶之源〕〔镇国战神〕〔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古武狂卫霍海〕〔秦枫〕〔我许你恃宠而骄〕〔山野糙汉小娇娘〕〔神医弃妃:王爷又〕〔霍海云晴〕〔苏扬叶慧云〕〔重生八零养狼崽〕〔三十之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5章 开宗立派(三)*.
    !

    就在地厚与地忠谈论的时候,突然在大殿外面传来了一浑厚中正的声音,话语中说道:“别人来比试什么武功,难道我们少林寺就与之用相应的武功去比试么?人良你先让开。”

    众人往大门看去,那说话之人是少林寺中最长一辈天字辈的天诚大师,其年纪八十,须发皆白,然精神依然矍铄,步履稳重有力。大殿中的所有人无不双手合十,对天诚大师示以尊敬礼仪。

    人良双手合十道:“原来是天诚大师,人良这就退下。”那地忠来到天诚大师的面前,道:“打扰大师的清修了。”天诚大师道:“其余三位天字辈大师正在闭关,我却没有,少林寺很久没有想起集合钟声,今日想起我就很奇怪,特让和松和柏两小僧前来看看,

    这大雄宝殿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我听和松和柏两位小僧说是有人前来挑衅少林寺,既然如此,我天诚身为少林寺的最长者,对此事自然是要插手一下的。”

    天诚大师说着对孤广城道:“施主是远道而来我少林寺东土,既然第三局要比试剑法,我看要不就这样,施主可以尽情用剑,老衲只是徒手就够了。”

    孤广城听天诚大师这么说,心知其定是有些许本事的,恭敬道:“孤广城这样会不会对大师不敬呢?”

    天诚大师笑道:“你现在独挑我少林寺,已经是对我少林寺大不敬了,施主还要如何啊?施主,请吧!”说着竖起了右手的食中二指,道:“我就用这两根手指作为兵器,若是施主斩掉了老衲的两根手指,抑或是逼迫老衲用其他的手或脚,就算是老衲输给施主了。”

    孤广城微微一笑,依是恭然道:“大师这样使得孤广城不敢出招了。”道:“今日施主若是能够将老衲这两根手指削断,就算是你赢了,别说是这少林寺的洗髓经,其他的经书施主都可以饱览无余。”孤广城道:“可说话算话?”

    天诚大师道:“当然。”孤广城望向了方丈地忠,地忠道:“天诚大师是少林寺最为年长者,其说的话,自然是算话的,施主放心就是。”孤广城道:“既然这样,孤广城就全力以赴了。”

    天诚大师笑道:“就是需要你如此。”孤广城使出了天穹剑法,向天诚大师攻去,剑尖直指天诚大师,意在一招削掉其食中二指。剑尖与天诚大师的中指一对,孤广城心中暗喜,自己的这一剑可是用上了十足的劲力,谅你那两根手指是铜铸铁打的也会削下一层皮来。

    然事情却并非孤广城预料的那样,天诚大师中指指尖与孤广城的剑尖相抵,发出了一种让人听了觉得胸闷的声音,孤广城被震得长剑险些脱手。

    天诚大师武学修为在少林寺之中最为高深,十五岁初学少林五拳,三十岁而学齐眉棍,四十五岁则学六合枪法,六十的时候开始钻研洗髓经,每一项武学习练至少十五年,而其今年过八十,对于洗髓经的钻研在少林寺之中首屈一指,

    此时其已经不用兵器,那少林五拳齐眉棍六合枪法中的种种武功套路此时完全可以用两根手指来打出,由此修为全凭其对洗髓经的研习。

    天诚大师道:“施主,还要比试么?”孤广城微笑道:“孤广城不才,还请大师接着指教一番。”孤广城长剑收回身后,左掌直伸,使出了天崩手中的“点天手”来,

    只见天诚大师微微一笑,手指一伸,六合枪法中的“拨草寻蛇”使出,将孤广城“点天手”打来方向逼向了别处,让孤广城这一击扑了个空。

    孤广城这一击用上了极大的力道,此时被天诚大师逼迫,劲力却没有消去分毫,孤广城收而不得,“点天手”直往大殿正中的铜铸香炉大鼎,这大鼎至少千斤,此时受到孤广城“点天手”的劲力,“咣嘡”的一声,被生生移动了一丈距离。

    天诚大师道:“要是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天穹派的武功,天穹派武学表面看似无奇,实则威猛精妙,老衲说的没错吧?”说着天诚大师来到了那铜铸香炉大鼎跟前,伸手一抓,将其生生抓起,放回了原位。其手指松开只见在那铜铸香炉大鼎之上留下了清晰痕迹,手掌的纹路清楚可见。

    孤广城拱手道:“大师武艺超群,孤广城实在是班门弄斧,我认输了。”说着吐出了一口血来,昏厥了过去。天诚大师走来过去,将手探在孤广城的左手脉搏上,一会,道:“此人受了伤,体内经脉受阻严重,长久下去将会因为经脉梗阻而死。”地忠道:“看来此人说的话是真的。”

    地忠说着对天诚大师道:“天诚大师,少林寺中就只有您是钻研洗髓经最深之人,也就只有您可以救下此人了。不知道大师可否愿意。”天诚大师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此人我自当是要救下的。然却不能白救了他。此人虽有谦卑性情,但也有鲁动生性,他当在少林寺十五年。”

    地忠道:“这全凭大师定夺,只是不知道此人是否愿意?”天诚大师扶起了孤广城,来到其身后将真气输送给孤广城,道:“施主体内的经脉受阻,除非此生不再动武,否则就是自寻死路。”孤广城道:“大师有所不知,孤广城学武可不是为了炫耀。

    而是有其他事情要做。”天诚大师道:“老衲可以救你,但是你要跟随老衲在少林寺的后山闭关十五年,你可愿意?”孤广城道:“孤广城不愿意对大师说假话,这十五年谁人都不愿意,可是孤广城为了自身性命,也只有应允了。”

    天诚大师笑道:“看来你还算实诚,跟我走吧。”地忠道:“天诚大师,怎么要到后山去?”天诚大师道:“天实,天信,天仁三位师弟正在闭关,我也不好打扰他们,就只有在后山了。”天诚大师对孤广城道:“跟我而来。”

    孤广城道:“是。”便跟着天诚大师来到了后山一山洞中,这山洞有铁门紧锁,只留下一铁窗,就如一牢笼。

    天诚大师道:“这里是责罚之地。”这山洞其实就是少林寺弟子面壁思过之地,此时天诚大师用意明显,让孤广城静心思过。

    地忠让人每日按时给二人送去茶饭。两人每天足不出洞,天诚大师用了一年的时间,打通了孤广城体内受阻的经脉,继而也将其任督二脉打通,平日多教佛法,孤广城则每日倾听。

    此时距离师父离开已经是一年了,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忖度师父孤广城定是被少林寺给囚禁了,两人便按照之前与其的约定,一道前往少林寺,以求救出师父。

    这一年里两人一直在苦学武功,俞大猷的天穹剑法更上一层,季继河的天崩手虽未化境也相差无几,此时两人可谓是信心满满,自信可从少林寺手中一举夺回被师父。

    两人来到少室山之时是五更,因为天降小雨,所以他们并没有跟看山门的沙弥打照面,而是直接潜入了大雄宝殿之中。两人刚入大殿,就听闻少林寺的大钟慢响,众人起身,大殿前的平底上开始有人在集合,而后开始了晨练。

    原来这是少林寺僧人的更衣晨练钟。俞大猷两人藏在大殿梁上暗处,看见了众人热身腿脚,就开始各自散去,各自习练自己的专门钻研的武学,全然不顾天降雨水。

    俞大猷赞道:“看来少林寺之人对武学的钻研是天下第一这不是虚话,试问天下之间哪有一个门派这样对武艺的研习日日不辍。”

    季继河道:“师兄,你说少林寺之人又不是为了称雄天下,他们习武作甚。”俞大猷道:“这我也不清楚,这问题你要问的当是少林寺方丈。”

    话语之间,一僧人扭头看往大殿之内,道:“梁上之人,既然来了我少林寺,那就光明正大一下,二位可否下来一叙呢。”说着一掌往声音来处打去。

    俞大猷与季继河两人只觉得这掌力力道不大,就如一阵狂风而来,两人见已经被人发现了,只好落往地面,对地厚道:“见过大师”。

    此僧法名地厚,是地字辈中武艺最高者,这一掌是为滚风刀中的入门武功“荡叶”,滚风刀,顾名思义,化滚风为利刀利剑,杀人于无形,刚才地厚这一掌下去算是给俞大猷两人留下情面了。

    地厚道:“看两位的样子,定是来我少林寺有要事了?”众人见俞大猷两人站在大雄宝殿的门口,便纷纷聚拢而来。

    地厚道:“方丈师兄虽然不在,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起。”季继河道:“我们是为了找回我们的师父,所以才来你们少林寺的。”地厚道:“师父?你们两人说的师父莫不就那孤广城?”

    俞大猷道:“正是,师父来了少林寺之后,就再也没有下山,试问是不是被你们少林寺给囚禁了?”地厚道:“当不是囚禁一说,其被天诚大师带到后山其疗伤了而已。”

    俞大猷道:“既然这样,我便去看看师父,若是师父伤势好了,我们就和师父一道下山。”地厚道:“我看此事不可。”

    季继河道:“请问这有何不可,既然是养伤,那伤好了自然就要离开。”地厚道:“如此一来,我们更不能让你们二人去见你们的师父孤广城了,因为当时孤广城答应了天诚大师,说要留下少林寺十五年,所以你们是不能将其带走的。”

    俞大猷道:“想必这定是你们逼迫师父的。”此时方丈地忠走来,道:“我少林寺之人从来不会逼迫别人,这全是你的师父甘愿为之的。”俞大猷道:“甘愿为之,你们定是向师父提出了留在少林寺十五年的要求。”

    地忠道:“施主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少林寺没有逼迫你师父,当时少林寺的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俞大猷笑道:“强词夺理?师父当时受了伤,为了能够求生,少林寺说什么,师父就只能去做什么,方丈,你说我说的难道不对么?”

    地忠道:“既然施主执意执意认为,那老衲那没有办法了,总之这孤广城你们是见不得的。”俞大猷道:“少林寺武功博大精深,我们就按照江湖众人的规矩办可好?”地忠道:“你说的是要与我少林寺之人比武么?”

    俞大猷道:“正是,徒手也好,剑法也好。”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僧人走了出来,是为人字辈的人良和尚,人良道:“之前你的师父也来我少林寺比武,拳脚的功夫我们少林寺是领教了,现在就看看你这个徒弟的剑法如何?”

    俞大猷道:“方丈,打斗之前先把规矩说清楚可好?”地忠道:“你要是赢了,那你们要见孤广城,那就见吧,至于到时候你师父跟不跟你们走那就另当别论。”俞大猷笑道:“只要我们能够见到师父,我们会让师父跟随我们一道离开这里的。”

    地忠道:“人良,现在就用你的达摩剑法好好招待一下这位施主吧,胜负无谓!”这俞大猷既然是孤广城的徒弟,想来应该没有孤广城的剑法那么卓绝,就算是败阵,那孤广城也有天诚大师在看守,孤广城也离开不得。

    地忠想法之间,只见那人良双手合十,对俞大猷道:“请。”说着长剑突出,左手翻展,向前推出,掌心向前,指诀仰上,其后左足往后开一步,长剑横指左方,右剑在迅速往下斩平膀,直指右方。这两下是为达摩剑法中的“仙人指路”和“二龙戏珠”,

    俞大猷长剑在手,左右挡抵,人良挥剑过头,一招达摩剑法中的第九式“劈面式”打去,俞大猷堪堪避开,大步向前,这三招下来俞大猷心有余悸,毕竟其实战经验较浅,平时也只是和师弟简单交手而已,不过幸好这人良也是实战的经验不多,

    平时钻研剑法虽深,但是在少林寺中喜好剑法之人不多,多为棍枪拳脚掌的功夫,所以人良当时要与俞大猷打斗,方丈地忠才会那样说话。俞大猷迅速平静下来,以一招“天降甘露”反击人良,人良不敢小觑,因为之前那孤广城来挑战少林寺的时候,

    天诚大师就说过这天穹派的武功特点,这“天降甘露”虽然招式不奇不刁,然暗含的功力定是极强的。人良再次收剑,以达摩剑法的第十二式“扫龙势”相对,两人剑锋相触,胜负难分。

    少林寺之人研习剑法不多,看不出这人良习练的达摩剑法其实在一开始就能够胜过俞大猷,只是和俞大猷一样,实战经验较浅,且其心态太急,终不能立刻胜过俞大猷。达摩剑法特点与天穹剑法不同,其主要特点是在技击中变招莫测。

    劈,刺,砍在实战中可以反复运使,反应要极为快速,对手在这一点上往往就会因为反应不及落败,且攻防变化之奥妙需要不断地去领悟,人良因为身边缺少习练同伴,平日便少了切磋,少了切磋,经验就难以积累,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