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7章 达地知根(一).
    !

    几年过去,是为明朝嘉靖十四年,那俞大猷和季继河通过武举成为了朝廷的将领,两人不忘师父孤广城的教导,向皇上请愿一心对付倭寇之患,当时几乎无人愿意操劳此时,俞大猷两人的请愿马上被嘉靖皇帝朱厚熜批准了,

    俞大猷和季继河带领一万兵马前往浙江,在胡宗宪手下任事,专对倭寇,俞大猷季继河二人将东边沿海的倭寇杀得是闻风丧胆,行凶作恶日渐稀少,一天那俞大猷与季继河奉命出兵南京,斩杀进犯的倭寇二百余人,之后收兵,众士兵在一渡口歇息,准备乘船返回。忽然听见一男子在对着江面破口大骂,道:“你这童小双,你个王八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俞大猷听见这男子再说童小双的名字,心下一愣,走了过去,问道:“听公子刚才的说话,似乎与那童小双有着极大的仇恨?”

    那男子无奈而笑,道:“我跟那人也不算是极大的仇恨。”那男子说着就要离开,俞大猷道:“你可知道那童小双身在何处?既然你与童小双没有大仇,那你为何刚才在此对其咒骂不止。”

    那男子仍是苦笑道:“此人身在泰州,我之所以咒骂此人,是因为被此人给骗了,心中之气难平,所以才会这样。”

    俞大猷拱手道:“不知道这些事情公子可否对我细说一下,”这人就是汪直,他当时他抄写了天穹派的体心经和少林寺的洗髓经之时,不了粗心大意竟然漏抄了洗髓经的后几章,当时汪直发现之后便要去找童小双,

    这些年来几番辗转,终于得知童小双的去处,便赶到泰州去找,童小双得知了汪直的来意,便将假的洗髓经给了汪直,汪直开始并没有注意,然汪直本为读书人,之后细细一看那童小双给的洗髓经的后几章,

    就发现其中言辞语句习惯用法与前文完全不对,意思也是前后不合,想起自己辛辛苦苦找了童小双许久才找到,居然被她给生生骗了,汪直心下大怒,此时越想怒气越是难遏,这才面江大骂起那童小双来。

    俞大猷听汪直说完了这些事情,道:“看来我们真是同路中人。”汪直道:“此话怎说?”俞大猷道:“实不相瞒,我师父也被此人给骗了,不如我们一道去找她吧。”

    汪直看着俞大猷,道:“看你的样子,是个将军打扮,怎么会与此人有关联?”俞大猷道:“这个中原因说来并非三言两语,你也不要问我可好。”汪直笑道:“反正也不被此人骗了,问不问也无妨。”俞大猷道:“在下俞大猷,敢问阁下大名?”

    汪直道:“在下汪直。”俞大猷示意季继河走来,季继河走来道:“师兄莫非有事情要去办?”俞大猷道:“季师弟你先带领这些手下士兵回去,我要跟此人到泰州去,要去找一个人。”季继河也不多问,便如命而去,俞大猷跟着汪直一道前去。

    两人赶路三日,这才来到泰州城,两人找到一客栈住宿,俞大猷也换了一身衣服,第二天一大早,那汪直便带着俞大猷径直来到了王艮的府邸之外。却见童小双打开了府邸大门,汪直道:“看来连下人去通报的事都省下了,童小双,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童小双道:“因为那洗髓经的第五篇“行住坐卧篇”和第六篇“洗髓还原篇”没有给你真的。”汪直道:“看来你是故意的,当时我漏了这两张,便花非两年的时光,辛辛苦苦之下,终于是找到了你,而你居然骗了我。”

    这个时候只见几个弟子走了出来,道:“师娘,这两人是不是来撒泼的?”童小双道:“这汪直我知道他是来寻仇的,不过这个人我就不知道了。”众人顺着童小双的眼光看去,只听俞大猷淡淡地道:“其实我也是来报仇的。”

    童小双细眉一皱,问道:“我们两人好像并不认识,请问你是谁,你我之间到底何仇何怨?”俞大猷道:“当年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自己都不清楚么,”说着俞大猷有意做了一个寻思状,说道,“这事情好像也没有过去多少时间啊。”

    童小双思绪繁飞心中明白了继续,试问道:“所以今天你是来帮他报仇的是么?他的伤势可好了?”俞大猷道:“确实是要如此,其伤势好不好我就不告诉你了。”俞大猷如此回答,童小双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俞大猷又道:“可是你是一个女子,我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才是,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武功?”这个时候十几人走了出来,那何心隐就在其首,

    何心隐来到童小双的右边,对汪直和俞大猷骂道:“看来你们是专门来找茬的,居然一大早就来我们的门院之外撒野?眼下当给你个教训才是。”何心隐说着就要拔剑。

    俞大猷全然不惧,道:“想不到这研习经书学问之人也会得武功,很好,那今日俞大猷就领教一番了。”童小双急忙阻拦道:“何心隐,你先到一边去。”

    童小双心知这俞大猷是孤广城的徒弟,孤广城的武功童小双心里是最清楚的,料想此时的何心隐还不是俞大猷的对手,所以才将其支开。

    何心隐道:“不行,此人了如此做法,我等岂能不将其教训一番?”说着何心隐就对俞大猷道:“既然你也是习武之人,那我们就比试一下,看看谁的武艺高低?”这个时候王艮走了出来,道:“师弟不要执着了,你就先下去吧,今日此事此人就由师兄来解决。”

    此时王艮为首,其身后跟着十几人,众人让开一条道,那王艮走到最前头,对俞大猷道:“今日的事情,我们一码归一码,先说此人的可好?”此时俞大猷完全被王艮的气势给压制住了,心里忖度这王艮的武功修为定不会亚于自己,其心中一阵慌乱,

    然脸上仍是十分镇定,其看了看汪直,道:“好啊,就先说此人的事情吧。”王艮道:“谢了。”说着来到汪直的跟前道:“当时你想要拜师王先生,王先生一直不答应,终究是有原因的,后来你诱骗童小双,抄写未了体心经,然终归是上天有眼,

    当时你十分急切,最后两章你并没有抄去,那天你来找童小双,就是我示意她不给你的,给你的那两章是我随意写出的文章,意在规劝你好好做人,今日我哪里知道,你仍是如此。这全是我的主意,你撒气要找就来找我撒。”

    汪直道:“我不管是不是你如何如何让,我只知道为人当要信义为先,给我抄写未了体心经,这是当时童小双答应我的事情,她为何出尔反尔?”王艮大骂道:“今日我就出尔反尔了,有本事就来奈何我王艮,可是你汪直自问有那个本事么?”

    汪直脸色铁青,被王艮这一番话说得无言以对。其愤愤道:“强势压人,居然也算是王守仁先生的门徒?”

    王艮哈哈一笑道:“王先生时常教导有云,知行合一,为人不可迂腐,对坏人无所不用其极,对好人当赤诚相对,对何人就做何事,这对你就是如此,你说我王艮算不算是王先生的门徒呢?”汪直不再言语。王艮见汪直无言,返身大步走到俞大猷身一丈之前,笑道:“敢问阁下贵姓?”

    俞大猷脸色淡淡而傲然道:“在下俞大猷。”王艮见俞大猷语气中多有不敬,然其依是笑道:“想必阁下定是孤广城的高徒了,今日你前来找童小双报仇,不知道那孤广城身在何处?”王艮刚才听到了童小双与俞大猷的对话,心里也知道如此。

    俞大猷笑道:“我师父在何处,我为何要告诉你,今日前来极是为了师父报仇,拿来的这么多废话?”王艮仰天长笑,道:“看来你跟你师父的脾气倒也相像的。”

    俞大猷还未说话,那何心隐径直走出,持剑而道:“师兄,你何必跟此人说那么多的废话?”何心隐说着一剑往俞大猷的面门攻去。

    这何心隐在一边听那俞大猷说今日是来给孤广城报仇的,不想那么多废话,心里顿时就火起,他见王艮还在与俞大猷言语,心下早已按捺不住,干脆便先行动手了。

    何心隐长剑刺出,口中大喝道:“今日我们不要在此废话了,干脆一些,斗出个胜负生死来,看我今日不取了你的这条狗命。”

    俞大猷长剑出手,一招“蛇形五步”使出,左右来回,将何心隐的手背刺中,何心隐吃痛,长剑落地。俞大猷就要顺势一剑往何心隐的咽喉刺去,那王艮见状立刻持剑出招,一晃而道,将俞大猷的长剑给打偏了。

    俞大猷长剑没有刺中何心隐的咽喉,反而被王艮长剑抵中自己的剑身,自己往何心隐的左侧跃出了好几步。俞大猷顺势就要出掌,那王艮一拉何心隐,伸出剑尖,直对俞大猷的手掌。俞大猷不敢再出,转而立刻回掌。

    俞大猷回身站定,道:“好,那现在就让俞某领教一下先生的高明武功。”俞大猷大喝一声,剑法狂舞,直往王艮攻去,这剑势可谓是雷霆万钧,

    一边的童小双不免为王艮担心起来,毕竟孤广城的武功之高其是见识过的,所以这俞大猷也定是得了孤广城的真传,有着自己的一套高超技艺,不然其也不敢只身前来生事。只见王艮气定神闲,剑仍在鞘内,双目却在步步紧视着俞大猷的剑招。

    众人开始紧张,童小双对王艮道:“怎么还不动手?”王艮没有回答,一瞬之间,只见那王艮忽然一个箭步,犹如蛟龙出海,剑鞘横抵在俞大猷的脖子之上。若这不是剑鞘而是剑身,俞大猷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俞大猷道:“先生文武双全,真是好厉害的武功,俞大猷生平未见,今日总算是领教了。不知道先生的剑法是哪门武功路数?”

    王艮道:“王艮的剑法,没有路数。”俞大猷笑而恭恭敬敬道:“看来先生是不愿意明说,他日俞大猷的武功长进了,再来领教。”

    王艮也笑道:“王艮会等着你来的。”其实这王艮的剑法是真的没有路数,全凭发现敌人招式的漏洞,以未了体心经的内功为根基,心想破敌招式而破敌招式出。这王艮其实已经对俞大猷说出了实话,可是俞大猷对此却全然不相信。

    俞大猷对汪直苦笑道:“技不如人,来此献了丑,俞大猷先行告辞了。”俞大猷离开之后,那王艮对那汪直道:“好生研习学问,只要勤苦,他日你也会是一门圣人的。”

    汪直身后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人,这些人是前来王艮这里求学的。王艮见汪直还在发愣,道:“快走吧,今后之事你就好自为之。”说着就带着走回了院门里去了。

    那汪直离开了王艮的府院之后,漫无目的的流荡,其一直向东而行,十天之后,来到了海边,适逢天降倾盆大雨,汪直浑身湿透了,汪直淋了雨,只觉得浑身燥热多有不适,便南走一天,终于找到了一村子,却见一行强盗正在村子中劫掠,只烧不杀,

    那些强盗见到了汪直,便将其捆绑起来,一直押往海边。汪直等人被这些强盗给押到了一只大船上,其后便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汪直在床上醒来,见一身着锦缎,脸型瘦削而眼睛有神的男子在一边的桌子上喝着茶。汪直看了看这男子,只觉得此人似曾相识。

    那男子道:“不知道你可还记得我?不过我倒是你的你,过来喝茶吧,这可是上好的茶叶。”汪直起身来到桌子边坐下,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陈思盼?”

    陈思盼道:“你我同乡之人,没有想到今日会遇到你。”汪直道:“你果是陈思盼,你怎么做起了强盗来了?”陈思盼道:“在朝廷看来,其实我们就是一伙倭寇,而你的同乡陈思盼,今日是这伙倭寇的首领。”

    汪直道:“陈思盼,你忘记了你的家人都是被为倭寇杀死的么?今日你怎么也做起了倭寇来了?”陈思盼摇头道:“你这纨绔子弟,怎么会懂得我这贫苦之人的心思。

    你没有想到我陈思盼会如此吧!”这陈思盼与汪直是同乡,然一个是贫苦之人,一个是富贵之家,汪直与奢侈品偶有来往,心里却看不起这陈思盼。

    汪直道:“你身为倭寇的走狗,有何值得高兴的?有本身就杀尽了那些倭寇。”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