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8章 达地知根(二)&.
    !

    陈思盼道:“倭寇的走狗?汪直,你可知道我手下倒是有几个倭国之人,然更多的是大明的子民。我不是为倭寇的走狗,倭寇倒像是我的走狗,这是一件多伟大的事情,这样难道不比杀了倭寇更好么?”

    汪直一头雾水,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地说着什么?明明是可耻之事,却被你说成了好像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来了,真是不要自己的脸面,难道这样你也不怕给祖宗面上抹黑么?”

    陈思盼道:“我陈思盼只用了区区几年的时间,就让那些倭寇和明朝的海盗尽归我手下统领,现在我可以对倭寇之儿女呼来喝去了,难道不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么?”

    汪直道:“听你所说,这倭寇中难道是我汉人居多?”陈思盼笑道:“你这个纨绔子弟,怎么会相信这真实的事情。”

    汪直满心疑问,道:“这不可能吧!”陈思盼道:“若非如此,我的人屡屡进犯,为何让朝廷无从下手而头疼不已,就是因为我手下之人对于沿海之事的了解甚于官军。”

    明朝的倭寇,成分一向是比较复杂的。其实除了部分是日本海盗只有,其余大多来是自中国和朝鲜的海商与海盗,因为他们使用的是与倭寇抢掠一样的方式,于是这一群人也自然被归于倭寇之列了,且得到了日本大地主的支持。

    元末张士诚等于朱元璋争夺天下的农民起义军被朱元璋给打败之后,其残部逃亡海外,这一大部分人也几乎沦为了倭寇。因为倭寇中很大的一部分是汉人,于是在倭寇侵扰明朝沿海地区时,出现了一种在明朝看来是极为不可思议的情况,

    就是倭寇对当地的天时地利了如指掌甚于明朝的官军,不仅如此,这些倭寇甚至对当地大户的家底和官府银库的虚实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官军在自己的领土上作战的时候,反而会遭到倭寇的屡屡伏击。当时陈思盼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

    心下就想着自己一定的要强于那些倭寇,其背井离乡就来到了福建,结识并组织起了一群弟兄,先是打劫当地的一富户人家,谎称是倭寇所为,然后招兵买马,队伍日渐壮大,陈思盼想当地人宣称自己要与那些倭寇决一死战,当地之人便全力拥护,

    支建了不少船只,后来陈思盼在海上结实了当时的以为最为富有,势力最为强大的海商林百桓,陈思盼加入其中,并为林百桓苦心经营,并在火并中击杀林百桓,

    成功取代了林百桓。其后不久其又与倭寇在海上展开了一战大战,彻底击垮了倭寇,倭寇甘愿臣服与陈思盼,之后陈思盼也不知道为何一改初心,违背了全力打击倭寇的诺言,反做起了海盗之事来了。

    汪直对于这些事情全部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陈思盼手下之人劫掠村民,无外乎就是让这些村民成为海盗,这等逼良为恶之事,也只有本身是恶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无可争议的。

    汪直道:“陈思盼,你到底还需要多少人,你还要逼多少好人变成海盗,与你一起残害他人?”陈思盼摇头苦笑道:“你又错了,你根本就不清楚,也不知道,在我的手下做事这这帮人,其实有很多是主动前来投奔的。”

    汪直道:“这种话也只能骗一骗三岁的孩童,我汪直可不会信你。”陈思盼道:“这些事情我可没有打算让你相信。因为你过于愚蠢了。”

    陈思盼说罢,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了。原来沿海的一些百姓为了获取不义之财,和倭寇有勾结。倭寇没来时,他们是平民百姓,倭寇一到,就全部都成了内应。官军向他们询问倭寇敌情或者打听当地的一些情况的时候,经常被这些百姓误导,导致被倭寇打得大败。

    基于这种情况,朝廷的官兵打击倭寇时,往往不分当地人是好是坏,一同剿杀,以致失去当地的民心。一些百姓为了报仇,自愿加入了倭寇的行列中去了。

    汪直道:“但是我现在相信了,我的同乡陈思盼,是个天大的坏人。”陈思盼哈哈大笑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你是好人,可是你汪直打败倭寇了么?我现在至少可以不让倭寇杀人。”

    汪直道:“不然倭寇杀人,让倭寇去抢劫,做出这等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你不觉得可笑么?难不成你还觉得你对沿海的百姓有恩德?”

    陈思盼道:“难道不是?我陈思盼除了对官军作战,对百姓向来只做贸易之事。百姓认为我变节,不遵守当时是承诺,然陈思盼不打算去分辩,只求老实做事,福泽沿海民众。”

    汪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逼良为恶?”

    陈思盼道:“你有所不知,那北面的最大倭寇许海,他才是倭寇的走狗,我要收服此人,你说我是不是需要更多的人手来与之对抗?”汪直道:“要是那些不同意呢?”

    陈思盼道:“先逼迫他们,其后他们自会明白。”汪直道:“我可不愿意如此,你是不是要杀了我。”陈思盼道:“你我是同乡,我不会杀了你。”说着就走出了屋子,道:“待会有一出好戏看的,你要不要出来看看?”汪直道:“看你去逼良为恶?”

    陈思盼道:“别这么说,应该是教其跟我们一起做一件天大的善事。”汪直跟着陈思盼来到了甲板之上,看见那些刚刚被劫掠而来的村民全都站在甲板之上,只是没有被绳索束缚,抓来的村民全部是男子,年纪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不等,有五十人左右。

    周围站立的都是陈思盼的手下,手中持着倭刀,此时是夜晚,这倭刀火把的照下,光闪锃亮。陈思盼道:“各位,找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和我等一道,造福沿海百姓。”一村民道:“说得真是好笑,你们是倭寇,怎么来造福百姓。”

    陈思盼笑道:“倭寇?就是个称呼而已,那些倭人不过是我的手下罢了,有我陈思盼在,沿海的百姓就少了极多烧杀之事。”

    那村民道:“如此文过饰非,也太不要脸了。”陈思盼道:“一些事情我懒得跟你们说,你要走就走。”那村民就要离开,陈思盼道:“把她给我扔下船去。”

    说着只见几个士兵将那村民往海中扔了下去,陈思盼看着甲板上的那些村民,道:“这里距离海岸一里之遥,要回去就自己回去,看看你们身后的人,他们跟你们一样,都是普通百姓,家人都受到倭寇杀害,然他们现在却死心塌地地跟着我,难道他们都是傻子么?你们现在不明白,加入了我们之后,就明白过来了。现在还有谁要走。”

    汪直道:“陈思盼,你我虽然为同乡,然我汪直不想与你一道。”

    汪直说着就要跳海离开,陈思盼道:“汪直,想不到你也是一个愚蠢之人,我本想与你一道成就大事,却没有想到你是如此不化,罢了,既然这样,那你要滚就滚吧!”

    汪直跳下了海中,向岸边的方向游去,一个时辰之后汪直才上了岸,见周围无人,便把衣服解下晾开。汪直解开一包裹,里面包着的就是那缺了两章的未了体心经,因为被汪直层层包裹着,所以并没有半点浸湿。

    此时汪直身体有恙,海风习习,汪直不由得浑身打颤,此时夜晚月光明亮,汪直无事,便按照未了体心经中的洗髓经所教习练了一会,觉得其中言语实在干枯乏味,难以理解,苦思半饷才有所领悟,这汪直本就是有学识之人,

    开始的时候因为其对着武学之事不甚了了,实在难以参透其中意味,但是其凭借多年的阅书经验,知道只要自己多加研习一段时间,自然会有所领悟,多少难懂的圣贤古书都是用如此方法勘破的。一个时辰之后,逐渐体会其中精妙,

    汪直大喜,修学更甚,虽四更之时才领悟了几句,然心里喜意盈盈,丝毫不觉得苦闷。在五更之时才练至第一章的“生处伏杀机,杀中有生意。理以气为用,气以理为体。即体以显用,就用以求体。”

    此时汪直就觉得浑身通泰,热气灌荡,汗水涔涔,汪直自语道:“看来这洗髓经果然有用。”此时东方微白,汪直心想:“反正自己也无事,不如先吧这未了体心经之中的这两经给修习一遍,至于修习的境界如何,就听天由命吧,反正与我没有任何损失。”

    汪直便穿好了衣服,此时衣服还没有完全晾干,他心中喜悦,丝毫不觉难受,来道了一小山中的小山洞里,将未了体心经中的洗髓经放在一处,那天穹派的体心经则放在包裹中藏在了一隐蔽地方。

    汪直手中只留下了洗髓经,汪直乃书生,知道如何参透经书内容,他将其后的三章诵读了好几遍,将这三章背得滚瓜烂熟,然后早晚参透,一句一举地习起。汪直如此四个月,每日苦参苦练不辍,饿时便以野果充饥,终于将这洗髓经前四章完全习练,

    汪直每日习练,觉得在采摘野果的时候,自己的手脚迅捷,与之前完全不同,体内的气力也高于之前。

    汪直练完了洗髓经的前四章后,屈指算来已经半年过去,汪直但觉全身真气不断流动,每日神清气爽,心情也实在美煞,暗想要是那童小双将后两章洗髓经给自己,那自己再花半年的时间习参透也值得。

    汪直再看那体心经,心想这王守仁习练这两本典籍,就成为了武学高人,自己既然有了这个机会就当继续习练,不可枉费天意。这体心经的天穹派的最高武学典籍,其根本目的是要那招式要随心而来去,无往不胜。

    经书内容共分为九章,依次的入体,入定,入静,入神,入念,入魂,入气,入身,入心,其后与洗髓经加以练习,可以不受兵器束缚,招式随心而出,可谓当世无敌。汪直一直苦练,半年只习练到入神这一章,又过了半年,汪直才堪破这体心经。

    汪直发现这体心经九章其实就是一个轮回,入体,入定,入静,入神这四章为一轮,入念则是将前四章融会贯通,这入魂,入气,入身,入心后四章才是第二轮,

    只有这样习练体心经才算是大成。汪直在这山中已经两年,这两年里他每日潜心武学,心无旁骛,整个人气质已经大变。

    汪直暗想那陈思盼定是百姓所憎之人,便来到了一海岸繁华集市,跟当地人攀谈起来,哪里知道那些人却都是陈思盼的手下商户,汪直十分奇怪,这些人细细一说,

    才知道果如陈思盼所说的那样,陈思盼反而约束了手下的那些倭寇,他与海岸百姓平等通商,海岸百姓擅于商事而不擅于农耕之事,如此一来对陈思盼看法逐渐改观,朝廷却还是政令依然,一贯海禁,有时候官兵前来,反而为当地民所恶。

    汪直叹道:“看来海盗是有的,但是朝廷的政令也过于片面了,事实好像不是我想的那样。想在向来陈思盼如此对付那些倭寇,以强治强,其所为倒也是不错。”

    汪直来到一酒馆中叫来了酒菜,自斟自饮之余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当时自己的家人迁居来到杭州,结识陈思盼,自己读得几年圣贤书,尔后每日花天酒地,

    得到青楼歌姬秦若烟的垂青,耳鬓厮磨,山盟海誓后,得知了家人被倭寇杀尽的消息,汪直心中大痛至于便离开了秦若烟,杭州遭到倭寇一番强横洗劫,自己本想那知道官府之人会打击倭寇,哪里知道官府之人却借此自肥,无视倭寇之乱。

    汪直道:“也不知道那秦若烟在哪,我当去找她才是。”汪直酒足饭饱之后,就往北赶路,来到了一村子,忽然看见一大队官兵将整个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全部抓住,逼问倭寇的下落,汪直奇怪,这些人为何要这样对待百姓?又见那几个官兵斩杀了几个男子,逼问村民。

    汪直走了过去,大喝道:“你们这些人是在干什么,你们到底是朝廷的官兵,还是土匪强盗?”一骑马将领模样之人看了看汪直,不屑而道:“你是何人?看你应该不知道这个村子里的人,却敢来管这些事情,你是不要命了么?”

    一老人对汪直道:“你有所不知,村子里的一些人为了获取利益,便与倭寇勾结,故意向倭寇走漏消息,官兵知道后,就一把将我们抓来了,要我说出谁人是奸细。”汪直想起了陈思盼之事,暗叹原来有的人主动成为倭寇海盗是真有其事。

    汪直道:“你们这些人,不想办法去对付倭寇,却来这样逼迫百姓,这做的算是什么事情?”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