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19章 达地知根(三)*.
    !

    那将领道:“我们这样就是为了对付倭寇,你如此行为,莫不你就是那倭寇的奸细。”

    汪直道:“这就是所为的官军剿杀倭寇之事?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有多少百姓被你们逼迫而成了倭寇?你们哪里是人,简直就是一群畜生。”

    那将领大怒道:“立刻给我杀了此人。”这个时候所有士兵围上,就要对汪直动手,汪直看准了一处空隙,就想要脱身,步子一跨,居然一步就冲出了重围,那些士兵惊讶不已,因为这汪直的身手也太快了一些。

    汪直心下更是惊讶,此时体内只觉得真气源源,内力充盈,有一个士兵手持长矛向自己攻来,汪直心想此时最好要将其咽喉制住,心中这么想,快步而上,手指一下子就抓住了那士兵的咽喉,汪直使力,那士兵被扔往了那一群士兵之中了。

    心意至而招式道,汪直至此领悟了些许未了体心经中的真谛。那将领道:“果然有点本事,不然也不会这样好打不平,所有人给我上,抓住此人,重重有赏。”那汪直初尝武功搏斗之乐趣,此时也不想马上就走,他再行几招,打翻了几人,

    汪直越发爽然,连连不止,想起之前那王艮与俞大猷的打斗场景,心里逐渐懂得了未了体心经的武学精要。汪直一连打倒了几十人,直觉体内气息内力不断,

    毫无困顿之感,想着这未了体心经果然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极大效用,汪直心下大喜,大喊道:“尽管上来。”那骑马的将领道:“看你有多厉害,如何对付我万箭齐发。”

    汪直听话扭头往那将领一看,却见那将领身后弓弩手约莫百余人皆持弓而来,搭弓准备射箭,那长箭对准了汪直,此刻汪直不敢再停留,立刻就撒足快步而去,那利箭而下,全都扑了个空。

    那将领哈哈笑道:“你也是一个草包而已。给我追上去。”那汪直没有理会,只顾逃命。其狂奔大约十里地之后,就来到了一海边,心里想起那些村人,自语道:“也不知道这一村人到底如何了,也怪我汪直没有办法打败那些官军,救不下这些村人,

    哎,希望他们不要怪我。”汪直想起了陈思盼之前对自己的种种话语,又想如此官军,如此作为,试问要如何去剿灭倭寇,反倒是陈思盼的作法好一些,只要其地位居于倭寇之上,也就等于保护了沿海的百姓,何必拘泥于办法,那王守仁的“知行合一”莫非就是如此?

    汪直自语道:“既然这样,那汪直也就不必对朝廷官军报任何希望,干脆如陈思盼一般,与其一道共事,也算是成就男儿的一番事业。”汪直向当地的渔户买来了一只小船,乘船往深海而去。

    且说那汪直在海中漂浮了整整一日,终于看见了远处的海面上的大片船只。汪直心知这一定就是陈思盼的船队。那为首最大船行来,船头处就是那陈思盼,

    汪直见是陈思盼无错,便飞身而上,就要落在船头之上,那陈思盼吃了一惊,立刻后退,身后的四个倭人手下拔刀而出,口中倭语几句,不用猜也知道其说是何意思。

    汪直落地,那四个倭人立刻持刀而上,汪直之前与官兵交手,已有了实际交战的经验,四个倭人的动作在汪直的眼中就如龟蜗一般缓慢,只见他身手疾如生风,迅如闪电,一晃之间拳头尽皆打在这四人的胸口要穴之处,这四个倭人就这样被汪直简单快速地打倒在甲板之上,皆捂着心口喘息,一时间难以起身。

    陈思盼不想这汪直的武功居然如此厉害,这四人可是自己手下里武功最为了得的,所以他们才被选为贴身卫士,哪里知道这四人一拥而上,居然还不是汪直的一合之将。这汪直这段时间里也不知道为何会有此变化,这武功到底是跟谁人学得。

    那四个倭人来到陈思盼面前用扶桑语道:“大人,我等办事不利,丢了大人的脸面,请大人重重责罚吧。”陈思盼挥手示意,道:“此人武功极高,这事情我不怪你们。”那四人见陈思盼没有处置自己的意思,便纷纷下去了。

    陈思盼道:“汪直兄,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刚才你这一出这是什么个意思?”

    汪直道:“没有什么个意思,思盼兄弟,汪直此次前来是想告诉你,汪直此时已经想通了。”陈思盼心头一紧,暗忖这汪直该不是要对自己下手吧,续问道:“不知道汪直兄到底想通了什么?”

    汪直道:“汪直露出这一手,思盼兄弟也看到了,不知道思盼兄弟手下可否缺人。”陈思盼心下释然,这汪直的意思是想要加入自己,这正是陈思盼求之不得的,欣然而笑道:“汪直兄弟,之前你手无缚鸡之力,我都要你加入,如今如此情况,汪直兄弟还要多此一问么?我看汪直兄弟还是跟我一道在船舱里说话吧?”

    汪直道了声“好”,便在船头放眼往四周大海看去,只见这些船多了好几十只,规模比之前更大了。汪直道:“看来思盼兄弟的生意是越做越好了,真是没有想到。”

    此人两人进了船舱里,陈思盼道:“怎么会没有想到,这海路只有我一人而已,汪直兄弟,你说这大明的茶叶,西洋的火器值不值钱?”

    汪直想了想道:“这茶叶不值多少钱,这火起汪直就不知道?”陈思盼道:“不瞒汪直兄弟说,但凡东西在原产之地向来都是不会贵的,然我把这些东西送到了扶桑去,

    可就赚了个盆满钵满。当然,我们可不只是运送这些东西们还有其他很多东西在经营,可惜朝廷海禁,所以我们这一行人就只有偷偷摸摸行事了。”汪直道:“这些事情我略有见闻,我看沿海百姓似乎并不反感你们,反而更讨厌那么朝廷派来的官兵。”

    陈思盼道:“看来汪直兄弟定是在海边待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汪直兄弟这些年有何奇遇,今日看你武功大进,我那几个卫兵你一招之内就全部打倒了,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汪直笑道:“汪直哪有什么奇遇,只不过是自己私下学得了一些武艺罢了。”陈思盼知道汪直不愿细说,倒也不想去追问,道:“我看汪直兄弟风尘仆仆,还是请汪直兄弟先去沐浴更衣,今晚我们好好饮酒一聚,专门为汪直兄弟接风洗尘。”

    汪直道:“多谢思盼兄弟了,不,该叫大哥才是。”

    陈思盼道:“这是哪里的话,以后我们二人就这样以兄弟相称就好了,不必过于客气,再说我们本就是同乡之人,大可不必这样拘泥不是么?”

    陈思盼说着拍了拍手,两个女婢走来,道:“公子跟我们一道来就是了。”汪直便跟着而去,来到一屋子之外,其一女婢道:“公子就在这屋子里沐浴更衣,衣服和热水都已经准备好了。”

    另一个女婢道:“公子若是有什么要求直说就是了,我们在门外候着。”汪直道:“不必不必,你们去歇着就是了,我自己能够做来。”

    这两个女婢道:“公子不必拘谨,我们在外面候着就是了。”那汪直来到了屋子里,见屋子的正中就是一浴盆,浴盆中热气腾腾。浴盆左边的椅子上摆放着衣物。

    汪直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沐浴一番了,他关好屋门,褪下衣物,泡在了浴盆中,只觉浑身舒服无比,汪直闭目养神,不几时,只听见屋门打开的声音,汪直立刻警醒,只见一生得俏媚嫣然的夫人缓步走来,转身将屋门关闭,汪直距离其好几步,仍觉得馥郁袭人。

    汪直大窘,一时不知道如何言语。这女子走到汪直跟前,道:“陈大人让我来服侍公子的。”汪直断断续续道:“我看是不必了?”这女子道:“若是人家从这里出去,那陈大人就要责罚人家了。”

    汪直仍是断断续续且左顾右盼道:“那你就在此椅子上坐下吧。”那女子坐在了椅子上,将夫妇放置己手,其细细地看了汪直,单从汪直的面貌来看,

    应当是一个风流之人,该会有阅女经验,为何言语却是这般拘谨,这女子笑道:“我看公子面貌当是一个风流之人,怎么见了人家却是这个样子,公子可有妻室。”

    汪直被这女子这么一说,想起了那秦若烟来,汪直摇头苦笑道:“当不算是妻室,可是他换了我的孩子,未知男女,更未知其生死。”

    那女子道:“公子莫怪,勾起了你的伤心事了。”汪直此时自然些许,道:“不知姑娘青春多少?”那女子笑道:“你看人家还是姑娘家,人家已经二十九岁了,不过先夫死得早。”

    汪直心下奇怪这女子居然是寡妇,正要问丈夫如何死的,然终究开不了口,转而问道:“原来是姐姐,你长我一岁。可是真是看不出来姐姐有此年纪了。姐姐仙颜,实在惊煞了。”

    那女子见汪直叫他姐姐,面色一红,喜道:“你还不知道人家名字,就叫人姐姐了?”汪直见这女子模样,也不知道为何满心欢喜不已,道:“在下汪直,敢问姐姐芳名。”那女校浅笑而道:“人家名叫齐惜。”

    汪直道:“原来是齐姐姐,不知道可否帮个忙?”齐惜道:“当然可以啊!”汪直道:“齐姐姐可否把手中衣服给汪直,然后转过身去。”齐惜莞尔一笑,道:“这有何难,”言罢便依照而做。

    汪直快速穿戴好衣服,道:“好了,现在齐姐姐出去,那陈大人不会怪责姐姐了。”齐惜笑道:“公子快去吧,我想那陈大人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酒菜,就等公子了。”

    汪直来到了大船舱里,看见那陈思盼已经摆下了一桌丰盛宴席等着自己。陈思盼见汪直前来了,道:“汪直兄弟快坐。”汪直来到陈思盼身边坐下,这个时候一个约莫四十岁之人前来,陈思盼道:“师爷也请坐。”

    陈思盼对汪直道:“介绍一下,这是师爷林世川。”汪直拱手道:“见过林师爷。”林世川道:“汪直兄弟年纪轻轻便武艺过人,当为一代豪杰。”汪直笑道:“这一代豪杰汪直是万不敢当的。”

    陈思盼道:“汪直兄弟,你我也是有缘,先是同乡不说,此番相遇更是说明了你我二人的缘分,来为此我们三人干一杯。”三人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那陈思盼拍手说道:“拿上来。”这个时候汪直看见一婢女手中拿着一方盒走了过来,其来到陈思盼的面前道:“陈大人。”

    陈思盼将这盒子打开,道:“其中有黄金发钗一对,有金戒指一对,有长命锁一对。”说着盖上盒子,示意那婢女拿给汪直。汪直不解道:“思盼兄弟这是为何啊?”

    陈思盼道:“汪直兄弟难道还不明白?”说着拍了拍手,齐惜走了过来,陈思盼道:“齐惜你过来这边坐下。”

    齐惜按照陈思盼的示意,来到汪直身边坐下。陈思盼微笑向汪直问道:“刚才汪直兄弟定是见过了这娘子,只是不知道汪直兄弟你心下如何?”汪直几杯酒下肚,此时看了看齐惜,只觉馥郁满鼻,越发觉得齐惜美艳动人。

    汪直乘着着酒意道:“汪直心里喜欢,只是不知道齐姐姐心意。”那陈思盼见汪直说出了“齐姐姐”来,心下更是无比高兴,陈思盼本意就是为了拉拢汪直,他大喜道:“此事何难,我陈思盼自是可以做主的。”

    说着对齐惜问道:“齐惜,你看我汪直兄弟如何?”齐惜小声说道:“愿意。”声音虽小,却是清清楚楚传入了三人的耳中,三人哈哈大笑起来,陈思盼道:“齐惜你先下去吧,这婚事我择日再办。”这汪直三人欢饮至半夜而散。

    三天之后,那陈思盼给汪直和齐惜在海上举行大婚,众人欢饮一天,除了黄金白银以及其他首饰,陈思盼还送其一大船作为贺礼,这大船装扮得红红异彩。

    陈思盼亲自给汪直和齐惜主持了婚事,两人其后来到了那船上,只见一男一女两个约莫十岁的孩子拦在汪直的面前,说道:“入洞房,得给入房钱。”

    汪直拿出了两锭银子,分给了这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这才让开。话说汪直自娶了齐惜为妻,但凡燕尔新婚,皆是如胶似漆。然让汪直不解的是,这齐惜居然还是完璧,一天晚上,那汪直终忍不住问道:“齐姐,你不是说”

    齐惜道:“汪郎,齐姐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这里头有很多话齐姐不知道该说不说?”

    齐惜说着便是梨花带雨,汪直无比心疼,抚着齐惜,催道:“何事,快说,快说。”

    齐惜道:“这事情说来就话长了。”汪直道:“反正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话长就话长。”齐惜想了想,似乎是要下定决心说出这些事情来,道:“告诉你变告诉你罢,其实这陈思盼是先夫林百桓的手下。”汪直道:“林百桓,莫非他跟那师爷林世川有什么关系?”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