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美人持刀〕〔仙魔三国大玩家〕〔陈雅芝〕〔后坤〕〔长夜行〕〔帝宠商妃〕〔上门霸婿〕〔墨爷,夫人又开场〕〔重生之药医千金〕〔捡到一只始皇帝〕〔侯门贵雀儿〕〔从杀猪开始修仙〕〔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傻王爷又丢了〕〔农门直播间:山里〕〔王爷,太后娘娘有〕〔一胎六宝,重生妈〕〔透视神医〕〔我能升级避难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0章 达地知根(四) //
    !

    齐惜道:“当然,此人就是先夫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汪直道:“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你的样子,定是不好的。”

    齐惜道:“当时先夫林百桓在世的时候,是做海上经商生意的,那个时候倭寇是倭寇,先夫是先夫,这是两股不同的势力。”汪直道:“那后来这陈思盼是怎么就成为了这两股势力之首,还最终压服了倭寇?”

    齐惜道:“夫君也倒也不用着急,我会慢慢说来,其后夫君你就知道了。”汪直道:“是,你慢慢说来,是为夫太急了一些。”

    齐惜细细而说,原来那林百桓本是东南一代最富有的海商,陈思盼归附齐下后,是其颇为得力的助手,海上经商的个个渠道都被陈思盼打点得有条有理,林百桓对此十分满意,然后来有人告知林百桓有取代之心,林百桓便找来弟弟林世川询问,

    林世川矢口否认陈思盼会干此事,那林百桓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会与陈思盼狼狈勾结,所以对此事也没有放在心上。

    林世川从林百桓处回来之后,立刻把此事告诉了陈思盼,陈思盼不敢迟疑,抓紧去筹划取代林百桓之事,

    平时经营更加卖力,如此也逐渐打消了林百桓对自己的疑心。就这样在短短一年之内,陈思盼就在帮里全部安插了自己的心腹,暗中另起炉灶,

    就此逐渐架空了林百桓,时机成熟之后,陈思盼就与林百桓展开了一场决定东南海事的激烈火并,在这场激烈的海战火并之中,

    林百桓终于落败,陈思盼斩杀林百桓,并且取得了东南经商的海事大权。陈思盼对此根本不满足,他逐渐扩充势力,招兵买马,最终在一次海战中打败了东南倭寇,

    让其俯首称臣,然迫于扶桑国的种种压力,不得不与倭寇议和,而那倭寇见陈思盼势力庞大,也甘愿议和与臣服。从此陈思盼成为了东南一带势力最大的海商,然朝廷仍然称其这帮人为倭寇。

    汪直道:“原来是这样,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对你动手?”齐惜道:“夫君难道不想最大我是如何认识先夫的么?”汪直脸色有些黯然,道:“你说吧。”

    齐惜道:“我知道你在意,但是人家还是要告诉你,免得你心里总是有个疙瘩。”说着齐惜附身在汪直脸上亲了一下,汪直被齐惜这么亲昵招呼,脸色马上就缓和了一些,道:“好吧,快实话说给为夫听。”

    齐惜道:“你是人家的夫君,人家当然会实话告诉你,其实齐惜当时只是一小女子,后来官军为了对付倭寇,说说村子里的人与倭寇有勾结,便把我们村里的所有人都给抓起来了。”汪直听到这里,愤愤而道:“此事我还真遇到过,当时怎么回事?”

    齐惜道:“当时正好那先夫林百桓的族人也在其中,他带着人手前来相救,然他的族人全部都被斩杀了,后来齐惜等人被其救了下来,但是齐惜的父母已经被杀,先夫便带着我来到了海上。”汪直道:“这官军还真够混蛋的。”

    齐惜道:“夫君不知道,先夫还真是重情重义之人,他的家人明明跟其一道在海上,可是为了那些族人,他居然敢于只身犯险。不过还是可惜了。”

    汪直点头道:“这么说来这林百桓还真是你说的这样。接下来呢?”汪直说完却见齐惜耳根红红,道:“怎么了?”齐惜道:“人家怕说了你会生气。这事情好像任何一个男子都会生气的。”

    汪直心想你是完璧与我,我怎么会生气,笑道:“说吧,何事我都不生气。”齐惜道:“当时人家见那林百桓是个情义之人,芳心暗许,不过那林百桓丝毫没有碰过人家。”

    汪直香了齐惜一口,笑道:“这个我当然是最清楚的。”齐惜耳根更红,道:“人家不说啦!”话说完后脸色突然转冷,汪直讶然,急忙搂着齐惜问道:“齐姐,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汪直说错了什么话来,惹得齐姐不高兴了?”

    齐惜道:“其实那林百桓有两个妻房,一为毛氏,二为易氏,各有孩子一男一女。”汪直道:“是不是也被陈思盼给除掉了?”

    齐惜道:“那倒是没有,当时我苦苦哀求,那陈思盼这才放过了他们,我们相依为命。”汪直道:“不知道当时那陈思盼为何不伤害你们?现在我大概明白了。是不是他觉得你你还有用处?”

    齐惜点头道:“是那林世川说留着我们有用,当时我也不知道这话的意思,现在算是明白了。”

    汪直心道:“相比那陈思盼是看齐姐颇有姿色,便留着后用,也怪不得那陈思盼当时问齐姐愿不愿意的时候,齐姐哪里敢拒绝。对了,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在哪?”汪直问道:“齐姐,那两个孩子在哪儿啊?”

    齐姐道:“就在这条船上啊,当时你都见到的。”汪直想起来了,道:“难不成就是之前拦着我的那两个孩子?”

    齐惜道:“就是他们二人,男孩本叫林海峰,女的本叫林真真,先夫林百桓死后,我便让他们随了母亲姓,他们分叫毛海峰和易真真。”

    汪直道:“齐姐刚才脸色不好,是否是想起了这些让人难过的事情来了?”齐惜道:“夫君,我知道你武功过人,很奇怪当时你打败了陈思盼身边的四个侍卫,却为何不杀了他?”

    汪直道:“因为我想通了,想要跟陈思盼这位同乡成就一番事业,可是现在听齐姐一说,汪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是了。”

    齐惜道:“夫君,你反了那陈思盼,自己掌权不是更好么?”汪直道:“你说的这事情哪里这么容易就办到,况且那陈思盼对我还算不错,我也不好对不起他。”齐惜道:“夫君有所不知,其实陈思盼处处提防着夫君。”

    汪直道:“我知道齐姐心里不喜陈思盼,但是我想他是不会这样的。”齐惜道:“这事情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夫君怎么还不明白?”汪直见齐惜如此,脸色一正,问道:“齐姐,不知道此事怎讲?”

    齐惜道:“我想夫君是读书人,自然知道唐宗宋祖和当朝太宗之事了?”汪直看了看齐惜,道:“齐姐说出这话,看来齐姐也是一个读书之人?不知道齐姐的意思是什么?”

    齐惜道:“唐太宗即位,吸取前朝灭亡教训,轻徭薄赋。宋赵匡胤身有军权,借此建立宋朝,而后限制手下军权,当朝太宗藩王出身,

    自立皇帝之后,大力削藩,限制藩王权力,夫君,齐惜说到这里,相比你也应该明白了吧?”这齐惜自小喜欢诗书,所以才会说出如此话语。

    汪直道:“我明白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此事要怎么做,齐姐,你想要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汪直明白这陈思盼是通过不义手段夺取了林百桓的海事大权,

    那么自然也会处处提防着自己,生怕自己也会向他当年对付林百桓一样对付他,这样一来自己自然会被陈思盼严密监视着。想到这里汪直本来踌躇满志的豪心又低沉了下去。

    齐惜道:“我知道夫君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现在那陈思盼还没有派人前来暗中监视夫君,但是根据我对陈思盼的了解,这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我们干脆就在夜晚向西而去,再也不在这海上漂泊了,夫君,我们此时可说是家财万贯,根本不缺钱财了,

    这条船又是陈思盼我们的,所以我们干脆趁他没有派人监视我们的时候离开他,去找一个安乐地方隐居起来可好?”见汪直若有所思,续道,“这样也不算是很对不起那陈思盼,夫君心里也过得去,夫君你说可好。”

    汪直此时想起了秦若烟来,心道:“这样也是不错,到时候我正好也可以去找一找秦若烟。哎,那陈思盼又要用我,又要怀疑我,我又何必待在这里。”想罢便道:“就如齐姐所说,我们选一个夜晚向西而去,再也不回来了。”

    这汪直二人说做就做,在一天夜晚,便给了那掌船之人几锭金子,那掌船之人扬帆而起,往西而去,在福建一海滩靠岸登岸。

    第二天的早晨,就有手下向陈思盼汇报了此事,陈思盼大怒不已,来回奔走骂道:“我如此对待他们,难道还不够,他们怎么这样来对待我?汪直定是被此女怂恿,此女定是被此女怂恿,当时我就应该杀了她。世川,你说此事怎么办?”

    一边的林世川道:“大哥,我看此事也不用担心,先要看看他们在何处上的岸,然后再行办法。”因为明朝朝廷实行了海禁,所以东南沿海一带没有修筑出几个码头来,一般大的船只靠岸只能够往沙滩浅靠而去。

    陈思盼心下火气仍盛,道:“去找,去找,那大船没有几人有,找到之后便立刻上岸,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们,”继而大吼,“宰了他们。”

    陈思盼一声令下,众人便按照其所令去做,很快就在一处沙滩上找到了汪直等人留下的大船,船上财物早已经被搬空,且空无一人。

    下人向陈思盼报告了此事之后,陈思盼大怒道:“所有人上岸,给我找到那汪直,谁要是找到汪直,我就赏赐黄金百两,谁人要是伤到了或是杀了汪直等人其中一人,那便是我陈思盼的义子。”

    就在众船只靠岸,众人就要一哄而上的时候,林世川即使叫住了陈思盼,道:“大哥,此时其实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既可以不要婉妹动手,又可以让汪直等人不得安宁。”陈思盼道:“说来听听。”

    林世川道:“大哥难道忘记了我善于画像么?”陈思盼不耐烦而苦笑道:“你有什么办法就快说,不要在此卖关子了。”

    林世川道:“我知道大哥心里有怒气,且听小弟慢慢说来,小弟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叫做借刀杀人之计。”陈思盼对那四个倭人道:“马上传令,让大家原地待命。”那四个倭人领命而去。陈思盼对林世川道:“你快说,我在听着。”

    林世川道:“现在主管东南一带剿匪之事的是俞大猷将军,因为此人专门负责倭寇之事,所以我们要派人与之取得联系。”陈思盼道:“那俞大猷是我们的敌人,跟此人取得联系干什么?”

    林世川道:“大哥这就有所不知了,我既然会画像,那我们就派人办成百姓,拿着汪直的头像告诉俞大猷,说那汪直是倭寇,杀害了不少沿海百姓,后来因为分赃之事,带着一帮倭寇私自上了岸,往其剿灭之。”

    陈思盼道:“那俞大猷可不是傻子,这借刀杀人之计他一想就会识破,可行么?”

    林世川道:“当然可行,就算其知道这是借刀杀人之计,他也会去做的,因为他不做就是渎职之罪,计算到时候他不做,我们便往其上级一说,其还是要做的,

    所以俞大猷不是傻子,与其受命而行,不如主动行之,那俞大猷若真的是明白之人,那么他是一定会出兵找寻并剿杀汪直等人的。”

    陈思盼道:“这借刀杀人之计真是不错,就算对方知道了我们的计策,也不得不行之,妙哉,妙哉,林世川,就按照你说的办,汪直等人以为之计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我要让那汪直永远不得安宁。”

    陈思盼转而一想,忧心道:“可是天下之大,并非没有汪直的立足之地啊!”

    林世川道:“大哥放心,若是只有汪直一人,这个计策恐怕不好办,但是眼下他身边多有累赘,他想要逃,但却是根本逃不掉的。”林世川说完与陈思盼相视而笑,陈思盼立刻下令由林世川亲自去办此事。

    陈思盼画出了汪直四人的画像后,便立刻上岸去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