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2章 萍水相助(二)&.
    !

    汪直根本不听,道:“齐姐,要走我们就一起走。总之我不能丢下你自己走就是了。”那齐惜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匕首,她将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道:“夫君,你若是不走,那齐惜就只好自行了断了。”

    汪直无奈道:“齐姐,你这是何必?”齐惜将匕首稍稍刺入了脖子,那毛海峰和易真真叫道:“三娘,三娘,我们一道走吧!”

    齐惜使出了一些力气,鲜血从雪白的脖子上流了出来,道:“你三人走是不走。”汪直一跺脚,左右拉着这毛海峰和易真真一道离开了。

    那汪直走着几里的平路,不知道怎地,自己越走心里就是越发的苦痛,他停下脚步,对毛海峰和易真真道:“我要去找回你们的三娘,你们二人此时一定要听话,知道吗?”这而两个孩子知道此时事态十分严重,他们连连点头。

    汪直见此时已经快是黎明了,事不宜迟,便找了一处隐秘地方将二人藏匿了进去,离开前对二人又叮嘱道:“记着什么事情都不会要出来,什么事情都不要发出一点声音,义父到时候回来找你们的,明白了么?”

    易真真道:“义父你放心吧,我们会等着你来找我们的。”

    汪直道:“好乖。”便沿路返回,心想这下无论如何情况都要找回那齐惜。汪直走了一里路,就看见了之前的那位校官,那校官道:“总算是找到你了,大人说了,你若是热血男儿,就一定会回来的。”说着就发射了一信箭,

    只过了片刻功夫,那汪直就被前来的士兵给重重包围了。俞大猷和季继河往汪直走来,来到距离汪直的三丈之地停下,那俞大猷道:“汪直,没有底想到我又见面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再一次见面,却是这样的情况。”

    汪直道:“俞大猷,我让人给你捎话你听到了没有。”俞大猷道:“听到了,我都知道了。”汪直道:“现在看来你并不相信我说的话?”

    俞大猷道:“汪直,我知道你要找的定是这个女子吧。”俞大猷说着一拍手,两个士兵用一担架将齐惜的尸体抬了上来。俞大猷道:“此女性烈,巾帼不让须眉,我等对此实在是佩服至极,所以让人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将此女的尸体带还给你。”

    汪直看着那齐惜的尸体被抬了上来,见齐惜那心口处的衣物沾满了鲜血,脖子上的黄金链子却不见了,齐惜死后定是受到了那些士兵的轻薄,汪直强压怒火,问道:“要不是你们,齐惜她怎么会死去?”

    俞大猷道:“汪直,这里有千余人,你是逃不掉的,说吧,你到底是束手就擒还是垂死挣扎?”汪直道:“汪直自知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但是临死之前有两个请求。”俞大猷道:“但说无妨。”

    汪直道:“第一个请求就是你可否让我不做个糊涂鬼?”

    俞大猷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当时我在杭州的府中,突然来了一姓林之人说要见我,否则就去见直浙总督胡宗宪,此人如此言语,我当时十分奇怪,便见了此人。”

    汪直道:“此时是不是叫林世川?”俞大猷道:“也许是吧,但是他没有报上明白,我只知道此人姓林而已。”汪直道:“是他跟你说了我的事情?”

    俞大猷道:“没错,当时他说你是倭寇之人,杀害了不少沿海百姓,后来因为分赃之事,你私自带着一帮倭寇私自上了岸,要我往其而剿灭之。当时他还说,你为了不引人注意,身边只是有四个人而已。”

    俞大猷顿了顿道:“除你之外,一个是她,另外还有两个孩子,是不是?”汪直道:“这两个孩子估计已经逃走了。”

    俞大猷道:“没关系,我们只要抓住你就足够了。我在胡大人手下掌门负责倭寇之事,所以我便细细揣摩了起来,我想着你拖家带口,定不会走的太快,便前来福建,派人各处一路往这里找来,当时我我越找越是奇怪,之所以很奇怪,是因为已经十余天过去了,

    你赶路也有了一段时间,所以距离这这海边很久了,不过眼下看来,你们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总之我俞大猷总算是遇到你了。”

    汪直心道:“要是我早料到那陈思盼会如此作法,我就不会在那客栈里待上那么久的时间了,而齐惜也不会因此而死。”

    俞大猷道:“汪直,现在事情你都知道了,是你自裁,还是我逼你自裁?”

    汪直道:“汪直岂是那么容易就被你们擒住的。”

    俞大猷笑道:“那你到可以试一试,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怎样的本事。”

    汪直道:“真是一群王八羔子,一群无耻盗贼,试问你们这里谁人能够杀了我汪直?俞大猷,你这一群王八羔子和盗贼的头领,你敢不敢在此与我汪直一战?”汪直这么如此,全是因为齐惜脖子上的那金链子被俞大猷手下士兵偷了去,所以他才这样说话。那季继河向前走出几步,道:“既然你说我们是王八羔子,那就让王八羔子与你战上一战。”

    季继河见师兄俞大猷对这汪直说了这么多的话,这汪直却出言讽刺,但想着:“要是师兄与此人动手,那岂不是显得军中无人,干脆我就一拳先将这汪直给打伤最好打死了再说。”

    季继河续说道:“汪直,我师兄擅长使剑,而你是徒手,所以就算我师兄胜了你也是胜之不武,既然你说这里无人能够对你,那在你死之前就先由我来与你过招,好让你死得瞑目,汪直,出招罢!”

    汪直倒也不急,其有意去激怒季继河,道:“你是哪路货色,就让你先出招吧,让我好好地看看你配不配与我动手。”

    季继河大怒,生怒之余立刻出招而去。汪直不知道季继河的武功虚实,所以不敢接招,而是连连后退。季继河十五六剑招打出,那汪直未敢接下一招,季继河对俞大猷道:“这人刚才说话还真是狂妄至极,师兄你看,此人现在却连我的一招都不敢接。也不过如此!”

    众人知道这季继河是在有意反讥汪直,其说罢又对汪直道:“你看我配不配与你过招?”那汪直不答话,只是连连而退,那季继河连连上步,拳头呼呼迭起,直往汪直的面门胸口打去,季继河的拳头虽然神速如雷霆,但是汪直只要一回挡,

    季继河的拳头就会收回变招,其招式和速度的控制拿捏十分到位。汪直见季继河的拳法实在无破绽,也只能一边出招抵挡,一边忖度如何应对这季继河的拳法来。

    一边观战的俞大猷心中释然,师弟的拳法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自己当年与师父孤广城习练武术,因为自己酷爱剑法,对于师父的天崩手和形意拳就没有多加习练,师弟反而热衷于此,每日习练不辍。

    这形意拳的招式简洁朴实,其动作大多直来直往且严密紧凑,所谓“出手如钢锉,落手如钩竿”、“两肘不离肋,两手不离心”。发拳之时是必与身法、步法紧密相合,周身上下严合无缝。

    除此以外形意拳的招式刚柔并济,打法可刚可柔,也无怪乎汪直出招相抵的时候,季继河回手使出柔招对功,在化解汪直的招式之余,仍是保持处处为攻。

    汪直习练了未了体心经,其内功修为是远远高于季继河的,然未了体心经中并没有一点武功招式,全是依靠习练之人的内心所想而发,然后凭借强大的内力而使出相应的招式来,此时季继河招式连连,汪直防守之余也是想要学学此人的一招半式。

    季继河见汪直一直是只守不攻,以为此人心中已怯,心里无比得意,为了显示形意拳的威名,道:“这是拳法中的北斗形意拳,你汪直看好了!”

    季继河一连使出“阔斧劈物”、“利箭穿杨”“蛇行草上”等招式来,围观的士兵无不为其精妙拳法而连连叫好。

    汪直退后几步,俯身而下,捡起了地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猛力向季继河打去,汪直内功了得,这一石头打出,其暗含的劲力不下千钧。季继河收回形意拳里的招式,使出了天崩手中的“点天手”来,这点天手关键在于手指,

    习练的最高境界是“指如金刚,手指一点,安然无险”,季继河这些年中不断习练,虽未化境却也不让,季继河手指向那打来的石头上一点,石头被打得粉碎。此时汪直左拳护胸,右拳向季继河打去,这是汪直首次反击,

    那季继河不知道这汪直莫名其妙的一招打来是何用意,就要出拳相挡,却见汪直一招“阔斧劈物”打出,拳头当头而下,季继河首次为守,急忙双手而举、汪直快速收招,往季继河的心口使出了一招“利箭穿杨”,正中季继河的心口,

    季继河被这一拳打得吐出了一口血来,身子往后而去,汪直使出了“蛇行草上”,直攻而去,却在拳头就要打中季继河之时,化拳为爪,抓实了季继河的左手,

    汪直一拉,将季继河拉回,道:“形意拳果然厉害,然还不是被我破去了?”汪直说着,手右手却死死抓着其左手不放。

    季继河大怒道:“你给我放手。”汪直道:“将齐惜脖子上的黄金链子拿出来?”季继河道:“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黄金链子?”

    汪直看着俞大猷,道:“我说的不是鬼话,齐惜死了,在她的脖子上有一条黄金链子,你说这黄金链子此时不见了,除了你们的人之外,还有谁人拿走?你们这些人真是混蛋,居然去轻薄一个死人?真是丢尽了朝廷官军的脸面。

    兵匪一家,还真是如此!”俞大猷心里大吃一惊,心道:“若是汪直所说,那我军士兵中岂不是有偷盗之贼?可是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想到这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季继河道:“师兄,他在骗你哪?”

    汪直道:“是么,俞大猷,你下令所有人站立,不许任何动作,然后派人逐一搜查,看我说的错是不错?”俞大猷皱眉道:“真有此事?”遂下令道:“所有人原地站立,不许有任何动作。”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站出嗫嚅道:“那链子是我拿的。”右手伸出,那金灿灿的黄金链子正在其手心。俞大猷对汪直道:“你看可是这链子?”

    汪直走过去,将那链子拿过来,戴在了齐惜的脖子上,道:“你们所为的官军也不过如此,你们到底是为了对付倭寇,还是为了中饱私囊?”

    俞大猷对那士兵大怒道:“平日我是如何教导你们的,没有想到你居然做出了如此之事,此事决然不可饶恕,来人,把此人拉下去给我砍了。那士兵被斩首之后,俞大猷道:“汪直现在你满意了?对了,刚才你不是说有连个请求么,这最后一个请求是什么?”汪直道:“俞大猷,我战死之后,你可否帮我把此人葬在这里?”

    俞大猷道:“这没有问题。”汪直诡然一笑,道:“多谢了。”说罢突然起步,往一士兵站位较为空虚之处跑去。汪直这一下着实出乎意料,那些士兵正要出手相阻,却还没有来得及动手。

    那汪直就已经跑出了包围圈,俞大猷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跑出了包围圈。季继河道:“师兄,近日按这尸体在此,我们何不以此来要挟他?”

    俞大猷道:“大丈夫本就不应如此行事。况且此人这么做,就是告诉我们,他无谓我们如此来要挟他。”季继河刚才被汪直打败,心里正憋着一股火无从发出,道:“此人就是知道我们会如此才敢这般行为,我们可不能让他想法得逞了?”俞大猷没有采纳季继河的建议,道:“师弟,你带人去抓捕此人,我在此将这女子葬了。”

    季继河还要言语,那俞大猷道:“我心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季继河对身边的士兵道:“我们走,别让此人逃了。”

    季继河离开之后,那俞大猷将齐惜遗体埋葬,一士兵道:“此人知道墓地在此,他一定会回来这里的,大人,我们干脆就在此设下陷阱,等此人前来?”俞大猷道:“你说的没错,此人会来的,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和近段时间之内,难道我们要做守株待兔这等傻事?”那士兵道:“大人的考虑十分周全,说的极是。”

    俞大猷长叹一声,道:“此人凭借自身的武艺,我看我们今日是难以抓住此人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