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潇潇顾庭霄〕〔枕上婚宠:孕妻别〕〔陈凯秦香〕〔名侦探修炼手册〕〔鬼神君,渡灵吗?〕〔强化医生〕〔天行医尊〕〔我能升级避难所〕〔孙猴子是我师弟〕〔玄阳仙尊〕〔五年回归有个女儿〕〔南狂仙尊叶辰苏雨〕〔苏雨涵叶萌萌南狂〕〔传奇机长〕〔汉世祖〕〔我不要嫁给傻子〕〔盛世甜宠,夫人又〕〔影视位面传奇〕〔冲喜新娘神秘大佬〕〔别惹这个剑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3章 萍水相助(三)*.
    !

    俞大猷抬头看去,那些士兵全部都去追捕汪直了。

    且说那汪直在山路上一路狂奔,来了一个大迂回,将俞大猷等人给彻底甩掉了,不过此时已经薄暮暝暝。那汪直快步来到了毛海峰和易真真的藏身之处,看见二人安然藏着未动半点,心下舒然,道:“我们也该走了。”

    汪直来到了那齐惜的墓地,对毛海峰和易真真道:“快跪拜你们三娘。”两孩子如话而为,汪直也跪下道:“齐惜,汪直定会报了此仇的,为你,也为我汪直。”汪直起身之后,将毛海峰和易真真从原路带回,毛海峰道:“义父,我们这是做什么?”

    汪直道:“那陈思盼害死了三娘,我们去找那陈思盼报仇,你们说好不好?”易真真道:“义父的武功高强,一定可以报了此仇的。”毛海峰道:“好,衣服一定要亲手杀了此人。”汪直道:“不过此时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先找一地方住下再说。”

    那汪直来到了一树林小路,忽然听见一人的刻意为之的奸笑声,此时又是傍晚,树林阴翳,那毛海峰和易真真心中觉得无比可怖,忽然一阵乌鸦声音传来,夹杂着那人的奸笑声,更是可怖。那毛、易二孩将汪直的手抓得紧紧,皆道:“义父,心里好怕。”

    汪直道:“不怕,不怕,有义父在此,任他妖魔鬼怪义父都可以将它们打跑。”

    汪直大喝一声道:“要是汪直的仇人,就尽管现身,不要躲躲藏藏的。”那人奸笑止住,从树上飞落而下,道:“好个汪直,今日特来见教。”只见此人身子瘦削,脸色苍白,就好像生病之人,然其说话中气十足,不像是一个生病之人。

    那人道:“在下雷衡,青竹帮人士!”说着衣服遮面,拿开之后居然变了一个脸面。这一张脸道显得方正,面色也红润了一些。汪直道:“你会易容术?”

    雷衡道:“区区伎俩,见笑了,我既然跟你说了自身出身,不想到时候杀你不死,反被你找来,那可就丢尽了脸面了,所以就只有这样了。”

    汪直将毛海峰和易真真紧紧拉着,道:“我不认识你青竹帮的人,不知道今日到底何事来找我汪直?是不是那陈思盼派你来的?”雷衡笑道:“我不是来找你寻仇的,是来找你有事的。”

    汪直道:“到底何事?”那雷衡不答话,突然一拳飞身打出,是为“长虹飞度”,汪直将毛海峰和易真真所有支开,继而双掌合十,紧紧夹住了雷衡打来的那一拳,雷衡化拳为指,这一招是为“青蛇吐信”,汪直紧夹不住,立刻收掌就是一拳打出,直对雷衡的这一指,拳指相对,那雷衡只觉指骨欲裂,剧痛不已。

    其习练这一招已经多年,刚才本想直指将汪直的拳头戳个断骨分筋,却没有想到汪直这一拳将自己打得只顾受伤,这“青蛇吐信”的招式这几个月都是用不得了。却见此时汪直忽视你很劲气,心知此人内功了得,远在自己之上,那雷衡收招道:“汪直兄弟果然好功夫。”

    汪直见雷衡叫自己兄弟,心下更觉得奇妙,心知此时雷衡定是在试探自己的武功,便停下手道:“你定是找我有事,请问到底有何见教。”

    雷衡道:“汪直兄弟果然是一身功夫,此事事关重大,汪直兄弟可否跟雷衡来一下。”汪直道:“我还有要事在身,恐怕”雷衡打断道:“我知道汪直兄弟的事情,你大可放心,只要待我们的事情完成之后,我们定会相助于汪直兄弟的。”

    汪直道:“你说此话不是诓我的吧?”雷衡道:“既然汪直兄弟不信,何不跟来一看,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说着见汪直还在犹豫,笑道:“雷衡在此发誓,汪直兄弟助我等,大事一成,我等立刻相助汪直兄弟,否则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汪直见雷衡发了毒誓,心想干脆就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道:“好吧,我跟你们去。”

    汪直跟着雷衡在山林里左左右右地走着,终于来到了一片较为空旷的地方,这时已经快要夜晚,汪直看见有三个人在生火,雷衡道:“三位兄弟,汪直兄弟来了。”那三人听雷衡这么说,急忙起身拱手道:“汪直兄弟,幸会了。”

    汪直十分诧异,问道:“你们找我到底何事?”雷衡没有回答,反而是道:“汪直兄弟,先介绍一下,这三人是我的师弟邓秋成,后荣,李庆扬。”汪直一一示意。

    雷衡道:“我们之前虽然不知道汪直的武功如何,但是我们都知道俞大猷的武功高十分了得,汪直兄弟居然能够从俞大猷的手中逃脱,可见武功的确是了不起。

    今天我们找汪直兄弟来是商量一件事情了,你若是帮了我们,那么我们也一定会帮助你。”汪直道:“看来你们知道我的事情?”

    雷衡道:“具体事情我们并不清楚,但是我看汪直兄弟突然反向而回,定是为了复仇,我说的可错?”汪直道:“不错,我是想报仇。”

    雷衡道:“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况且身边还有两个孩子,如何去报仇,不如你先帮我办好一件事情,我发誓,我们兄弟四人还有帮内的其他人定会相助于你。”

    汪直一头雾水,道:“不知道我汪直能够帮你们什么?”

    邓秋成道:“汪直兄弟已不是外人,这事情说出来也不怕你见怪。我们都是清源山青竹派之人,这青竹派兴许知道的人不多,汪直兄弟不知道倒也不奇怪,本派是传承与春秋时期器宗一脉的武学门派,然我们这帮主行事实在令人受不了。”

    汪直心道:“莫非是这四人要想相助,以除掉这帮主。要是这些人都与我一道,那报仇之事胜算就更大了。”遂而问道:“你们这青竹派内一共有多少人?”

    雷衡道:“有九十余人,这所有门人皆对这掌门人十分的不瞒。其为了冶炼刀剑,不知道对我们有多狠毒。”雷衡续而将这掌门人冯义棉如何对待门下之人的种种事请全部告诉了汪直。那雷衡说着,将身上衣服解开,

    只见其身上伤痕累累,那邓秋成三人也是解开了身上的衣服给汪直看,雷衡道:“汪直兄弟请看。”汪直不忍看去,这四人身上的伤痕纵横之怖令人发指。

    汪直摇头说道:“真是岂有此理?哪有一派掌门人是这样的,不爱护自己的门人就罢了,他居然还如此对待你们?”

    后荣苦着脸道:“汪直兄弟此言甚是。这掌门人责罚我们,几乎不将我们当人对待,平时无论是习武还是差遣我等办事,都是严厉至极,只要稍有不对,就立刻对我进行重重地责罚,换作是谁也受不了这样的日子。”

    汪直道:“他到底为何会如此对待你们?之事为了冶炼刀剑?”

    李庆扬道:“其实这具体原因我们都不清楚,只是知道掌门人酷爱冶炼兵器,没有其他爱好,但是那冶炼的铜铁火炭可是我们负责,本派之人不知道为此遭过多少罪。”汪直道:“看你们的伤势,这日子过得脸猪狗都不如,为何不反了?”

    雷衡道:“汪直兄弟有所不知,我派掌门人有一门极为厉害的追踪术,一旦派中人半个月没有回来交差,即便是走到天涯海角,他都可以找到,并抓回派中,当众人之面斩断手筋脚筋,叫人可谓是生不如死。”

    汪直道:“我若是你们,就拼死反了。”汪直说罢,这四人一直摇头苦笑。邓秋成道:“我们的武功都是掌门人所教的,他知道我们武功的名门,我们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雷衡道:“其实我们早已经有了反抗之心,当时我见俞大猷命人四处张贴你们的画像,我便多方打听,知道了你汪直兄弟的一些事情,便想着要是找你来帮忙,以汪直兄弟的武功,一定可以打败这掌门人冯义棉。是不是汪直兄弟?”

    汪直笑道:“汪直可不敢这样说。”雷衡道:“汪直兄弟不要担心,我刚才试探了你的武功,发现你的武功与掌门人差不多,然老天爷似乎看见了我们兄弟的苦处了,不知道为何缘故,那掌门人突然作出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我看现在开始就是掌门人倒霉的时候了。”汪直道:“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雷衡道:“根据掌门人身边的两个贴身侍婢说,一个月前掌门人自断了自己的左手,冶炼刀剑,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汪直兄弟你定可以帮助我们打败他。眼下就看汪直兄弟能否为我们而出手相助了?”

    汪直心想这人定是个痴迷于刀剑兵器极深之人,不然也不会不惜断腕冶炼,想到这里,汪直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帮助这四人,道:“各位皆被掌门人所压制,实在是难以反抗,

    过的日子可谓是猪狗不如,此话不说,汪直定会出手相助,但是既然各位在此以兄弟相称,那么汪直希望各位兄弟也能够帮一把。”

    雷衡四人正色道:“我们不管是在哪里,也比在这里强上百倍,只要杀了这掌门人,我们就跟汪直兄弟走。”

    李庆扬道:“汪直兄弟不就是为了杀掉那陈思盼,到时候我们就跟汪直兄弟一起去。”汪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此结拜。”

    说着那汪直快熟伸手将三根燃烧的木柴立在地上,那汪直自报了姓名,汪直年纪二十八,雷衡,邓秋成,后荣,李庆扬依次小了一岁,汪直自是为大哥,五人行了八拜之礼,道了同声共死的誓词,这才起身,互叫哥哥弟弟。

    这五人一琢磨既然已经结拜,无酒不礼不欢,便往最近的一小镇而去,汪直带着毛海峰和易真真一道,找到了一客栈之后,汪直给两个小孩叫了饭菜,这连个孩子肚子已经饿极了,见有吃点就大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就酣然入睡。

    然后这五人又叫来了酒水肉菜,为不扰两个孩子的睡梦,就找了另一处房间,在里大口吃喝起来。这五人觥筹交错,举杯之间道尽了兄弟。

    酒过三巡,只听那雷衡叹了一口气,道:“明日我们就去找那冯义棉,与他决一死战,不管生死,我们以后再也不受此人的奴役了。这冯义棉,猪狗不如,禽兽不如”

    这冯义棉就是青竹派的掌门人,这雷衡杯酒下肚,心中怨气打大起,所以破口大骂了起来。那李庆阳面色酒意满满,也是破口而骂道:“将此人凌迟,凌迟,杀他个挨千刀的。”那雷衡道:“今日我们如此,也是无可奈何,我们也都是被逼的。”

    汪直道:“那冯义棉要你们做了什么事情?”后荣道:“这一个月来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掌门人冯义棉让我们去至少十斤的玄铁,说是要一个月交差,则玄铁我们说什么也找不到。按照以往的规矩,这一次责罚必定是少不了的,

    哪知道我们去交差的时候,其贴身的两个婢女传话出来,说道:‘掌门人有重要事情要办,你们先回去吧,这东西完不成也就罢了。’我们但是十分奇怪,就细细问起,那两个婢女想来平时也受到了此人的虐待,见我们一再追问,

    就对我们四人小声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掌门人为了冶炼兵器,前些日子自断了左手,养伤之余同时在行冶炼之事,你们就不要打扰了。’”

    李庆扬道:“听到了这个消息,师兄就将我们召集起来,筹划了此事,明日我们五人就回清源山去,找那冯义棉做个了断。”

    邓秋成道:“我们师兄弟中,论到武功,自以大师兄雷衡为第一,他自认汪大哥的武功与那冯义棉差不多,那明日就希望汪大哥全力杀了冯义棉,好让弟弟们摆脱这苦海。”这四人越说越苦,渐渐泪流不止,酒劲上来之后,皆趴着桌子昏昏睡去了。

    汪直见此情景,心中忖道:“看来这四人这些年被那冯义棉逼迫太甚了,要是自己杀了冯义棉,那样一来他们心里定会感激与我,到时候也一定会助我杀了那陈思盼,明日之事我要全力而为才行。”

    第二天,那汪直将毛海峰和易真真安置在这客栈中,并千叮万嘱十天之内不得离开。这毛海峰和易真真两人倒也听话,对汪直道:“只要义父不来,我们就哪里都不去,一直等到义父前来。”

    汪直这才放心与雷衡等人一道而去。五人走了半天的山路,这一路上都在急急而走,恐怕误了今日的时辰。来到了一竹林中,竹林结处,出现了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是一座依山府邸,山上青树翠蔓,蒙络摇缀,景色十分怡人。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