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琬儿〕〔我滴个良人呐〕〔我姐有病她超凶〕〔天阿降临〕〔我能升级避难所〕〔星光下的那些事〕〔用拳头教妖魔做人〕〔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开局从买房开始〕〔拳职武神〕〔自召唤华夏人杰开〕〔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最强保镖〕〔快穿:这个女配很〕〔奈何娇妻太会撩〕〔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都市巅峰战神〕〔绝世小保安楚扬苏〕〔万界交易系统〕〔重生之乡野贤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4章 萍水相助(四) //
    !

    雷衡对汪直道:“这里就是我们青竹派的府邸了。”汪直道:“这所在之地真是风景幽美。”李庆扬道:可惜掌门人如此,我们整日提心吊胆,哪有心思去看这些幽美景色。”这个时候只见府邸之前有许多青竹派的门人集合,其中一人见雷衡等人前来,便走了过来拱手道:“师兄,我们按照预约时间前来,但是那掌门人先行了一步,不知道去了哪里。掌门人的那两个婢女被我们捆绑起来了。”

    雷衡一听,道:“这两个婢女不得伤害,她们与我们一样。”那人道:“她们就在府邸中,师兄这么书哦,我马上去放了她们。”那雷衡等人来到了府邸的大殿之中,见那两个婢女被绳索死死捆绑着,雷衡问道:“那冯义棉往哪个方向去了。”

    其中一个婢女道:“他往西北方向去了,可是她们都不信我们说的话。”雷衡持剑将这连个婢女身上的绳索切断。那青竹派的一些门人问道:“大师兄,你这是为何?”

    雷衡道:“她们已经说了实话,还要绑着她们干什么?况且我们堂堂男儿,怎么能够对这两个弱女子如此。这是禽兽之人才会做的事情。”

    雷衡说着对那两个女子道:“你们快走吧。不要回来了!”那两个婢女离开之后,雷衡对门下之人道:“我们五人去对付那冯义棉,你们所有人就在此等候我们的消息。”

    那所有的门人跪下道:“大师兄定要除掉此人,否则我们可就没有安生日子了,到时候我们逃也逃不掉,就只有一死了之了。”

    汪直看着这些人,心中忖道要是这些人能够与自己一道对付陈思盼,那胜算极大,其大声说道:“各位放心,我汪直定会将此人的首级拿来各位的面前。”汪直此话一出,众人都不由地看着他,想想在派中自己似乎没有见过此人。

    那雷衡也顺汪直语势而道:“汪直兄弟武艺高强,此番前去,定可杀了冯义棉,各位,汪直兄弟若是能够如此,那我们甘愿跟着汪直兄弟一道,唯你马首是瞻了。”

    众人听大师兄雷衡说汪直武艺高强,这雷衡的武功本就极高,此时这么说众人心里皆认为汪直的武功在掌门人冯义棉之上,同道:“我们甘愿跟着汪直兄弟一道,唯你马首是瞻。”

    汪直对雷衡道:“我们快走吧,别让此人走远了。”汪直五人开始往西北方向而去。

    这五人连追了三天,一直横跨了好几座大山,才远远发现了一人的背影那人右手拿着大刀,左手深藏与长袖之中。汪直道:“那冯义棉是不是此人?”

    雷衡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此人就是掌门人冯义棉,他就是化成灰我们都认识,大家小心一些,别让他给发现了。”

    这五人小心翼翼地跟着那冯义棉而走,来到了一风光旖旎的广阔之地,其中有一处小桥流水,边上是一院子小屋,在那院子门前的一大石块上立着一那长剑。

    那冯义棉来到了院子门前,转身道:“你们也跟我很久了,出来吧。”汪直看去,听此人说话的声音,此人年纪五十余岁,面色有些苍白,显然是有伤在身,再看其左手,左手深藏于袖中,想必真如雷衡所说的那样,雷衡等人走了出来,那后荣大声喝道:“冯义棉,今日是你的死期。”

    冯义棉道:“后荣,你居然敢对掌门人不敬,看来你是活腻了。”话语之间就见一记寒光射向后荣,后荣紧捂着心口,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向前直直而下去,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原来这冯义棉发力于石子,弹射而出击中了后荣的心口死穴,雷衡等人心下大骇,全都后退了几步并暗自运使真力,提防着冯义棉的攻击,无人敢去看那后荣是生是死。

    雷衡拔出长剑,道:“两位师弟,大哥,今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冯义棉手持大刀道:“你们的武功可是我教给你们的,你们不念着我的好处也就罢了,怎么还要欺师灭祖?”

    李庆扬道:“你要我们念着你什么好处,是时常受到你的责打么?冯义棉道:“不管如何,你们的武功是我教导的,是不是?”

    雷衡道:“没错,但是你并非全心全意教导给我们武功,对每个人你无不留着后招,我们如何感激你?”冯义棉哈哈一笑道:“既然你们责打我并非全心全意教导给你们武功,对于每个人我无不留着后招,今日是来送死么?”

    邓秋成道:“不杀了你,难道我们能够逃走么?门下之人对你无不恨之入骨,人人恨不得对你扒皮抽筋。”

    冯义棉道:“其实我今日本来是想要就此离开,这青竹派与我再无关系,但是你们确是如此。”雷衡道:“现在谁会信你的鬼话,不杀了你,我们寝食难安。”冯义棉道:“既然不信,那就你们就上来与我一战。”

    雷衡对汪直道:“汪直兄弟,我们先上阵,你也好看看此人的武功到底如何?”三人拔剑,呈三角而上。那冯义棉手中拿出三个小石子,分别击向这三人。雷衡三人有了后荣的前车之鉴,不敢大意,手中长剑护住了自己的要穴,当当当三声而过,

    那李庆扬被石子击中了额头,暂时对冯义棉没有了战力威胁,其额头流血不止,血流满面,只觉得鼻息之中满是血腥味。

    雷衡与邓秋成持剑而上,那冯义棉终将大刀出鞘,与二人对战,几招而过,那雷衡二人手中的长剑皆被冯义棉手中的大刀斩断。两人被冯义棉脚上的一招“蜻蜓两点水”给踢飞而去了,两人同时落地,吐出了一口血来。

    冯义棉道:“我初要你们给我找来冶炼物事,你们都不知道原因,今日可知道了。”雷衡道:“难道你只是为了早出一把绝世好刀来么?”

    雷衡说着扭头对汪直道,“汪直兄弟,你看如何?”这雷衡的意思是说汪直看这冯义棉的武功到底怎样,哪知道汪直却理会不准,道:“我看其定有其他原因,并非为了造出一把绝世好刀那么简单。”

    冯义棉双目凝视了汪直一会,问道:“你是谁?我从未见过你,你定不是我青竹派之人。你到底是谁?”汪直笑道:“你禽兽不如,派中之人的日子过得更是猪狗不如,我当然不会是青竹派之人。”

    冯义棉怒而问道:“我在问你,你到底是谁?”汪直道:“在下大名叫汪直。”冯义棉显然知道这汪直是故意在激怒自己,其收敛怒色,微微一笑道:“你便是那贼人汪直。我派中之事与你无关,你要去哪就去吧。”

    汪直道:“汪直已经与这四人结拜为兄弟,这派中之事是我无关,然兄弟之事却是息息相关的。”

    冯义棉笑道:“那好,我就看看你有几多本事?”说着来到了那大石块跟前,将那长剑拔出,扔给了汪直,道:“你既然要多管闲事,那就来吧,莫说我冯义棉今日欺负了你。”汪直接过长剑,道:“真是奇怪了,现在这世道连猪狗禽兽也讲道义了?”

    那冯义棉大怒而吼道:“你这混蛋,嘴里还真是不干净。”冯义棉被汪直的这一句话气得脸色通红,身子一闪,来到了汪直的跟前,手中大刀狠狠劈向了汪直。

    汪直只觉眼前一闪,那冯义棉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冯义棉的出手速度之快,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在这生死一瞬,汪直知道那冯义棉的大刀异常锐利,手中长剑相抵未必能够不被斩断,所以他只好祭出了两败俱伤的打法,身子不躲闪,

    手中长剑直刺冯义棉的心口,速度也是极快。冯义棉想要收刀而退,那汪直乘势一掌而去,然此时汪直忌惮冯义棉的刀法,不敢全力而上,以免到时候有变而收不住手脚。冯义棉因为自伤了左手,身体大损,则内力也必定受损,

    此时汪直一掌打来,速度也是极快,无法再出刀法迎上汪直,只见他把大刀往后一抛,右手迎上,两掌相抵,两人各自退去。

    冯义棉对躺在地上雷衡道:“你们找来的这个帮手武功还不错。”说罢对汪直道:“你的剑法很高啊。”汪直哪里会剑法,只是随性而为,刚才纯粹就是瞅准了时机空隙就是一剑而出,哪里是什么特定剑法。

    然在冯义棉看来就不是如此,这汪直的速度并不亚于自己,从其出手速度和对掌收剑之后的气息调节来看,汪直定是一个内功修为极高之人。

    汪直道:“你的刀法更高,要不是你自伤了左手,刚才汪直未必能够平分秋色。”雷衡道:“汪直兄弟,此人是依靠兵戈之利让你优速忌惮而已,不然刚才未必是你的对手。”雷衡在一边看得清楚,这汪直的内力明显比冯义棉要高一些,所以才出言说出。雷衡说罢捂着心口站立起来,来到了后荣的身边,一探后荣的气息,

    知道后荣已经死去,他拔出后荣手中的长剑,对邓秋成和李庆扬道:“两位师弟,你们姑且休着,到时候再来对付此人。”说着长剑向上一举,大喝一声,长剑对着冯义棉当头而去了。若是两个高手过招,雷衡断然不敢用此招式,此时这般全是因为有汪直在此。

    那冯义棉见自己所教的徒弟居然对自己使出这毫无顾忌的打法,心下怒气升腾,道:“找死。”其退了几步,右手拿起插在地上的大刀,一个轮圈,往雷衡打去。那汪直见雷衡用拼死的打法吸引了冯义棉,要是自己长剑直向冯义棉,那雷衡就会被大刀劈死,汪直想这自己和陈思盼的仇怨,手中长剑便没有直对冯义棉而去,他持剑而去,往雷衡身边刺去,“当”的一声,汪直只觉得手骨发麻,虎口欲裂,手中长剑被冯义棉的大刀斩断了。

    汪直拉回雷衡,避过了冯义棉的这一击,那雷衡气苦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汪直道:“若是兄弟都死了,这仇报了有何用。”

    忽然那冯义棉仰天狂笑起来,汪、雷两人回头一看,只见那冯义棉狂笑不止,形似癫狂,口中喊道:“出来,出来啊还不见我,快出来见我啊”在场的汪直四人心里无不觉得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邓秋成起身道:“冯义棉他是不是疯了。”就在这个时候那院中的屋子里走出一白衣女子,这女子冰洁明艳,眉目如画,罗袜轻盈。这白衣女子走出了院门,对那冯义棉道:“看样子师兄为了见我,是断肢铸剑了?”

    冯义棉笑道:“没有关系,为了师妹,师兄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晓薇师妹,那蔡炳贤在哪里?”那女子道:“师兄他已经死了。”

    冯义棉道:“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些日子师妹一人你寡居在此么?”这两人的对话让汪直摸不着头脑,但是雷衡等人似乎有了些许头绪,雷衡对邓秋成道:“难道冯义棉整日冶炼刀剑,就是为了斩断这把长剑,然后来见他的师妹?”

    邓秋成道:“也许就是如此。”那李庆扬道:“师兄,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雷衡道:“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只听那叫晓薇女子道:“师兄,你为何如此不爱惜自己?”冯义棉笑道:“为了师妹,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那蔡炳贤才不会为你这么做。慕晓薇,我的好师妹,你说是不是?师妹,跟师兄走吧!”

    慕晓薇道:“师兄,你连自己的身子都不去爱惜,又怎么会去爱惜他人呢?再说,我本就不喜你。这些年来你这是何苦,你看,你自己创建的青竹派,门下之人都要前来杀你,我如何跟你走?”

    冯义棉道:“师妹要是不喜,我可以马上就把这几人给杀了,然后再去把其余的所有人都除掉,这样你就了清了么?师妹你看我这样做好不好?”

    慕晓薇摇头道:“师兄,既然如此,你大可不必了,今日是我们的最后一面。师兄走了,我也不想独活,我活到今天,就是为了再劝你一劝,你何必如此执着,这样下去害人害己。”说着慕晓薇拿出一把匕首,速往自己心口一刺一出,心口顿时一股鲜血喷出,其身子盈盈,往后倒下。

    幕晓薇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冯义棉更是阻拦不及,只是来得及抱着慕晓薇的身子,冯义棉知道此时已经无力回天,癫狂之态陡然而生,其大吼道:“师妹,你先别死,你是讨厌这些人么,那好,你就看着我杀了这些人,看着我亲手杀光他们。”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