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保镖〕〔五个孽徒都想争夺〕〔邪帝狂妃:鬼王的〕〔全能虎爸〕〔第一豪婿〕〔上门兵王〕〔唐妩〕〔快穿游戏加载中〕〔穿成九零团宠娇萌〕〔全球领主时代之我〕〔游戏里的BOSS们到〕〔朕真没想败国啊〕〔贵妃娘娘路子野得〕〔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全职法师之全职召〕〔狂少〕〔铁血兵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大明第一吏〕〔亿万婚宠: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5章 大军统领(一).
    !

    就在这时,一个人持剑而出,道:“师弟,你看见了么?这都是你害的。”此人就是蔡炳贤,其走出院子,续道,“师妹说了,今日你若是斩断了这长剑,为了我们二人不起干戈,她亲自来见你,若是你执意如此,他就自杀而死,如今都是你害的。”

    那冯义棉大喊道:“我有什么错?原来你并没有死。”冯义棉说着拿起大刀,就往蔡炳贤劈砍而去。

    蔡炳贤拔出长剑,与冯义棉的大刀相抵,当的一声,冯义棉手中的大刀缺了一个口。而蔡炳贤手中的长剑却没有丝毫损伤。

    蔡炳贤道:“师弟,你以为你造出的大刀能够斩断这长剑么,其实这真正的青竹长剑在我的手中。师妹如此,就是想要在死前劝劝你,你可知道,其实师妹已经得了不治重病,但是近日你让她太感到失望了。”

    冯义棉不知道听见蔡炳贤的话了没有,其大声而笑,继而小声减缓,满脸愁容,苦笑而道:“看来我辛辛苦苦造出的长剑,还是抵不过这青竹剑。我这手断了也是白断,咎由自取啊!”

    汪直到了此时总算是听明白这三人的过节了,汪直对雷衡道:“原来如此。这冯义棉本身也是为情所困,自古之事不外如是,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李庆扬道:“不怪乎掌门人平时会这样对待我们,原来是为了得到她的师妹而失心丧意了。”

    这青竹派是春秋时期器宗一脉的武学门派,所谓器宗就是专门进行钻研刀剑的冶炼的一派总称,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器宗是辉煌不在,门派人手凋零,后其中一支迁徙到了福建清源山,这一脉门派府邸所在清源山中的青竹林中,首任掌门号青竹子,故而得名青竹派,

    后来在第三任帮助卿明子去世之后,派中只有三个弟子,为大弟子蔡炳贤,二弟子冯义棉,以及小师妹慕晓薇,小师妹喜欢师兄蔡炳贤,虽知冯义棉的心意,但心里不喜冯义棉,

    师兄蔡炳贤和慕晓薇一直隐居,慕晓薇一直不见冯义棉,并在院门之前立下了一把千年不锈且十分锋利的青竹剑,说是只要冯义棉冶炼出了能够将这青竹剑斩断的刀或剑,就可以见到自己,

    冯义棉为情所困,凭借自己的武力扩大了青竹派,让派中之人给其弄来冶炼兵器的需要的东西,常年冶炼,每当冶炼失败的时候,就会对下人责打不已,其武功十分厉害,帮内之人对其非常恐惧,即使心生不满也无可奈何。

    此时那蔡炳贤与冯义棉交战,蔡炳贤上下左右拨动,以此消耗冯义棉的内力,那冯义棉看出了蔡炳贤的用意,道:“你欺我字段左手,内力不及你是么?”

    话语间冯义棉手中大刀抛向天空,徒手而上,那蔡炳贤从没见过如此招式,冯义棉徒手而上,心想如此打法不是找死么,便要乘大刀没有落下,冯义棉手中还没有大刀之时将其击杀,蔡炳贤打不而上,就要出招,

    却见冯义棉生生腾空而起,手中抓住了落下大刀的刀柄,狠狠往下一劈,这一击力道极大,蔡炳贤退而不及,只能以手中青竹剑相抵,一刺耳的兵器相接声传来,

    冯义棉手中的大刀段去,蔡炳贤手中的青竹剑虽安然无恙,自己的胸口却被冯义棉大刀的余锋所伤,鲜血顿时染满胸前衣物。

    冯义棉哈哈笑道:“师兄,这一下你可活不了了,这一招‘皓月千里’感觉如何啊”这“啊”的一声是因为汪直在身后给了冯义棉狠狠一掌,那冯义棉口中喷出了鲜血,飞身而去,往前扑倒在地上。

    冯义棉双手勉力顶起自己的身躯,扭头看来,原来是汪直在偷袭自己,大骂道:“你居然偷袭我?”冯义棉刚才的心思都在蔡炳贤身上,完全没有料到汪直在身后的动作,要是平时,汪直的这一招决然不能得手的。

    汪直道:“能够杀了你就行,哪管什么偷袭不偷袭。”蔡炳贤胸前几大要脉被划破,失血极多,其踉踉跄跄地,想要来到幕晓薇的尸体边。

    冯义棉见状,道:“师兄你休想,师妹是我的,你别想!”说着就要过去将蔡炳贤给一掌打死,那汪直阻拦在冯义棉的面前,道:“你师妹想跟你的师兄死在一块,你有何必日次?”

    两人一同看去,只见蔡炳贤已经来到了慕小薇的尸体边,其身子慢慢坐直,口中声音小而清楚道:“师妹,师兄蔡炳贤前来陪你了,我们生死一道。”说着勉力打坐其旁,神色安然,继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脑袋耷拉,魂归西处。

    那冯义棉推开了几步,拿起了掉落在地的青竹剑,其细细地看着青竹剑,就如在看着自己的师妹一般,一会道:“你们四人,就一起来吧。”

    汪直道:“不必了,我一人足矣。”说着就立刻来到了冯义棉的身边,出手将冯义棉的左手一点,那青竹剑掉落在地上。汪直这一下全力而发,他一脚将青竹剑踢给雷衡道:“拿着。”

    雷衡不敢迟疑,飞身拿过那青竹剑,道:“汪大哥可要这把长剑。”那汪直此时在于冯义棉打斗,并没有回答。冯义棉被汪直这一招弄得脸面尽失,也不言语,猛烈出招。

    雷衡一想这冯义棉只有右手能够敌对,此时是汪直占据上风,便没有再问。汪直左右相击,专门往其缺处出击,而那冯义棉左手动作不得,被汪直乘隙一掌再中心口,其再出一口鲜血,后退了十余步,一个石头羁绊,

    冯义棉后倒在地,一边观战的雷衡大喜不已,他拿着青竹剑大步踏来,一剑刺入了冯义棉的小腹,大喝道:“冯义棉,你平时如何对待我们的,今日我们终于报仇了。”

    这雷衡此时在在恍惚之中,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境,心中既是兴奋,又是紧张,两情参半,说话不免有些颤抖。

    雷衡怕打蛇不死,又在冯义棉的小腹上连续刺了几剑,冯义棉小腹鲜血狂涌,受伤已经是极重,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无法改变其将死之命。

    那雷衡将青竹剑给了汪直,道:“汪大哥,没有你,此人我们杀不得,这功劳全是你的,汪大哥的大恩大德,我们青竹派的每一个人,都会牢记在心的。”

    汪直拿过青竹剑,看着喘息的冯义棉,道:“冯义棉,你刚才不说要杀了我们么?鄙人的武功还算入得了你的法眼吧?”汪直话语间尽是得意。

    冯义棉苦笑道:“我是这么说过,不过可惜了,这几人中,就你的武功能够与我一比,要不是我为了师妹而自断左手,就今日不会如此,你扪心自问,我说的是不是这样?”汪直道:“阁下的武功确实很高,要不是自断了左手,今日确实不知道是谁胜谁负。”

    冯义棉道:“我人之将死,死前只想求你们帮我一件事,此事就是你们能否将我和我师妹埋葬在一起,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雷衡“哼”了一声道:“现在你冯义棉来要我们的可怜了,你跋扈虐责我们的时候,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日?此事我们不会答应的,你师妹根本就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你还这般无赖,堂堂一排掌门,真是臭不要脸至极。”

    冯义棉静静而道:“汪直,实不相瞒,我这一生的种种做法就是为了我师妹,对于这一群门下弟子我的不奢望其能够完成我的心愿,不知道你可否帮我完成呢。”汪直道:“你师妹心中情花有主,你这般夺人所爱又是何必?”

    雷衡道:“青竹派之人受尽了你的责打虐待,今日我恨不得将你凌迟数日再说,汪大哥是我们的结拜兄弟,他也不会让你愿望实现的,你就死不瞑目去吧。”那冯义棉冷然道:“好,那我就多要一个人给我陪葬。”

    说完冯义棉使出了最后一丝力气,身子腾空而起,一极寒光射出,原来这冯义棉暗中拿着一小石头,运使内力全力向雷衡打去,不过此时已经受了重伤,虽然这身手已远不如之前迅捷威猛,但这一击的力道还是足够让雷衡当场毙命。

    汪直眼力过人,手中青竹剑快速指点而去,挡在了雷衡的面前,那石子打在了青竹剑的剑尖上,往别处飞去,这时日虽然被卸去了几丝力道,然它打在一树干上,

    仍深陷其中,可见这一击的劲力之猛,雷衡暗叫一声好险,要是冯义棉没有受伤,恐怕这长剑也难抵这一击,自己想必要当场丧命了。

    雷衡惊恐之余看那冯义棉,见其身子跌落在地,已经了无气息。

    冯义棉对雷衡的拼死以及让雷衡心下怒极,走过去就要对冯义棉的遗体撒气,汪直道:“罢了,人已经死了,何必如此。”李庆扬额头的伤口已经结痂止血,他来到冯义棉的身边,舒了一口气道:“这个魔头总算死了。”

    汪直四人将蔡炳贤和慕晓薇的遗体合葬一处,将冯义棉和后荣的遗体各自埋葬。四二年其后来到青竹派府邸,那些门人一个也没有离开,见到四人的样子,那后荣有没有回来,各自说道起来,“他们定是发生了一场大战。”“他们能够回来,那掌门人一定是死了。”“后荣师兄莫非也死了?”

    雷衡大声道:“恭喜各位门人,汪大哥已经成功地帮助我们诛杀了掌门人冯义棉,他可是我们的大恩人,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受那冯义棉的压迫虐责了。”

    众人听罢,全部都欢呼起来,甚至有人喜极而泣,雷衡续道:“然我们之前说的话可还记得?”雷衡此话一出,众人全部跪拜,道:“恭请新任掌门人统领我青竹派。”

    雷衡笑道:“汪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青竹派的掌门人了,当日承诺之事,今日兑现。”汪直道:“这些人都听从的我话?”

    雷衡道:“当然,汪大哥现在是掌门人了,门下之人当然要听从掌门人的话。以后我们三人也要改口称你为掌门人了。”雷衡继而小声说道,“掌门是不是想要马上去找那陈思盼报仇。”

    汪直点头道:“正是如此。”雷衡道:“如此一来,至少需要两条大船,可是门中并没有那么多的钱财。”汪直笑道:“这个简单,我有办法。”第二天汪直就让人将自己所埋下的金银珠宝全部挖出,然后让雷衡一行人去想办法买来两条大船。

    事情交代完后,那汪直想起了还在客栈里的义子义女,便孤身一人来到那客栈,将毛海峰和易真真带回。路上,汪直对两个孩子道:“我们过几天就去找那陈思盼报仇可好?”

    毛海峰道:“义父,那陈思盼人手很多,义父手下有那么多人么?”

    汪直道:“你还不懂,其实人手贵于精贵于正确调度而不贵于多,到时候我们就给那陈思盼来个擒贼擒王,你们义务要杀了陈思盼,成为海上的首领。”

    易真真道:“义父真是有办法,定能够想法成真。”汪直和毛易二人回到青竹派的府邸中,休息了一日,就传来了雷衡已经办好了汪直所交代的事情的消息。这雷衡知道汪直急于像陈思盼报仇,便费尽心思将汪直交代的事情做好,让其能够快些把心愿遂了。

    汪直得到这消息之后,大喜之余立刻让邓秋成通知所有门下之人当晚好好歇息,明日一早就要赶路前去与雷衡等人汇合。

    且说那雷衡在海边看见了汪直以及全青竹派之人前来,便下船相迎,众人上了这两条船后,雷衡立刻下令起航。在甲板之上,汪直一直在眺望远处,雷衡道:“掌门人,我在这几日里特意让人把这两条船扮成商船模样,我想那陈思盼很快就会出现的。”

    汪直道:“事情做得好,还是你想的周到。这船能够行驶几日?”雷衡道:“准备了十余日的水粮,我想定会遇到那陈思盼。”

    汪直等人在海上航行了好几日,海上没有遇到陈思盼,汪直在甲板上眺望海面,那雷衡走来道:“掌门,我一直在想一事,心里多了几分担心。”汪直道:“何事担心,快说。”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