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6章 大军统领(二)&.
    !

    雷衡道:“雷衡担心的就是万一那陈思盼用火枪火炮对付我们,那我们岂不是活活做了他们的靶子。”汪直道:“陈思盼并不知道我们来此是为何,定以为我们是商船,陈思盼一定不会贸然对我们展开攻击,而是先让人前来,所以我们对此大可不必担心。”

    众人又在海面上飘荡了三日,粮水已经几乎断绝,那青竹派之人全部都起了返回之心,便纷纷向汪直建言返回,那汪直见此情况,也是无可奈何,在海上漂流第十日的早上,那汪直召集众人就要宣布再等一天就立刻返回。

    此事公布之后,那李庆扬指着远处对汪直大声说道:“掌门,你快看那。”汪直扭头一看,只见远处海面出现了一大群船只,帆旗林立,为首的一直船船体最大,汪直认得这艘船,这就是陈思盼所乘的主船。

    汪直道:“终于出现了,婉妹等得太久了,快把船迎靠过去。”汪直的这两只船往前而去。双方越来越近,汪直清清楚楚看见了站立船头甲板上的陈思盼,其身后是林世川和四名倭人卫士。

    陈思盼道:“好几日前我就听手下人说是有商船来了,我便亲自乘着小船前来看,想不到原来是你。这几日看你漫无目的,定是来找我的吧?”汪直心下一惊,自己在海上飘荡,怎么没有觉察到这陈思盼的临近。

    汪直道:“我的确是来找你的?”陈思盼嘴角一翘,道:“是来找我报仇?”汪直道:“你的事情其实俞大猷都对我说起了。”

    陈思盼道:“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没有想到你大难不死,居然还活得好好的,我低估你了。”水产陈思盼说着就要离开。那汪直怎么会错失这最好的机会,他突然大喝一声,道:“陈思盼你休走,门人听令动。”青竹派中的众门人纷纷抛出索钩,钩住了陈思盼的船上栏杆。汪直拔剑脚点绳索而上,众人全部紧随。

    陈思盼不料汪直会来这么而一个突然袭击,他大步而退,喊叫道:“上上。”那四个倭人持刀而上,那大刀却被跟在汪直身后的雷衡、李庆扬、邓秋成三人手中的长剑斩断,雷衡三人两招之内就斩杀了这四个倭人。

    其后陈思盼的卫兵不断而上,但是对汪直来说却是毫无阻碍,其一路斩杀来到了陈思盼的面前,那林世川护在陈思盼身前,道:“汪直,我们可是对你有恩之人,你怎么这样做法?”汪直一脚将林世川踢飞,道:“有恩有仇,我汪直心里清楚。”

    汪直报仇心切,一个箭步而上,将陈思盼擒住,利剑一刺,刺透了陈思盼的心窝,汪直道:“你一直低估我们,那四个我忍如何拦得住我们。”

    陈思盼口鼻出血,道:“看来你的确做好了准备。”说着气息了无,这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就这样死于汪直手中,汪直将陈思盼的尸体扔下了海中,淡然道:“此仇为齐惜而报。”

    汪直手刃了陈思盼之后,转而看向林世川,道:“不是你除掉主意,齐惜也不会死,今日我要将你的头给斩下来。”林世川冷笑道:“你若是杀了我,那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汪直道:“此话怎说?”林世川道:“眼下你成功使用了擒贼擒王之法,难道不想收下这陈思盼的家业么?”

    汪直道:“我当然想,所以就不需要你了。”林世川道:“林世川之前的主人是陈思盼,当然要为主人谋划,今日林世川的主人是你,当然会为你谋划,这里的许多事情都是我打点,杀了我,你就失去太多东西了,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信是不信?”

    雷衡对汪直劝道:“掌门,此人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毕竟一些事情我们还不熟悉,此时的确需要此人相助。”

    汪直收剑道:“既然如此我便饶你一命。林世川,你当竭尽全力,为我汪直效犬马之劳,否则我不会饶过你。”林世川拱手道:“谢不杀之恩,这些事情是林世川必须要做的。”

    汪直杀了陈思盼之后,就对其他船上之人发出号令,那倭人四卫士轻易地就被雷衡等人斩杀,这等武艺早已经威慑了众人,所以汪直一番号令,无人敢不从。

    众船开近,各自船上的人全部都在甲板上跪拜汪直,汪直就将这这一帮人手全部纳入了手下,称为青竹帮,汪直则顺为青竹帮的帮主。第二天行了帮主即位的祭祀之礼后,汪直问起林世川这陈思盼平时做什么事情,林世川知无不答,

    原来这陈思盼平时就是道南洋西洋各地去换来火枪火炮烟草等,然后运往扶桑国的各个海岸,换取金银以及各种商品之后才来到福建一带进行商品贸易,如此反复循环。而资本的开始就是一些丝绸与瓷器,汪直道:“如此一来这岂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林世川道:“要不是其中有巨大利益,怎么会使得朝廷三令五申,仍然无法彻底海禁。”汪直道:“看来倭寇为害之事也只是表面,这才是根本。”

    林世川道:“正是如此。可惜朝廷的海禁从朱元璋就开始了,此已经是大明的祖法之一,难以更改了。”汪直道:“既然不去为害百姓,我汪直也可以做得此事。然我仍有一些事情未了。需要上岸一些时日,你和我一道去吧!可否”

    林世川知道汪直地自己还不信任,道:“当然可以。”第二天,那雷衡林世川两人就跟着汪直一道上岸,三日之后来到了齐惜的墓地,汪直焚香而坐,与齐惜说了许多话来。如杀了陈思盼,自己已经收取了陈思盼的家业等事都对齐惜说来。

    半晌,那雷衡见天色已晚,就让汪直离开了齐惜的墓地,幸好那雷衡对此地较为熟悉,三人在天黑之前总算找到了一客栈住下歇息。

    三人一路北上,走了两日的山路就走水路,不到五日的功夫就要来到了扬州,三人徘徊在江边上的最为著名船舫醉香舫之外,那雷衡问道:“帮主,我们为何要来此地?”汪直没有回答,其似乎在遥想往事,一会那汪直叹气而道:“差不多十年了,当年我在这里遇到了扬州第一花魁歌姬秦若烟,如今也不知道怎样了?”

    汪直三人走了进去,找了一单间坐下,那鸨母走道:“三位客官,需要几位姑娘啊!”汪直将一定银子给了鸨母,道:“今日不要姑娘,我是来找小苏的,那小苏可还在这里?”那鸨母看了看汪直道:“原来是汪公子,当年那秦若烟可是跟着你走了。”

    汪直道:“我知道,别答非所问,那小苏可在?”鸨母道:“秦若烟身边的丫头当然还在,当年她跟着秦若烟离开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我把她找来就是了。”那小苏被鸨母叫来之后,林世川忽然捂着肚子,道:“帮主,不好意思,我想要去个方便。”

    林世川说着就离开了这单间。那小苏见到了汪直道:“汪公子。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我想若烟姐姐已经不在人世了。”汪直眉头紧锁,喝下了好几杯酒,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苏脸色黯然,道:“当年你离开之后,若烟姐姐就带着我到一山里去隐居了,生下孩子之后,那若烟姐姐身体越发瘦弱,似乎是得了什么病症,当时她硬是将我赶走,后来我再去找她,她却已经不见了,想必若烟姐姐已经不在人世了。”汪直道:“那生来的孩子呢,这孩子是男是女,怎么就丢弃了?”

    小苏道:“那孩子是个男孩,其左手手背有一个一字形的胎记,当时被姐姐在在山间漂流而去了,难知生死,除此之外小苏就不知道了。当时姐姐病重,自知无法照料孩子,也只有如此了。我还清楚的记得,姐姐当时心里后悔,再去找的时候,那孩子早已经不见了。”

    汪直心中苦痛,又喝下了几杯酒,苦道:“如此一来,山中的狼狗虎豹还不将那孩子叼了去,或是水上颠覆,葬身鱼腹之中,你们为何不等我,你看我今日不是特意前来找你们了么?”小苏道:“你等过人么,你知道等的滋味么?”

    汪直听罢苦笑,再饮了三杯酒,道:“是,是我不对,是我不对”继而又喝下了几杯酒。一边的雷衡看不下去了,劝道:“帮主,这酒我看你还是不要再喝了。”

    汪直道:“是啊,借酒浇愁愁更愁啊,古人说的真好,真好,哈哈”

    就在此时,那鸨母匆匆开门而来,道:“汪公子,你是得罪了官府什么人,那官兵前来抓你了。你快出去看看吧。”汪直两人走出了醉香舫外,看见俞大猷和季继河两人骑着马,身后站着士兵几百名,俞大猷道:“汪直,今日你就别想走了。”

    汪直对雷衡大声说道:“王八蛋,一定是那林世川。”雷衡道:“此人定要杀了他!”汪直道:“来不及了,此人已经走远了,他终究是要给陈思盼报仇。”

    俞大猷听见了汪直的大骂,道:“不错,正是那林世川然然跟给我报的信,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何不杀了此人?”

    俞大猷说着跳下马来,道:“汪直,莫说我俞大猷今日欺你,今日你若是打败了我们师兄弟,你就离开这里,若是不胜,则马上跟我们走。”说着一拍手,那士兵将汪直二人里外三层围住,手中弓箭尽皆搭起。

    季继河道:“汪直,可否?”汪直有了醉意,心下浩然气上,道:“有何不可,只不过你们不要食言。”俞大猷道:“那女子我已经让人安葬了,你看见了么?”

    汪直道:“看见了。”俞大猷道:“那你说我说话算不算话?”汪直道:“好。”雷衡道:“帮主,你已经有了醉意,还是让我来吧。”

    汪直道:“不可,此事非我来不可。”汪直缓步而上,道:“你们二人只管使出来就是了。”俞大猷道:“汪直,我看你已经喝了一些酒,不然我让那鸨母给你冲制些醒酒药来。”汪直道:“跟你们二人打斗,哪里需要清醒?我一只手便足够了!”

    季继河冷笑道:“这样很好啊!有本事你手脚也不用酒打败我们,那才叫真本事!”季继河的这一番话已经有了戏弄之意,雷衡道:“打斗就打斗,何来这些戏谑之语。”季继河道:“阁下不服,便来打斗?”

    雷衡道:“若非帮主不允许,你以为雷衡不敢么?”汪直道:“雷衡,好好看着,看我怎么去教训他们。”就在这个时候,那鸨母跑了出来道:“哎呀我说各位大官人,你们可否道别处去打斗,你们这样我的客人可都走光啦,我们还用不用做生意了?”

    俞大猷喝道:“我们可是在抓捕恶人,没有时间管你的生意,还不滚开!”那鸨母被俞大猷这么严词一喝,顿时吓破了胆,慌不迭地回到了醉香舫里去了。

    俞大猷拔剑,继而对汪直喝道:“汪直,你有多大能耐,当我未曾领教,今日俞大猷可不会错过了你的赐教了。”俞大猷喝声未毕,一剑就向汪直的面门刺去了。

    这俞大猷的剑法极快,话语说完长剑剑尖就来到了汪直面前寸许处。汪直惊出了一身冷汗,退避横闪已经来不及,汪直急中生智,旋而转身,俞大猷的这一剑贴面而过,不等汪直回过神来,那季继河发拳而上。

    汪直想不到这两人的配合如此严密,剑拳你来我往,来回不辍,一时间汪直被打得只有躲闪之力。

    一边观战的雷衡心里焦急,对季继河道:“我是帮主的手下干将,有本事你就来与我打斗,看我我如何打败你。”说着也不管季继河有没有听见,雷衡往前数步,长剑往季继河的后心刺去。俞大猷道:“师弟小心。”

    雷衡的这一招极为精妙,季继河无从出招化解,只有快速横去,雷衡长剑收回,以免伤到汪直。俞大猷对季继河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对付此人,我来对付汪直。”

    俞大猷说着长剑刷刷而出,直往汪直招呼。汪直左躲右闪,因为酒力的缘故,汪直步履手法多少受到一些影响,好几次差点被俞大猷的长剑刺伤,然一连几十招下来,汪直酒气渐散,神智逐渐清楚,且这俞大猷的剑法犀利,汪直在这一惊一乍间酒气散去更快。

    俞大猷见汪直不断闪躲,脚步手法由些许凌乱而逐渐有了章法层次,心下知道其受酒意困扰,然其体内的酒气正在慢慢散去,所以此时机万万不可错过,俞大猷想法间剑法簌簌而出。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