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劈开九重天〕〔穿越远古:野人老〕〔总之就是非常有趣〕〔开局和郑耀先结拜〕〔一切从退婚开始〕〔情深万里只宠你〕〔陈华杨紫曦〕〔杨风〕〔陈华与杨紫曦的故〕〔九州狂少〕〔护国战神杨风叶梦〕〔陈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叶梦妍护国战神〕〔巅峰先锋〕〔方晟〕〔末世小馆〕〔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晚安〕〔夫人又耍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28章 大军统领(四) //
    !

    徐正叹气摇头道:“此乃孺子,实不可教,常常被我责罚。在我面前他不得不如此,在其母亲前就是另一模样了。

    此儿实在顽劣,一年就十岁了,后我打算找个私塾让他读书去,不然整日在山里转悠,尽是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之前遇到的那东西就是其用来捕捉山里野兽飞禽用的。”

    俞大猷笑道:“此子顽劣,倒也聪明,不过我听你说这孩子姓柳,怎么不姓徐?”徐正苦笑,道:“此子小时候被人漂流,幸好被内人于柳树下相遇,便取了此姓名。”

    季继河道:“这孩子定是有段尘缘未了,我看此子左手有一字形的胎记,以后想必是一绝世能人。”徐正对季继河的话语不置可否,笑道:“我只望此子不给我找太多的麻烦就好了。”

    徐正说着转话道:“你们找我说有重要事情需要我相助,但说就是了。”俞大猷把东南海匪陈思盼和汪直之事全部细告徐正,道:“眼下百姓时常蒙海匪之难,指望徐大侠出手相助。”

    徐正道:“此时并非我不愿意,我想这只是你们的担心罢了。”俞大猷道:“担心,徐大侠此话如何说来啊?”季继河道:“那汪直不死,其定会犯乱东南沿海,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徐正道:“二位尽忠为国,我也知道这匪患之事为朝廷之患,但是二位心态过急,这可不是好事。”季继河道:“徐大侠,还请细说其理。”

    徐正道:“此事其实十分简单,那汪直刚刚夺得陈思盼留下的家业,无可置疑此人需要时间稳住自己的权势。自古争斗之事无过于此。

    且经过了林世川一事,此人更是知道自己大权在倭,排除异己的重要,这些年汪直的当务之事必定就是这两桩,所以其不会马上扰乱沿海的。”

    此时柳尘缘端来了酒菜,徐正道:“你母亲给病人治完病了?”柳尘缘道:“孩儿见母亲辛苦,便自己炒了菜,这酒是母亲之前酿下的。”徐正道:“今日你可知错。”柳尘缘道:“孩儿知错了。”徐正道:“既然知错,就留在这里,给二位倒酒。”

    柳尘缘道:“是。”说着恭恭敬敬待在一边。三人开始吃菜饮酒,俞、季二人喝了这酒,直觉与那农夫给喝的酒味道几乎相同。俞大猷道:“这就真是不错。”

    徐正道:“这一带夏日之时瘴气太多,饮下这酒可以抵御瘴气。”这三人每每喝完一杯,柳尘缘就马上倒上。俞大猷道:“你去吧。”

    柳尘缘道:“父亲责罚,柳尘缘不敢不从。”季继河道:“徐大侠有所不知,汪直的武功过人,当时我们二人联手都没有将此人打败,反而让其逃跑,其若是卷土重来,遭殃的可是沿海百姓,徐大侠,你说可对。”

    季继河当时其实并没有与俞大猷完全合力对付汪直,雷衡横插一手,使得汪直有了时间缓和,且汪直那一击也实在巧合,继而才安然逃出了包围。季继河这么说,全是要有意夸大汪直的武功,以让徐正出山相助。

    徐正道:“这汪直之事你们也太过余担心了,眼下你们二人要做的是整顿军纪,不可出现害民之事,若是传闻不假,你们一些朝廷官军,为了复命交差,常常会做一些杀良冒功之事,这样一来会有多少百姓被逼迫而返,要知道这些事情终究是对汪直一方有利的。而若是能够官民一家,则无往不胜。”

    俞大猷道:“徐大侠说的是,可是。”徐正打断俞大猷道:“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当年我追随王守仁先生一道平叛,宁王朱宸濠十万大军,王先生只有两万人手,硬是将朱宸濠斩下,除了邪不胜正之外,百姓的鼎力相助才是根本。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此类事情已经成为顽疾,官军的形象已经在百姓心中根深蒂固,实在不好办,因为那样费时费事,是不是?”

    俞大猷道:“正是如此。俞大猷自问不能与民一道,但是却能够保证不扰民。”徐正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俞将军,这个道理难道不容易明白么?只要你能够得到百姓的信任,其自然就会相助与你,倭寇之患定可平定。”

    季继河道:“徐大侠说的我不赞同,要知道平定海匪倭寇,就必须要上阵杀敌,与那些平民百姓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不能上阵杀敌?”

    徐正道:“这想法当年我也有,当时王先生几经磨难,然处处顾及百姓生死,占据南昌时,百姓被宁王压迫多年,几无存粮,王先生毫不犹豫将所有粮食全部开放救济百姓,我对于此事也想不通,后来王先生大意之下,使得南昌战船遇袭,尽皆覆没,然就是百姓们的全力相助,三日之内战船如之前数,不少一只。王先生为了南昌百姓,移兵离开南昌,于黄家渡与朱宸濠展开一场惊天血战,又是南昌百姓的相助,使得王先生最终平定了叛乱。”

    一边听着的柳尘缘道:“这个王守仁好厉害。两万大军居然打败了十万敌人。”

    徐正眼睛一瞪,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不得插嘴。只管听着就是了。”柳尘缘最怕徐正,被其这么一瞪马上不敢言语。徐正道:“后来我才逐渐明白,官军作战,就是为了百姓,不为他人,也不为名利。”

    俞大猷道:“徐大侠一番言语,振聋发聩,俞大猷明白了,也明白当年王先生为何能够打败朱宸濠了。”徐正道:“当年朱宸濠的武功也极为厉害,其武功已答超一流高手境界,而王先生不会半点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然其还是败阵下来,汪直一人厉害,就随他去,

    只要你们如王先生当年所做的事情去做,区区汪直不会成为大患。”“只是万一局势不可收拾,徐大侠是否会相助我们?”徐正笑道道:“若敌人是在猖狂,此时徐正当义无反顾前去相助。”俞大猷道:“谢过徐大侠。”说着将手里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就要告辞。

    徐正道:“你带来的东西全部拿走吧。”

    俞大猷道:“这恐怕不好,全是给徐大侠的。”徐正道:“其中的绫罗绸缎我就要了,但是这金银珠宝你们二人就拿回去,权当做对付海匪倭寇的官军的饷银了。急着,当学王先生一样,做好一大军的首领,这样不论手中的士兵多寡,皆可无往不胜。”

    徐正说着亲自将那一大箱金银珠宝交给了俞大猷,俞大猷接过了那箱子,点头道:“徐大侠,你说的话俞大猷牢记这,俞大猷就此告辞了,徐大侠我们后会有期。”徐正拱手道:“我们后会有期。”

    俞、季二人离开之后,那阳荷侍走了过来,见徐正在自斟自饮,阳荷侍道:“这两人前来到底何事?”徐正道:“为了剿匪之事要我相助。”阳荷侍道:“平时你最爱此事,怎么今日却不去了。”

    徐正笑道:“他们已经能够应对了,我又何必要去,再说我可没有王守仁先生的才能,这些事我自认做不好。,所以就跟他们说说王守仁先生当年的事情,以作启发,希望二人真的能够明白。”

    柳尘缘就对徐正道:“父亲,孩儿有一事相问。”徐正道:“但说。”柳尘缘道:“父亲,当年你有跟那王守仁先生一道平叛吗?”徐正道:“是啊。”阳荷侍道:“这事情你父亲娘亲当年可都有亲历。”

    柳尘缘道:“你们怎么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事情啊!”阳荷侍道:“要不是他们二人前来,我们说不定还就忘了这事情。”柳尘缘最喜欢听故事,他跳了起来,欢喜道:“有故事听啦,有故事听啦,娘你快说给我听。”

    那徐正放下筷子,对柳尘缘喝道:“放肆,你这样成何体统。”话语说完就见柳尘缘安坐不语,那阳荷侍对自己嗔视而来。这徐正平时对柳尘缘的教导极为严厉,而阳荷侍就与自己恰恰相反,这柳尘缘小时候体弱多病,幸好阳荷侍精通医术,

    倒也没有让孩子受罪太多,对此寻找的心里是对柳尘缘心有爱怜的,可是柳尘缘向来又是十分的调皮,阳荷侍对其可是宠爱有加,自己就不得不严加教导,这柳尘缘每当被自己责骂责罚的时候,就跑到阳荷侍处寻找荫蔽。

    所以寻找常常被弄得无从行事,对这柳尘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徐正叹气道:“让你母亲给你说吧。”说着就自斟自饮起来了。

    晚上,那柳尘缘要那阳荷侍给自己讲当年王守仁平叛之事,阳荷侍一五一十给柳尘缘讲起了这些事情来,足足讲了一个时辰,柳尘缘听得津津有味,仍不觉眼困。

    柳尘缘听到王守仁在黄家渡与朱宸濠展开血战的时候,问道:“母亲,你说那王守仁心里当真不怕那朱宸濠么?”

    阳荷侍道:“要是尘缘你,你怕不怕!”柳尘缘想了想道:“当然怕,刚才听母亲这么说尘缘心里早就怕了,万一败了被朱宸濠斩了脑袋,可就活不了啦!所以那王守仁心里定是会害怕的。”

    阳荷侍道:“那王先生心里可是一点也不怕。”柳尘缘奇怪道:“怎么会不怕呢?”阳荷侍道:“因为王先生坚守道义,心中正义,自然就不怕了。”柳尘缘完全听不懂阳荷侍的话,摇头道:“是在听不懂,母亲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坚守道义,心中正义,自然就不怕了。”

    阳荷侍道:“你知道吗?在古时候,有一个圣人,他叫做孟子。”柳尘缘道:“什么叫做圣人?”阳荷侍道:“圣人就是说话做事都不会错的人。”柳尘缘道:“哦,原来这就叫做圣人,尘缘平时经常做错事请,老是被父亲责罚,那柳尘缘就不是圣人啦?”

    阳荷侍道:“圣人小时候是看不出来的,但是长大了就不知道了。”柳尘缘道:“那我也要做一个圣人。”阳荷侍道:“这个圣人说了一段话,叫做‘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尘缘你跟我读几遍。”

    柳尘缘只跟着阳荷侍读了一遍,阳荷侍再让其读,柳尘缘已经能够一字不漏地将此段话读出,道:“母亲,孟子把这鱼和熊掌说来说去的,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阳荷侍讶于柳尘缘的记忆力,道:“意思就说鱼是我所喜爱的,熊掌也是我所喜爱的,如果这两种东西不能同时都得到的话,那么我就只好放弃鱼而选取熊掌了。

    生命是我所喜爱的,道义也是我所喜爱的,如果这两样东西不能同时都具有的话,那么我就只好牺牲生命而选取道义了。

    生命是我所喜爱的,但我所喜爱的还有胜过生命的东西,所以我不做苟且偷生的事;死亡是我所厌恶的,但我所厌恶的还有超过死亡的事,所以有的灾祸我就不会去躲避了。”

    阳荷侍说完后看着柳尘缘,道:“意思就是这样,你明白了么。”柳尘缘眨巴眨巴眼睛,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跟死相比,,那王守仁先生定是更害怕自己丢失了道义,所以他就会不怕死了,母亲我说的对不对?”

    阳荷侍道:“你真聪明,你说的这意思很对。”柳尘缘道:“母亲,我以后也要成为一个圣人,你说好不好?”徐正走了进来,道:“成为圣人当然好,但是当圣人是要去念书的,柳尘缘,为父打算让你去私塾读书,你看可好?”

    柳尘缘道:“好啊,既然要成为圣人就要读书,那柳尘缘就去读书。”

    徐正道:“你要读书,那我们就要搬离这里,你觉得可好?”柳尘缘道:“这山中可有很多东西好玩了,可是为了成为圣人,柳尘缘愿意搬离这里。”徐正道:“那好,你明日开始就准备好东西,因为过两日我们就出发了。现在你要去睡觉歇息了。”

    柳尘缘跳了起来,道:“好,明日一觉醒来,我就去准备自己的东西。”说着欢欢喜喜地去了。那阳荷侍问道:“此事你想好了么?”

    徐正搂着阳荷侍,道:“我已经想好了,毕竟柳尘缘不能跟我们在山里待一辈子,再过几年,等到这孩子已经成家立业了,我们就再回来此处安居。”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