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夏晓薇〕〔秦羽方媛媛〕〔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盛先生,彩虹边有〕〔万象之主〕〔我的老婆超迷人〕〔神医狂婿〕〔温阮霍寒年〕〔魔头夜北〕〔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似水青春〕〔剑仙三千万〕〔我的白富美老婆〕〔绝世小保安楚扬苏〕〔春秋大领主〕〔白手当家〕〔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从选秀回锅肉开始〕〔我资质平平〕〔大唐开局震惊了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奇峦摘星记 第30章 少而有志(二)&.
    !

    柳尘缘心里对于父亲徐正是较为畏怕的,其被钟思东说的愣了一愣,道:“你这人,什么时候学来的滑头。”钟思东道:“还不是跟你学的。总之你不跟我说,我也跟你不说。柳尘缘道:“好吧,之前我戏弄你,笑你,对不起了。”

    钟思东道:“我跟先生告状,害你面壁思过,真是对不起了。”柳尘缘这才将钟思东放下,道:“那你帮我去办一件事情。这样我就不用面壁思过了。”钟思东道:“何事?”柳尘缘对钟思东耳语了几句,钟思东道:“这样原来,到时候我岂不是要受罚?”

    柳尘缘一拍钟思东的肩膀,道:“不会的,你主动如此,先生定会夸赞你,且不会追究了,你信我就是了。”那钟思东想了想道:“好,我现在就去跟先生说了此事。”此时彭融和徐正正在饮酒,彭融见钟思东走了过来,问道:“钟思东,你是有什么事么?”

    钟思东道:“先生,钟思东是有一件事情要说,这件事情是关于柳尘缘的。”

    彭融放下酒杯道:“你说吧。”钟思东道:“先生,让柳尘缘不要面壁了,这都是钟思东的过错。”彭融道:“这不是你跟我的说的么,怎么又是你的过错了。”

    钟思东道:“先生也知道,思东学习不精,时常遭到门人的嘲笑,其中就有柳尘缘,思东知道柳尘缘喜欢读书,便设下了一个计谋,跟柳尘缘说思东去偷书让他看,他看懂了然后来教思东,这样一来时间久了思东就不会被其他人嘲笑了。”

    彭融哈哈大笑道:“原来书是你偷的,不是柳尘缘。”钟思东道:“是我害了柳尘缘,当时柳尘缘不说是我的偷的,我越想越不安,所以前来认错了。”彭融对现在道:“既然这样,就不让柳尘缘面壁了吧。”

    徐正道:“你去跟他说吧,就说为父错怪他了。让他不要再面壁思过了。”彭融道:“钟思东,既然你一件主动认错,也是可贵,所以为师不打算追究了,只是你以后不要如此,否则为师就要对你严惩不贷了。”

    那钟思东道了声“谢过先生”就欢欢喜喜而去了,柳尘缘此时还在钟思东的屋子里,钟思东欢喜而来,其对柳尘缘道:“真是如此,还如你说的那样。”

    柳尘缘得意道:“那可不,我怎么会让你吃亏。”柳尘缘说着就去找彭融和父亲徐正,这两人简单训了柳尘缘一下,就让柳尘缘一边去了,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柳尘缘的当。

    次日清晨,徐正带着柳尘缘走出了彭融的府邸,来到镇上,两人来到一小摊里点了糕点给柳尘缘吃。

    柳尘缘心知自己犯错,父亲不言语,他也不敢多言,只是安静吃饭。吃好饭后,徐正给柳尘缘买来了一匹马,柳尘缘这时忍不住道:“父亲,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徐正让柳尘缘骑马,定是要走远路了。

    徐正道:“尘缘,此去东边有大海,这些年你在丹阳念书,一直没有出去走走,所以为父想要带你远行一次,今日便想要带你去看看大海。”柳尘缘嬉性大起,道:“好啊,我很想看看那大海是怎样的。”

    柳尘缘策马而去,却不知道自己骑术不精,大意之下经几下颠簸就摔落在地上,摔落之时其以左手撑地,这地上有乱石,柳尘缘左手不稳,一个歪扭,痛得他叫了起来。现在骑马而来,下马扶起柳尘缘,一探其左手,道:“没事,只是筋肉受了伤,手骨无碍。”柳尘缘不敢再粗心大意,一路上小心前行。

    徐正来到一小镇上,找了一要点买了一点药给柳尘缘的左手裹上,叮嘱道:“做什么事情要细心注意些。这还是小事,若是因为粗心大意,造成了一万劫不复之事,那该如何是好。”柳尘缘道:“父亲教训的是,柳尘缘记下了。”

    两人一路东去,一连赶了四天的路程,两人到了一客栈中歇息。徐正见这客栈之名为“光明客栈”,店主见徐正两人前来,热情请之。徐正与柳尘缘坐在桌子边吃饭,徐正要了一坛酒自斟自饮,柳尘缘吃着饭,徐正一抬头,忽见这对面的墙壁上挂着王守仁的一首诗“南望长沙杳霭中,鹅羊只在暮云东。天高双橹哀明月,江阔千帆舞逆风。

    花暗渐惊春事晚,水流应与客愁穷。北飞亦有衡阳雁,上苑封书未易通。”这首诗是三山晚眺,是王守仁当年在躲避刘瑾的追杀的途中而作,徐正想起了当年与王守仁一道离开京城的事情,只见他直愣愣地看着这首诗,不觉得手中酒杯里的酒水已经流出。

    柳尘缘见父亲的样子,问道:“父亲,您在想着什么呢?”徐正回过神来,道:“柳尘缘,你这些年可想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了么?”柳尘缘道:“父亲,尘缘想好了,我要做一个能够建功立业的伟大人物。”

    徐正道:“建功立业的方式有很多种,若是学武的话,那为父就可以教你。”柳尘缘摆手道:“我不习武,父亲不知道,那刺客列传里的那些刺客都是身怀武功之人,但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徐正道:“你的意思是说为父也没有好下场?”

    柳尘缘急忙道:“父亲别生气,柳尘缘说错话了,权当柳尘缘没有说过,真是的,柳尘缘怎么说出了这诅咒之语来。呸呸呸”徐正道:“好了,好了,那你的意思就是想要去研习经书,金榜题名?”

    柳尘缘道:“那是,王守仁先生不是这样的人物么?孩儿就是要像王守仁先生一样。”徐正心道:“原来这小子心里崇拜的是那王守仁先生。”徐正继问道:“你原来是想要像那王守仁先生一样。”

    柳尘缘道:“那可不,四史之中堪堪将相,没有一人如王先生这般。且那王先生最终成为了一代圣人,父亲,你说我要向王先生一样,能够成么?”

    徐正看这柳尘缘,心里不知道阿赫回答,一会才道:“人贵有大志,持之以恒,只望你不是说说而已。对于你的想法,为父不置可否。你现在转头看看,那墙壁上挂着的诗就是王先生写的。”柳尘缘道:“父亲,王先生的这诗歌写得甚好。”

    徐正道:“为父学识浅薄,不懂得欣赏这些文人之事,你能够懂得,在这方面就已经超过为父了。”柳尘缘骄然道:“是么?”徐正一连正色道:“可就是有股傲气,你彭先生说的真是不错。”

    柳尘缘被这么一说,骄然之气骤灭,低声道:“父亲教训的是。”徐正对柳尘缘心里本就怜爱,此时又并非真正生气,听其认错,心中一软道:“吃好饭后,好好歇息,明日赶路一日,也许就到海边了。”

    话语间却见柳尘缘精神不振,徐正问道:“尘缘,你怎么了?是不是感觉不舒服?”

    徐正一摸柳尘缘的额头,只觉其额头发烫,道:“你娘不在这里,我也不懂得多少医术,看来需要给你找个大夫了。”徐正将柳尘缘安置好后,就去给其找了一个大夫,大夫给柳尘缘开了三日的药。徐正送走大夫之后就给柳尘缘熬煮药汤。

    柳尘缘躺在那床上,徐正端着药给柳尘缘服下。徐正道:“喝下这热的药汤,就会觉得舒坦多了。”柳尘缘喝完之后道:“谢父亲。”徐正道:“从你小时候,你就体弱多病,幸好你娘擅长医术,这些年你可是受了不少的苦头,不知道你可有印象?”

    柳尘缘想了想摇头道:“柳尘缘记得不清楚了。”徐正道:“你一岁的时候,大病看来一场,整整一个月你娘没有睡得安稳,两岁的时候害了肺病,当时你娘和我斗以为你将离去,幸好上天护佑,几番折腾,你终是安然下来,

    这两个大病让你的身子较为疲弱,无论你娘给你吃补什么,身子体质都不见好转。”柳尘缘道:“尘缘让爹娘辛苦啦!”

    徐正笑道:“这算个什么,不过你身体不好,但总算是平安长大,平时多为调皮,现在看你已经脾性大改了。”徐正说着听了下来,似乎在想着什么,一会续道:“兴许人小时候都是这样调皮,长大了一些就好了。”

    徐正说了一番感叹之语,却不知柳尘缘早已经睡去了。徐正看着熟睡的柳尘缘,道:“圣人哪里会那么容易就当得的,为父和你娘其实什么也不求,只求你平安无事就好。”

    柳尘缘在徐正的照料下,三日就复原了,第四天一早,那徐正和柳尘缘就开始赶路。

    徐正道:“尘缘,这连连地去赶路,你可觉得疲累?”这柳尘缘是第一次远行,心中十分兴奋,哪里会觉得,他道:“不会,柳尘缘只觉得心里欣喜无比。”

    两个对望了一眼,徐正道:“快些。”说罢拍马而去,柳尘缘一夹马肚,紧跟而上。两人来到一平地之上,忽然看见大约二百士兵在路上快速奔跑着,当是有要紧的事情。其中那士兵领队扭头大喊道:“快快快,别让那些人跑了。”

    柳尘缘道:“父亲这是太平盛世,这些人是为何?”郭靖见这些人脚步急速,道:“莫不是有海匪倭寇来犯?不管如何,这些士兵人数不少,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柳尘缘想起当年徐正对俞大猷说过此事,问道:“父亲莫不是那汪直前来了?”

    徐正心道:“当时我跟那俞大猷说过汪直不会马上前来,然这些年过去了这也不定。”

    徐正对柳尘缘道:“你在此等我,不要乱走,我先去看看到底何事?”徐正说着策马而去,柳尘缘心道:“我便暗中跟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徐正跟着那些士兵而去几里地,只见一个开阔地上那些士兵在紧紧围着七人,徐正看着这七个人分为三四相对,从其表情看他们似乎并不是一伙人。那四人便是许海,辛立生,贾一德,郝仙石。三人便是雷衡,李庆扬,邓秋成。

    只听许海道:“汪直怎么没有来,今日我们约好在此,他怎么食言了?”雷衡道:“帮主未来是看不起尔等,区区小事哪里需要帮主出马。”说罢对那些士兵道:“你们这些蠢货,我们在帮你们都不明白。”那士兵道:“帮我们,你们都是海匪,都要除掉。”

    原来这许海是另一伙海匪,因为陈思盼占据东南一带的海面,许海一众便无法想陈思盼一样以经商买卖立足,所以这些人就只能去杀人放火,以抢劫百姓为生。

    汪直这些年在青竹帮里巩固了自己的权势后,便觉得自己的青竹帮虽然以经商立足,然那自己北边的许海一众却是无恶不作之徒,便想着要全力消灭这些人,以免自己的名声受到了许海等人的连累,汪直召集众人商议,众人表示此事当先礼后兵。汪直便派人前去先劝说归附,然许海等人哪里会甘于寄人篱下,此事就没有答应,汪直便只好择日宣战。

    双方在海上一番血战之后,汪直大胜,许海被打得七零八落,只有三人跟着逃于岸上,汪直遣派雷衡三人上岸追击,当时许海等人以无辜百姓要挟,雷衡等人便假托汪直之语与许海等人择日泽地再战,让许海放开那些百姓,那许海放过了那些被追击挟持的百姓,还让这些百姓马上去报官,并且遵守与雷衡之约。

    当时手下之人对许海的做法感到十分不解,许海当时解释道:“那雷衡等人定在暗中跟着我们,眼下我们实力不济,为有报官,到时候才能够逃离而去。”众人这才明白许海的用心。

    这些事情徐正当然不知,此时只听许海对雷衡道:“眼下看来我们需要合力一战了。”雷衡道:“谁人与你合力。”

    雷衡说完,那些士兵就冲杀而上。雷衡对邓秋成和李庆扬道:“先对付这些士兵,许海他们只能其后再说。”

    此时许海却对辛立生三人说道:“此时正是时机,当不与纠缠,立刻杀出去。”这些士兵与这七人交手,这七人武艺颇高,几番搏杀下来死伤甚重。那许海四人目的在于离开,他们杀开一条血路,狂奔而去,而雷衡三人意在打败官军,其后再来对付许海等人,所以一直在狠力砍杀,三人脚下死伤遍地。

    雷衡刚要砍杀一士兵,只见一人影闪过,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将那士兵腾空而去,然后身子一闪而去,一掌打出,邓秋成和李庆扬两人手中的长剑落入了其手中。

    雷衡一剑而上,徐正两把长剑在手,以剑使出刀法,与雷衡相拼,然这人内力极高,雷衡只觉得虎口尽麻,身子往后飞去,撞在那些士兵身上,其立刻起身,持剑而立,那邓秋成与李庆扬两人手无长剑,只能一掌而出,打在那人的的后背,那人卓然不懂,两人感到其在真气运行,接着猛然一震,邓、李二人亦被震飞而去。

    雷衡问道:“敢问尔乃何人?”雷衡心知这人不是这官军中人,定是路遇而出手相助这些官军的。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第一战神杨风〕〔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